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二三章 海东青出世

第三二三章 海东青出世

    杨度走进办公室时,杨秋正和阎锡山谈笑风生,后者出任北京市长还暂时兼任天津后,虽然没赶上好时间,可在他梳理下北京天津却日渐稳定,尤其是西华门事件后他果断下令封锁全城抓捕逃犯,还趁机将北京城内那些没走的旗人遗老遗少用分裂国家和叛国投敌罪名一锅端,严格执行封存所有皇室遗产保护名胜古迹的手段,让人非常满意。[氵昆][氵昆][小][说][网][\\]

    他和杨度也是老相识了,当年杨度短暂赴日留学时两人就打过交道,那时后者还差点加入了民党,此刻见到也不免寒暄几句:“多日不见,皙子兄风采依旧。”

    河南事件后杨度在国社内的地位与日俱增,所以谈笑起来也开朗了许多,笑道:“百川兄就别笑我了。主席把整个京津都交给你,那是希望你好好护住这块宝地,说不定那年就回来了。”

    这句话让阎锡山微微一愣,心道难道杨秋有改换首都的心思?其实他想的还真没错,杨秋其实并不喜欢南京当首都,要是能选他宁愿去武昌或者北京、但有些事情目前还不能动。不过他到对杨度这份心思暗暗称赞,因为此事只有极少数人之道,他们都是自己心腹绝不会说出去,所以能通过一些言行就看出来说明心思非常细腻。

    但他现在不想提这件事,改换首都目前也仅仅是想法或许并不会成型,所以根本不提这事问道:“皙子兄找我有事吗?”

    “开战了。”杨度道明了来意:“德国与昨夜向法俄宣战,大军仅用了一天就杀入比利时。英国虽还没做出决定,不过刚才日本却提早发难也对德宣战了。”对第一个消息杨秋根本不在意,倒是日本提前与英国宣战让他暗暗好笑。阎锡山在旁听闻后说道:“日本也是没办法,山东多拖一天就利于我们一天,不早点拿下青岛此战就很危险。倒是松坡这回太难了。”

    杨秋点点头,走到窗边目光扭向了山东方向。

    能即使拿下青岛吗?至少蔡锷目前还不敢打包票。目前还处处是漏洞的防线让他左右为难。其实本不该如此艰难。和奉天相比他手中的力量还更强些,但问题是青岛之战参杂了一些政治在里面。因为杨秋不希望首先对青岛动武,这就造成了他不得不在日德进行到关键时,让步兵强行介入混乱的战场去面对敌人凶猛的海上炮击。

    从军人角度来说最讨厌就是打这种为政治服务的战争。可所有战争却都是政治的延续,虽然不明白杨秋为何这样选择。但他觉得应该是在为日后中德再携手做准,所以他也认为暂时付出些牺牲是值得的,就算德国在欧洲战败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打下基础将来能得到的东西更多。

    所以当听说青岛开战后不顾危险亲自赶到东大山亲眼观察战况。

    东大山从胶州湾地步向南一直延伸至海湾中央。距离入海口不到18公里,距离上完全在日本海军主力舰覆盖半径内,不过在青岛要塞几门重炮没解决前,加藤宪吉也不敢让第二舰队那几艘老爷货过于靠近。

    爬上一百多米高山脊后蔡锷不由自主弯腰用力喘着粗气,昆明那次受伤对他身体的影响还是很大,剧烈运动时总会觉得胸闷气短。加上这段时间操心劳累以至于短短几天脸颊就瘦了很多。旁边的张孝准也很为他身体担忧,搀扶道:“松坡。要不你先休息,我来记录吧?”

    “没事,就是有点喘。”

    蔡锷摆摆手让雷飚拿出八倍蔡司望远镜,这种高级望远镜价格很贵,军中也只有向他这样的高级将领才能配发。德国不愧是世界光学第一,十几公里外依然可以看得很清楚,只见一道巨大的烟柱从毛尔提克山正面腾空而起,应该是日本海军的305毫米重炮造成,他并不关心是那艘主力舰打出了这枚炮弹,注意力全在地面毁伤上。

    烟柱下方,梯田状的铁丝网防御层被扯烂,烟波直接扩散至百米左右,两颗相隔爆炸中心大约50米比海碗还粗的大树一起折断,从这点就能看出305舰炮杀伤半径有多大,更别提金刚号上的356舰炮了。“记录,进攻要塞山时,所有士兵都必须拉开至间隔35米,近战时增强冲锋枪数量加强单兵火力。城市目前还未遭到炮轰,城市内建筑繁多爆炸后容易砸伤人,严格要求每个人都带好头盔不准脱衣服以免被划伤,进入城区后立刻填装沙包建立掩体,抢到要塞后必须严格遵守时间差战术,敌步兵退去就必须全部缩回深掩体,工兵第一时间要进去,想办法在山体避弹区挖出藏兵猫耳洞。炮兵要注意。”

    重炮的轰击下,毛尔提克、中央堡垒,台东镇东堡垒和海岸堡垒全部遭到了进攻,一枚又一枚炮弹造成了肉眼可见的伤势,蔡锷一边观察一边思考进攻时的策略和注意要领,身后两位副官刷刷记录生怕漏了什么。

    “松坡。”张孝准也在查看要塞,见到两艘日本驱逐舰试图靠近入海口后,立刻提醒道:“日本海军在试探水雷阵,你看能不能和德国说一下,干脆由我们将昨天运来了200枚水雷全撒到入海口免得被日本突破。”

    “200枚不够!”蔡锷说道:“立刻派人去见青岛联络德军,发电报给后勤部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在五日内再运100枚过来,必须彻底封死入海口!在红石崖部署一个105重炮营,随时做好压制敌扫雷船的准备。”

    “司令,我们的航空队。”

    两人正在商量进攻计划时,两架麻雀侦察机呼啸着从东大山顶掠过,向着日本丹后号战列舰上空的观测气球飞去。

    庞大的观测气球无疑成了缺乏对手的航空队小伙子们竞相追逐的目标,当第一架从气球旁边掠过时,后座上临时安装的轻机枪发出一阵怒吼,气球表面顿时被打出了十几个弹孔。当第二架抵达时飞行员干脆拔出手榴弹,在手里停上几秒后向着气球扔了过来。凌空爆炸的手榴弹火焰引燃了气球内的氢气。眨眼间气球就化为巨大的火球。垂在下方吊篮里的日本海军观测手直接从数百米高砸落海面,巨大的火球也吓得丹后号甲板上一阵混乱。

    驾驶寇蒂斯水上飞机刚从宫若号水上飞机母舰起飞两位日本飞行员连忙拉起机身,试图驱逐麻雀的袭扰,正当他们缓慢升空的时。第一架麻雀已经飞了过来,一串准确子弹将第一架水上飞机击落。第二架日本水上飞机虽然起飞。但面对两架麻雀的夹击毫不占优势,幸好由于后座轻机枪并非专门的空战机枪,所以日本飞行员还能不断地左闪右避。

    片刻后两架徒劳的麻雀开始返航。日本飞行员见状大松口气。刚准备向青岛上空飞机接替侦查气球的工作,一架从未见过的战机却擦着海面陡然从正北方的胶州湾内冲了出来。

    “八嘎!击落它!”丹后号舰桥内,加藤宪吉对头顶上飞来飞去的中国飞机很不开心,虽然此时全世界都知道飞机无法对付皮糙肉厚的战舰,可损失观测气球后舰队炮击准确率已经下降很多,要是再失去水上飞机那么就必须迫近到距离海岸一万米的地方开火。但问题是青岛要塞异常坚固。尤其是俾斯麦山西北坡半山腰处的南炮台因为位置极佳,所以对防御来自海上方向的炮弹十分有利。连续消耗了上百枚重型炮弹均不能给造成严重影响,反而部署在上面的两门德造280毫米重炮不断威胁舰队安全。

    得到命令的日本水兵拉开防气球炮,可防气球炮不是高炮,仰角和非空炸引信炮弹均无法威胁飞机,而且密度稀疏除非是被炮弹直接砸中,不然根本就是挠痒痒。

    薛慕华对这种级别进攻根本看都不看,眼神死死咬住那架还在盘旋的日本寇蒂斯水上飞机,食指更是一直放在和操作杆连在一起的同步重机枪扳机上嘴角冷笑。这种绕圈战术对付麻雀没有问题,但对付自己身下这架“海东青”根本不可能!就在他驾机靠近的同时,日本飞行员也在紧张中不断打量这架从未见过的新式飞机。

    宽大、粗壮、钢管和机翼结合号,而且速度明显比自己快。

    “难道这是德国出产的最新型飞机?”

    他那里知道,这架飞机根本是应该三年后才出现的产物!自从发动机突破后,早就得到全套一战飞机图纸和资料的冯如等技术员就开始建造新一代战机,最后在杨秋授意下更是直接跳过眼花嘹亮的型号直接选择了德国1918年开始开始装备,并被誉为一战各国最好的福克d.vii战斗机。

    福克d.vii战斗机的性能在这个时代已经无需多说,能让骆驼和纽波特28.c1望风而逃不敢交战,能将优秀飞行员变成王牌飞行员,并未随后十年所有新手们预定了王牌标准,且战后协约国一直禁止德国继续装备,甚至销毁了全部已经造出的机身和散件!

    这需要何等的强悍和风骚!

    当然,冯如等人也进行了大幅改动,主要是依斯帕诺-西扎v型250马力发动机比德国福克dvii使用的梅赛德斯180马力发动机轻太多,而且体积也更小,所以原来更加粗大的机身显得瘦弱很多。

    其实这种飞机原本去年底就能装备,但因为国防部不想要双联装汉三型7.62毫米重机枪,希望采用当时刚刚仿造成功的12.7毫米毒牙重机枪。主要原因是航空队的小伙子们发现7.62毫米机枪子弹太轻,空中射击时受风速、自重等影响精度很差,往往需要打上百发子弹才能击中灵活目标,而12.7毫米子弹弹道比较稳定。

    因为这个问题,一直到上个月初第一挺双联装气冷式12.7毫米毒牙航空型重机枪定型飞机才真正开始生产,而且普通发动机因为马力和体积等问题还无法容纳这种重达一百多公斤的双联机枪,只有这种新式飞机才能携带。虽然晚了大半年,但等待却是值得的。通过试验后发现,安装了带同步射击协调器的12.7毫米机枪的新飞机威力惊人。麻雀面对它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而且因为子弹重还可以对地面目标进行杀伤。

    机动灵活且火力强大。所以在杨秋答应航空队可以自行为新飞机命名后。大家立刻就想到了凶猛的海东青。

    “海东青”绕了个圈,直接用速度切入了日本水上飞机的内角,当两架飞机平行时薛慕华还狠狠朝对方做了个吐口水的动作。这种侮辱性动作气得日本飞行员哇哇乱叫,拔出手枪还要射击。令他和下面观战的水兵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到!

    海东青猛然一摇机翼,然后直接横滚从寇蒂斯水上飞机机翼上部翻滚到了另一侧!天照大神在上。面前是一架木头和帆布的飞机?还是一只灵活的海鹰?!当日本飞行员直揉眼睛时,薛慕华操作下的海东青却再次拉升,直接升上了对手望尘莫及的5000米高空。然后再次横滚呼啸着向寇蒂斯冲下来。

    再白痴也知道对方要进攻了。所以日本飞行员也拿出了十二分精神,但当他的飞机刚开始绕圈规避,俯冲的海东青头部已经喷出了两道火舌。

    机头开火?上帝,这样不会打坏螺旋桨吗?是怎么办到的?!

    一架从青岛飞来的德国飞机上,号称见多识广并且技术一流的德军飞行员已经被刚才那串眼花缭乱的机动深深吸引,现在见到海东青居然能不顾螺旋桨安全直接从机头开火。更是瞪出了眼珠子!但还没琢磨出对方是怎么办到的,就见遭到进攻的日本寇蒂斯水上飞机的左侧机翼直接被子弹扯成了两截。飞机螺旋着往下掉。

    但薛慕华显然不愿意让对手有一线生机,继续追着没了一个机翼的飞机猛扫,直到将对方机身打断后才重新拉了起来。正当大家觉得海东青要回去时,他却瞄准了海面上的宫若号水上飞机母舰,冲着对方就扑了过去。连防气球炮都没几门的日本舰队面对海东青完全没办法,只得眼睁睁看着他飞向宫若号,就在大家认为这仅仅是一次炫耀,因为机枪不可能对付战舰时,两挺毒牙再次嘶吼起来。

    子弹从一百多米高喷洒而下,击打在战舰钢板上叮当作响,木质甲板更是被扫得碎屑横飞。而最惨的是剩余那架在甲板待命的水上飞机,还没出征就被12.7毫米子弹打得七零八落。但即便如此薛慕华和海东青依然不愿意罢手,连续两次从甲板飞过将子弹洒向了那些毫无防护的水兵。

    日本水兵们来回躲避破口大骂,德国飞行员却直跳眼皮,对这架海东青疵瑕必报往死里整人的性格实在是无语,直到薛慕华向他摇摇机翼扬长而去后,才回过神来在日本舰队上空绕几圈后懒洋洋回航。因为失去了炮击侦查气球和所有水上飞机,加藤宪吉试图在第一舰队抵达前干掉青岛要塞所有炮台的计划全部泡汤,加上担忧舰队太靠近岸边会遭到岸炮袭击,不得不下令暂时停止炮击等待第一舰队支援舰队抵达。

    进攻因为一架大家都从未见过的海东青结束了,让交战三方都目瞪口呆,但此时此刻大家都还没有想到强悍战机的出现会给未来战争带来何种改变,就连杨秋目前也没有太关注航空队,毕竟一支真正的空军无法靠木头架子支撑起来,所以至今也没将他们单独组军。

    但结束也是短暂的,当德军在欧洲高歌猛进,依靠迫击炮、斯登冲锋枪组建起来的强悍连营火力比历史提前两天抵达列日要塞下时,青岛要塞同样岌岌可危,得到金刚号支援的日本舰队对青岛发动了最大规模一次炮击,足足三十门重型舰炮一遍遍蹂躏着要塞,除了位置极佳的俾斯麦山西南炮台外其它炮台都损失严重。

    然而双方都知道,舰炮是无法取得最后胜利的,所以在逐步取得炮火优势后,神尾光臣和山梨半造参谋长率领的登陆船队在十几艘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护航编队护送下姗姗来迟抵达了崂山湾外海,由于缺乏足够船只,连军舰上都挤满了等待登陆的18师团步兵。

    千岁号巡洋舰狭窄的会议室内,神尾光臣中将望着一圈自信满满的军官端起了酒杯:“战情诸位都已经知道了,海湾后面的即墨已经被支那军队占领,他们在那里修建了很多临时工事妄图挡住我英勇的久留米师团踏入青岛进军胶东!为了大日本帝国武运昌隆,我希望诸位上岸后奋勇杀敌,用大炮告诉那些支那人,帝国还没虚弱到被他们欺负的时候!”

    “干杯!”

    神尾光臣举杯中,18师团48联队率先在崂山登陆,一时间宽广的崂山湾内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登陆舟,大量辎重和炮弹被堆砌在海岸旁,等待步兵打开通道后运往山东各处。

    就在日本加紧速度向海岸输送更多步兵和装备时,即墨城外邰子山上,战士正在拖拉机帮助下为四门重达19吨的震雷14式150毫米远程加农炮构筑工事,而在他们前面15公里的崂山天后门外,散开的12门160毫米口径重型迫击炮也慢慢竖起了粗长炮管。

    士兵们将炮管前半截拉开,填入一枚重达41公斤的炮弹后再次将两截炮管闭合,然后后抓住炮绳躲入掩体。

    “目标王家台海岸风速3、仰角67度、距离6300米,急促开火!”

    今天遇上点小意外,由于装修快结尾了,河马平时工作忙所以趁双休日去看看,没想恰好遇上装水晶灯,结果光是悲剧的珠串就耗了我一上午时间,装好后又发现和图纸不符,结果拆了重装。

    全部折腾完才发现已经下午四点了,到家急急忙忙码字还没吃饭呢。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