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八八章 神话破灭(七)

第二八八章 神话破灭(七)

    日本相府内,工作人员进进出出神色凝重,东北已经交火!南满铁路从长春至海城已经被全面截断,驻扎沿途的数千铁路护卫队不是被驱逐就是玉碎殉国。多达70节车皮和8辆机车被国人扣押,囤积沿线价值数千万国币的物资被上封条,重要的南芬煤铁矿失去了消息,无数侨民们哭泣着丢下家财举家南迁。与露西亚的战争结束后,日本还从未遭受过如此严峻的国运挑战,不可思议的是,起此次挑战的居然是曾经被踩脚下国人!

    四年前!

    那里还是一片混乱,腐朽的满清王朝被几声爆炸轻易推翻,当日本国内高谈阔论是扶持北洋还是民党符合国家利益时,一个年轻人和他的国社军却横空出世。

    从战之地的武昌步步走来,其间有多少算计和阴谋外人根本无法得知,德国为什么会向一个当时还默默无名的年轻人提供连日本都眼红的大批军火和机器设备,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交易?现外人已经无从得知,所有一切都被那个年轻人和德国政府抹去了痕迹!唯一能知道的是,正因为那次援助,他利用汉阳和高昌庙等满清遗留下来的工业精华,短时间就完成了军队扩张。

    西南八省内足够几代日本人眼红的资源被他独吞,汉冶萍因为它从日本手溜走,国社党从默默无名到统一国政坛,将袁世凯气得瘫痪失去行动能力,用丑闻赶走了亲日的山樵,为继续掌握军权宁愿暂时屈居人下!这需要何等的手腕和能力?毫不夸张的说,因为他!日本每年华损失利益高达一亿国币!而他居然还不甘心,妄图满蒙挑战帝国的核心利益,这个德国纵容下猖狂无比的战争贩子,居然还有脸被国人成为辛亥英雄?!

    几位年轻幕僚已经扯开领口。似乎要用这种方式驱散胸口的那团火焰,而年长者却双眉紧皱,似乎心事重重。老家伙们担忧什么?难道他们不相信帝国战无不胜的军队了吗?难道他们不相信天皇陛下钦赐的战旗吗!年轻人不能理解他们的迟缓,甚至认为这是拖后腿,认为这些愚钝的老家伙早已失去雄心,但年长者们却很清楚。他们不怕战争,而是怕从此释放出一头再也无法节制的恶魔!

    “宣战!占领支那!”

    “大日本帝国板载!”

    “天佑之战,东亚共荣!”

    办公室内,一位身着和服的女孩推开窗户,望着一眼看不到头。被报纸煽动起来的年轻抗议人群,美眸写满了担忧和不惑。作为相的孙女,她有着先天的政治嗅觉。那些各式各样的标语,带有“惩罚”“战争”等字眼的口号,已经势焰滔滔渐成燎原,步步紧逼自己身后的任日本相。

    “爷爷,战争是不是爆了?”

    “回去,别让你的母亲担忧。”眉毛灰白的大隈重信动动嘴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他此次出阁完全是内阁元老们妥协的结果,山县有朋希望此届内阁能为陆军提供多的军费和广阔的施展空间。而犬养毅和头山满则希望让普通国民有威望的他保持之前的温和国策,为大正时代转型打下基础,但谁也没想到才上台一个月就爆了战争。所以内心惶惶也不知道该向女孩怎么解释。国运、民族和未来,这些太过沉重的东西只会毁掉她的青春。同样,窗外那些年轻人也一样。他们本该学校里学习知识,但现这种被煽动起来的街头运动只能加重国家负担。

    女孩乖巧的向大隈重信鞠了个躬,警卫保护下离开了办公室。他离开后不久,早已等外面的幕僚纷纷涌了进来,望着他们大隈重信嘴角的笑容又变得僵硬无比,但当看见跟他们身后出现门外犬养毅,似乎看到了希望,起身亲自迎接。

    “见过阁老。”

    “大隈君不必客气,你我还是名字相称。”走进来的是犬养毅,他是日本国内少数反对承认满蒙政权的元老,因为他担忧一旦承认满蒙,会破坏伊藤博政府以来坚持对国进行分化和输出皇道乐土的思想,破坏两国关系进而把日本拉入一个很可能无法摆脱的泥潭,但是他终还是失望了,没想到川岛速浪那些人会和军的激进军官走到一起,还将满蒙小皇帝带回旅顺。

    对国政府来说,让小皇帝脱离控制是了不得的大事,所以才会引如此剧烈的反应,出乎意料的速是让还没完全准备好的日本措手不及,才导致南满线全线瘫痪的重大经济和财产损失。

    犬养毅坐下后,神色忧忧的望着大隈重信的秘书长:“信长阁下,能为我介绍一下情况吗?”

    秘书长已经追随大隈重信二十年之久,不像那些后辈般浮躁,介绍起来也量保持声音平和:“情况不是很好,**队这次的行动速很快,南满从长春到海城已经被截断,值得庆幸的是**队满蒙同样兵力不足,因为要清剿铁路,打击那些满蒙势力,所以只推进到海城和摩天岭还无法南下。

    现陆军部已经行动起来,两个联队正快速向奉天前进,长谷川好道参谋长已经下令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击溃**队,还出了动员令要求驻扎朝鲜的16师团余部、19师团余部和20师团十天内进入南满,国内的第5师团也接到命令等待被送往旅顺。”

    “那么海军呢?”大隈重信皱皱眉,长谷川好道如此大兴动员无疑是挑战内阁的神经,因为至始至终内阁还未能就是否向国宣战达成一致,所以此刻他希望得知海军的想法。

    秘书长说道:“斋藤实海相已经打来电话,海军认为欧洲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出动舰队很可能加速德之间的联盟关系,从而导致德国向远东地区派遣多的主力舰,另外他担忧俄国会趁机南下,我们的盟友近也一直游说海军不要采取行动,所以他们不希望此时向国宣战。当然海相阁下也表示,如果能提供两亿军费可以考虑为陆军提供护航和火力支援。”

    “两亿!哼,难道他们还没有捞够吗?”犬养毅听到这个数字冷哼一声,前段时间的西门子事件已经让日本上下恨透了海军内部的**行为,现听说海军居然又借口战争要军费,难怪连他都会感觉不满。

    大隈重信挥挥手让秘书长出去后。说道:“阁老,您认为我现应该怎么办?海军短时间内已经无法继续制衡陆军部的行动,长谷川好道这些人奉着那个人的命令已经起了进攻,如果我们再不宣战很可能会导致国内矛盾的激化。”

    犬养毅眯起了眼睛,他很生气!甚至是愤怒!

    因为他很清楚。山县有朋操纵下的陆军部为何政府还没宣战的情况下就大打出手,他们这是想将日本政府拖下水!但目前国内的情况实是耗不起一次大规模战争,巨大的外债压力已经让日本喘不过起来。如果短期内战争能结束还好,如果拖上一年半载必定会导致国内出现剧烈政治波动。

    除了担忧这些外,还有个大可又无法直接出口的原因。“我不担心对国的战争。我只担忧,谁才能节制越来越激进的他们!”犬养毅起身道:“一头失去枷锁的猛虎,同样可能危害主人,不能轻易宣战!这是我的意见。”

    大隈重信点点头,这也是他担忧的。二十亿国币,十万年轻人!数十万户家庭失去亲人。国内粮荒不断,绝大多数人还无法温饱!这个早已是满身伤痕的年代里,应该搞好与国和盟友的关系。利用庞大的远东资源一点点愈合伤口,而不是继续撕裂然而!陆军部为了自身利益却要强行进行一场战争,西门子事件后已经失去了海军制衡的他们。会不会将日本带入另外一条不归路?

    望着犬养毅离开的背影,大隈重信神色愈加凝重起来,但他还不知道,此时此刻事态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夜幕迅速拉开,正是万家熄灯安睡的时刻,但神州北方,一个全国上下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摩天岭上,炮火横飞,硝烟弥漫,热血、忠诚、勇气和决心,两支为了各自目的和理想的军队互相绞杀。一团又一团的橘黄色火球从阵地上腾空而起,飞石泥沙带着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呛人的有毒烟雾只要吸上几口就足以让人全身瘫软,一道道弯曲、肮脏的战壕里,将士们或蹲、或趴、或持枪射击。

    “方位160,距离1000米,平射!”炮兵营长的脸已经硝烟熏黑,闪烁的火光只有两颗黑眼珠依然明亮,准确的口令下8门躲厚厚掩体的70毫米步兵炮同时出了怒吼,紧接着旅属迫击炮也迅速抛射出一枚枚黑点。

    一瞬间,阵地前1000米就出现了一条火球带,数十个正往上爬的日军步兵被炮弹撕碎。然而还没等多久,炮口焰就引来了日本炮兵的疯狂报复,射程上占据明显优势的明治38式75毫米野炮不停将炮弹投掷上来,眨眼间整个炮兵阵地前都被硝烟笼罩起来。

    眼见山上已经没有炮弹下来,停滞的日本步兵又开始冲击阵地。

    “轰。”

    一75毫米炮弹落了央阵地的机枪堡旁边,剧烈爆炸震得机枪堡内尘土飞扬,恰好这个工事内检查防线的余德海见状,后不怒反笑:“玛德!谁和我说日本炮兵精锐无比的?老子这么大个活人这里都炸不!去,告诉炮营,回敬几下狠得!”余德海挽着袖子,浑似没看到刚才的爆炸。

    别看他平时为人粗鲁,脾气火爆,但却是典型的粗有细,打得越是艰苦他就越加冷静,总时不时用这种玩笑来激励军官和士兵,这个小招数也格外有效,刚才还被爆炸惊得神经紧张的机枪班很快又恢复了士气。

    “旅长,萝卜头又上来了!”

    还没等走到下一个机枪堡,参谋就现攻了一个下午的日军又开始往上爬,几个突前的轻机枪掩体率先出了怒吼,霎时整个山坡上火星飞梭,机枪火线是如匹练般从日军间横扫而过。

    但这些日本步兵明显和之前接触的北洋不同,他们动作加熟练,见机不妙就会立刻停下来卧倒或者寻找掩体,等机枪停下后又迅速跑几步,周而复始就是不退下去。余德海也是头皮麻,都说北洋像日军,但交手后才知道完全是两码事,经历过日俄战争洗礼的日本精锐炮兵无论是反应速还是准确程都比北洋高出不止一头,难缠的还是这些步兵,面对明显占优势的火力死战不退,非要咬几口才会放手。

    参谋见到日本兵越来越近有些急了,大喊道:“旅长,要不把全部火力都拉出来?”

    2旅的确还没有使出全力,且不说方维带2团还宝芬休整要明早才能抵达,就算此刻也藏起了一小半轻机枪没使用呢,倒不是他们轻视敌人,而是命令是要他们像磁铁一样把荒木联队主力牢牢牵扯这里,为1旅和师属炮团争取迂回时间。这才第一天,要是一下把手里的牌全拿出来,万一出事就没后备力量了,要是火力太猛吓走荒木贞夫缩回凤城,那想要再实施包围就困难很多。

    所以余德海拒绝了参谋的建议,猛然起身冒着密集的弹雨一边走一边鼓劲大喊:“弟兄们!我们是精锐的1师2旅,是追随总司令早的部队,我们从小仓山杀到今天,手里的家伙是全军好的,得到的补给也是多的!全天下的国民正看着我们,总司令南京等待我们的捷报!兄弟部队正从四面八方赶来!老子得到的命令是这里守三天!***,老子还不信区区几个萝卜头能翻了天!给我打!狠狠地,死也要给我咬两口下来!”

    “告诉我,你们是谁?”

    “国防军,我们是精锐的国防军!寸土必争,国土不让!”激昂的嚎叫从每个战壕,每个掩体内响起,嚯嚯的机枪声和爆炸卷起声浪直冲云霄。

    被激励的战士们仿佛全身血液都燃烧了起来,一下子就把冲近的日本步兵压了下去。

    余德海看看表,他知道明天将加艰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注册会员阅读章节列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