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六二章 带回一座金山

第三六二章 带回一座金山

    第三六二章带回一座金山

    @@@@

    8月的江南厂异常繁忙,完成两艘驱逐舰任务后,船坞已经被大大小小的民船挤满,加上因为吴淞码头的好位子都被英法等国占了,这里又成为湖北和重庆接受外国设备的转运前哨站,每天都有海轮靠岸卸货。

    三艘悬挂奥斯曼国旗的货轮相继靠上码头,四十多岁有着一脸大胡子的奥斯曼船长懒洋洋钻出船舱,一边扣衬衫纽扣一边从大副手里接过清单向舷梯走去,他这次是替德国运送中国人采购的三千吨奥斯曼精镍矿石和五千吨甲苯,如果是德美英等国船长,一定会按合同送往大冶深水码头,可奥斯曼、意大利和荷兰这些船东才不愿意开入狭窄的扬子江水道,顺流而上既耽误时间也耗煤。

    海运虽然赚钱,但能省一点是一点。

    这位奥斯曼船长第一次来中国,明显被江南厂的规模惊了一下,但借着办理手续时转一圈后又嘲笑起来,因为这里的规模和基础建设看似挺大,但远远看去几座船坞内居然都是四五千吨的小船。“嗯嗯,看来中国人喜欢摆谱的传说果然不假。”船长得出结论后,满脸倨傲要求立刻派船来转运,顺便让中国人把在九江应该带回德国的四千吨精钨矿也运来。

    奥斯曼船长的不负责任让设在这里的转运站负责人满脸愁容,矿石机械这帮洋鬼子偷懒还好说,但甲苯虽然都用铁桶装好,但毕竟是危险品,副总统这几天正在上海考察,储备在这里实在太危险,必须打电话让上面尽早派船来运走才行。

    就在这位负责人满脸苦容暗想从哪里能调来几艘船时,几声刺耳的口哨从奥斯曼船上响起,然后就见到一位头戴巨大遮阳帽,帽檐下露出一头波浪卷发,穿着奥地利百褶裙的女子在几个壮汉保护下走出了船舱,这女子面目如画,走起来路缓慢而优雅,顿时吸引了码头上的全部目光,那位奥斯曼大胡子船长更是立马冲了过去献殷勤:“菲丽小姐,为什么不多待两天呢?”

    “鲁尔船长,谢谢您一路的照顾,我已经回到我的祖国,已经迫不及待想回家了。”见到船长,叫菲丽的女人双眉不为人察觉的一拧,看得出一路上她没少被这个奥斯曼大胡子骚扰,现在到家哪还不找机会尽快离开。

    大胡子船长明显有些失望,一路上他都在打这个东方女人的主意,可惜后面那几个保镖很不好惹,而且这个女人好像还是个来头不小的大人物,上船时德国人就警告不要乱来。望着那具一摇一摆的美tún,大胡子船长心头躁动,立刻把移交工作交给大副,自己则和另两位船长一起去市内寻找酒吧,释放近两个月枯燥航行积攒下来的**。

    “小姐,出示证件。”

    江南厂码头虽然有单独通道连接市区,但为确保安全这条通道也是有关卡的,所以几个保卫士兵见到女人和大汉,立刻拦住去路要求检查证件和行礼。身后一位壮汉从兜里掏出一本皱巴巴的护照,士兵看到证件外表有些发呆,也不知道这家伙揣在身上多久了,居然已经破旧成这个样子,但等看清楚上面的印戳和外交护照后,连忙示意放行。

    “吕小姐,是先回家还是。飞速更新”

    离家大半年后壮汉也有些迫不及待了,立刻扭头去问女人,女人心思玲珑,知道汉子陪自己无怨无悔跑了大半年后也早已是近乡情怯,微微一笑:“先回家吧,休息两天再去南京见副总统。”

    见到这几人气势不凡似乎是什么大人物,所以耳尖的士兵好意提醒一句:“几位,副总统这几天就在上海。”

    “哦,他在上海?”

    听说副总统就在上海,女人眼眉猛然一亮,微微抬起头露出了一张宜嗔宜喜的脸庞,正是带石油裂解技术赴各国注册专利的吕碧莲。

    杨秋并不知道吕碧莲已经回来了,依然趴在桌上审阅关于预备役人员的训练和开支报告。

    预备役是军队建设中最重要的一环,早在主政西南时他就着手建立预备役制度,现在全国一统更需要好好经营。根据计划,1914年5月前国防军将要拥有23个陆军师主力,21个警卫队旅和30万预备役士兵。前两项已经就差一个师还在组建,但第三项也正在利用目前各地驻军和警卫队基地加强训练,还好中国从不缺乏人力资源和优秀兵源,每月训练一周就能拿到两块钱补贴的待遇,吸引了大批年轻人加入预备役训练中来。

    蔡公时见到他在看军队预备役文件,立刻挑选出两份奉天和北京发来的军方电报。身为杨秋的秘书需要涉猎的东西很广泛,因为他虽然是副总统,但全国上下现在谁不知道大权掌握在谁手里?随着河南土改节节深入,国社在北方的影响力也日渐加深,作为党魁他的地位愈加无法动摇,所以每天都会大量文件转来审批,从经济到工业,从农业到民政,再到最主要的军务,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开始蔡公时还很不习惯接纳这么多种类的文件,时常出现搞混的情况,但经过几个月的梳理后终于能应付自如了。

    说道:“这是奉天和北京发来的,岳鹏将军已经抵达奉天,因为奉天14师的装备种类繁多,希望能尽早换我军的制式装备。这封是段祺瑞发来的,他说袁世凯昨日已经举家迁回老家彰德养病,询问老总统府的处理办法。”

    杨秋皱皱眉停下笔,岳鹏的电报倒没什么,但段祺瑞这封电报意思就多了。中央政fǔ确定后,北京的地位问题一直没确定下来,一些人认为应该建立陪都以便将来首都迁回北京,也有人认为干脆并入河北省成为省政fǔ所在地,而杨秋的想法是将北京、天津、重庆和上海等几个主要城市改为中央直辖市,只不过这个想法还没能在国会通过。

    现在段祺瑞来这封电报,明显就是想尽早给北京定位,心底里也有继续坐镇北京的想法。

    想到这里杨秋抬起头问道:“虎臣,你认为谁去北京最合适?”

    蔡公时从话语里也能听出他是不想让段祺瑞继续待在北京享福,但北京地理位置重要,加上失去首都地位后城市也逐渐没落,必须要一位干吏前往才不至于耽误,可国内又有谁具备这个能力呢?

    杨秋也在挠头,失去首都后的北京城落寞之快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平行世界里因为首都迁移至南京,短短几十年繁华的北京就陷入低谷,加上附近缺乏资源,等开国大典时竟然从紫禁城内扫出几百担子鸟粪,由此可见首都地位对一个城市的影响有多大。所以坐镇北京的人不仅需要能守住目前这片产业,还需要有足够的手腕和能力,毕竟北京的北洋势力还很强,而且思想也比较保守。

    “如果可以的话,公时倒想推荐阎锡山前往。”

    阎锡山?

    不失是个镇守一方的好人才,从他在山西的表现来看首先就是比较善于理财,促进工商方面比较好,北京交给他最起码不会继续落寞下去,而且还具备一定的军事素养,但他现在是山西省省长,如果不提高北京的地位的话调往那边等于是降职,还需要想想办法。

    杨秋正要让蔡公时一会去问问直辖市划分有什么消息时,雷猛忽然敲门走了进来,见到蔡公时在连忙向杨秋眨眨眼睛。

    这块滚刀肉如今又壮了不少,挤眉弄眼的神色却和以前一样,让杨秋也乐了,放下笔笑道:“得了,虎臣又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就直说。”

    雷猛挠挠头,憨憨一笑后说道:“司令,是吕碧城小姐来了。”

    “她回来了?!”听到这个名字杨秋豁然而起。蔡公时也听说过淮南三吕的大名,本来还想留下见见这位据说才华横溢的大美女,但想到刚才雷猛的神色,心底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告辞离开。

    其实他猜错了,虽然杨秋和吕碧城的确有关系,但现在的惊讶完全是因为石油裂解技术专利的事情。

    片刻后,吕碧城走进了办公室,此刻的她已经换了身旗袍,西洋式的波浪长发和旗袍混在一起,不知是不是大半年没见,竟给杨秋一种惊艳的感觉。雷猛完成任务后也连忙飞速带门走了出去,想起等会郝文宝要来,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搅后自己又去门口准备堵住他,免得破坏了司令的好事。

    办公室里四目相对,半晌后杨秋才开口:“你瘦了,但精神好了很多。”

    吕碧莲狠狠剜了眼杨秋,后面那句不说该多好,不过她也不是寻常女子,说道:“是啊,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若不是怕有人担心我sī自拿钱走了,我才不想回来呢。”

    见到她安全回来,杨秋反而不急着询问专利的事情了,问道:“这一路还好吧?怎么回来前也不发封电报?”

    “本来是准备下月启程的,不过途中得到了一样小东西所以就急着赶回来。”吕碧莲坐下后,娓娓道出了出国后的经历。

    本来她第一站是美国,但抵达后发现美国石油公司规模都很大,急着出手裂解技术未必能成功,所以就绕道纽约前往欧洲,先花钱加入了西班牙国籍,然后又移民至瑞士,因为他听杨秋说过瑞士是中立国。花了三个月拿到身份后先在瑞士注册了华辰石油技术欧洲分公司,然后才以杨秋和这家公司的名义在欧洲各国注册了石油裂解技术专利。

    赴美也注册了专利后,才按照之前的约定联系洛克菲勒和标准石油公司。

    由于托拉斯方案,标准石油公司早已被瓦解成了数家企业,虽然目前还都在洛克菲勒家族的掌握中,但未来是否能长期掌握他们心里一直没底,所以听说这种能大幅降低成本的新石油提炼技术后立刻意识到用技术串联和巩固石油托拉斯的前景,立刻与吕碧城派去的人进行谈判。

    在此期间洛克菲勒家族想了很多办法,幸好吕碧莲聪明,一直住在中国驻美国公使馆内,还在谈判前早早请了数国律师组成律师团,最后还故意将要出售技术的消息捅给报纸,让洛克菲勒家族不得不收回那些小手段进行商业谈判。

    洛克菲勒家族不愧是石油行业的超级大亨,意识到石油裂解技术将彻底改变目前的生产方式,极大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后,立刻报出了2000万美元收购专利的价格,然而吕碧莲在杨秋解释后更清楚这项技术的价值,所以只答应合作而不是出售,虽然洛克菲勒公司一直将价格报到6000万美元,但眼看她不为所动,还开始接触欧洲石油大亨的诺贝尔家族后,最终答应以2500万美元现金购买华辰石油技术公司40%的股份。

    2500万美元卖掉四成股权并不合算,与十年后石油涨价和消费**到来后每年可以得到的专利费相比,这笔钱洛克菲勒家族最多两年就能赚回来,对杨秋来说虽然收入少了三分之一,但如果不拉他们入伙自己也无望收到这笔专利费,各取所需罢了。

    吕碧莲不想吃亏太大,所以又要求洛克菲勒公司免费提供价值300万美元的石油提炼残留物,因为她听杨秋说过这些在目前石油公司眼中反而废物可以提炼氨气,然后又能变成丁烷制造橡胶等东西。对这种残渣洛克菲勒显然还没意识到作用,所以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由此可以看出,这一系列的商业运作中,虽然有他的指导但吕碧莲还是展现出了很强的商业能力。

    将2500万美国花旗银行本票和合同放在杨秋面前后,吕碧城又从包里掏出另一份薄薄的资料:“这是在丹麦专利局中找到了的,很想你说的那个东西,所以我就买下了全部专利。”

    我说过的?杨秋早忘了自己说过那些东西,但打开专利资料后却也一下子惊呆了。

    磺胺!

    虽然不记得磺胺的具体化学方程式,但通过零星资料杨秋还是分辨出了这应该是磺胺的配方,谁也想不到他苦苦寻找的东西居然会被吕碧城偶然中在丹麦专利局中找到。看开头的说明他终于知道为何自己找不到了,因为这玩意注册时用的根本不是百浪多息这个名字,也不是任何染色剂或者药剂,而是添加剂。

    “来人!立刻准备船回武昌!”

    杨秋激动地跳了起来,离开前他只不过奢望能拿回一点专利费补贴工业,但现在她却给自己带了一座金山回来!望着像孩子般的他,吕碧莲也眯眼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