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八四章 神话破灭(三)

第三八四章 神话破灭(三)

    第三八四章神话破灭(三)

    辽阳府,太子河畔。

    夕阳下,任国防军东北战区司令的岳鹏和参谋长张作霖一队骑兵的保护,正津津有味看河面上小船来往,船只上工兵们正将几个巨大地铁皮浮筒固定,然后用从湖北运来的标准钢构组装桥梁。

    虽然南满铁路能直接跨越加宽阔的辽河,但其余河道上却桥梁稀少,即使有也都是通行能力很低的人行桥,部队装备越来越重型化的今天,桥梁和道路已经成为了遏制部队战斗力展,抑制民间往来的大障碍,所以一年前视察重庆时杨秋才将贝雷桥全部技术交给设计过布鲁克林大桥的郑廷襄加以研究,终经过近一年努力,郑廷襄成功建造出了5吨四川两省率先推广使用。

    早就预计到这次战争的杨秋得知后,也让军方下订单采购了200套钢结构标准件,并交付给工兵部队摸使用。

    如今河面上正架设的就是一座通行能力20吨级贝雷桥,由于河面较宽所以需要用16个大型铁皮浮筒作支撑,即使现还没有后世那种专用架桥车辆和设备,纯靠手工操作的情况下采用标准件,用螺帽固定的贝雷桥架设速也非常快,从昨天下午开始到今天,短短一天时间就已经完工近半,让第一次见到这种速的张作霖都大为好奇。

    “好家伙,两天就能架起一座大桥!”张作霖连连咋舌:“子安,这东西真是司令设计的?”

    岳鹏微微一笑,作为了解的人之一,他已经对杨秋脑海各式各样的明和技术麻木了,说道:“此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既然工兵们都这么说,我想应该是可信的。”

    这一年多来张作霖也见多了杨秋的手段,设计出这种便捷易架的桥梁似乎也没什么不可能,所以又转到了目前的战局上:“本溪南芬煤铁矿是日本咱奉天大的投资,听说光开采设备和矿石精炼厂投资就超过三千万日元,还驻扎有一个工兵联队,加上护路队什么的起码有两千来号人马,我们就两个团是不是太单薄了?”

    岳鹏看看他,心道这些人还是太缺乏自信,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以他们目前的身份还看不到国防军的飞速展,别的不说仅去年一年国防军总军费开支就已经和日本齐平都是2亿5千万,而因为要维持庞大的海军,日本一半还多军费都被海军侵吞,陆军支付掉军饷、军官工资和日常开销后,实际采购装备的费用还不到2000万。以一门德造克虏伯105毫米榴弹炮连一根备用炮管和拖拉机等组件内,就需要5万元,也就是说日本陆军一年的钱只能采购400门裸炮,这还不包括加昂贵的弹药。

    要不是年底东营事件刺激,山县有朋等陆军元老施压让国会拨付特别军费,也不可能有两个师团诞生,反观自己这边仅用军械采购上的总费用就超过了1亿,如果再加上前两年西南时的开支,四年来光军事装备采购费用就超过3亿,再加上技术上的独具匠心,早已不是民国初年有几门57毫米炮就能称王称霸的“杂牌军”。

    以22团和442团为例,两个团总计有18门各类大炮,掷弹筒总数97支,轻重机枪81挺,面对一个工兵联队和一个只有轻武器的铁路护卫队要是还打不赢,方维可以直接宣布脱下军装了。

    所以他佩服杨秋现开战的命令,因为现正是日本十年来为虚弱的时期,如果欧洲打响反倒可能促使日本经济好转,而且这次出乎预料的神速,也使得日本措手不及,从出命令到现都快十天,日军却只有两个旅团动员起来就能看出其虚弱的本质。

    不过他正要给这位马匪胡子大帅一点信心时,远处却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扭头看去刚调来东北战区任作战参谋的蒋作宾和14师参谋张作相正策马赶来,隔着老远两人就欢呼了起来:“司令,参谋长!大捷,大捷啊!”

    大捷?!

    听到这两个字,张作霖嘴角猛抽两下,现除了南芬还哪有什么大捷!难道说上午才传回消息交火,下午就打下了宝芬?当他还怀疑时,蒋作宾已经跳下马飞速冲到两人面前,递上电报脸色涨红:“本溪大捷,22团和442团联手歼灭宝芬日寇,击毙工兵联队长武田爱,俘获1000余人,其余全部被打死!”

    “是啊、是啊。”张作相也三步并作两步跳下马,好像生怕被被人夺去了全部风头,高兴道:“四余伤亡,就全歼两千余人马,还占了日本那里的矿砂厂和采矿场,光是那里面的机器设备呵呵就值老钱了。老冯他们还矿场保险库里找到了一多万日元和不少金银,要是运回来呵呵。”

    “妈了个巴子。报喜就报喜,你他娘的算啥钱啊?还当自己是土匪呢!煤铁矿那是咱的国家财产!啥是国家还要我说吗?等会回去给老子写十遍检查来,通告全师和冯德麟他们,此次大战凡有缴获必须全部上缴,私藏者查到一个枪毙一个!”见张作相又露出了老底子,张作霖气得满头大包,骂完后虚踢一脚扭头道:“司令,你别往心里去,咱老张上次去南京开会就向总司令保证过,国家财产和私人还是分得清楚的。”

    好好谈捷报,这家伙怎么能扯那么远呢?虽然明知张作霖有表忠心的想法,但面对这几个老土匪岳鹏也是无话可说,笑道:“雨亭兄也别怪他们,缴获钱款多少是要统计入军功的,好好清点交上去也是大功一件。”

    “哈哈还是岳司令说的对,一会我就派人去清查,一个大子都别想从咱老张手里漏了。”张作霖笑完,又激动地搓搓手眼睛放光:“不过话说回来,这仗实是要得,我老张都没想到居然能赢得这么干脆,不过看刚才司令怕是早想到了?”

    此时的张作霖还不是那位雄霸东北窥视天下的张大帅,虽然为人不似表面那样大大咧咧,心机颇深但见识了杨秋的手段后早没了对抗的心思,只想办好差事肩膀上多添几个花,将来也好光宗耀祖衣锦还乡,所以连岳鹏都觉得这个人可以交一交。

    蒋作宾也是很高兴,没想到自己刚来东北战区就见证了一场胜利,只是他比张作霖等人可冷静多了,作为留学日本多年的陆士毕业生,明白工兵联队其实日本陆军仅算二线力量,说道:“胜了固然是好,但工兵联队并不算多么善战,日本陆军真正地王牌是那些能得到天皇授旗的步兵和骑兵联队。”

    他的话让张作霖等人迅速冷静下来,岳鹏原本就没太兴奋,听他说完点点头赞同道:“雨岩兄说的很对,还没到高兴地时候,义州过来的日军16师团38联队已经到了凤城,19师团74联队也北上卡住了营口,快的话38联队后天下午就能抵达摩天岭威威胁本溪了。”

    张作霖经历过甲午和日俄战争,对日本陆军战斗力一直深感佩服,尤其是日俄战争,日本各联队顶着俄军铺天盖地的机枪和大炮不要命冲锋的画面,是让他对这个近邻多了几分自内心的畏惧,说道:“是啊,一个联队还是要小心。”

    “这是十师团的情报。”蒋作宾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资料递给了岳鹏后介绍道:“日俄战争后,日本大幅裁撤陆军减小开支,各师团的四联队仅有两个满编,另外两个只保存番号,十师团虽然作为常备师团被保留下来常驻南满,但也受到了波及。其四个联队第20和33联队目前仅有番号存,只剩下第9和第38联队。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山县有朋等陆军元老为了保存实力故意混淆裁撤规模,将仅保存番号的联队老兵调入其余两个联队,所以目前日本常设师团的联队都是超编存。

    正赶来的第38联队就属于此类情况,全联队步兵总计4132人,再加后勤和带来的炮兵、骑兵联队,总兵力约7200余,已经超过我们的一个旅,全师团总人数为18万!目前的联队长是荒木贞夫大佐,就读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曾夺得当年陆大第一人的称号,情报显示他是日军有名的俄国专家,作战勇猛战术精通,此人是积极推动日本吞并满蒙的一线军官之一,也是目前得知我们动手后第一个向陆军部电报请战的军官。”

    岳鹏一边听一边翻看资料,当后38联队那面联队旗的照片出现后,眸子猛地缩成一点寒星,问道:“雨岩兄日本多年,应该听说过联队旗的事情?”

    说道联队旗蒋作宾脸色也凝重起来,介绍道:“自1874年日本明治天皇对近卫步兵第1、第2联队亲授军旗为肇始,此后凡日军编成之步兵及骑兵联队必由天皇亲授军旗,以为部队团结之核心,提高士兵荣誉感,竖立军旗之精神。因为军旗为天皇亲授,仅有步兵联队和骑兵联队才能拥有,所以也称为联队旗。按日本陆军规定,军旗则编制,军旗丢则编制裁。所以联队旗日军是个不得了的要紧东西,旗手选拔全都是联队精锐的少佐,还专门设一个军旗护卫队来保护。

    由于日本陆军师团都没有军旗,所以联队旗也被视为日本陆军的象征。

    我陆士读书时就听说过,日本陆军素来有旗人旗亡人亡的传统,一旦保不住旗帜,护旗队就会立刻烧掉旗帜然后动“玉碎”进攻,或者干脆破腹自杀!”张作霖等人虽然知道日本陆军仅有步兵联队才拥有军旗,但还第一次听说这个典故,当听说旗没了就要自杀纷纷倒吸口冷气。

    “补给卡车队立刻出,命令21和23团加快赶往摩天岭设立防线,装甲营和1旅越过南芬后不要停留连夜南下草河口设伏,师属炮兵团加快速向青城子东南方横插,3旅和43旅继续沿南满线向海城运动。电报10师和12师加快速,五天后我要看到他们各就各位。”岳鹏神色不变,啪的一声合上了件目光扫过众人。

    “7年前日军一举打败装备优势的俄军的事情被欧洲称为远东奇迹,从朴茨茅斯条约签署后,日军联队旗欧洲民间就多了一个叫法,你们知道是什么吗?”蒋作宾等人的摇头,岳鹏扬扬手里的资料,目光严肃自问自答:“欧洲人叫它神话旗!”

    “我们现有个机会,拔掉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