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八一章 给我轰回去

第三八一章 给我轰回去

    第三八一章给我轰回去

    奉天以北的虎石台,占地数亩的野战机场内两具螺旋桨出嗡嗡的噪音,旁边三排联体军营上位士兵正忙碌,远处简易机棚内还有几架同款飞机待命。

    机场建设是1913国防财政年的重头戏之一,全国总计修建了21座各类机场,看似挺多但价格并不贵,主要是目前机场要求不高,绝大多跑道都只需要压实泥土保证平整就可以。从1912年航空队成立后,国就成为了对军用航空投资大的国家,仅13年财政年就前后拨款超过600万约合300万美元,同年军用航空业开支大的德法两国除去造价昂贵的飞艇,总额也仅仅支出470万美元。

    这种力的拨款支持下,国防军目前总计有一五十余架军用飞机,相比美**方只有4架,而日本陆海两军全加起来也只有27架,还培养出了353位飞行员。

    从年初动机技术取得突破后,一系列飞机开始步入工程阶段,其重要的一款就是面前正准备起飞的仿寇蒂斯jn-4珍妮教练/侦察机。说仿造只是杨秋的心理作用,因为历史上的“珍妮”要到16年才服役,选择它也是因为这款飞机是一战时代好的教练机之一。

    但冯如他们也没有直接复制图纸,还是对这款经典教练机进行了改进,其大改动就是换掉加工难很高的波浪形曲线机翼,采用安东尼福克创的熔焊钢管框架和悬梁机翼设计,不仅制造简单而且飞行品质也好,此外还利用研制型动机的技术,将寇蒂斯公牛5型动机从90马力提高到了110马力,考虑到兼顾侦查需要飞得远增加了一个5升油箱,这样无论是速、升限还是航程都比原型号大不少。

    当然名字也彻底换了,叫“麻雀”。

    至于名字出自谁的恶趣味,这个不用解释了。

    专业地勤人员同样是技术兵种,且非常难招募,因为地勤士兵不仅要识字还要熟悉机械知识,缺乏技术底蕴的国想要找到能拉来即用的地勤人员毫无可能,所以目前的地勤都经过精挑细选且需要机械厂和飞机厂实习至少一年才能上岗。

    数量不多的地勤限制了航空队壮大,所以杨秋也至今没有正式改为**空军编制。

    由于丝绸降落伞还试验,所以目前上天的飞行员都是真正的勇士,他们无所畏惧地钻入毫无防护的座舱,以防遭遇敌人飞机,后座侦查员座舱旁还增加了一挺轻机枪,将相机挂脖子系好安全带后,几位地勤士兵才猛然松开轮挡,两架“麻雀”出一阵欢呼冲上蓝天。

    佐佐木到一不知道战争的样式已经生了悄然改变,他和铁路守备队的战友一起坐弹药箱上仔细擦拭手的三十式步枪,他旁边还摆放着一份陆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想要成为国通,就先要报考陆军大学。”这是日本陆军内部人所共知的一句话,身一个军人家庭,佐佐木到一也想成为国通为帝国陆军立功,但因为年少风流妓女身上花去太多精力,后连考次才终于被入取。

    原本他面前是一条坦途,进入陆大然后成为军官,再回到国继续征服之旅。可这一切都被突然爆的战争击碎了,得知**队越过辽河开始逐村逐县清剿满**立军,他就意识到日本将肯定会宣战,果不其然当夜就得到命令,与南满铁路各地的铁路护卫队总计一个千余人撤至南芬煤铁矿,汇合驻扎这里的第16师团工兵联队。

    16师团是常设师团,也是和第五师团一样少数几支轮换驻扎朝鲜和关东州的师团,特殊性要求部队常年确保足够兵力,尤其是汉冶萍事件后,本溪宝芬煤铁矿就成为日本重要的铁矿石来源,所以16师团特意派来了一千多人的工兵联队长期驻扎。

    和神色略微有些紧张的铁路护卫队二线士兵不同,16师团士兵则个个兴奋,机枪、大炮全被拉了出来,一边擦枪还一边嘀咕:“稻本君,听说**队和以前不同,有很多机枪和大炮。”

    “我也听说了,但我不认为有威胁,他们以前只有五个师团,现全国统一后已经有22个之多,再多的大炮和机枪也会被稀释,何况那些大炮和机枪都是德国人卖给他们的,不像我们大日本帝国已经可以制造战列舰的超级大炮。”

    “我们只要保护好这里,不需要几年或许我们也能装备38型15公厘大炮了。”

    “听说向我们这边来的只有两个团,难道他们认为两个团就能打败我们吗?”

    “我想想知道,他们追击那些无用的满蒙军后,突然现我们挡前面会不会吓得尿裤子。”

    “尿裤子,我也会杀光他们!”佐佐木到一加入了聊天,用力拍拍已经擦得能照出人影的步枪:“为天皇陛下彻底取得满蒙大陆。”

    “天皇板载!”

    日本士兵一个两个狂热的叫喊了起来,就这时苦盼了一天的嘀嘀刺耳哨声终于响起,早就迫不及待的佐佐木到一飞速插上雪亮的刺刀。阵地后面6门75毫米明治38式野战炮迅速到位,两挺哈乞开斯重机枪交叉部署,加上探出掩体和战壕的枪管刺刀,日本精锐老兵飞速就完成了全部防御准备。

    佐佐木到一趁联队长观察的时候也拿出一个单筒老式望远镜,这是他撤离时从火车站拿出来的,这个东西据说还是从当年北洋手缴获的老爷货。透过镜片,他很快看清楚了态势,只见一支国骑兵正追逐着三多位满**立军骑兵。

    “废物,这些废物!”

    见到人数多一倍的满蒙骑兵竟然被敌人追的狼狈不堪,不时有人坠马身亡后,佐佐木到一气得破口大骂,他身边的士兵也纷纷挤过来询问情况。

    武田爱大佐是日本工兵之父的上原勇作将的亲传弟子,和酷爱粗大炮管的其它传统陆军军官相比,他认为工兵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为工兵既能战斗又能确保运输补给是重要的补充。自从得到驻守南芬的命令后,他就充分挥工兵特长,以南芬煤铁矿为心修建了一大批土木工事,据他自己说绝对能抵挡一个精锐联队的进攻。

    能挡住一个精锐联队,还会怕两个正向这里运动的团?所以看到“盟友”被打得抱头鼠窜,立刻挥手:“用大炮警告他们。”

    话音刚落,早等得不耐烦的日本炮兵立刻开炮,枚炮弹径直落两支骑兵间,硝烟和火球将他们强行分开后不久,几已经被追杀的快吐白沫的满**立军仿佛见到了救星般点头哈腰一个劲道谢。

    武田爱很鄙视这些人,但谁让军部下令一切力量保护他们呢,只得不耐烦地让人带他们下去休息。就这时,负责交涉的国防军骑兵扛着一面白旗来了,有点大舌头的骑兵见到武田爱直接了当要求放人:“我们不想破坏日友好,请阁下立刻释放我国囚犯,否则阁下将承担一切后果!”

    武田爱听得一愣,这个态和口吻不就是以前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台词吗?一下子角色转换,还真有些不适应,什么时候**队敢跑来大日本帝国的地盘上抓人了?

    “快滚蛋,这里是日本产业。”武田爱毫不客气赶走骑兵,对面的方维得到汇报后,是脸色阴沉,是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下令架起大炮准备开打。

    每支部队都是有性格的,当初余德海南京一骂成名后,2旅上上下下就都染上了他那份火爆脾气,22团团长方维也是这个臭德行,招招手就把几个营连长全喊了过来,骂骂咧咧道:“妈了个巴的!你们都看到了,小日本这回是铁了心要护住那帮叛国分子,既如此也别怪老子不客气。看好了这附近都是丘陵,利守不利攻,那边还有数目不明的大炮,所以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冯德麟站旁边看方维部署,他是老奉军军官了,现是14师442团(44旅2团)团长,这回奉军和原北洋20师合并为国防军第14步兵师后,他才开了眼什么叫正规陆军。别的不说,完成组建开始训练杨大司令手一挥直接拨了88挺轻重机枪、一个36门75炮的炮兵团,还给了24门80毫米小钢炮(迫击炮),半年前是一口气全换上自产的式12式步枪外带200支掷弹筒。

    当时就把连张作霖内的全部老奉军和北洋军官镇住了,打心眼里庆幸没和人家对着干,这火力太强了!这也使得14师一下子从边缘跃升为国防军嫡系甲等师团。兴奋激动是难免的,他们这些人以前能带上一门57毫米炮就算是显摆了,什么时候这么阔气过?!

    不过他到底是刀口舔血的老胡匪出生,明白日军的厉害,尤其是那些老兵是极为难缠,心底里还有些担心:“方团长,看刚才的架势也有七门大炮,情报说铁路护卫队也这里,加起来大概有两千人马,要不先等等请示一下?”

    方维挠挠头,不是说这家伙以前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马匪头子吗?当年还和张作霖死掐过好几回,怎么如今变规矩了?摇摇头严肃道:“没时间等。一个日本精锐联队已经从朝鲜义州越江赶来,要是不先拿下这里,一个联队日军依靠这种地形足够防御一个师的进攻!日本狼子野心,自打被我们从汉冶萍赶走后就死了命从这里挖走属于我国的煤铁,光去年这里就运走了5万吨精铁砂和30万吨煤!他们从我们身上抽血造大炮、造军舰!造好了又来打我们,冯团长你想想还能等吗?现是日本底气不足的时候,前面不过两千来号日本兵,我们1师和你们14师那可都是甲等师,还怕一个装备不整的杂牌军?”

    虽说组建以来14师一直和1师一起训练,但出了门后才现还是不如人家,此刻这番话道出才终于明白差了那里,那就是打赢的决心!出门时岳司令和师长都关照遇上日军先动手可以打,现人家都直接大炮伺候,要是退缩他张老脸也没地方搁,咬咬牙道:“得!老子这回就陪你疯一把!”

    他话音刚落,两架“麻雀”就从斜刺里窜了出来,开始绕煤铁矿区一圈圈侦查飞行,为了先试探日军是否还有隐蔽火力,得到冯德麟支持后方维直接一甩手。

    “敢拿大炮轰我?给我他娘的轰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