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一七章 豪气

第三一七章 豪气

    第三一七章豪气

    半夜的济南火车站已经彻底成了沙黄色海洋,驻守胶济铁路的德国士兵和管理人员早就搭上最后一班车赶往青岛,对于被国防军暂扣三列火车的事情甚至连抗议都没有,其实他们心底也清楚,青岛已经与德国渐行渐远。

    站台上一列全身打满铆钉,披着厚甲怪模怪样的火车将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有战士好奇地数了数,发现这列总计才7节车厢的列车居然前后各有一个车头。更让他们兴奋的是,中间四节顶部各自伸出一根长得吓人的炮管,另外三节顶上也探出了两门双联装德造37毫米速射炮和数挺重机枪,就算两个车头上也都安装了简易铁围子,硕大的12.7毫米毒牙重机枪赫然入目。

    这就是一年前向奥匈帝国采购的两列装甲列车之一,包括大马力车头也是从德国进口。每列各有四门重庆产震雷14型150毫米远程加农炮。因为当时国内大型水压锻造机不足没法自产150毫米炮管(甲午时期江南制造的305毫米海军后装炮是铸造炮),所以这种大炮同样是通过外购炮管、瞄准具等等暂不能自产或者产量少的配件后自行组装起来,但这种大炮自产工作却放在了技术稍差一点的重庆。

    之所以放在重庆,杨秋也是希望通过互相竞争提高水平。所以重庆也视这种大炮为契机,学湖北汉阳开始为自产装备取名,形成了重庆震雷,汉阳战锤两个系列的大炮。震雷14型150毫米重型加农炮的原型就是被誉为一战中最好,也是让英法闻风丧胆的德国k16加农炮,其最大22000米的可怕射程和51公斤海军型重弹头足以确保压制敌有生力量。

    年初中德结盟论调出现后,杨秋借机一举从德国购买了2台5000吨水压锻造机和2台3000吨油压机,还买了2台大型模压机,使得汉阳和重庆都具备了建造大型炮管的设备能力,但工人的技术能力拖了后腿,幸好奥匈帝国的优秀工人和技术员解决了棘手的麻烦,上月起已经能低速制造这种价格昂贵的l45型/150毫米炮管。

    不过因为是加农炮,弹道较为笔直所以杨秋并不满意,而且价格实在是太高并没有疯狂采购,目前仅作为设备磨合和储备技术人才使用,并开始重点研究120和155毫米两个级别的加榴炮。

    对正在等火车赴前线的士兵们来说,机动炮团的装甲列车和震雷14型重炮是国家逐渐稳定,军队强大的象征,但对骑快马赶来的蔡锷等将军们来说,出动具有陆军底牌含义的机动炮团说明此次作战不容乐观。

    “担任前锋的是11师34旅341和342团,其中342团是轻装自行车团。”步入临时挂在装甲列车尾部车头后面的指挥车厢后,勤务兵早已点上了煤油灯,张孝准也迅速摊开地图:“时间算,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潍坊。从潍坊至龙口还有一百多公里,夜间道路难行就算顺利也起码要明日午时才能赶到。此外刚才来电报说,第二骑兵旅也已经到了诸城。白川义则现在手上就一个旅团,肯定要先死保龙口和登陆场安全,所以我们很有机会赶在日军增援部队抵达前把他堵在龙口。”

    蔡锷拧着眉,大概是骑马赶夜路所以脸色不是很好,还时不时咳嗽几声说道:“别太小看白川义则,日军中能胜任旅团长绝非一般人物。一个旅团虽然不足,但也不是什么文章都不能做,换做我肯定会横两个大队在招远挡住路,这样剩下兵力除了保护登陆场外还至少还能分出部分前出莱阳和大沽河,将半岛东面拦腰截断。”说完后他看看天色,追问一句:“航空队那边什么时候能起飞?”

    “诸城有个以木材厂掩护的临时机场,计划是明早先进驻加油,算时间侦查结果可能要到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蔡锷收回目光,盯着地图目光深邃:“我们的这个东瀛邻国向来有以下克上的传统,登陆扩大战争后日本政府已经没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跟军部的脚步不停打下去。此战若是不能将其挫败,将来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乱子!我估计最迟明天日本那边就会有消息传来。”

    “不用等到明天了。”蔡锷没说完,何熙就走进来打断他的话,脸色也格外严肃:“刚收到美国公使馆转来的消息,日本政府已经向德国下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立刻将青岛要塞和胶济铁路转让给日本。而且日本军部已经下了动员令,除了第2师团前往旅顺外,将以近卫师团、第6师团和18师团总计近六万大军支援白川义则,其中一个旅团已经启程,两日后肯定可以到龙口!他们海军这回也拿出吃奶的劲,现已得知金刚号和两艘河内级战列舰正在加煤,很可能由它们组成海上炮击编队为争夺青岛提供炮火掩护。”

    “嘶。”何熙带来的这些消息让两人都吸了口冷气,张孝准更是瞪大眼睛:“总投入8个师团!一次出动三艘主力舰,日本哪来的钱?”

    “现在你认为日本政府还能考虑钱吗?这是砸锅卖铁的时候了!”何熙说完,又拿出一份电报:“这是南京刚才发出的通电。大总统已经向欧洲各国发出照会宣布中立,要德国政府立刻将青岛和铁路归还,不准许任何国家在我领土和领海区交战!”

    蔡锷沉吟了一会,目扫两人说道:“此战关键就是青岛,日本高层必然也是看穿,所以才不惜代价一次出动三艘主力舰想尽早砸开这个乌龟壳。没料错的话日军肯定不会依靠龙口,必须在青岛附近上岸近距离进攻青岛,若是能短时间内拿下此地,依靠这圈要塞和海港后面的部队就能上来,然后从青岛和龙口同时进攻莱阳,一举将半岛截断站稳脚跟!所以说,青岛重要如辽东之旅顺,是他们必须拿下的目标,否则两路军就势必各自为战形不成合力。”

    “青岛不好打,强拿下来至少要三个师。”

    “我们不好打是因为缺乏对付要塞的重火力。日本不同,他们可以从海上提供重火力支援。我想德国可能撑不了多久。”蔡锷刚说完,在德国学习三年的张孝准也肯定道:“撑不了多久也会撑!德国人的脾气我知道,不到山穷水尽是不可能放弃的,那个瓦尔德克总督上次演习时我就打过交道,连咱们总司令的开价都不睬岂会放任日军。要我说让日本打打消耗消耗他们的力量也好,等两败俱伤我们再一鼓作气拿下来。”

    “总司令也是这个想法,他已经向德国公使提出了归还青岛的事情,这回大总统也发了电报,德国肯定也要好好斟酌斟酌。不过总司令还是让我们做好最坏打算,必要时趁虚而入强行介入日德,收复青岛!”蔡锷说到这里,抬起头看向何熙:“我们之前的计划是2师和18师做预备队应变青岛,不过18师是老北洋师,那么短时间心思未必能齐,所以这回2师。”

    不待他说完,何熙就挥手道:“松坡尽管放心,别的师我不敢说,我们2师绝不是孬种。”

    蔡锷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上次去奉天他就看出来了。说纪律比勇气,警卫师未必会输,那些年轻人浑身上下都是热情和赴死决心。但说经验却仍不如最早的1师、2师这两支从湖北起一直打到现在的部队。摩天岭放其它任何一个旅,面对日军三天三夜的狂攻恐怕早就瘫了。可刚想再分析该如何介入青岛时,他的副官雷飚冲了进来,这位个子矮矮皮肤黑黑的少尉一踏入车厢就大喊起来:“司令。东北电报,日军第5师团21联队已经登上锦州海岸,与我16师51旅发生交火。还有日军20师团从白马山方向开始渡江了!”

    啪!蔡锷狠狠一拍桌子,瘦弱的身躯内猛然爆发出一股豪气:“这就全面开打了吗?好啊!我蔡锷倒要看看这回谁笑到最后!传我命令,所有师团加速前进!第二骑兵旅明天日落前必须越过大沽河,确保铁路线安危直至主力抵达!”

    蔡锷下达命令的同时,九连城鸭绿江畔国防军两个野战炮掩体内,8门75毫米原北洋日造野炮频频怒吼,炮弹砸在江面上激起了密集的水柱森林,森林中数十艘舢板和汽船拼了命向九连城方向划来。

    “冲过去!他们的炮火并不密集!”船头上,一位日本军曹高声大喊。但他的话音还未消散,更远处的虎山炮台顶上,两团剧烈的火球猛然炸开,不等有任何准备,一道比刚才猛烈数倍的水柱从旁边掀起,直接将他所在的舢板掀翻。

    “重炮!”

    “开火!”

    当重型要塞炮开火后,新义州方向的日军炮兵阵地内也如同挂起了一道旋风,36门75野炮,4门150重炮和4门明治38式120重炮同时轰向了九连城方向。

    战斗瞬间浓烈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