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一五章 狂躁(下)

第三一五章 狂躁(下)

    第三一五章狂躁(下)

    时间在争吵和算计中流逝,威廉二世和德国总参谋部毫不皱眉砸出50吨黄金的同时,答复特劳恩并通过一切手段联络无法及时回德国的商船赶往中国,做好开战后交付完成全部磺胺授权合同的准备。但对于青岛问题却不置可否,威廉二世甚至还叫嚣要保卫每一寸德国外海领土,战至一兵一卒也不会放弃。

    同时英美法等国也开始加速从远东收缩兵力,法国政fǔ首先坐不住了。从伯纳德口中得知杨秋无意进军法属东印度地区并且可以以合约方式明确后,法国公使立刻前往南京,但因为无法在最重要的庚子年赔款和被法国控制的云南关税收回上取得突破,所以并未达成实质性协议。

    但这次接触的含义却是深远的,也为后来进一步谈判打下了基础。虽然没在政治上取得突破,但在贸易上却为正在绞尽脑汁筹措更多军费的财政部注入了一阵强心剂。鉴于欧战爆发在即,之前一直想自己研制类似中国制式迫击炮,掷弹筒和远程105大炮等武器的法军也狠狠心,一次性买下7种武器的制造专利。当然现在的价格可不会那么便宜了,掌握专利的湖北和重庆两大公司直接开出了22吨黄金约合1500万美元的天价,放在以前肯定会不欢而散的价格已经被无视了,早已火烧屁股的法国现在还会在乎钱?

    此外法国政fǔ还一次性下了份价值2000万美元的精钨矿、锰矿、桐油,茶叶、烟叶、生丝等17种原材料的大订单,还向湖北陈氏制药厂和云南曲氏制药厂分别购买了价值300万美元的吗啡和止血药百宝丹。同时作为贸易交换,法国政fǔ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允许中国前往法属东印度的清化省开采一处鉻矿和一处红土镍矿以满足国内钢材需求。

    2300万美元的订单让国内欢欣鼓舞舞,但实际上自从萨拉热窝事件后,法国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已经向市场抛出了2亿美元采购订单,让杨秋稍稍意外地是此轮贸易中工商业和美国却收获不大,因为法国此次贸易订单几乎全都原材料,而不是他和美国最想要的制造业订单。后来想想也就释怀了,之所以第一波都是原材料,主要还是战争会短期结束的思想在作祟,法国认为只要有原材料,国内制造业能够满足军队和战争需要。

    虽然没能实现工商订单,也没在关键的拿回关税和辛丑条约上突破,但这次大合同也间接证明法国急于收缩兵力不想耗在远东的想法,更不想被人家抢掉重要且庞大的法属东印度半岛利益。原本杨秋还准备借此机会出售最赚钱的弹药,但出了大血后法国政fǔ却明确拒绝了。这同样不能怪人家,毕竟全欧洲都以为战争会在两三个月内结束,拥有天量储备的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会缺少弹药。

    放在以前这笔让人眼红的订单足以掀起不小波澜,但现在却仅仅冒出个水花就被英法比利时等国抛向各自殖民地的订单淹没。而拥有世界最大殖民和资源丰沛的英美两国却还没那么着急,他们更关心目前的远东战事,所以在得悉杨秋有意和谈东北战争并保证不会再和德国结盟后,汉格尔和伯纳德相继踏上了日本国土,希望能促成和谈确保在欧洲回头前远东保持目前格局不变。

    但就在他们的军舰缓缓驶入东京湾时,事态却向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

    7月26日清晨,大大小小的运兵船挤满了旅顺港,从百余吨的渔船到数千吨的货轮,发动人手将几十枚水雷扫干净后,寺内正毅几乎找来了一切可以使用的船只,甚至让海军在渤海湾内强行扣押了几艘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国的轮船。

    抗议?

    对眼睛血红的日本军官们来说早已无效了!现在他们想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尽快完成登陆然后配合陆地发起新一轮攻势。

    码头上,一队又一队的日军第五师团士兵开始上船,他们叫喊着报仇,叫喊着截断锦州补给线,叫喊着包围奉天拿下满门g等等口号,稚嫩的脸上写满了躁动和狂热。然而只有少部分军官知道,此次的目标却并不仅仅是锦州,还有紧挨青岛要塞不远的龙口!

    “大将,龙口距离烟台不远,需不需要和英国盟友先打个招呼?”参谋刚好心提议却被寺内正毅否决了,他坚信的说道:“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们的盟友没精力再管亚洲事务,拿下青岛要塞后他们只会感恩。”

    日军士兵的枪口下,西班牙船东无可奈何地下令生火起锚,足足2100名步兵、25艘登陆冲锋舟和装备弹药让这艘排水量才6300吨的货轮步履蹒跚。望着一艘接一艘离开的船只,要塞和码头上的留守日军挥舞军帽,欢呼高喊。

    望着站在面前目光狂热的白川义则,大谷喜久藏仿佛真看到了一头躁动不断刨东蹄子的公野猪,很满意的点点头。但他也知道此去风险极大,毕竟对手早就做好了日本进入山东的准备,但却因为畏惧德国所以一直部署在外围,这就给了自己最好机会!

    “白川君!帝国兴衰在此一举,无论多么艰难我都希望你能坚守龙口,确保登陆场安全!我也将亲率21旅团登陆锦州,截断支那人关内外的联系!寺内大将得到成功消息后会第一时间汇报国内,相信军部和山县元老绝不会袖手旁观,支援一定会在三天后抵达!”

    “请放心,我会让支那人明白他们之前的胜利是多么苍白!”白川义则一点头,向已经站满了士兵的驱逐舰走去,大谷喜久藏也很快登上巡洋舰。

    就连因为中日大战被迫从东北各地撤回旅顺的浪人们也抱着刀,插着手枪和士兵一起攀上了运输船。“出发吧,为了大日本帝国的百年国运。”黄金山炮台上,寺内正毅解开佩刀,仿佛朝觐般面容严肃向海上编队弯腰九十度,在他身后是黑压压云集而来为第五师团送行弯腰鞠躬的士兵和日本侨民,狂热地气氛在这一刻攀上了顶峰!

    国运!战争!财富!已经没什么能阻挡这些被菊花和军刀控制的大脑。

    狂乱和躁动下,远东国运决战终于开始了!

    徐州。

    卡车徐徐横穿城市,道路两旁不时有人瞪大眼睛驻足观望,大胆的孩子们还追着卡车奔跑,似乎要比比谁的脚力快。虽然军中装备了不少卡车,但在道路不完善的情况下它们还不如骡马方便,所以大部分都只能在各个大城市周边开开。

    张孝准微笑着向孩子们挥挥手,放眼望去这座以保守著称的城市与三年前相比并没发生太大变化,大街上甚至还能见到扎着辫子的遗老遗少。与日新月异的南方相比,北方这种保守是根深蒂固的,要不是河南和陕西土改震动了他们,害怕这里也要搞,才勉强慌不择路捡起减租减息运动适当减少了农民负担。

    所以在他看来,杨秋推行的改革和打破旧有观念是必须且应该立即推广的,只是现实中充满了太多无奈。国家太大人口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民国真正统一至今也才一年时间,就算是最早被国防军统辖的西南都没完成改革,根本不能奢望一夜春风忽来这种盛景。更严峻的是,目前国家还处于战争中。中日交战也已经影响到了国家建设,大量资源被军队控制后分配到民政上的自然就少了。

    稍稍值得安慰的是,国土大了自然比日本更能消耗,北方如火如荼也却没阻碍南方连续接到欧洲订单。就在萨拉热窝枪声响起后的第二天,德国就一次性买下包括江西大余钨矿储备的2万吨精钨矿石,5千吨冶炼用熔剂石灰和非金属矿石,300吨磷、2000吨桐油、5000吨茶叶棉布等在内的近五万吨各类精矿石和物资,利用船队紧急回国的机会连夜运往更近的奥匈帝国,至于为何没直接绕道直布罗陀回国,是因为他们也担忧路途上就爆发战争,还不如先抵达奥匈再用火车运回。加上这几天法国抛出的总额3000万美元原材料和军工专利订单,短短一个月国内就已经得到价值5000万美元的黄金、白银和现金(萨拉热窝后,国内严格限定贸易只收民元、美元和黄金等硬通货)。

    当然,他还不知道磺胺贸易带来的50吨黄金和即将到手的价值千万美元的远洋船队。

    枪声过后,大变革的时代终于到来了!当初杨秋在秘密会议上提出并让人诧异的“南钱北打”战略因为欧洲一触即发已经初露端倪。想到这里他心也热了起来,每每想到正在胶东半岛对面鏖战的袍泽也很不能投身进入,部队也多次上书要求开赴东北关外,可不知为何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命令下来。

    总司令到底在等什么?怕德国人?那是玩笑!

    卡车很快驶入东郊军营,刚下车张孝准就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明明应该是部队操练的时候,但士兵们却纷纷在向马车上搬东西,就仿佛即将开拔一般。

    “出什么事情了?”

    张孝准拉住一位惶急慌忙往军营跑的参谋部少尉,追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少尉见到张孝准,带着一丝紧张和兴奋敬礼喊道:“报告将军,您回来太好了!蔡将军刚才还派人到处找您,让去指挥部开会。日军第五师团已经从旅顺出发了,大约有一个联队的兵力正在向龙口扑来!”

    “什么!日本人来了?还直扑龙口!”张孝准差点惊的跳起来,大喊道:“告诉我,是多久的事情?难道他们不怕驻扎在青岛的德国舰队吗?”

    “报告。日本人出发大概已经有一个时辰了!德国舰队并不在青岛,情报说他们昨晚就出航,去向不明!”

    德国远东舰队走了?!又一个大消息直接震的张孝准呆立当场,前几天还有消息说德国不会放弃青岛,今天舰队就率先离开了。这只能说明一点,欧洲要动手了!奥匈帝国要向塞尔维亚宣战了,德国已经做好了全面参战的准备!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拔起双脚就向指挥部狂奔而去,一路上撞倒多少人都没数。当他气喘吁吁冲入会议室时,蔡锷已经一身戎装目光巡视着赶来开会的将领们。

    见到张孝准,蔡锷微微点了点头,又重新扭向了大家:“情况我不想多说了,从距离和时间算我们已经无法阻止日军在龙口登陆,或许你们会认为为何不提早进入山东,但我想说的是!命令就是命令,服从与命令,兄弟与手足,这就是德国强军的根本,也是我们需要走的道路。既然我们晚了,那就用大炮和机枪去把时间抢回来!

    我们是军人,既然大家都穿上了国防军的军装,那么就必须肩负起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责任!蔡某不是好杀之人,但总司令和国家将山东乃至华北安危交予你我之手,今日却不得不提醒诸位。凡避战不怠者,杀!凡临阵脱逃者,杀!凡勾结日寇者,杀!凡抛弃袍泽者连串的杀字,将气氛陡然推向了浓烈,现在已经无人去想为何不提早进入,即使大家都猜到这是要顾及德国面子,也是要照顾之前的中德结盟提议。

    蔡锷瘦弱的身躯在众人面前来回走动,目光从最能打的2师和103警卫师军官脸上扫过后,最终却停在11师师长何锡藩脸上,停留了一会后看向了2师师长兼战区参谋长何熙。

    何锡藩是国防军中打过湖北保卫战的老军官了,除了本身就是国社一系外,自身也格外重视学习。虽然11师是当初的沪浙旧军,却也补充了不少北洋和新兵。加上他见识了杨秋手段和统兵之道后极为重视部队日常训练,年初还因此得到过国防部和杨秋的嘉奖,所以何熙见蔡锷有意让他作为前锋,点了点头。

    “少岳兄,你的部队离济南最近,那边已经临时扣下了三列火车,现在出发的话明早就能抵达龙口。”得到确认后蔡锷敬了个礼:“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第五师团是日本陆军中有名善打苦战累战的精锐之师,第九旅团的白川义则更是心狠手辣,你自己要小心!”

    “是!司令和诸位放心,何某就算拼了这条命也必不会让他们继续深入山东腹地!”何锡藩挽起袖子刚准备带卫兵出发,通讯官却再次冲进了会议室。

    “报告,总司令电报。”

    “念。”

    参谋打开电报,神情激动:“总司令电训!小伙子们,不要让我失望!”

    短短一句话,却让人仿佛感觉到了那位站在北京窗口下,凝视着山东半岛并一手建立起国防军,实现国家一统,还在用他的方式逐渐将混乱纳入正轨的那个年轻背影。

    “回电!”蔡锷目光扫过全场,微微一笑:“总司令阁下,您也不要让国家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