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八零章 从这里抢回国运!

第二八零章 从这里抢回国运!

    第二八零章从这里抢回国运!

    “战争爆了!”

    朝鲜义州日本陆军第16师团步兵38联队指挥所内欢呼雀跃,联队长荒木贞夫大佐用力扬扬拳头,他等这一天实太久太久了!

    十年前他作为后备近卫混成旅团的副官随队征战,却没想海上遭到俄舰队袭击,搭载三个队的常陆丸号运兵船被击沉落得个全军覆灭的悲惨下场,侥幸逃过一劫的他也因此错过了大部分战争,只快结束时才登上南满随军接收了几处俄国地盘。

    这件事被他视为毕生遗憾,堂堂陆士毕业生,后来又去陆大夺得第一,竟然没能帝国崛起的重要一场战争率部做出贡献,说出去实太丢人,所以从他出任38联队指挥官后,就很不能立刻侵吞满蒙,然后杀入俄国。

    对,是对付俄国不是国,和羸弱的**队相比,俄军才是他的梦想,当然这里面也有报一箭之仇的想法,所以他这些年大部分时间都研究俄军,就是为找机会证明自己。终他找到了答案,想取西伯利亚就要先取满蒙,沿着东铁路一路北上直至贝尔加湖,只要占领贝尔加湖旁的伊尔库茨克要塞,截断俄国西伯利亚大动脉,杀光居住贝尔加湖以东的一万俄国人并迅速向该地区移民五十万以上国民,那么哪怕来万俄军也不用担忧。

    但问题是,英国盟友不希望日俄继续战争,也不希望日本满蒙继续扩张直至吞并,所以这个计划只能胎死腹。但是!今天不同了,井底之蛙的国国防军那个政治小丑的指挥下竟然向大日本帝国的盟友进攻,实是天赐良机。

    “天佑大和!”

    荒木贞夫也激动地喊了一嗓子,大叫道:“快去联络长冈将军,部队做好出的准备!对了,给本溪松井工兵大队电报,让他们立刻做好迎接主力抵达的准备。”

    荒木联队积极备战的同时,日本国内也被国防军突忽其来的军事行动弄呆了,陆军部原以为满蒙没有正式宣布建国前**方不会大动干戈,所以只要耐心等待就能迎来转机,但谁也没想到,一个疯子直接北京的谈判桌上宣布了开战命令!

    据说,松平恒雄回到公馆后把喜爱的徽墨砚台都给砸掉了。

    “短五天来,**队第1师野战师三个旅,第14步兵师两个旅全线越过辽河,10和12步兵师前锋也已经分别从热河、长春开拔南下,驻扎北京的101师前锋团昨夜登上了火车,押送从汉口赶来的6列弹药车出关,扎河南的4师和16师也有异动,预计一个月后,山海关外将集结起至少6个师团!”

    日本陆军参谋部内将官云集,田义一正为将军们介绍情况:“除了北方外,**队还开始向山东外围的徐州、安阳和沧州集结,目前得知徐州驻扎有第9步兵师,第103步兵师,身后江苏境内第11步兵师正整理行装。安阳和沧州目前有第15步兵师驻扎,他们和可能得到安徽境内的第13步兵师支援,此外一直驻扎武昌训练的第102和104两个央警卫师也出现异动。”

    “奇怪。”听完田义一的介绍,日本陆军现任总参谋长长谷川好道皱了皱眉,扭头问身边的加藤宪吉:“他们为什么要向山东外围集结军队?”

    “会不会是要和德国结盟了?”

    “结盟的话也不应该调集那么多军队?如果全部部署完毕,山东周边将达到5个师团!”

    “难道说他们准备和我们(协约)全面开战了?”

    出人意料的调动让将军们议论纷纷,都搞不清楚杨秋到底打什么注意,但无论如何有一点已经确认,国正东北调集至少6个师的兵力,而日本那边只有三个师团和不堪重用的满**立军,人数劣势毋庸置疑。

    “第五师团之前就朝鲜驻扎过,我认为有必要让大谷喜久藏和第五师团出增强朝鲜和满蒙的力量,有四个师团的话就足可确保击溃数量超过我们一倍的**队。”上原勇作面色红润,似乎已经看到了大日本帝国的战旗插遍满蒙的画卷。

    四个师团对付到七个国师团,足够了!

    长谷川好道同样认为够了,剩下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出击,如果**队继续向南深入,那么是应该立刻阻击还是暂缓等待欧洲局势生重大变化。

    “报告,荒木贞夫大佐从义州来请战书,愿意带兵出征教训一下**队,确保我国盟友平稳渡过建国期。”植田谦吉大佐带着38联队的求战书冲入了会议室,长谷川好道皱着眉,身板笔直坐着却一直没说话,似乎等待什么。

    作为目前日本陆军总参谋长,他到底等什么呢?答案很快就出现了,会议桌上的电话铃飞速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听清楚里面的声音后,他突然站直身子目光狂热不停点头,等放下电话后抬起头目扫众人:“电报给长冈君,他的38联队可以出了,本溪的煤铁是帝国必须控制的资源。请转告他,如果遭到进攻可以立刻还击。”

    “但是。”田义一有些糊涂,这些老家伙怎么没提到宣战呢?还以为他们忘记了,提醒道:“大将阁下,我们还没有宣战。”

    “我知道,但目前我们外交上还有些小问题,所以还需要再等等。”长谷川好道无奈地坐了下来,刚才电话他已经得知,盟友显然还不愿意远东挑起战火,只是帝国已经没时间等待了,既然如此就先撞击一下试试看。

    日本陆军欢欣鼓舞开始调动的同时,一海之隔的民国内外也是如同炸开了锅般,虽然没有直接向日本宣战,为将来留下了一丝机会,但杨秋那番石破天惊的当面扇耳光行为,伍廷芳将消息回南京后还是引了全国性的大混乱。从甲午起,到庚子年惨状,直至神迹般的日俄战争,三场决定远东格局的战争让国人对列强已经深深恐惧,即使国防军横扫了全国但依然没人认为能打败不可一世的日本,只要想到那一艘艘钢甲巨舰,连坚定的人都会动摇信心,所以当杨秋直截了当宣布对满蒙展开军事行动后,可想而知人们的恐慌会达到何种程。

    南京是否已经陷入混乱杨秋还不知道,但面前的蔡锷却已经非常拘谨,坐沙上一个劲挪动位子,就仿佛屁股底下被塞上了一吨**,见到他好不容易丢下笔去抓茶杯,见缝插针问道:“总司令,为何这么着急?而且德国公使特劳恩已经来了两次,希望我们解释向山东外围增兵的目的。”

    杨秋却不疾不徐,答非所问:“段祺瑞怎么样了?”

    蔡锷被问得一愣,苦脸道:“总司令您可真有闲心,这件事国家安全局和总理府已经介入了,大总统也要求他就吴光的事情作出说明,依我看您可以放心了,这回他是怎么都撇不清关系,退役只是时间问题。”

    “那就好。”杨秋得知吴光参与了西华门事件后,就没想过留下段祺瑞,搬掉段祺瑞就意味着北洋大的旗杆子倒台,所以手抱茶杯起身走到地图前。让蔡锷意外的是他目光没停紧要的奉天,反而一直是浏览胶东半岛,这里会有什么问题?难道真要和德国结盟了?他还没开口询问,杨秋的双眉已经逐渐拧了起来:“我来做个假设,希望松坡兄解惑。”

    杨秋一边说一边将左手点了青岛上:“如果我告诉松坡兄,多三个月英日两国就要对青岛下手,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蔡锷豁然而起,目光透出浓浓的不信,虽然总参谋部每周例行会议上都会详细解释欧洲目前的情况,欧洲学习的留学生和公使也被要求不要怕花钱,每周都必须提交一份当地情况电报,所以总参谋部早就掌握了遮不住的硝烟味,但三个月内就出现问题这可能吗?就算了解德国的蒋方震和张孝准,都觉得战争应该会15年底爆,而了解英国的萨镇冰则认为应该16年初,两方预测不同的主要原因就是强大的巴伐利亚级战列舰和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的交付时间,不能第一时间使用上自己的强海上力量寻求决战,无论是对英国还是德国都会非常非常的糟糕。

    巴伐利亚级别战列舰的预计服役时间将15年年底,而那时英国能抗衡的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可能才下水试航,所以那时是德国海军力量强,也是英国海军的空窗期,萨镇冰认为如果德国这个时候突然出击北海寻求决战,将拥有至少五成胜利希望。五成!对一个大陆国家的海军来说,这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任何优秀将领都会去赌一把,只要能打败英国的海上霸主地位,这场战争德国就胜利了一半。

    但现却一下子把时间提前了近两年,也就是说无论是德国还是英国,都将没准备好之前就进行战争,这可能吗?杨秋知道自己的预测没人会相信,事实上回到这个时代后他也却担忧枪声不响,那样自己就将面临英日两国的或许还有俄国的三线夹击,可以提前写投降公告了。

    见到他没有做出任何解释,蔡锷只能以这个毫无根据的条件往下推测:“如果事实成立,那么我们和德国结盟后英国肯定会鼓动日本进攻青岛,一来是消灭德国远东的军事力量,二来日本也可以借此打开第二战场,牵制我们东北的行动能力,如果他们海军进入渤海湾卡住锦州和山海关的话,甚至还将影响到关内和关外的补给线,所以我觉得辰华您这回一定要认认真真考虑和德国结盟的事情。”

    听见他叫自己名字,杨秋就知道这是变相劝说自己不要轻易结盟德国,笑笑道:“松坡兄,我何时说过要结盟德国了?”

    “您不结盟德国?”蔡锷满脑门子都是黑线,不结盟弄这么大声势出来干吗?还把人家朱尔典变相骂了顿,连英国报纸都说大英帝国遭到了侮辱,要求远东舰队出击进行惩罚,要是没有德国外交上支持这不是自找没趣吗?

    “我知道现全国上下都说我太急了,你们也都认为只要有一年,哪怕是半年的准备也能多几分胜算,但我现能告诉你的是,这行不通!”杨秋也不想继续买关子,提高了一些声音,恰好这时蔡公时带连夜赶来蒋方震走了进来,也站地图前听他细说:“如果我的猜测成立,三个月后欧洲将生重大变化,以英法俄为的协约国和德奥为的同盟国将东西两线同时展开史无前例地绞杀,日本作为亚洲唯一的协约国成员,也必定会积极配合英法展开对德国远东力量的绞杀。

    我可以等,但外交上已经不能等!如果三个月后这两大军事集团互相宣战,那么我们再对满蒙下手,加上日本从作梗那么我们无疑就是向整个协约宣战了!即使喊立也没用,只要出手就是对整个协约的出手,那样我们就只有一条路走,和德国结盟。

    和德国结盟后,我们的选择面将变得很小,而且要面临云贵、**、疆至海参崴的万里北方,还有东北和胶东半岛五个战场,以我们目前的国力来说,不用打就可以签投降书了。所以决不能和德国结盟,德国再强大只要不能突破海上封锁就注定一事无成,我之所以放出消息就是为故意吸引英法,告诉他们别把我逼急,逼急了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因为如果我们豁出命去,放弃北方的话就能直逼印和东南半岛,对英法来说这场仗真要打也得不偿失。

    但是我希望诸位清楚一点,国家命运绝不能赌博!所以我只能现动手,打满蒙!打得日本人不得不提前动手,只要我们和日本互相宣战的时间早于欧洲,那么至少外交上我们就能推得一干二净,只要能打疼日本英法或许会愿意站出来让我们两家缔结一个和平条约。”

    蒋方震虽然刚来,但也听出了一些意思,问道:“这个假定完全可以实现,这几年是日本虚弱的时候,陆军长达十年没得到像样的军械补充,战术和装备还停留日俄战争时期,而且其国内经济条件也不准许长时间消耗下去,我认为多一年!只要坚持一年,日本如果不收手财政将彻底破产,国内环境也会生剧烈动荡,迫使日军不得不退出战争。”

    “海军呢?那海军怎么办?”蔡公时担心道:“陆军能打打,但对抗日本海军可办不到。”

    “战列舰开不到陆地上来,制衡的手段我们也不是没有,何况英法未必会准许日本海军全面投入作战。”杨秋摆摆手,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其实我倒是巴不得海军出来,我国沿海目前除了青岛外都是英法控制区,他打哪里都不合适,长距离向扬子江以南投送海军陆战队也不现实,没一个师团的力量挡不住我们部署沿海地区的四个师,何况拿不下东北就贸然南进,日本只能加遭英法怀疑。”

    蒋方震点点头赞同道:“总司令说的没错,沿海主要繁华地区都被殖民者占领这是我国的悲哀,但就此战来说却是我们的运气,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去防御漫长的海岸线,只要集部署几个位置就可以。关键则卡住扬子江吴淞口和东营黄河入海口,吴淞口炮台拥有一定实力,配合潜艇和舰队挡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我建议立刻向东营方向部署2个,不!3个重炮营,黄河只能航行巡洋舰,这个级别面对三个营的150毫米重炮胜算不大,还可以黄河水道内准备几艘布雷舰,实不行就彻底封死。”

    “锦州和山海关外是麻烦,一天拿不回刘公岛和旅顺我们就一天无法确保渤海湾安全,京奉铁路需要横穿山海关,容易遭到海面上的炮击,这点该怎么办?”蔡公时继续担心道。

    杨秋也一直揪心补给这条铁路,由于修建时近的地方距离海岸线才不到十公里,战列舰几乎可以全程覆盖,严重威胁补给线安全,说道:“之前我已经让工兵山海关北侧五十公里外修建了一座机场,飞行队这几天就会进驻,从奥匈购买的两辆装甲列车也将十天后抵达北京,上面的大炮可以稍稍遏制下舰队活动。”

    飞机打军舰?蔡锷和蒋方震都摇摇头,虽然上次听说重庆那边已经全力制造两种式飞机,其一种能带几公斤重量起飞,但效果其实连杨秋自己心里都没底。

    海军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陆军这回是必须赢,蔡锷想想忽然一笑:“一年多来总司令故意不让岳鹏去碰满蒙,只让加紧训练,您是故意的放到现勾引出日本?”

    央求不置可否,笑笑道:“每个人都有价值,敌人也是一样。山东这边就交给你和张孝准了,蒋作宾我准备调他去东北锻炼锻炼,里兄又要赶路了,和我回南京把事情对大总统解释一下。”

    “我这可是刚下火车啊。”蒋方震打了个哈哈,挪揄的撞撞蔡锷:“松坡,要不我们换换?”

    蔡松坡刚要会经济局,从济南赶来的蒋作宾冲了进来,神色严肃:“总司令,参谋长,日本驻朝鲜部队出动了!飞行大队的侦察机一小时前现有上前日军正从从义州方向渡过鸭绿江,我们怀疑目标很可能是本溪。”

    换做一个小时前这个消息会让蔡锷等人紧张,但现如果杨秋的预测准确,那么日军来的正是时候。但如果不准确的话那可就要苦战一番了。

    本溪!

    杨秋没有看几人的面色,双目陡然射向了地图上的本溪位置,锐利如针语气坚定:“诸位,竭全力!从这里,把国运夺回来。”

    “国运?夺回国运!”三人双肩猛震,目光全都聚到了东北目前大的露天煤矿所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