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六八章 唐屠夫归来

第三六八章 唐屠夫归来

    第三六八章唐屠夫归来

    日本租界,关东州貔子窝清水河旁的山窝里,不知何时修建起了一座大军营,偶有樵夫路过也纷纷诧异,因为军营内驻扎的居然不是横行辽东的日本人,而是清一的旗人士兵。「域名请大家熟知」稍有不同的是,这些旗兵居然放弃扎了几千年的长辫,全都是利落的齐耳短发,但细心地人还是能发现埋在脑后短发里的一根猪尾巴。

    自从有了这个军营,日本特意派来一个大队将四周封锁起来,两千多号旗兵被关在这个山窝里自然干不出什么好事,连空气里都飘着大烟的味道,几里外的貔子窝镇上甚至还出现了不少妓寨,就连日本兵都时常光顾。

    今天,大营内八旗飘扬,两千多招募来的旗人子弟正在进行正步训练,他们中有不少都是断了生计的原北洋第一镇禁卫军老兵,七八位日本军官来来回回呼喝不止,手里马鞭chou的啪啪作响,但这些旗兵还是走得歪歪扭扭线不成线。

    “,这不是那兄弟们当狗遛嘛?老子在禁卫军里也没吃过这等苦。”

    “就是,什么时候轮到这些日本人来训练咱们了?载洵、载涛两位大人可不会如此作践我们。”

    “每天这般作践还不如干脆上去拼命,大不了人死鸟朝天,有啥好瞎折腾的,有这闲功夫还不如去寨子多干那些sao娘们几次,爷爷就算是死也值回价了。”

    “别做梦了,还轮得到你掏ku裆?那些日本兵早就霸了位子。”

    “得了得了,都少说两句。世道不同了,这里好歹每月还有10两银子的补贴,婆娘现在就靠这个下锅呢,早知道如此老子前几年趁着年轻学men手艺也好。”队列中间,十几个前北洋第一镇禁卫军旗兵叫苦不迭,以前他们想出cao就出cao,连袁世凯都睁只眼闭只眼,哪像现在每天累得像条狗一样,要不是看在每月10两银子的月俸上,谁愿意受着罪。

    日本军官大概听到了几人违反规定嘀嘀咕咕,马鞭子刷的一下就飞了过来,只听到啪的一声,其中一位旗兵手上就出现了一道血印子。

    别看这些旗兵平时个个牛bi哄哄,可面对来真格的日本军官却也不敢造次,只得强忍怒火继续cao练,不过这一鞭子倒真让步伐整齐不少。

    “呵呵。”

    旗兵在日本军官监督下卖力走正步时,营men外乌压压走来一群金带大官,为首的正是逃到大连避居的肃亲王善耆,除了他外还有铁良和载涛几个遗老遗少,当他们裹着厚厚棉袍时,旁边几位日本lang人却依然和服加身,脚踏木屐仿佛丝毫没感觉寒冷。lang人们中央,刚从日本返回南满的川岛速lang和肃亲王一样裹着貂皮长袍,可他更多的目光却投在了派来训练的日本军官身上,见到他们督练严格暗暗称好。

    “不错,不错。”

    见到士兵军容“整齐”,铁良浑身ji动:“天不绝我清室江山,看看这些儿郎,我看不要多久杀回关内也是大有希望。”

    铁良的“ji动”没惹来多少附和,反倒让载涛等人心底里暗暗鄙视这个丢下南京自己逃跑“败类”,他要是能像良弼那样血洒疆场,清室江山何至于先被袁世凯篡夺,又被杨秋领衔的南蛮子糟蹋,到现在不得不庇护与日本人的枪口下,要不是他在南京时就一直带兵,恐怕谁都不会多看一眼。

    倒是和他一起逃出来的张人骏比较现实,说道:“铁大人先不要高兴,那杨秋也不是泛泛之辈,bi得袁世凯卧g不起后又连夜向奉天、长和热河派来数万大军,兵锋之迅猛世所罕见,以我等现在这些人马恐怕还不够他塞牙缝,应该尽速将白山黑水的四方豪杰都招揽起来,方能有一战之力。”

    说起招募关外的马匪胡子扩充实力,载涛心火就没由来的高涨,怒道:“招什么招?也不知杨秋给奉天的张雨亭下了什么miyao,半年来他手下的马队四处luan窜,能招揽的招揽,不能招揽的二话不说就打,别说这奉天省了,连安东、吉林松江都没落下。那个姓岳的也是狠角,仗着兵jing炮良逮住机会往死里下手。本来辽北的胡三爷已经答应我入伙,可也不知谁走漏了风声,那个姓岳的愣是派出一整步军营把他们堵在四平县马家岗,拉出大炮整整轰了一个晚上,一千多号人眼都没眨就全下令宰了!还故意放出消息说,谁敢来南满就灭谁!要不是最近天寒地冻,怕是一个来这里的人都没。”

    张人骏辛亥后就居住在上海,听说有杨秋头号打手之称的岳鹏为了阻止肃亲王他们招募绿林好汉,居然使出如此心狠手辣的手段,将在东北赫赫有名的胡三爷一千多号人马全宰了,心底也不禁哆嗦一下,开始怀疑自己掺合此事是不是值得了,要是被人知道上海的家眷恐怕就要彻底完了。

    众人没注意张人骏的异状,川岛速lang听说此事后冷哼道:“哼!这就是自喻民主的中央政fu吗?我看还不如土匪!真正的民主应该让各族人民拥有自决的权利。”满meng对日本干系太大,他怕肃亲王这些人失去信心,鼓劲道:“诸位放心,此事我回去后立刻禀告关东州总督福井雅太郎少将,请他立刻派出部队加强辽河以南地区的巡逻,保护愿意来的英雄好汉。”

    肃亲王知道他在日本颇有影响力,尤其是日本陆军中接受他思想的人很多,感谢道:“谢谢川岛阁下对我们的支持,只是最近招揽士兵购买武器,我们攒下的那些家底都用完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您看。”

    川岛速lang呵呵一笑,招招手走出一位lang人说道:“这位是黑龙会的大竹贯一阁下,他已经为亲王举事筹得一百万日元善款。”lang人将正金银行开出的一百万支票jiao给肃亲王后,川岛继续说道:“经过我的游说,我国陆军部已经答应将支援亲王三千支步枪和弹yao,我还派人去联络meng古马队和各位meng古王爷,只要皇帝陛下能尽早回到南满,就能登高一呼宣布独立。”

    其实载涛这些人心底里都明白,他们这些人搞独立终究名不正言不顺,最有威望的肃亲王善耆年纪太大,载涛虽然以前在军咨局身居高位,但没有足够的威望,这点上甚至还不如避居天津的荫昌,至于铁良根本就不让人放心,所以大家这段时间最急的就是如何接回北京城的皇帝。

    但接回皇帝谈何容易,且不说现在溥仪小皇帝才八岁没有行动能力,就算派去能人去也不能保证回来,毕竟现在驻守北京的不再是北洋,而是杨秋派出的那个截断黄河迫使北洋投降的中央警卫师,连日本人都说这支部队颇有战斗力。

    川岛速lang也知道要接回溥仪困难重重,但只有控制溥仪,满立才能名正言顺,而且他已经得到消息,日本陆军部正在密谋一次大行动,所以才加大了对满立的支援,心急道:“亲王阁下不妨在段祺瑞身上动动脑筋。”

    “段祺瑞?”

    “是的。”川岛速lang眯起眼睛,如同一只狡诈的狈:“我们已经得到确切的情报,杨秋正在说服黎元洪大总统和国会,准备将北京、天津、上海和重庆改为直辖市,由中央直辖地位等同各省,还准备让山西省长阎锡山出任北京市长,如此一来段祺瑞的北京镇守使位子就肯定保不住,你们说他心底会满意吗?”

    铁良大概看出大伙都不待见自己,着急立功扳回人气,连忙说道:“此事就让我去办吧,恰好我手下有几个包衣奴才和段祺瑞的小舅子吴光新有些jiao情,走他的路子可以试试。”虽然肃亲王等人都不太相信铁良,可一时半会也找不出其他人来办这件事,只得点点头答应下来。

    部署好让铁良想办法带回溥仪后的事情后,川岛速lang看看正在训练的士兵,忽然头一歪:“亲王阁下,一只绵羊是无法带领猛虎作战的,你们想好由谁来带领复了吗?”

    几句话一下子戳中了肃亲王他们的软肋,旗人这些年就没出过几个将领,宗社党内目前唯一有带兵经验的就是载涛,可载涛平时声犬马根本服不了众,荫昌又不愿意出山,剩下就几个从第一镇跟随逃出来的旗人管带,哪里比得上杨秋手下那帮骄兵悍将。

    川岛速lang见到几人迟迟不说话,早就猜到他们找不出合适人选,mao遂自荐道:“亲王阁下要是相信我的话,我倒有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连几个儿女都托付给他,肃亲王怎么会不信任他呢,听说有合适人选还以为是从日本带来的军官,高兴得连忙问道:“不知是哪位大人?”

    “这个人不是我们日本军官,但他比很多日本军官更加优秀,而且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川岛速lang很得意的哈哈一笑,在众人纳闷的眼神中再次拍拍手,片刻后一位身着日军军官服,手握倭刀的光头男子走了过来,还不等大家询问男子就已经走到肃亲王面前,目光冷冽:“在下唐继尧,见过亲王大人。”

    制造了桂林血案的唐继尧,唐屠夫?!张人骏猛地心往下一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