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三一章 男儿向天笑(九)

第三三一章 男儿向天笑(九)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白川义则狠狠跺着脚!刚才还憧憬步兵用刺刀挑开敌人脖子,扯烂他们手脚,砍断他们头颅画面的他已经要疯了,怎么也没想到莱阳居然藏着这么强大的火力。可惜他不知道!要不是因为铁路无法抵达,蔡锷原本还想莱阳再加强4门震雷14式150超远程压制加农炮和一个战锤14式乙型-程加农炮营。

    也正是因为道路严重缺陷,无法做到让远程重炮快速部署和运输并有效断后进行弹幕遮断,终陷入了一场艰苦惨烈的鏖战,这也是战后杨秋利用欧战收入狠砸全国铁路和公路建设,并直截了当开屠刀杀了上位国家基础建设项目上偷工减料的贪污官员。

    但即使国际拼凑出主义弄出来的世界一流重炮群无法抵达,那些日军军官们也都傻了眼,他们都没想到花了几天时间佯动掩护,还动用数千人终于将这些大炮凑齐运来,准备掩护骑步兵实施猪突的炮兵群居然才打了几枚炮弹,整个阵地都被弹雨覆盖起来!!

    轰隆隆的旱雷声已经彻彻底底淹没了呼喊,一枚又一枚炮弹落阵地四周。一枚150毫米榴弹落与它同口径的明治38式榴弹炮炮位旁,射程才6800米的38式重炮面对来自一万米外的嘶吼显得苍白而无力,45公斤国防军标准炮弹杀伤半径超过30米,榴弹炮陡直而下的弹道助涨了杀伤威力。

    轰!

    剧烈地爆炸从地面向四周扩散,虽然黄色**没有下濑火药那种独有的纵火能力,但威力却是它的一倍!爆开后的铸铁炮弹内128枚预刻破片夹漫天泥沙飞旋尖啸,掀翻沙包、震塌掩体然后带着无可阻挡的威力横扫炮位。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后,这门倒霉的38式150榴弹炮已经被砸坏,炮班绝大部分都被弹片和石子当场打死,即使侥幸避开也被爆炸冲击波震得肝胆俱裂,七窍流血而死。

    这仅仅是一枚的破坏力当12门德造150重炮按照一个基数标准不断向日军炮兵阵地开火后,宽达两公里的日本炮兵阵地上空全都是蘑菇状烟尘云团。掩体被成片成片的推到,身体被掀到了高空,炸裂的零件和炮管散落一地炮弹连续落下后的冲击波是无声无息着收割生

    逃?没有地方可逃!

    除了12门150重炮外,24门105榴弹炮用速弥补了威力,何况它们的射程比老大哥还要远。等后12门射程比日本38式150榴弹炮还远的160迫击炮也加入战圈,日军炮兵阵地已经完完全全被火焰和烟尘覆盖起来,以至于远处刚才还欢呼雀跃的日本骑兵肉眼都无法分辨炮位是否还存。

    “突击!立刻突击!”

    白川义则抓起电话疯狂叫喊,他不愧是日军小有名气的将领,知道如果任由对方炮兵肆虐自己的炮兵就彻底完蛋了,炮兵完蛋后对方的重炮群一旦开始延仲扩散射击,无防护的步兵和骑兵只会死的惨。所以必须乘对方炮兵需要时间掉头之际,立刻撕开步兵方向和对方绞杀到一起,然后依靠疯狂猪突冲破阻挡。

    他的命令下,正惊诧对手炮兵实力的一线步兵纷纷从掩体内跳了出来,紧咬牙关向千米外的103师步兵阵地动冲锋。军官挥刀疯狂叫喊,士兵们只顾埋头猛冲五道突击线层层交叠,犹如能冲垮一切海啸巨浪冲向莱阳。

    “不要慌¨标尺300米!记住要领!300米外交给机枪和掷弹筒,300米内自由开火¨准备好手榴弹!现被突破包围也不要随意跑动量不要拼刺刀,多用子弹解决问题!”面对依然采用集突破战术疯狂冲来的日军,103师步兵堑壕内上位基层军官齐声呐喊提醒注意,刚才还想着把自己埋深点,以便好防御炮弹的步兵纷纷冲上战位,一枚枚手榴弹被直接堆了面前,盖子被迅速旋开,子弹夹也摆了顺手的位置,步枪标尺飞速调整到300米后眯起一只眼睛,将模糊地敌人慢慢锁入12式步枪前端的觇孔内。

    轰轰轰。

    旅团迫击炮和步兵炮率先开火了这些近距离大炮没法加入之前的远程炮战,但面对步兵时却格外好用,由于日军采用的是法式步兵突击战术结合猪突战术的阵容,所以看起来就像是一层流动的褐色地毯。军官们冲了前面,步兵们跟随他们的脚步低下头不顾四周,犹如一只只被激怒的野猪乱拱乱冲。

    此刻的欧洲法国陆军几乎和他们的徒弟一样,以十世纪好的队形出现战场上,戴着白手套修饰得漂漂亮亮的军官和此刻一样跑部队前面十英尺,士兵则穿了暗蓝色短上衣和猩红色裤子,后面是锣鼓喧天鼓舞士气的军乐队,结局一却是被德军无情地用炮火和重机枪绞杀!国防军炮兵实力远不如德军,重机枪保有量连零头都不到,轻机枪上占据优势却无法做到持续性弹幕,所以各式各样的迫击炮就成为了杀伤和消耗第一波“潮头”的主要武器。

    为了研究如何让炮弹对步兵实施大化杀伤,几家兵工厂确实花费了很大心思,除了采用简单易造的铸铁炮弹外,钢珠制造困难的情况下几位老师傅别出心裁内层加了一层实心陶瓷三角钉!这些陶瓷三角钉制造格外简单,全国各家窑厂甚至砖厂都能制造。**爆开后,这些陶瓷三角钉就会因为较轻飞的比钢铁破片远,对于有防护的掩体威胁不大,但对于单衣薄裤连钢盔都没几顶的日军步兵来说,炮弹炸开后的破片数量暴增一倍有余!

    法国花了三个月,损失一多万陆军才明白战争样式已经改变,日本却因为日俄战争比“老师”聪明些,“有志之士”们日俄后改进了猪突战术。野战突击时战术是格外严谨的,白川义则是个种高手。这次因为是野外平地突破所以他部署的猪突直接以联队为基础进行五层连续突击,每个兵都必须拉开5米距离,这样就能将炮弹杀伤减到小。而且为了应对国防军轻重机枪优势,士兵还必须反复跑之字·而不像日俄时那样直线疯狂突击。

    应该说,白川义则的确将猪突的奥妙-全部掌握了,但落后就是落后!再改进也不能弥补战术思想上的巨大落后。

    速射极快的迫击炮挥手间就洒下一场弹雨,5米距离对普通75炮弹足够,但对这种专门用于杀伤步兵的80毫米两层杀伤性榴弹却远远不足,别提威力大的120迫击炮了。只要有效击,总能带走好几头呲牙咧嘴双目血红的“野猪”。

    炮弹不停地落下·一批又一批日军步兵倒了下去,但事后就连当时指挥战斗的邱彬向杨秋和总参谋部汇报当时战情时,都夸赞日军钢铁般的纪律和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疯狂狠辣劲头。

    数以千计的日军步兵无论你怎么轰,除非是全炸死要不然就是颜色不改低头猛冲。

    炮弹密还是不够?那还有机枪!不信连第一波突击都挡不住!

    “开火一。”

    随着一声口令从胸膛内蓬勃而出,莱阳城北东西三面各个阵地内轻重机枪全嘶鸣声。仿gb/15的国防军制式汉三型重机枪猛烈扫射着步兵阵,然后是汉二型轻机枪弥补漏洞,后面二线阵地内射程远的177毫米毒牙重机枪策应一线机枪堡们。

    比不上德国每30米战壕就一挺马克沁的奢华,但日本同样凑不出五十万人同时猪突!所以一多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后·弹雨交织而成的火线依旧互相纠缠交叉,如匹练般横扫而过,平时节省甚至抠门的机枪手们彻底放开了禁制·子弹似秋天里的狂风将无数日军掀倒数米外。为了掩护突击,混他们间的日军重机枪也迅速找到位置架好,开始从人缝里向103师阵地猛扫压制,弹道同样交织成密布的火网,一块块弹板刚推入就不见了踪迹,机枪手们甚至被勒令哪怕击自己人也不许停下。

    密密麻麻的尸体让白川义则肉都疼,担任第一波的可都是第旅团的啊!不过他虽然外号野猪,但并不是没大脑的莽汉,为此次进攻他足足做了半个月的功课,从突击线路选择到火力压制·直至后的刺刀肉搏都详细又详细。虽然炮兵压制出现了意外,但步兵突击起来后他又恢复了冷静。面对绵亘深长的战线,他这种有些丰富突击经验的军官是不会将部队散开突击的,所以把全部力量都集了东面,而且他知道第一波步兵是绝无可能完成突破的,所以又拿起电话向两个骑兵联队下达了跟进的命令。

    仅剩不多的日本步兵越来越近·四周已经响起了零星枪声,年仅19岁的广西兵方生和河北兵石磊并肩站一起,双脚都有些抖,作为北伐后加入103师的兵,两人还第一次见到如此野蛮和凶横的突击战术。20年前腐朽没落的清军就是被这种亡命突击吓得丢盔弃甲,一枪不丢掉了几倍甚至几十倍敌人都啃不下来的坚固要塞和重炮群。

    k年前,自以为凶狠的俄军也同样是被这种加蛮横的突击打得一路损失直至拱手让出了大半个东北。今天,再一次站生死线上的**人!能不能挡住这种平原野战威力会暴增数倍的突击呢?是一场荣耀!还是一场惨败?或者是死亡!方生和石磊一次扭过头,身边是入伍后就一直关心他们的班长,还有和自己一起摸爬滚打一年多的战

    此时此刻他们多想问问大家,该怎么打这种上万只野猪乱拱的战

    “集精神,瞄准了再打!”河北籍班长已经顾不上说什么鼓劲的话,也来不及告诉他怎么打,只用左脚用力踢了下方生颤抖的双脚:“爷们的脚,不会抖。”

    “我是爷们,我们就是爷们!”腼腆的方生心里大喊两声为自己壮胆后,看了眼石磊然后瞄准了第一个反复跑之字的日本兵,啪一枪声清脆但却脱靶了。

    他迅速拉栓上膛推入第二枚子弹·扳机扣下后又是脱靶。

    脱靶、脱靶¨还是脱靶!

    连续几枪方生都放空,眼看这个凶蛮日本兵越来越近,急的用力压入五枚子弹抽出弹桥准备再打时,班长声音陡然传来:“笨蛋!调整标尺!”

    是啊!自己的标尺好像一直300米没动过·而那个家伙已经进入了米。方生和石磊迅速调整好标尺,这回当他们再次把敌人压入准星扣下扳机后,眼看就要突击到一米的这个日本兵带着不甘心一头栽倒。

    “打了,我打了!”

    “继续打,不要停!”班长威严的声音打断了开纪录的方生,击敌人后两只“菜鸟”也暂时忘记了胆怯。一余终于完成突破的日本步兵冲入了防步兵战壕,但密密麻麻雪亮的刺刀和子弹就瓦解了这次进攻·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完成了任务,搅得战壕内一阵兵荒马乱。

    两位小菜鸟合力掀翻了一个咆哮着跳入战壕的日军曹长,当石磊从他背上抽出带血的刺刀时,方生已经向早就盯上的日式军刀抓去,而石磊也美滋滋准备把他腰里的手枪收入囊。

    突然!

    当两人的手指即将触摸到各自目标时,地表的尘土颤抖起来,两人惊讶地仰头看去时·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速快,规模大加可怕的潮头!

    “是骑兵!日本骑兵¨!”

    “预备一防骑兵冲击!”

    一瞬间,几乎所有战士都顶上了第一线·因为国内制造能力不足,无法像欧洲那样战壕前部署几层数十公里长的防骑兵铁丝网,所以步兵们就必须用简易鹿砦来阻挡铁蹄肆虐。方生和石磊的脚又开始颤抖了,这一回抖动的加激烈,扭头看去就连相信的班长都神色紧张,扳机上的手指如痉挛般微微抽动。

    紧张!没有人不紧张!装甲还没出现的时代,骑兵就是突击之王,尼古拉二世为何让整个欧洲都忌惮三分?不是因为数千万没枪没子弹的灰色牲口,而是那支名震欧罗巴大地的万哥萨克骑兵。

    “准备!都给我准备好。”看得正起劲的梅生也被吓了一跳,看规模就知道面前至少是日军两个骑兵联队!熟悉骑兵突击的他已经无法想象·当日军骑兵快速突破阵地后,将是一场何等惨烈的搏杀!!所以立刻跳了起来让自己的骑兵准备,冲到邱斌面前大喊道:“开城门,当我带骑兵堵住¨。”

    “不行!”邱斌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兄弟部队正穿插过来,我的任务把这头“野猪”拖这里,而不是把他吓走!”

    “吓个屁!”梅生直接骂娘·怒气冲冲指着战场大喊大叫:“让我们反冲击搅乱突击阵型,你们步兵才有机会!”邱斌却不理他,咬着牙任由眉角青筋,忍着心痛说到:“这是命令!我得到的命令!我们103步兵师的任务!必须不断消耗他,让日军看到突破的希望才能拖住他,让他欲罢不能!”

    “疯子,你这个疯子!你会死成上千的士兵!”

    “全死光了,我也必须完成任务!”

    邱斌对视着梅生,两人目光里都充满了怒火和心痛!没有阻隔破坏阵型的骑兵冲击波又多么可怕,两人都非常非常清楚。“长官,他们来了!”一声呼喊打断了两人,身后的大街上是密密麻麻已经准备好的骑兵,但命令二字却压得他们不得不暂缓行动。

    第一个转过来的是160重迫击炮营,每分钟一的50公斤炮弹情撕扯着战马和敌人,片刻后剩余三个营的重炮也完成了调整,所有炮兵都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全了疯似可能多打出炮弹。“弹幕徐进!”一声高亢,榴弹炮群逐渐形成了规律,弹幕还是由近到远压迫着骑兵,但骑兵的速实是太快了,远远超过炮弹落下的速,所以很快就冲到了步兵生死线距离。

    “打·快打一先打马!”

    班长的怒吼,方生和石磊已经彻底忘记了瞄准,此时此刻任何精确瞄准都是多余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对着那些快速影子打出多的子弹。机枪横扫·步枪如林!却依然无法阻挡骑兵的冲击,当第一匹战马从方生头顶越过时,他看到了那个狞笑着哇哇乱叫的日本兵,看到了那把向班长斩去的雪亮马刀!

    鲜血一瞬间就从阵地内喷涌而出,数以计的日本骑兵冲破了方向,望着失去了头颅,颈脖里还向外飙血却没有倒下的班长尸体·方生和石磊两人霎时呆住了,片刻后一股浓浓地仇恨如惊悸的电流般爬满全身。“石头,把机枪抱过来!”方生指着机枪手尸体旁的轻机枪,自己跑去砸开弹药箱翻出了十几个30弹匣,两人迅速配合让轻机枪重嘶吼起来。

    “班长¨你等着!我很快就能替你报仇!”负责收集弹药的石磊一边哭一边嘶喊着。半年前,他父亲生病时班长和班里的战友集钱看好了病,一个月前因为训练时他的懈怠被连长惩罚,也是班长带全班战友陪他第一次过了三天的禁闭生涯。

    现班长死了!机枪手死了!掷弹手死了!当日本骑兵挥舞军刀突破阵地后·整个班就剩下了他们两只小菜鸟!

    “来啊,来啊!你们这些畜生!这是我的国土,是爷们的战壕!子弹·石头一给我子弹!”方生双目赤红,手指甚至都被扳机划破,脚下的弹壳已经堆成了小山,固守的阵地前后到处都是被机枪扫的尸体,一匹战马甚至直接落了他旁边,子弹扫上面溅起的血污喷得两人满脸都是。

    白川义则的骑兵突击终于起到了效果,数千匹东洋马的冲击下,防线七零八落摇摇欲坠,当103师步兵还对冲进来的骑兵进行围剿时,白川义则的第二波猪突步兵又已经到了面前。这就是猪突战术!一波接着一波以牺牲换取胜利·任何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人是无法想象数以千计的步兵骑兵反复冲击阵地的可怕,这就像一个开阔地上,你即使端着ak47面对上眼睛红红的野猪也是无力和苍白的!炮弹不是万能,重机枪需要足够数量,轻机枪面对这种连续突击是显示出火力持续不强的弱点。

    眼看敌军主阵地被骑兵冲击的七零八落后,白川义则身后的军官们甚至已经捏起了拳头·但还没等高兴,嘹亮的军号声就从前方响起。

    “嘀嘀哒嘀一。”

    方生和石磊也听到了军号,当声音钻入耳朵时从未有过的酥麻感袭遍全身,冲锋!那是冲锋的军号!“石头,我们上,上啊!”方生放下已经打完后一颗子弹的机枪,抓起步枪挺着雪亮的刺刀跃出战壕,两个小兵就这样冲向了第三波日本陆军。但他们并不孤单!关键时刻邱彬果断投入预备队起反冲锋,数以千计的国防军将士用血肉之躯硬生生将第三波猪突给挡了回去。

    厮杀还继续,白川义则已经有些癫狂,他知道如果不能一口气突破过去,等对手后续援兵抵达截断胶东会师青岛的作战计划就会彻底夭折!望着摇摇欲坠,或许下一次就会全面崩溃的防线,他决定再豪赌一次!“让骑兵回去!所有能拿枪,能跑步的都给我冲上去一为大日本帝国的武运昌隆,为天皇陛下恩威照耀全亚洲的时刻到了!”歇斯底里的叫喊,同样杀红了眼睛的日军再次起第四波冲锋,这一次他们距离拉得开,数量多!冲前面的骑兵是不断将马刺狠狠扎入战马腹部。

    “将军!”白川义则拔出军刀,刚要亲自压阵确保拿下莱阳时,参谋官却猛地拉住了他,神色慌张的大喊道:“松本大队一松本大队汇报他们遭到了猛烈进攻,阵线已经被突破了!”

    “胡说八道!你被支那人吓破胆了吗?”白川义则一巴掌打了参谋脸上。他的确不相信,因为西面扼守要道保护侧翼的松本大队足足有一千余人,还有4挺重机枪和4门野战炮,就算是刚才国防军那种炮击进攻也至少要1小时才能突破,还必须投入几倍的步兵。

    参谋不敢摸血红的脸颊,喊道:“不是大炮·是装甲车!松本少佐说。”

    “八嘎,快看!将军快看!”

    参谋还未说完,旁边军官已经跳了起来,顺着他的手指只见到地平线上出现了数十个黑点·实心挂胶轮胎滚动平坦的胶东大平原上,以每小时40公里的速猛然撞入了战圈!白川义则脑袋都炸开了,望着已经突击跑到一半的骑步兵们,一种深深的羞辱让他激动地大喊大叫起来:“撤回来,快撤回来!”

    突击容易但撤回来却谈何容易,先不说白川义则的声音前面听不到,光是密密麻麻的炮弹和机枪子弹就足以遮断很多人的视线里。灰狼装甲车里·驾驶员将油门踩到底,颠簸的泥地让装甲车不住颠簸,但这已经挡不住战士们沸腾的战斗热情!当战场陡然出现眼前时,每个人的热血都直冲脑际!

    “冲,冲、冲!”雷大滚刀肉跳着脚下令冲刺,警卫装甲连12辆,青岛派不上用处的2师装甲营36辆,头次出现的小铁流拦腰向突击的日军冲去。

    “野猪皮·吃子弹!”

    雷猛大吼,装甲车顶的127毫米毒牙重机枪开始怒吼,粗大的子弹直奔千米之外·擦到重伤!击就是死!哒哒哒一的枪声和引擎轰鸣,让厮杀的双方都望了过来。方生和石磊满身是血的呆呆看着那面插装甲车车顶,迎风招展的飞虎战旗。

    鲜艳、夺目!振奋军心!

    一架海东青恰好看到了装甲车突入日军的全部过程,后来这位飞行员的描述成为了国防军国家逐步富裕后,加速装甲化的重要参考。

    ‘48辆装甲车,如同一道箭头冲向敌人,当快要接近时它们各自散开自由猎杀。日军反应也很快,军官迅速开始组织小队,但他们却太低估装甲车的作用,或者说根本不知道威力·那些简易工事很轻易就被重机枪扫开,打出的子弹又全部被当回,往往是一哥小队日军才刚摆开架势,就被几挺甚至十几挺机枪来回扫上两三遍一如果不是失误和自己抛锚损失了五辆,或或许可以称为一场完美的屠杀!不,其实已经非常完美。”

    飞行员的注视下·日军组织起的几个防御阵地被轻易冲散,由于来不及挖掘壕沟使得装甲车可以纵横无阻。而那些刚才对付步兵得意洋洋的日本骑兵是悲惨,每次冲锋都会现自己根本拿这些子弹打不穿,刀砍不坏的大家伙无可奈何,终要么被机枪打死要么只能调头逃走。片刻后60辆道奇卡车也出现远处,足足一个团的步兵跟装甲车后面起了冲锋。

    “该我们了!”装甲车出现的那一刻,梅生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装甲车作战,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他已经明白装甲车还有很多缺陷,比如泥地里速太慢,无法对敌进行迂回包抄,而后两项恰恰是他的长项。

    梅生举起双臂,跨上战马高声询问:“我们勇敢是什么时候?”

    “是冲锋!”

    “我们快是什么时候?”

    “是追击!”

    “记住就好!别让炮兵和四个轮子的家伙把活都干完了,骑k的小伙子们¨唱起歌来!跟着我!”梅生带头抽出马刀,战士们也缓缓抽刀待命,刀鞘摩擦钢刀的沙沙声令人毛骨悚然。

    早已热汗满背,被白川义则连续突击战术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的邱彬这次没阻止他,对视一眼后用力点点头。当战马滚滚向前冲去时,雄浑嘶哑仿佛来自远古的声音带头吟唱起了骑兵之歌,歌声嘹亮直刺穹苍。

    迎向朝阳、踏破霞光。

    拨响风雷、抖擞戎装。

    猎猎军旗、战歌嘹亮。

    刀已磨快,枪已擦亮。

    铁骑战,剑逾锋芒。

    我们唱谁?

    我们唱的是自己。

    封刀狼居胥、是我们的至高梦想。

    我们是追风的国防轻骑兵!

    三千将士拨马向前,嘹亮雄浑热血战栗,装甲时代初露端倪,骑兵将注定没落的年代里,有一群人依然坚持自己的梦想!当前面的旗手缓缓举起战旗,所有歌声都化为了一声暴喝。

    “杀一¨。”

    第二骑兵旅成为压垮白川义则部的后稻草,彪悍的轻骑兵们呼喊着口号,用加凶猛回击刚才日军骑兵疯狂突击的猖狂。

    方生挽着胳膊,那里被子弹打出了一个洞。石磊挽着他用枪驻地,他的左脚同样被刺刀扎伤。即使他们无法继续作战,但身边战壕里一位又一位战友却似下山猛虎冲向了已经混乱的敌人!

    “石头,你听一。”

    嘈杂的战场上,一个破锣般的嘶吼不断响起。q号装甲车上多了个巨大的铁皮喇叭,翻译官拿着连长给的稿子,放肆而猖狂。

    “白川少将,为了你的野猪荣誉,出来决战一!”

    “我们连长说了,只扒皮,不抽筋!”

    “为了你们的天皇,向我这里高呼板载突击!”

    无数日本军官咬断舌头,用子弹都没法打穿的装甲车和只有一件军装保护的自己决斗?!这些国人什么时候如此卑鄙了!他们不是信仰礼尚往来,彬彬有礼的儒家化吗?!

    方生竖起耳朵,从千军万马的呼喊这个声音,他的目光已经无法收回,东面!西面!北面,左边!右边!全都响起了喊杀声,方圆不足4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足足3个步兵师一起向白川义则部起总

    直到石磊拉了他一下,两人才一起收回目光同时移到对方的伤口,然后一仰天大笑。

    笑着!哭着!任由泪水滂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