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九三章 神话破灭(十二)

第二九三章 神话破灭(十二)

    第二三章神话破灭(十二)

    炮兵是这个时代的陆军王者,是陆军的魂,是步兵的胆!

    从国防军建立之初,深受后世大炮兵影响的杨秋就想一切办法组建自己的强力炮兵,作为陆军重要的技术兵种,炮兵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速成的,优秀炮手决定了炮兵的数量和能力,有时候连他都羡慕日俄战争得到锻炼的日军炮兵人才,而这方面国防军暂时没有任何可比性,幸亏有资料机图纸,再加上欧洲采购炮管等主要部件后能取得了技术优势。

    此次作战往大了说是国运争夺,往小了说是各军种的一次大考,数亿元堆砌起来的式装备能否挥出效用还没人知道,虽然建军以来就以夜校,军营化课等各种形式增强士兵的自身素养,但能否过这次考试他心里还是没底。对一支军队来说,没什么比实战能有说服力的东西了,所以101师直属炮兵团3营为了检验训练成果,直接把大炮架了15000米外,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目视距离,完全需要靠野战电话和远处山头的炮兵观察哨进行盲射。

    “风速修正。”

    军官们根据电话那头的数据写写画画飞速计算,连旁边充耳不绝的炮声都似乎忘记了,很快的坐标就被提供个炮班,然后炮手们就根据一连串数字对大炮进行微调。对于数学底子很差的国炮兵们来说,这样的工作方式显然有些困难,这点不仅杰罗姆看出来了,其它两位德国观察员也看出来了,不过他们和袖手旁观的杰罗姆不同,而是主动参与到了炮兵们的行动,其一人还趁着炮兵调整机会详细观察了这款火炮的细节。

    德国也有差不多的105毫米加农炮,射程上虽然相差不大但重量却比这门大太多,所以他们对这款加农炮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双轮开脚式设计,要不是战时或许会用自己的身份想办法亲自试射来体验。

    一次普通的弹道修正,3营用了一分多分钟,换做德军只需要三十秒,而这就是现实的差距。不过让三位观察员点头的是,炮兵们非常用心,适应能力也很快,渡过了开始阶段的紧张后已经能自如挥。实验数据战锤14乙型快可以达到每分钟6-8,此时虽然保持每分钟4匀速,但每分钟60枚15公斤高爆榴弹依然对荒木联队造成了极大伤害,尤其是没得到预警的炮兵阵地是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炮弹刚刚落下时,不少日本炮兵为了挽救自己的野战炮奋不顾身拖拽撤离,甚至还有陆军士兵去帮忙,抢救大炮是好的,但他们还是估错了对手的火力强,杀伤半径高达20米的高爆破片榴弹爆开后往往是横扫一大片,绝大多数暴露外的士兵都死于破片和内藏钢珠。要命的是两门150重炮,虽然仿造时就努力减重,但两吨的重量骡马无法上来的情况下对步兵来说实是太重太重,加上又被重点照顾,所以不到五分钟两门150重炮就化为废铁。

    幸运的是,由于三天来消耗了大量炮弹,学习英国习惯将炮弹堆炮位旁边的日本炮兵没出现大规模殉爆的事情,几门75毫米野炮终于被拖入掩体藏了起来。但这不代表事情就好转了,反而随着林家台赶来的1师直属炮团抵达预定位置,步兵迅速扫清四周的日本骑兵布下防线后,荒木贞夫终于体验到了山崎大队遭遇的痛苦。

    猛增三倍的火力投射量,让紧急从进攻转为防御状态的荒木联队吃足了苦头,后世的无数战例证明,如果有充足准备的话,日本陆军大防御战是极其顽强的,但野战却截然相反,尤其是当炮兵被对手全面压制后几乎就是一场灾难!荒木贞夫现就是这个情况,虽然得到山崎大队的消息后他就加固了外围工事,做好迎接敌人的准备,但穷乡僻壤的一时凑不出足够材料,所以很多工事都是用拆了民居建造的,原本该用水泥的地方换成了黄土,石板换成砖块后根本挡不住如此猛烈地炮击。

    “火力溢出太多了。”

    摩天岭北侧山麓上,刚刚陪同一起爬上主峰的蒋作宾看到几里外已经硝烟弥漫的日军驻地祁家堡,也不禁感慨世事变迁,谁能想到几年前还处于全面弱势的国竟然能短短时间聚集起这样一支炮兵,难怪杨秋敢于主动出击投入这场战争。

    岳鹏认同了他的说法,炮兵火力强大是好事,但解决问题的始终是步兵,不过当他带着军官和参谋走入2旅阵地时就立刻放弃了节省炮弹的想法!几位承受能力差的军官差点就落下眼泪。一眼看去,整个主峰南面的山坡上几乎已经看不到直起的树木,到处都是弹坑和碎石,尸体和鲜血铺满了整个山坡!

    下濑火药的特殊味道还空气弥漫,双方战士的尸体奇形怪状绞一起,由于高温和尸体无法及时处理,所以很多已经出现了腐烂的痕迹。岳鹏眼眶红红的站一位已经死去的营长尸体前,这位才27岁的小伙子是鄂军的老兵,和他一起从42标走出来到如今,也是他推荐去军官培训班从班长、连长直至营长,是一位得到过勋章的战斗英雄。

    可现他就静静地躺这座荒辟的山岗上,一块三指宽的弹片插肚子上,肠子从伤口流的到处都是,看得出他当时还有一口气,所以指甲山石上划出了道道白痕,但这种伤势目前的医疗条件谁都救不了,军医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嚎叫死去。

    和他一样死去的士兵还有很多很多,其不少人岳鹏都认识,这些几天前还活蹦乱跳街上对大姑娘吹口哨,然后回家被关禁闭并乐此不彼的小伙子们为了国家和理想奉献出了年轻生命,还有谁能比他们感动人心呢?两位随军记者流着眼泪,拍下了这些士兵的后一张照片。

    而主峰还不是惨的,当大家踏上小姑岭后,就连坚强的柯韶都嚎啕起来,整个23团3营仅剩147人,来支援的22团伤亡也超过466人!仅仅这个阵地上,就有700余将士牺牲!后来统计整个2旅摩天岭阻击战总计死伤1500余人,总伤亡人数超过三成,轻伤者是不计其数,这也使得2旅不得不退回奉天一直到战争结束前才恢复过来。

    不过他们同样带走了近三千荒木联队的精锐步兵,加上丢林家台,就算荒木联队是日本陆军隐藏实力大联队编制,也差不多损失一半力量,而这还没算几乎全军覆没的炮兵,极大消耗了敌军有生力量,并为总攻打下来坚实基础。但是,虽然歼灭荒木联队已经定居,但2旅的惨重损失还是让岳鹏感觉手的兵力有些捉襟见肘起来,现就要看101师什么时候才能全员抵达,要是手里没两到三个核心主力师,他也不能保证是否能挡住日军的反攻。

    听说要把自己撤回奉天休整,早已杀红了眼睛的余德海吼叫起来:“司令,让我们上!不把这帮小日本灭掉,我对不起死去的兄弟啊!”

    “打扫完战场后继续坚守到全部战斗结束,然后就给我撤回去!”望着胳膊被子弹打穿,缠着后厚纱布的余德海,岳鹏指了指肩膀上的将星:“这是命令!”

    “可是。”余德海本来还想争辩,但见到他的动作后只得咬着牙点了点头。

    几小时前还喊杀震天的摩天岭暂时安静了下来,士兵们趁着兄弟部队向日军驻扎地祁家堡动进攻的间隙,一边打扫战场一边对着那边狠狠吐口水,恨不能立刻冲过去一起战斗。

    三公里外的祁家堡已经彻彻底底陷入了疯狂,国防军第1师1旅、14师41旅、以及从长春坐火车到抚顺从河岸东面赶来的12师38旅总计三个旅,对深入摩天岭祁家堡的荒木联队起了后总攻。

    “大作阁下,村镇东面失守了!”

    “报告,重炮,他们的步兵还有重炮。”

    “西面阵地被攻破了,他们的机枪太多了!”

    半埋式联队指挥所内,不时有士兵冲进来汇报外面的情况,荒木贞夫坐地上,旁边雪亮的军刀已经出鞘,身后的护旗少佐捏着联队战旗聆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机枪和爆炸,手心内已经是热汗如泉。

    “大佐。”

    花田少佐满脸血污冲入了指挥所,神色慌张:“山崎少佐,他牺牲了。”

    荒木贞夫没有表示,挥挥手让花田离开后猛地解开了衣领,如果这里是城市或者要塞或许还能阻挡一段时间,但野地里缺乏足够支撑防御的地势,炮兵又全部战死,面对三个旅至少一挺以上的机枪和大炮,小小的祁家堡根本守不住。

    “耻辱!这是我的耻辱!”荒木贞夫仰天大叫几声,看一眼身后的护旗少佐。从甲午起陆军就没丢失过战旗,却没想第一次损失居然是自己手,而且对象还是以前看不起的国人!

    “玉碎段坂见!”

    荒木贞夫切腹自杀前喊出了后一句话,护旗少佐也紧跟着点燃了联队战旗。当烟雾从掩体通气口冒出后,几门120毫米迫击炮也同时现了目标。

    “轰轰轰。”

    一连串爆炸,荒木联队指挥所被炸烂,尘土虽然扑灭了联队旗上的火焰,但旗帜主体还是全部烧毁,只留旗杆和几节断裂的花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