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八三章 神话破灭(二)

第三八三章 神话破灭(二)

    第三八三章神话破灭(二)

    欧阳楠跃入弹坑前的一瞬间,就仿佛觉得被人盯上了,所以他选择了暂时躲避。

    他今年才20岁,却已经是四年的老兵,16岁时因为家里穷跑去桂军当兵,辛亥年后不久唐继尧率部进入广西差点毁掉桂林,幸好国防军迅速南下,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进攻桂林城的带路认识了现任103央警卫师师长邱彬,也是他的帮助,顺利进入了当时的警卫连训练营。

    因为广西出了个枪神陆白衣,所以桂军普遍有练习枪法的传统,他当兵时就跟随老兵狠练枪法,还被点明表扬过,到了国防军后士兵训练不仅不限子弹,反而还要严格考核,所以练得加欢畅,也正是因为枪打得越来越准,人生也生了一八十大转弯,不仅和同样有好枪法的老兵一起被挑选出来去了四川猎兵训练营,由几个德国教官专门传授猎兵(当时狙击手叫猎兵)技术,毕业后还被人人眼红第1野战师相。

    和普通士兵不同,他们这些人被称为狙击手,这个名词是总司令明的,任务就是战争狙杀军官和威胁较大的目标,他手里这支12丙型步枪也很不同,由国内提供图纸后交给德国制造,不仅配备了德产25倍瞄准镜,枪管比普通型号长一点,枪管内还增加了两根膛线,使得射击精高,子弹也是总司令设计并交给德国专门定制,德国这种子弹叫k型子弹,弹壳是纯铜而不是油漆钢,因为里面有钨芯所以比普通子弹重,训练300米内能打穿三层木靶。

    德国教官很喜欢这种子弹,他的推荐下德军用一套制造这种子弹的设备换取了技术,只是目前国内加工精还达不到要求,所以必须继续使用昂贵的德国货。

    一整套这种枪价格非常贵,据说一支就可以买一挺轻机枪,只有像他这样的狙击手才能配。猎兵欧洲也是兴的兵种,各国都摸猎兵作战办法和用途,所以毕业后他们还各自得到了一本司令撰写的狙击手手册并背熟后收回。

    他牢牢记得手册开篇的第一句话,狙击手的存价值就是以小代价获取大胜利。而这就是他现要做的,帮助战友突破日军阵地,不过先必须先解决那个盯上自己的人。

    所以他从怀里掏出小镜子,然后用刀尖举着一点点往上挪,利用镜片反光查看外面的情况。

    镜片里面的世界很乱,到处都是爆炸和死尸还有战友被击的画面。还好早桂林时他就见过比这个惨烈的事情,猎兵训练营也告诉他,越是危急时刻越要冷静,所以从左往右缓缓移动镜子,希望能找到那个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他就现日军阵地左侧,距离弹坑200米左右的地方有个身穿日本南满铁路护卫队军装的士兵枪口一直对准这边。200米!意味着敌人手里的步枪也能打到自己,所以必须做一些掩护。

    于是他先检查一下步枪,推入一枚k型子弹用力深吸几口让自己处于佳状态后,才忽然举起镜子,迎着阳光向那边反射了一下。果不其然,一直注意他的佐佐木到一眼睛被刺光一闪后下意识闭了起来,趁此机会欧阳楠立刻举起枪将他套入了瞄准镜的十字星。

    佐佐木到一恐怕死了都不会想到,全日本都期待的天佑大战才开始,自己仅仅毫无作用向飞机开了三枪后就永远告别这场战争,如果他泉下有知或许后悔自己为何不立刻回日本去陆军大学深造避开这场战争。

    啪!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单调的枪声爆炸、呼喊和连绵不绝扫射并没引起太多注意,但镜片里那个瞄准自己的日本兵的脑袋却已经被削去半边,白色脑浆和红色鲜血混合一起的惨状,吓得旁边几个日本兵连连躲闪。

    这一幕让欧阳楠轻蔑的勾起了嘴角,还以为日军真是钢浇铁铸的呢,原来也会害怕!日军战无不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看来只是个经不起推敲的神话,只不过还没人把他们打回原型罢了!瞄准自己的人倒下后,他感觉轻松了很多,立刻转移到一颗松树下打出了第二枪。

    一个日本少佐刚刚探出头,k型子弹就从他的左眼窝穿过。

    数千人的鏖战厮杀,一个躲混乱的狙击手并未让武田爱注意到,甚至连方维自己都没意识到狙击手的作用,但442团三营连长张自忠却看到了欧阳楠的表演,一个人一支枪,躲混乱几乎是每枪必,不到片刻就有个日本兵死他枪下,其四个都是军官!

    一枪将一个扒光上衣,看似凶悍无比的日本兵爆头后,日军阵地内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凡是稍稍抬头或者探出身子的士兵总会遭到无情杀戮,所以立刻派出人寻这些枪手。

    22团连欧阳楠总计有三个狙击手,枪法神准的他们很快就被日军派出的老兵锁定,叽叽呱呱一阵乱叫后,欧阳楠被现了,斜刺里的重机枪很快就扭转过来。笃笃笃哈乞开斯没有马克沁那么变态,却也是所有步兵害怕的武器,一连串子弹扫他躲藏的岩石上,爆出无数火星。

    “小心。”

    正当欧阳楠要移动位子时,一枚炮弹从天而降,他也被后面猛冲上来的一个人撞得连滚几圈,等两人滚到坑洼地时,才现是一位长相清秀的上尉。

    “442团连长张自忠。”

    “22团欧阳楠。”

    趴地上的欧阳楠没法敬礼,但还是感激张自忠救了自己一命:“谢谢张连长,你怎么跑前面来了?”

    “听说日本兵挺强,就上来见识见识。”张自忠去年才弃笔从戎加入北洋20师,还没玩利步枪,20师就被组编并入了国防军14步兵师,一年多的刻苦训练和剿匪练兵表现出色,让他一路从士兵升到了连长,如果不是恰好爆战争,他已经被推荐去国防大学深造。刚才见他枪法如神才被吸引,好奇地看看他的步枪,又听他口音是广西人,问道:“兄弟口音是广西人,和陆白衣学的枪法?”

    欧阳楠快速瞅了眼日军阵地,见到有一个日本兵探出头观察,迅速锁定道:“自己练出来的。”话音刚落子弹也飞了出去,虽然没要害但也将那个日本兵的肩胛被击碎。

    张自忠看得暗暗咋舌,暗想要是自己面对几个这种兵肯定连怎么死都不知道,正要再问问时,却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大喊:“连长,日军预备队上来了!”

    面对三个武装到牙齿的国防军步兵营,武田爱感觉压力骤增,他现只要被国防军冲入300米距离,自己这边就会遭到铺天盖地的火力袭击,且不说大量的轻机枪,光是那种一个人拎着跑的掷弹筒就让他头疼无比,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几个掷弹兵躲掩体后面,从300米外向己方开炮,然后炮弹准确落入工事和战壕炸得人仰马翻。

    如果说掷弹筒是步兵噩梦的话,那么侧翼至今不明种类的重炮简直就是掩体的梦魇,好几个土木工事被他们炸得四分五裂,为了对付这些能快速移动的小型火炮,自己的炮兵已经是疲于应付,巨大损失让他不得不提前动用预备队。

    三多日本预备队加入后,摇摇欲坠的阵地终于被稳固下来,日军借狙击手被压制的机会,还大胆出击起反冲锋,将堪堪攻入阵地的国防军强行压了回去。

    “***!”

    方维眼看这波进攻告吹,气得狠狠跺脚,但心底里也不得不承认日军的顽强,要是放国内部队,面对自己这种级别的火力恐怕早就被攻破阵地了。

    “派三个炮班从右边绕过去,给我集火力敲掉那边的机枪堡!”

    “442团1营去左边,退下来的部队也都佯攻左路,把所有能抽调的掷弹筒都集到右边去。二营!机枪堡敲掉后,迫击炮和掷弹筒会给你们开路,给我往死里冲开这个这个点!”方维不想给对手任何喘息机会,迅速地图上画出了进攻线路,以三个步兵营、正面和右侧山头上的迫击炮掩护,摆出一副强攻的架势,利用日本搞不清迫击炮和数量的机会,让少量炮兵做迂回起第二波强攻。

    这是迫击炮正式列装后国防军苦练的一种战术,源于杨秋熟知的二战日军炮兵迂回绕圈战术,也是被证实有效的迫击炮战术之一。

    几年来就没下过战场的22团很快就按计划调整完毕,正面剩下的5门野炮和右边山岗上的6门120毫米迫击炮开始对敌军右翼狂轰,三个步兵营也再次咬着牙向该方向进攻,整个日军右翼都被炮弹和机枪反复蹂躏,武田爱不得不将大部分预备队投入这个方向。

    左翼暴露出来的空档很快被抓住,3门80毫米迫击炮毫无征兆的出现了左侧山包上,短短五分钟就打出了90炮弹,日军重要的机枪堡被连续几枚炮弹灌顶而入后爆炸。失去了机枪后,左翼阵地顿时火力大减,趁此机会3门迫击炮和12具掷弹筒全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对日军阵地狂轰滥炸。

    武田爱和他的军官们眼珠子都快炸裂了,开始怀疑自己面前到底是一个师还是一个团?正面确认6门大炮,阵地左侧也至少有6门重炮,现右侧居然又出现了大炮!再加那种可以提手上的单兵小型火炮,自己一个工兵联队面对至少30门各类大炮!什么时候**队能如此豪华了?两个团的大炮总数已经超过日本一个联队!而且他们的炮兵移动也太快了,几公斤的大炮就算用马来拉也没这么轻易啊!

    “国人上来了!”

    军官的呼喊武田爱立刻举起远望镜,只见到阵地右侧前沿出现了数以计压低脑袋如饿狼般猛冲的士兵,由于机枪被炸掉,预备队又大都左侧,密集的炮弹袭击下阵地很快就陷入慌乱,见此情况他也顾不上了,拔出军刀大喊道:“会开枪的都跟我上去!”

    几十位军官和职全都被集起来,就连那些满**立军也日军刺刀下被逼上了前线,武田爱挥舞军刀亲自冲了前面,却不知他已经被锁了十字线央。

    张自忠的连已经全撤下去休息,可他却不想放弃这个难得机会近距离看日军怎么打仗的机会,所以一直跟欧阳楠旁,见到他对准300米外一个挥舞军刀的日本佐,不禁嘀咕:“欧阳兄弟,是不是太远了?”

    欧阳楠没回答,专心致志跟随武田爱的身影寻找佳机会。

    武田爱不愧是从日俄战争幸存下来的老资格军官,即使作战时也格外注意保护自己,所以动作总是很快无法捕捉,而且几个护卫的士兵也绕左右挡住射击位置,张自忠暗想应该是没机会了。

    但就这时,欧阳楠却开枪了!

    举着望远镜的张自忠差点没叫出来,虽然那个佐停了下来,但面前还有个替死鬼,这不是打草惊蛇吗?一闪而逝的念头几乎和子弹同时抵达,当他认为有肉盾保护开枪只会打草惊蛇时,镜片内的一幕却让他猛然张了嘴巴。

    只见到,挡那个佐面前士兵胸口血花一闪,还没等他倒下身后那个佐手里的指挥刀居然也掉地上,四周的日本军官是乱作一团连连呼喊,明显是子弹同时打穿了两人。

    怎么可能?!

    300距离上,步枪子弹要想穿透两人非常困难,因为子弹进入身体后弹道还会生偏转,怎么可能像现这样一根直线?欧阳楠勾起嘴角,没解释k型子弹可以打穿三层木板的事情,神色腼腆的拿起落地上的弹壳塞进口袋:“铜的,可以回收。”

    “。”

    武田爱其实没有直接死掉,k型子弹从身体左侧灌入胸口钻出了个大洞后其实离死也已经不远。面对突然失去指挥官的情况,日军也明显出现了混乱,22旅2营抓住机会一举突破了阵地,当数挺轻机枪手榴弹和掷弹筒的掩护下开始沿战壕清剿时,本溪遭遇战基本落下了帷幕。

    到傍晚时,详细战报就被回了奉天指挥所,方维率22团和442团,以伤亡411人的代价拿下了本溪南芬煤铁矿,全歼日军16师团一个工兵联队、南满铁路护卫队和满**立军一个骑兵营总计2372人,击毙1300余人,其就包括上原勇作的得意门生,武田爱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