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二七章 男儿向天笑(五)

第三二七章 男儿向天笑(五)

    北京,石狮子胡同。

    昔日的袁府门前已经被挂上了北京市府的牌子,十几辆来自城市各处的车辆将道路挤得满满当当,镁光灯和闪光后烧灼的焦糊味交织一起,让次见到这种场面的北京市府工作人员忙得晕头转向。

    身为北京财政局局长,廖仲恺自然不能错过这么重要的时刻,但一大早几十位外记者涌入市府的场面还是让他头皮麻,直到蔡公时带着警卫队提前抵达才稳定秩序。从这点他也不得不承认,杨秋的言传身教下国社与民党、共和党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光是这种面对突事件泰然处之的作风,还有主动融入世界的开放性视角,就让人家敢于直面那么多记者应付自如。说的简单些,国社现就是西装革履出入流光溢彩的世界性酒会的大豪,而自以为衣着光鲜能代表国人,开创西化思想的民党被无情拔去外衣后,却露出了里面布满破洞的式汗衫。

    会场央的长条状主席台被辙去,除了记者和赶来的各国使节外任何人都没得到一张椅子。他们这些人眼没有气派窄得只能挡住下半身的讲台此刻却多了几分简单和利落。没有鲜花,没有彩带,甚至没有豪华的主席台,一切都为保证基本需要而布置。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风格能不能终成为官员们竞相模仿的风向标,但至少人家做了,脚踏实地并以自己为标杆去影响充斥着本位制的官场。想起以前民党哪怕开一次小小的代表会都鲜花彩带部署几天的场面,就不禁感慨两个政党间巨大的理念差距,角落里心存感慨的小小财政局长自然没人会理会,但讲台后正对面而立的两人却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特劳恩面色有些苍白,作为骨子里流淌着骄傲的日耳曼血液的外交官,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充当这种角色,即使对面是卖给了德国很多项重要军事技术的杨秋。

    “我仅代表德国政府代表伟大普鲁士皇帝陛下做出郑重承诺。为了远东地区的永久和平,德国将放弃华所有租界,并将包括胶济铁路,汉川铁路营运权无偿转交给华民国政府也希望日两国能早结束战争,将安宁的生活还给人民。”特劳恩的话语依然充满了德国式的机械和傲气,言语里充满了不舍意思,还假惺惺要求日停战。

    惺惺作态的嘴脸,让旁观的伯纳德也不禁将大英帝国的从容和优雅扔进了太平洋,暗骂这个老家伙不要脸居然还敢大谈和平,说什么要把安宁还给人民¨欧洲都被这些家伙阄得天翻地覆了!但不满归不满当特劳恩将象征放弃所有华殖民地,止所有德以前签署的不平等条约的合约书交到杨秋手那一刻,他还是长长地舒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德国亚洲的势力终于彻底瓦解了,虽然终得利的并非计划的人和势力,但结束就是结束。

    当晚他给唐宁街10号的电报这样写道:“除了那个还没踪影的倔强老头(指施佩),我想我们已经暂时不用担心富饶而重要的亚洲,至于日之战我个人认为已经无关大局,当我们欧洲流血时让远东这对宿敌再打一段时间也没也已经没太大关系,或许一年后当我们重回远东后,两方都会现他们将需要帝国的帮助。”

    伯纳德并不知道半年后他就开始为这个想法感到羞愧主动辞去了下议院远东事务主管的职位,但至少现,他的想法依然代表了整个英国高层,因为他们至今都还认为战争多持续一年就会结束。

    杨秋同样代表民国政府表示,感谢德国政府和威廉陛下的善意,民国政府将善待每一位因为战争滞留国内的双方侨民,善待那些放下武器的德军将士,并且还准备将原来的德国租界改为德自由贸易区以促进国内经济建设的想法。当然,他后自然也说了番连他自己都感觉虚伪无比的许愿欧战早结束的废话。

    当戴季陶(字天仇)的相机对准两人,将杨秋从特劳恩手接过合约书的一幕凝固下来后大家全都忘记了如火如荼的日战争,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蔡公时和蒋里等人也都嘴角含笑,这一幕是多少能人志士所盼望的!满清起签署的各种不平等条约如同一块块擎天巨石压国家和人民身上,而现¨第一块终于被撬开了!虽然借助了欧洲战争,虽然为此付出了领先世界的海东青和型动机技术,但它还是值得的!

    见到特劳恩一副如丧妣考的表情杨秋将合约交给蔡公时后洒脱的耸耸肩膀:“公使阁下,我想您应该高兴些,虽然失去了一些但威廉陛下却得到了欧洲的天空。”

    他说的没错,当半年后德国版海东青一架架服役后,的确统治了欧洲天空数年时间,数以千计的英法飞行员为此付出了代价,直到英法购买了型动机专利后才逐渐恢复平衡。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因为现的双翼机还无法彻底改变战争进程,说什么他也不会出售。

    不过让他也没想到的是,国防军居然也从到了小小锻炼,德国留学并根据合约加入德军的24位飞行员有7人因为海东青的出现成为了王牌飞行员。

    但这些目前的特劳恩还无法预测,价值700万英镑的50吨黄金,还有价值无法估量的远东殖民地都让他恋恋不舍,看了眼合约后惨淡一笑:“或许。相比副总统您得到的,我想我应该说失去。有了完善的青岛后,胜利已经再向您招手了。”

    杨秋没去解释,事实上这回德国肯定是赚了,尤其是型航空动机可以整体提升德国航空能力,以他们的科研能力或许不需要多久就能拿出为先进的型号,相反自己却需要通过图纸去摸试验,去累计至今才完成一小半的基础业能力,将来能否赶上世界航空展趋势还需要千倍努力ri他依然充满自信,嘴角含笑目光深邃:“不!还没有胜利·但我相信凯旋的歌声很快就会响起一.。”

    他的话语音洪亮,并未因为那么多场记者和各国官员而刻意压制,自信而张扬浓缩这具挺拔的身体内,他的背影·是青岛战役一声比一声响亮的爆炸和冲锋号。

    “来啦!小豆子们。爷爷就这里!”太平镇步兵堡垒内,方玉秋的食指死死扣了德军留下的马克沁重机枪扳机上,哒哒射击声比昨夜的雨点还要密集。他身边是四具被炮弹弹片从射击窗飞入而死去的战友。仅剩的三位机枪班的战士也裹着纱布,将一箱箱子弹从弹药库内搬出,短短十几米的道路上已经被他们滴下的鲜血染出了一道血印。

    送弹手撬开弹药箱,将两根填装好的250帆布弹带接了剩余的弹带上,旁边的水冷箱内咕咚咚向外散热气·一位战士见状立刻夺来两个水壶将冷水灌入其,高热的蒸汽甚至将他的手腕都烫伤。

    但他已经浑然忘记了疼痛,一脚将几个空空如也的弹药箱踢到旁边后,又拿起步枪对准了几个正往这边爬的日本兵。

    弹药库地下室内,预备连动起了所有战士将792毫米子弹塞入帆布弹带,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有了别的想法,所有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子弹!多的子弹!打出多的子弹!暴雨般的子弹从梅花状带着水泥盔帽的机枪掩体内打出,掩体内五挺马克沁显示了极为可怕的杀伤力。山脚下早上引爆的地雷阵内死尸扭曲形状怪异·整个地表都被同时爆炸的170多枚地雷掀翻了过来。

    突然!数个上半身**,脑门上帮着飘带的日本兵凶悍的抱着一捆**从山石后面跃出,从他们怀里向外飘散的白烟刺得方玉秋眼角一疼·爆喝起来:“杀死他们,快杀死他们!”他一边喊一边扭转并不太熟悉的马克沁重机枪,当枪口扭转的同时另一个方向也冲出两个同样抱着**的日本兵。

    除了还输送子弹的机枪手外,掩体内的其它人几乎全忘记了工作,密密麻麻的步枪枪管从5个射击窗内探出。啪啪的单调射击,充做肉弹的日本兵纷纷倒下,但还是有一个家伙跑到了三十米内才被打死。

    “轰¨。”与国防军早使用的**包威力差不多的捆绑**被引爆,漫天钢珠和破片不仅将这个日本兵炸得粉身碎骨,有不少从射击窗钻入,好几位猝不及防的战士都被炸伤。浓浓的烟柱从掩体旁升腾而起·囡为角问题一直无法得到坐标的日军炮兵终于有了参考,一枚枚75炮弹快速东南方向这边落下,霎时整个堡垒和阵地四周全都是炮弹留下的火团。

    炮弹还落下,但75毫米炮弹显然无法给厚厚的水泥堡垒内造成伤害,反而给了方玉秋他们喘息的机会。尘烟弥漫军医迅速冲上来为受伤的战士包扎,重伤员被迅速移入下方弹药库等待夜晚送出去。方玉秋也干脆放下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子弹的重机枪·弯着腰蹲下扫视大家:“有没有事?马上又要来了,还有多少人能打?!”

    “连长放心,还死不了!”湖北兵声音洪亮。

    “他个小日本龟儿子,想要爷爷老子的命还早呢!”四川小伙子骂骂咧咧将子弹狠狠塞入弹匣。

    就连连里的伙头兵刚才听见爆炸都掩体内上来支援了,举着一根半生不熟的玉米棒子骂娘叫嚣:“他娘的,脑袋上绑根咱婆娘用的月事带就以为刀枪不入了?哥几个等会放一个过来,老子拿玉米棒子也能弄死他!”

    “哈哈。”

    战士们哄笑,方玉秋却没有任何轻松,刚才那一幕说明日军这回真的急了,面对从四千余德军一下子变成不含辅助士兵都有八千人的两个国防军步兵旅,连肉弹进攻的招数都用出来了,这说明接下来的战争将变得加艰苦。

    他的猜想没有错,面对突然暴增两倍的防御兵力,神尾光臣坐不住了,开始不断从各处抽调兵力试图一举压垮还没站稳脚跟的国防军,甚至连一向缺乏重火力被陆军戏称为“海老鼠”的陆战队都被勒令向水泥岩石加固的要塞起进攻。整个青岛都战火战栗,浓烟从近海的太平山要塞一直到东北的贮水山要塞,空气里全都是有毒的下濑火药味道。日军是拿出了全部力气,从早上地雷阵爆炸到现就已经向各个堡垒和要塞射了四千余枚各种口径炮弹。

    轰!

    一声巨响猛然刺痛了正休息的将士的耳膜,方玉秋稍稍抬起头从弹幕密集的掩体向外看去,只见距离他们近的四方山步兵阵地上空陡然升起了一朵庞大地蘑菇云。还不等他心痛,连续八枚来自海面的重型炮弹彻底将小小的四方山覆盖起来,硝烟和泥尘如海啸般向四周扩散的同时,爆炸心的四方山步兵阵地已经完全看不到踪影。

    “**他姥姥!”这一幕让方玉秋猛然红了眼睛,将钢盔扯下狠狠砸了石板上:“快报告!是日军重炮,一定是金刚号的356重炮!联络旅长,准许我带人支援四方山!”副连长紧张的拿起电话同时,一直担忧炮管损伤太大而没打过一枚炮弹的金刚号战列巡洋舰,连同两艘来支援的筑波级战列巡洋舰内的三艘主力舰缓缓出现米外的海面上。

    这个距离恰好处于青岛要塞重炮群大射程和水雷阵的边缘,细心观察了几天加藤友三郎一出手就是雷霆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