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零九章 盖州,我的命!(五)

第三零九章 盖州,我的命!(五)

    第三零九章盖州,我的命!(五)

    傍晚的上海外海,英国巡洋舰爱丁堡号缓慢调整航向对准杨子江水道。

    甲板上有着一双欧洲罕见的细细眉毛,主管英国下议院远东事务的伯纳德一遍遍扫视着入海口处那艘日本巡洋舰,作为一介布衣通过自己奋斗挤入下议院的他,有着足够灵活地外交和办事能力,两年前当德国开始咄咄逼人挑战英国海军时,也正是他率先在下议院喊出保持殖民地稳定,通过输血先解决欧洲的想法,让他成为了阿斯奎斯首相的影子幕僚。

    身为保守党成员,三年来远东动荡不安的局势让他深感不安,但那个新民国政府总算还没破坏大英帝国的利益,但他们和德国走进的事实却让国内深感担忧。担忧仅仅是担忧,但当时大家还没感觉到太大危机。然而一个月前爆出日本突然劫走下台的小皇帝挑起远东战争后,事情一下麻烦起来。

    对于日本此次的贸然行动白厅是格外愤怒地,因为这等于将中国彻底推向德国,尤其是在奉天几乎被横扫后,全世界都看到了一支与以前清军截然不同的新式军队。这支军队的作战能力和装备连英国都开始关注,如果放任他们搅乱了整个远东,最后把俄国拉下水的话,那对大英帝国的外交家们来说简直是一场惨剧。

    所以他匆匆从英国启程,以最快速度赶来就是希望能找到办法将中国政府重新纳入英国轨道但横行于扬子江出海口的日本巡洋舰,显然让事情变得非常棘手。日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已经隐隐出现脱离白厅掌控的迹象,那么是不是让他们出点苦头更好呢?应该立即去南京介入让两家停火,还是让他们先互相消耗一些实力?

    夜幕在伯纳德的思考中迅速落下,对此时此刻鏖战中的士兵来说,场外的政治已经完完全全是一通废话,杀红了眼的双方谁敢先放下枪口?

    一连串子弹从枪口喷出,柯韶将两个试图靠近的日本兵扫死后收起冲锋枪,向机枪手指了指远处夜色中一撮正在向这里跑来的日本兵。机枪手没有任何犹豫,计划中此次营口伏击是不允许站立的,所以凡是直立目标都在打击范围内!嚯嚯一个弹匣快速消耗后,刚才还扎堆的几个日本兵全倒了下去。

    足足两个大队的日军刚进入盖州,就被交错的火力打的抬不起头,三角形阵型的威力在于每个小组都能互相支援,形成局部的火力和人数优势,从未打过巷战的日军没等摸索出经验,就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弹雨隔断联系,不得不散开各自应战。在班组劣势太大的情况下短兵相接,就是一场屠杀!

    轰。

    无法再忍受伤亡的内山秀下令开炮,再次进攻无果的74联队只能重新祭起炮兵,12门75野炮对准盖州城狂轰滥炸,从炮口喷涌而出的火球在十几公里外都能看清楚。

    “快快!”

    数公里外士兵将4门战锤甲型105毫米榴弹炮从战马上解开,不待修筑工事就打开炮架撑脚。炮兵们紧张忙碌时,身后一百多辆独轮小推车也钻出了夜幕,这些自发从奉天各地赶来的运输大队已经成为了国防军此次最重要的后勤组成,多达一万辆各式各样马匹、大车和独轮车是奉天大战能不能赢的关键。

    夜色遮盖了双方的视线,但即使在白天,拥有绝对优势的飞行队也能统治天空,让日本连观测气球都飞不起来,所以炮兵们可以悠闲自在的架起大炮塞入炮弹。

    轰隆隆的旱雷声让后面的运输大队面色如土,他们哪见过105榴弹炮的威势,4门齐齐开火那就是地动山摇,耳鼓完完全全被塞满听不到任何其它声响。数公里外日本炮兵阵地闪烁的火球简直就是最好坐标,只几轮炮兵们就成功锁定全速开火。

    猛烈爆炸从日军炮兵阵地中央四散而开,105压制火力尽情展示区别于75口径的威力,一枚又一枚炮弹很快将日军炮兵阵地炸得遍是狼藉。

    快速扔完150发炮弹后炮兵们开始撤退,近两吨的大炮需要用四匹马来拉,还需要士兵们齐心协力推行才能勉强行走于泥路,见到对面日军阵地燃起了冲天大火,好些运输大队的民夫都冲了上来,兴高采烈帮士兵推着自家的大炮撤退。剩余部分人则轻装简行,背着装满各式各样弹药的布包和增援部队一起向夜色中的盖州城跑去。

    突然覆盖来的弹雨让日军损失很大,3门75炮在这轮炮击中被摧毁,等炮兵放弃盖州转向冒出火光的国防军炮兵阵地时,内山秀还不知道,更大的损失还在等着他。

    沉沉的夜色中,周福堂带着6门80毫米迫击炮和足足一个步兵连向火光冲天的日军炮兵阵地摸去,为了增强火力持续性,他这次从岫岩出来时每个步兵都要求丢弃手榴弹,携带两枚迫击炮弹。身为辛亥年第一代国防军炮兵,他已经彻彻底底被迫击炮征服。一个稍微力气大点的兵就能扛着走,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适合此次炮兵袭扰战更合适的装备吗?

    6个炮班迅速架好迫击炮,步兵则迅速散开防止被日本小股部队偷袭,等迫击炮架好后望远镜里的日本炮兵还在忙忙碌碌救火。周福堂双眉一挑,裂开了嘴角全速!

    砰砰砰。

    6枚80毫米炮弹毫无征兆的冲向了刚被105重炮连蹂躏过的日军炮兵阵地。

    内山秀捏着军刀,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对于敌人的远程重炮他是既痛恨又无可奈何,当射程比自己更远,弹丸威力更大后,想要靠炮兵支援步兵就成了笑话。

    但如果没有炮兵支持,他都不敢想象仗还怎么打下去。

    就在他视察的时候,一个火球却猛然从数十米外炸开,机灵的卫兵不由分说挡在面前:“大佐,小心。”

    “敌袭左侧,炮兵!”

    黑暗中,2000多米外的山头上华光微闪,一枚枚炮弹炸得炮兵阵地内又一阵鸡飞狗跳,正在扑火和收拾残局的日军炮兵没想到又有炮弹落下,而且因为迫击炮几乎没有炮口焰,所以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对手,等看清楚位置后顿时其歪了鼻子。没想到敌人尽然绕道这么近距离!1万米自己打不到,难道2000米也打不到吗?

    气愤中的日军炮兵纷纷开始扭转炮口,但野炮重量大且布置在炮位工事内想要掉转本来就需要时间,何况现在炮弹还在落下,所以等花了近十分钟完成炮口指向后,周福堂早已收起了迫击炮,也不拆解两人扛一挺离开了阵地。日军炮弹落下了,凶猛火力不仅没让大家紧张反而哈哈大笑,因为那个阵地上早已空无一人。

    20分钟后周福堂绕到了刚才那个那个阵地右侧1000米外,日本继续疯狂想老阵地炮击时,迫击炮班却重新锁定位置开火了。

    正在将全部怒火发泄到山头的日军根本没想到炮弹会从隔壁打来,等到炮弹落在阵地内才发现正被自己猛轰的敌人阵地左侧1000外居然还有一个阵地!怎么可能?从落下的炮弹威力看,对手明明是75野炮,但无论炮口火焰和转移速度都出奇快!难道说敌人有两个阵地?

    趴在掩体内的内山秀越来越糊涂,学西方人蓄起的大胡子不停抖动。

    80毫米迫击炮炮弹威力并不比日军制式75野炮弱,准确地话一枚就能彻底摧毁一门野炮,可对面黑暗中的敌人炮兵似乎根本不考虑精度,劈头盖脸就是四五十枚然后等自己炮口转过去就消失,但片刻后又从其它地方钻了出来,然后继续撒炮弹。

    没法打了!

    好几位日军参谋都捂住了眼睛,一枚枚炮弹落在来回转动炮口的阵地内,总会造成一些杀伤,所以不到半小时74联队一个炮兵大队就损失近半,被炸死的士兵更超过百人。

    乱了!彻彻底底的乱了!

    整整一个师团,又是海军重炮又是陆军炮,狂轰滥炸一整天不仅没拿下已经被夷为平地的盖州城,还损兵折将一千余。而当19师团还准备乘夜拿下海城时,岫岩防线国防军一个旅化整为零以营为作战单位,从侧翼向19师团发起进攻,迫击炮和轻机枪硬生生将一场堂堂攻城之战打成了和稀泥!一边是继续顽强防御的盖州,一边是四周不停传来被袭击的消息,让19师团疲于奔命。

    在班组火力明显不如对手的情况下,仅存不多的火炮也不得不被散开使用,但重量足足是70步兵炮两倍,80迫击炮十倍的野炮根本无法面对四面八方来的炮弹,等国防军零敲碎打一通猛攻或袭扰后主动撤离后,第二天清晨日军19师团才发现伤亡竟然达到2000人。

    足足大半个步兵联队的兵力就这样被消耗,面对这份战报寺内正毅也是脸色铁青。要知道,19师团至今还没没突破盖州呢!按照这个消耗速度就算把手里几个师团全打光也到不了奉天啊。

    该怎么办?

    打到这里,寺内正毅也不得不考虑正面突破的代价了,所以在严令19师团集中力量突破盖州外,下令搜集所有船只准备提早登陆锦州,同时还下令新义州白马山方向的20师团全力进攻九连城,希望能将敌人兵力拉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