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九七章 步兵之王

第二九七章 步兵之王

    第二九七章步兵之王

    九连城以北凤凰山。

    二十年内这地方已经迎来第三次隆隆炮声。第一回是甲午,攻破九连城的日本兵从这里一路碾压清军至奉天,死伤无数不说还丢掉了东北。第二回是日俄,依旧是日本兵从对岸的新义州白马山集结,冒着凶猛炮火封锁强行渡江,黑木为桢率三万精锐硬生生再次抢下九连城虎山要塞,然后又是追着俄军一路狂奔。

    这两次都是由南向北,进攻的也都是日本,但这回却是由北向南,换做了日本来防守。

    日俄战争后,日本再也没有像上次那样重蹈覆辙丢下九连城这个战略要地,长期非法霸占不说还从国内运来购自德国的120和150毫米重炮。因为根据这些炮成功仿造出更适合本国的38系列,所以这些炮都被大部分都被用于固定要塞防守,加上缴获俄国的物资整个九连城虎山炮台已经拥有两门清政府留下的240重炮和近十余门其它口径火炮,日本国内在完善防御后更将这里比喻为鸭绿江入海口上的铁锤,控制这里也等于控制了整条鸭绿江,将其它对朝鲜和中国东北虎视眈眈的国家拦在了外面。

    现在12师37旅倒没被挡在江上,而是被挡在了九连城北面的凤凰山。

    啾啾两枚流弹擦着陈裕时的钢盔窜了过去,虽说脑袋上顶口大锅不舒服但却能救命,部队里已经出现好几次流弹打中的事情,换做以前就是脑袋开花,但现在运气好还能活下来。

    他是湖北人,日本陆士毕业后前往广西桂军效力,辛亥后作为民党将领随援兵前往南京被编入民国第八师任旅长。现在八师没了,三个江苏师都被合并为国防军第12和13步兵师。去年北伐结束后12师奉命进驻长春,说心里话部队里的江浙士兵都不愿意来这么远,尤其是难熬的冬天里还死了好几十人,生病者更是不计其数,要不是军队里待遇不错加之军令严格,估计早就跑了大半。从年初开始很多受不了的士兵陆陆续续退役,国防部补充来很多以前的北洋新兵,和那些娇生惯养的南军相比,通过半年训练加入的前北洋士兵却很不错,别看书读的少但做事认真一板一眼,由此也可看出若不是国防军异军突起,十个民党也挡不住北洋。

    领略到民党的先天不足后,他也彻底失望了,于是经人介绍加入了国社。与组织上有明显帮派特性的民党相比,国社的组织构架却份外严明,他们这些军中的党员是不允许干涉政治和当地建设的。其实这样也好,没了杂七杂八的事情分心后反而更专注于军事方面,不像民党时军政不分谁拳头大谁说话,虽说如今国家层面上也是国社拳头大说一不二,但内政上军方插手的事情却已经很少。

    不过就算专注军事,他的39旅打得也不好,全师补充了上百挺轻机枪、掷弹筒和足足36门75炮,火力是以前八师的几倍还多,但队伍里的南军和北军明显还没捏合到一起,面对不过一个大队的日本兵,打了一天居然都没突破想到几天里干掉整个38联队的1师,这已经算大耳光子了!

    “去,让三团上去!再拿不下来我们39旅的脸就丢尽了!”参谋也被骂的一阵脸红,立刻又跑去传令。片刻后3团两个营第五次向凤凰山发起了冲锋,旅属6门70毫米步兵炮休息片刻后又开始怒吼,炮弹一枚枚落下顷刻间就将前方凤凰山炸得烟雾弥漫,但等3团冲上去后,那些日本兵居然又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足足4挺重机枪和4门75炮压的3团连头都抬不起来,虽说掷弹筒一直在进行还击,但500米外这些小东西准头明显不足。

    “冲啊!别愣着啊!”

    眼瞅3团不断有人倒下,陈裕时急得直跳脚。

    “旅长,101师来人了。”

    陈裕时扭头看去,只见到河道上来了十几艘百余吨的矿砂运输船,前面几艘上都是步兵,而后面几艘却都是一门门炮管朝天的大炮。一看到这些大炮,他也不禁松了口气,心想着这回总该能轰死那些日本兵了吧。

    片刻后,一位身材矮小粗壮的中尉走到了门前,敬礼道:“报告长官,101师杨烈虎奉命率营保护炮营前来支援。”

    “杨烈虎!”听到这个名字后,陈裕时想起不久前的西华门事件中正是他下令及时进入紫禁城才没造成更大损失,为此总统府和总理都发电赞扬,国防部还特意通电全军加以表彰号召学习,没想到此人居然来到了这里。但现在不是唠嗑的时候,见到炮兵正在民夫帮助下卸载大炮,问道:“来的太好了,大炮架好要多久?”

    杨烈虎瞅了眼远处鏖战中的3团,见到他们队形散乱毫无章法,不禁皱皱眉:“河滩不平起码要一个时辰,指挥部令我们必须在炮兵架好大炮前占领凤凰山铺好电话线不知陈旅长还要多久?”

    “一个时辰?我都被拦在这里一天了!也不知那些日本兵吃了什么药,就是死战不退还个个都像老鼠似的,一顿炮弹过去看起来跟死了没区别,可冲上去你看,就这样。”

    陈裕时指着3团苦笑时,杨烈虎却看出了些端倪。

    虽然三团也有战术,但使用的却是老式步兵线性战术,也就是日本步兵战术。此战术要求步兵分成几排横列拉开发起冲锋,这样做缺少纵深不说一枚炮弹绝对死一片,遇上重机枪封锁更是很惨。想当初日俄时日军这个战术就差点被扫死,没想到现在这些人还在采用,不禁问道:“陈旅长在日本学的步兵战术?”

    “兄弟以前在汉阳厂工防营当兵,后被选送入湖北武备学堂毕业,五年前张之洞张大人选送在下赴日本留学,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步科。”陈裕时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还有些自豪,当然他隐瞒了学习期间宣传革命思想被开除的事情。

    “难怪了。”杨烈虎心底嘀咕一句,问道:“你们没练三三战术吗?掷弹筒距离太远了,已经超过500,这个距离上别说我们就算1师那些老油子也打不准。”

    三三战术?陈裕时想起了去年起在全军推广的新步兵战术,但他一直认为那个没用,所以39旅大部分时间都在练日本步兵的线性战术,此刻听他问起总不好说没练,连忙说道:“练了,不过大伙觉得没啥用,所以。”

    杨烈虎完全明白为何一个旅居然被一个大队挡住一天一夜了!难怪司令和蒋百里校长都说,这些老军官最笨的就是和日本学了步兵战术却又不懂变通,就知道一个劲死冲,遇上这种有重机枪封锁的复杂山地,过得去才怪呢!不过他级别低不好说人家,干脆挽起袖子道:“陈旅长,要是你觉得可以的话,不如让兄弟来试试。”

    陈裕时巴不得看看这些被大家戏称为杨秋的“贴身近卫”,据说从步兵战术到指挥全都是他一个人搞出来的“军中之军”到底有何出奇,所以连忙下令三团撤下来待命。

    “列队!检查装备!”

    拿到进攻任务后,全营立刻列队在军官的叫喊下检查装备,见到这些警卫师士兵全都是双手持枪枪口朝下,列队如同一条线似的,陈裕时和旁观的39旅军官也暗暗称赞。“告诉每个兵,冲锋时都记住自己的位置,谁要是跑乱了老子先毙了他!”等几位连排长纷纷汇报准备完毕,杨烈虎才又反复叮嘱几遍后一扭头:“陈旅长,兄弟的大炮还在后面没运来,这回要靠你们提供炮火掩护了。”

    陈裕时点点头,虽然有试试警卫师底子的意思在里面,但到底是袍泽所以39旅没有吝啬炮弹,反而比刚才的掩护更加凶猛,炮火掩护中杨烈虎就亲自率全营向凤凰山发起了进攻。

    杨烈虎跑出还没多远,整个营就突然向四周扩散,39旅一位眼尖的参谋见状立刻大喊起来:“旅长,是三三战术。”

    三三战术,从警卫连开始杨秋就传授他们这个战术,去年更是扩大至全军推广。来源自然不用说了,八年抗战、朝鲜战争、越南自卫反击等等都已经证明这种战术的先进性,以其为核心的各类排连战术是平行世界**和国陆军称雄世界的真正资本。世界第一陆军可不是瞎说的,八十年代世界各国开始研究的“先进步兵战术”也不过是三三战术的变种罢了。

    步兵间隔3-5米交错前进,整体看前面是倒三角,左右各有一个三角,三个三角又组成一个大三角,每个点间距30米左右,边距保持45°倾斜,班长、机枪手、副机枪手和掷弹手成一条直线在三角中央。这就是三三战术的基本队形,也是后世共和国机枪富裕后改进的新三三战术,其核心不仅保持了三三战术的灵活性和多层次性,还保证了班组火力核心,所有进攻防御都是围绕火力组为中心点,看似有些趋同二战时德国的机枪班组战术,但却又保持了步兵的灵活性。

    这是一种火力分布层次分明,又相互协调的完美攻防队形,不存在西方散兵多层推进时火力难以发挥的缺点,每个战斗组的间隔都保持着合理距离,避免了在遭遇炮火覆盖时损失过大的问题。根据计算,一发60毫米迫击炮弹落入攻击队形只能造成1人伤亡,一发105榴弹炮最多也只能打掉2个小组,就算遇到最可怕的机枪侧射,也不会伤亡两个小组以上,而普通线列相同情况下伤亡则要达到数十人之多。这个战术因为其核心火力组一直保持在三个三角型中央,所以除非是遭到连续三到四枚105炮弹的突然打击,不然总能保留下机枪手或者掷弹手,使得班组减员后重火力不至于全灭。

    当然这个战术也是要物质基础的,目前也只有4个警卫师轻机枪和掷弹筒装备到班,五个主力师目前都是一个排4挺/门,加上警卫师所有步兵战术都出自杨秋之手,忠于他的青年干事团又是其核心力量,所以纪律上甚至比另外五个主力师更加严格,如果说差什么的话,恐怕就是实战经验不足。

    陈裕时一开始没觉得这种战术好在哪里,只是看起来拉得更宽但却有些凌乱(三三战术进攻冲锋时,层次从后方看背影会显得很乱),但那些步兵距离保持的很好,一直没有乱冲的现象。但随着日军炮弹落下,他和军官们的眼珠一下子直了!之前自己部队采用日本线性战术时一枚炮弹落下总要死伤好几个人,可现在每次落下最多两人,运气好的擦破点皮又开始跑,而当日本重机枪打响后,伤亡的也只是前面几个,大部分在枪声响起后都能及时卧倒匍匐前进,而且就算是匍匐,这些101师的步兵也保持了这个队形。

    如此严谨,纪律性如此强的战术跑位,带给陈裕时和39旅军官们的已经不仅仅是震撼!通过望远镜军官们能清晰看到,这些士兵可不是1师、2师那些打了几年仗的老油子,他们脸色稚嫩,很多人紧张得已经脸容僵硬,但却死死咬着牙按照训练跑!按照队形爬!

    列祖列宗在上!自己眼花了?这难道是一支伪装成自己人的日本精锐陆军大队?!

    随着这些士兵越爬越近,队形开始出现变化,先是机枪手架起机枪集中起来对400米重机枪火力点猛烈扫射,然后掷弹手从机枪手旁迅速跑过,借掩护沿着机枪火力通道猛跑百米后,架起掷弹筒对准敌人。

    一个营三个连、一个连三个排、一个排三个班、一个班一挺机枪一个掷弹筒!全营27挺轻机枪和27具掷弹筒,算上冲锋时损失的依然超过50个强火力点!眨眼间,掷弹筒就准确将50毫米榴弹扔到了日本重机枪火力掩体四周,刚才还凶狠的日本重机枪掩体附近如同春节里炸开的鞭炮般全是火团!不到几分钟重机枪就哑火歪倒了一边。

    等到机枪被消灭后,火力开始蹂躏日本步兵。此时战术突然改变,三个三角型不断交替掩护,呈波浪式推进,但三角型却始终没变,借助掷弹筒的急速射击机枪手也迅速前移一百多米,然后重新散开进行第二波对步兵压制。机枪到位后,掷弹筒和步兵继续推进,50米后反过来掷弹筒又掩护机枪手,周而复始不过十几分钟,这个借地利优势挡了39旅整整一个白天的日本大队就被打得七零八落,也就剩下更远处的四门野炮还能逞逞威风,但没了自家步兵掩护后炮兵就是盘菜了!

    等冲在最前面的警卫师步兵即将冲入战壕,剩余不多日本兵嚎叫着挺刺刀准备肉搏时,让39旅将士们更傻眼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到最前面的士兵反而抛开了步枪,抄起工兵铲一扭然后对着日本兵就狠狠砍了过去!锋利、宽大、短小、易于发力的工兵铲在白刃战中几乎就是无上利器,杨秋为了发挥出这种武器的最大功效,还将前世学习的工兵铲格斗技巧编撰成册交给了警卫师日夜操练。

    望远镜中,一把工兵铲先是挡住了刺刀,没等日本兵抽回继续发力就猛地平削直剁,等血光过后这个日本兵半个脑壳都直接没了!

    不到一个小时战斗就全部结束,杨烈虎全营以伤亡50余人(大家一直把河马写的伤亡看成死亡,伤亡数字其实包括受伤可以复原的那种)的代价全歼日本这个大队,还缴获了四挺机枪和几门几乎完好的75毫米野战炮,强劲的班组火力,一百年后都堪称世界一流的步兵战术,再加上意志和全军最艰苦训练中锻炼出的团队合作战术,面对没经历过一战洗礼连步兵战术都没几套的日军,取得了一次近乎完美的胜利!

    “我***真蠢!回去都给我练三三战术!练不出来军法从事!”陈裕时咽咽口水,然后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之前他还认为杨秋和日本开战是自不量力,可看完杨烈虎和警卫师的“表演”才明白,要不是自己这些杂牌军拖后腿,人家早就灭了日本没商量了!

    什么叫精兵?什么叫步兵战术?这他妈才是啊!和人家这么一比自己以前学的号称“大日本帝国第一流步兵战术”完全是盘菜!要知道这还是人家第一次上战场!如果39旅,12师全都按照这个水平来练,别说一个大队,就算一个日本师团挡在前面也是送肉的!

    “老子瞎狗眼了!”

    “他娘的,这也太容易了吧?”

    “练,练不出我自己请自己吃枪子!”

    也难怪陈裕时和39旅军官们发傻,除了警卫师已经超过日本五倍的班组火力外,付出几百万共和国先烈英灵才打磨出的步兵战术岂是儿戏?!反倒是杨烈虎自己没觉打得很好,兵力相当火力强五倍以上的情况下,50多人伤亡对一个营来说已经很大,反而等39旅接管凤凰山后把班连长挨个臭骂一顿,说他们跑位还是很差,对士兵紧张没有充分认识,这番言论直接让39旅军官们抓狂,恨不能找个洞钻下去了事。

    不等陈裕时和39旅将士们从刚才目眩的步兵表演中清醒过来,12门战锤14乙型105毫米远程加农炮已经缓缓竖起了炮管,由于这里处于虎山炮台射程外,前面又有凤凰山阻挡敌人的炮击视线,所以炮兵们连掩体都没挖直接在平地上铺开。

    “我的娘嘞,这是啥大炮啊?这么长。”一个39旅步兵还没得到答案,后方船上就升起一个观测气球,等气球拽着吊兰升上半空后,炮兵营长慢慢举起红色指挥旗。

    “纵火弹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