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九五章 锦州的消息

第二九五章 锦州的消息

    第二五章

    锦州的消息

    大阪港码头上,个头矮小的花谷正和上位军官实习生列队等待上船,化名川岛西平的陈浩辉同样一身日式军装给这些同学“送行”,天真无邪的川岛芳子队伍跑来跑去惹得军官们阵阵大笑。.haha.

    “真羡慕你们,可惜我还要一年才能毕业。”

    “川岛君太遗憾了,等你毕业时相信我已经为天皇打下了整个满蒙。”

    一年多潜伏让陈浩辉习惯了这些日本年轻军官的狂热,甲午让这个国家尝到了赌博的甜头,日俄胜利后自以为能代言整个亚洲,也不看看自己国家的特殊位置,如果大海对面的兄弟们能横下一条心,就算十万换五万这个国家也要奔溃了!但他脸上却和他们同样狂热,连眉头都没变化笑道:“是的,我能感觉到你身体内的勇气。但战场上还是应该小心些,我听说他们投入了超过十万军队,还有不少大炮。”

    “大炮?川岛君你是说那种7公厘的吗?哈哈”旁边一位炮科实习军官哈哈大笑,笑完后还当众扬了扬拳头:“我会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大炮,我国的15公厘大炮能阻挡整整一个大队的前进。”

    陈浩辉悄无声息皱了皱鼻子。的确这正是他担忧的,日本到底不是北洋。他们拥有非常完整地炮兵体系,尤其是近年根据德国产品改进并仿造服役的38年系列被宣扬为日本炮兵技术的历史性跨越,也不知道国内是不是准备好了。想到这里,他呵呵一下:“那是当然,15公厘大炮的威力太惊人了。”

    “可惜数量太少了。”花谷正叹口气:“我叔叔告诉我,如果不能快夺回宝芬煤铁矿,八幡制铁今年的产量可能会下降到20万吨,都怪那些该死的支那人,我一定要帮助帝国夺回煤铁矿并彻底打通南满生命线!只有这样才能制造多大炮对付洋人鬼畜。”

    陈浩辉暗道好一吨也没,但通过这点他也能看出日军此次是存有死战决心,心里加担忧,说道:“是啊,需要奋战了。”

    花谷正并不知道他心底里是想激励那些国内战友,还以为他也担忧原材料,忽然减小声音说道:“川岛君放心,我听海军的人说,这次他们已经准备出动第二舰队护送我们锦州登陆,你想想如果能绕到锦州就可以很快包抄奉天,从南满铁路两边夹击他们!”花谷正说到得意处不禁笑了起来,仿佛看到了日本军旗插奉天城的画面,而身边的陈浩辉却心头猛震,暗道一定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无论真假都必须让司令做好准备!

    想到这里,他也没了心思继续送行,向川岛芳子招招手假意说带她去买糖准备离开。

    快速进入本站但就这时,几个陆士还没毕业的学生突然向码头跑来,见到大家立刻叫喊到:“花谷正,重腾君糟糕了!”

    大喊声引来了实习军官的注意纷纷看向两人,陈浩辉也猛地停下了脚步,见到两人脸色焦急就知道一定是出大事了,拉着川岛芳子的小手停下了脚步。

    “糟糕了!你们看,这是我们今天英国的报纸,这是真的吗?”

    陈浩辉故意挪过两步,当他看清楚报纸上的照片和消息后,也猛然瞪大了眼睛,胸口是如从被塞入了一枚炮弹般猛地爆炸开来!38联队被全歼了?联队旗也被缴获了老天爷!列祖列宗上,这是真的吗?别说他了,所有日本实习军官都被这个消息弄得炸开了锅,花谷正是破口大骂:“这些该死的支那人,他们无法打败我们就散这样的假消息!大家不要相信,面对俄国的机枪大炮联队旗都没有丢失过,怎么可能损失连大炮都不足的支那军队手。”

    “是啊,这一定是谣言。”

    “他们是想故意煽动军心。”

    “我早就说过,我国不该收容那么多支那人,一定是他们撒布假消息,应该将他们全部驱逐!”

    叫嚣声陡然间响彻海港,实习军官们一致认定这是假消息,这让陈浩辉也怀疑了起来,难道说这真是国内的攻心之计?这倒是非常有可能的,38联队是个大联队,相当于正常时期的一支半,又有足足一个炮兵联队支援哪有那么容易打败。但就这些陆军军官叫嚷时,前来接他们去旅顺的海军运输舰上却传来了一阵嘲笑:“看看这些陆军白痴,国人已经用无线电明码向全世界送,可他们却还不相信这些连国人都打不过的自大狂,还将天皇陛下御赐的联队旗都丢了,真是丢了帝国的脸面,应该解散陆军!”

    “对,解散陆军”

    自从西门子事件后日本陆海高层就处于敌对状态,这也影响到了普通的陆海士兵,大家互相敌视见面掐架的事件数不胜数,所以听见水兵嘲笑,花谷正这些热血年轻人那里还忍得住,纷纷对骂起来,也不知道后是谁挑头,当一只破鞋飞上甲板后两帮人顿时扭成一团。

    川岛芳子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这些“叔叔”打成一团,小脸上还有种看热闹而兴奋地红晕。陈浩辉心里却如同吃了蜜糖般开心,日本军界有个不成的传统,陆军口的海军消息一定是真实的,而海军口的陆军消息也是板上钉钉!

    歼灭!歼灭了整个38联队!他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情,他真想找个地方放声大笑。这几天他已经听了太多太多报复、宣战、杀光等等字眼,当这些日本激进派叫嚣凶的时候,这一记黑虎掏心却实是太精彩了!还有司令居然别出心裁用明码向全世界送!这下所有消息都封锁不了了!太好了,太好了!这几天的日本一定会非常非常精彩!

    他想的没错,38联队全体战死的消息让日本高层尤其是陆军部乱作一团,谁也不知道摩天岭到底生了什么,就算**队有几门重炮也不应该败得这么快啊?!原来还准备利用此次机会,拖住对手四个旅团十天就可以集两到三个联队从南满线北上奉天,然后由海军配合锦州登陆包抄后翼,一举将十几万**队包围起来,可谁想到

    “这是假的!一定是假的!”陆军部内一整天都是上原勇作等人的怒吼,长谷川好道是激动地拍着桌子:“去,封锁消息!让福井雅太郎立刻联络荒木贞夫,无论如何我都要知道他那里!没有联络上38联队之前,任何报纸都不能再出现这些字眼!”

    长谷川好道满面怒容将佐官骂了出去,神色已经冷到了极点!其实他心底很清楚,从陆陆续续传回的情报分析荒木联队遇难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他唯一想不通是对手到底出动了什么样的部队,居然能短短几天内就打败荒木联队,难道是重炮的关系吗?!一时间,这位日本陆军参谋长也心乱如麻,到底是怎么强力的进攻?到底出动了多少部队?

    正他焦急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

    接起电话听到里面的声音后,长谷川好道额头顿时立正,电话的声音不疾不徐,但他依然能感觉到里面传出的愤怒,等电话结束后他才现背脊已经凉透。

    电话那头的山县有朋缓缓放下电话,目光一扫面前已经退役的黑木为桢和心腹爱将寺内正毅。两人都被外界认为是山县派的元老,又都是陆军大将,所以开战后就时常相聚讨论战情,可怎么都没想到居然等来了这个消息!所以他看着前者问道:“黑木君,说说你的看法。”

    “太急躁了。”黑木为桢皱着眉说道:“上次进攻奉天时,我率领将士隔断了露西亚军队,但也因为太深入被大山元帅叫停,那时我非常愤慨,但事后现如果再次深入就面临被截断的危险!是元帅救了我,而现荒木贞夫犯了同样的错误,他太深入了。”

    寺内正毅点点头:“除了太深入外,也应该说这次国人的突然进攻太快了,完全出乎了我们的预料!军队根本没做好准备,才导致整个南满线都被截断,所以加上荒木联队和铁路护卫队目前已经损失了上万人!速和时间造成了麻烦。

    军队效率太慢了!19师团是建联队,但拥有四个联队他们到现只有一个抵达营口,剩余三个还罗南等待船只。16师团第联队需要确保关东州无法北上,20师团还有一半军队甚至长野没有抵达朝鲜!战争结束太久了,久到军队已经出现了麻痹和大意。此次损失是对我们的一个警告,无论如何现**队肯定士气大涨,所以我认为应该严令各支部队加快速赶往战场,同时严令守住营口和连城,为下一步反击打下基础。

    还觉得田义一提出的登陆锦州计划非常好,应该让第五师团从那里上岸出击!海军那些家伙虽然让人讨厌,但护航还是需要他们的。只能登陆锦州,就可以夺取山海关切断他们的后勤线,还能配合正面对奉天动包围!”

    “很好。”

    山县有朋抬起头,那张被大正天皇无比讨厌的老脸上也格外严肃:“寺内君,就麻烦你去一次南满。”寺内正毅点点头,心底里竟然升起了一丝激动,终于可以重回那片曾经浴血奋战的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