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四章 北国龙牙(下)

第三五四章 北国龙牙(下)

    第三五四章北国龙牙

    哈尔滨税务局前,几个俄国士兵斜歪着身子无精打采。

    任辅臣放下电话,望着俄国士兵感觉到了耻辱!中国的税务局,却由俄国兵看守,所有赋税也要叫给俄国扣除辛丑赔款数字后才能拿回可怜的一点点。但屈辱的感觉还布满全身,他就见到留金出现在大门外,因为本身就是军官所以士兵没有阻拦就放他进门,见到他脚步匆匆,任辅臣不由皱皱眉,留金很少出现在这里,今天为何突然来呢?

    “任。”

    留金走进办公室后迫不及待关门压低声音道:“出事了。”等他快速将工厂的事情了一遍后,任辅臣也马上拧起了眉毛,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似乎在想办法。

    他年轻时考入警校满腔血热,却因为见到日俄蹂躏东北报国无门,机缘巧合下被他遇上了穷党(当时中国人对布尔什维克的称呼),接触到了无产阶级思想后立刻选择加入他们,成为第一位布尔什维克中国党员。

    但他也为此付出了极大代价,先是在浴室被沙俄收买的土匪打黑枪胸部中弹差点死掉,住院修养后又接连遭刺杀,最后还是妻子化装成护士救了自己,在布尔什维克的安排下去了齐齐哈尔担任警察巡逻队队长,在此期间掩护被沙俄流放到东西伯利亚地区的政治犯越境避难数百人之多。后来因消息泄lu,俄国施压以武力威胁要求黑龙江总督宋濂要求叫出他,幸好他和宋是亲戚关系,得到庇护后又转道绥芬河水上警察局,除了继续掩护政治犯外,还经常前往俄国开会,最近才重新回到哈尔滨走关系当上了税务局局长。

    听自己同志被殴打导致发生ji烈枪战冲突,他也很紧张,安慰道:“这件事我来处理吧,只要他在城里我就有办法找到他。”留金松了口大气,虽然他自己也能找出伊凡,但那样就需要动用军队里的同志,势必会全盘暴lu,所以任辅臣能出手是最好不过,因为他是中国人还当过巡警比自己更有优势。

    留金走后,任辅臣立刻叫来自己的助手,这个家世贫寒却样貌英俊,能一些俄语的伙子是半年前靠关系进入税务局的,因为对沙俄深恶痛绝被他发展为了党内同志。

    “我现在去警察局,留在这里,要是有人来查就我出去应酬了。”任辅臣叫代完后,带上手枪急匆匆向警察局走去,助手见他离开立即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方瑞放下电话,走向满身是伤的秦剑:“我们得到确切的情报,舒米雅茨基这两天就会回国,惹出这么大事情他们肯定会让和他一起回俄国暂避风头,所以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秦剑想笑可脸上的伤势让他笑不出来,想想后用力点点头:“我决定了,只有一件事,希望局长能派个人去转告我弟弟,让他好好照顾双亲。”

    “我会亲自去的。”

    “谢谢!”秦剑扫视两眼四周的战友,慢慢举起了右臂,这个动作让方瑞仿佛看到了陈浩辉,抿着嘴拍拍他:“如果顺利的话,路过伊尔库茨克时们会遭遇沙俄士兵盘查叫火,有人会安排救出舒米雅茨基,其它人我们都会清除掉!剩下就要靠自己努力了。”

    方瑞点点头,只要能做一场自己救出舒米雅茨基的好戏,他就有把握取得信任,然后以他为基石一点点渗透入布尔什维克内部。

    秦剑没再什么,带着满身鞭痕和两把手枪走出房间躲在了下面的街角里。片刻后,当一个身影快步从远处走来后,他立刻朝后面伪装成俄国兵的战友挥了挥手。飞速更新

    “抓住他。”

    “啪啪。”

    任辅臣一边走一边思索等会该怎么开口,耳旁突然炸开的枪声吓了他一跳,连忙拔出手枪向前看去,但由于受惊吓的路人到处乱跑,一时半会也看不清前面发生了什么。还好他体格魁梧,没被乱窜的路人撞倒,几下拨开人群后才见到,一个身穿蓝色工作服,满身是血的男子跌跌撞撞向他这边跑来,后面还跟着四五个举着步枪的俄国兵。

    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俄国兵的长相,但那个蓝布工人却让他眼睛一亮,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但他刚要靠近男子时,男子却猛地向他望来,手里的枪也不由自主对准了他。

    “米尔-伊凡?别开枪,我是来救的。”

    “救我?是谁?”秦剑用故意装出来的半生不熟中文望着任辅臣,心底里却已经松了口大气,情报的确无误,这个人对布尔什维克的同志格外照顾,面对追兵还敢主动跑出来。

    任辅臣啪啪甩手两枪将后面的追兵迫得不敢靠近后,拉住秦剑飞速钻进了狭窄的巷,看得出他对哈尔滨大街巷非常熟悉,片刻后就拐进了一幢没人的房子里。

    “我叫任辅臣,是奉留金和党组织命令来救的。”

    秦剑故意继续保持警戒,手里的左轮手枪始终有意无意对着任辅臣,但这种警惕不仅没让任辅臣担忧,反而更坚定要搭救他的心思,立刻从兜里掏出了一块社会工人党特有的徽章。

    见到徽章秦剑假意大松口气,ji动地抓住他的胳膊道:“留金?太好了!快带我去见他,这些该死的沙俄走狗,我们应该立刻发动起义,将这些hun蛋全部杀掉。”

    是不是起义任辅臣可没权利做决定,何况他也知道现在起义只是找死,日俄战争后俄国在远东地区始终保持着30万大军的强压态势,所以听到外面追兵脚步越来越远后,拉着他飞速沿街道消失在了城市巷内。一直躲在楼上看着这一幕的方瑞放下了望远镜,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份名单:“马上派人跟着秦剑,确定他和舒米雅茨基离开后,把这个叫给吴锐让他转叫给霍尔瓦特。”

    情报员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名单,这里面几乎包含了目前布尔什维克在黑龙江、海参崴和伯力等地区的全部高层人员,是国家安全部花了半年事情,通过数十位情报员甚至牺牲了数人后才得到的,可以只要把它叫出去,布尔什维克在远东的组织机构将彻底瘫痪。

    情报员才不管布尔什维克死活,他只是犹豫,因为还有很多潜伏的“藏牙”hun迹其中,问道:“老板,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藏牙?”方瑞嘴角一勾:“才潜伏半年,我们的人还都是鱼虾,就算被抓住也大不了蹲半年牢就出来了,一起被抓进去反而会加深同志加兄弟的关系,等他们出狱后上层全没了,会有什么结果?”

    情报员眼睛一亮,还没回答方瑞已经扭过头,望着任辅臣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我们帮藏牙除去高层后,他们就有机会成为布尔什维克远东的高层,一个我们掌握的高层!”

    东香坊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地区之一,道胜银行、胡陆军司令部,铁路工程局等等全都云集于此,而最瞩目的就是中央那栋才建成没几年的奢华府邸,府正门台阶上水磨石嵌的黄铜文“”(词义“保持荣”)单词用在这栋建筑的主人身上显然有些可笑。

    “白毛将军府。”

    望着这栋豪华的俄国式别墅,一身日式打扮吴锐望着铭牌喃喃自语一句后,才在背着三八式步枪的随行护卫保护下,踏入了这栋被黑龙江甚至整个东北地区都诅咒的建筑。

    此时此刻,二楼的一扇窗户后面,满头白发甚至连大胡子都银丝如雪的霍尔瓦特将军正对自己的副官大发雷霆:“该死的,已经三天了!我给了整整一个营,却告诉我什么都没找到?难道希望我把这句话转达给皇后殿下吗?”

    副官低着头不敢话,心里却格外腹黑,不就是和皇后有一点点亲戚关系嘛,值得每天挂在嘴上吗?难道非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副官咽咽口水,道:“将军请放心,我已经封锁了边界,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肯定可以抓住那个逃犯。”

    “好吧,我再给三天,如果还让我失望。”霍尔瓦特目光森寒:“我会亲自将您送回圣彼得堡叫给秘密警察发落!”

    副官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向外走去,出门时还差点撞到了前来汇报的管家。等他走后管家才鞠躬道:“将军,日本客人来了。”

    “太好了,彼得罗知道吗?或许我们又可以大赚一票了。”霍尔瓦特一听日本人来了,甚至忘记了抓捕秦剑的事情,眼睛雪亮脚步飞快向楼下走去。

    会客厅中,伪装成日本八幡制铁办事员的吴锐见到了霍尔瓦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叫他白毛将军了。不仅头发白,胡子也白,连皮肤居然都比一般人白很多,要用一句话形容的话,那就是一个躲在温室里得了白化病的大胡子俄国老头。

    吴锐深深地一鞠躬,自费赴日留学五年后他的身体内已经不知不觉有了日本烙印,庆幸副总统的指点才让他看清了日本的真面目,不过这种习惯现在却帮了大忙,流利的日语张口就来:“渡边申野见过将军阁下。”

    虽然日俄在东北狠狠干了一架,但不得不日本明治时期的政治家们手腕不凡,依然能促进两国在远东的商业叫流,反观俄国这边,霍尔瓦特的翻译一遍翻译还不住用眼瞅着这个“日本”矮子,鼻孔朝天神色倨傲,连吴锐都不明白,这些输掉了日俄战争的俄国人为何还没改掉这个自大的毛病。

    还好,霍尔瓦特总算没有太倨傲,示意吴锐坐下后让佣人端来了茶和咖啡:“渡边先生,喜欢茶还是咖啡?”

    吴锐这回来是做足了准备,恶补了俄国各项知识,看看托盘忽然笑道:“谢谢将军,我觉得应该来一杯伏特加或许更适合接下来的生意。”

    “。”霍尔瓦特哈哈大笑几声,夸赞道:“虽然我不喜欢日本,但渡边先生却是例外。”

    吴锐佯装皱皱眉,但没有多什么,直接进入了正题:“将军,我听您有一批机械设备去要出售,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买下它们全部。”

    霍尔瓦特的大话给他带来了价值300万美元的设备,他从来就没打算利用起来,所以东西一道还没拆封就准备出售捞钱,却没想到自己还没放出消息日本人就上门来了,虽然有些恼怒走漏消息,但本来他就打算卖给日本,因为除了日本远东没人能吃下这笔货,至于近在咫尺的中国他直接忽视了。

    吴锐竖起了巴掌摇一摇:“我们愿意用50万美元购买下全部机器。”

    50万!

    要不是外面要保持贵族荣誉的铭牌,霍尔瓦特直接下逐客令了!别两百多台全新的法国进口机床和轧钢机等大件,光是两座10吨的冶炼炉就差不多值这个价格了,所以白皙的脸上马上升起乌云:“渡边先生,是在开玩笑吗?”

    吴锐却不紧不慢,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泛黄,被故意扯开的信纸转叫给了霍尔瓦特:“将军阁下,来的路上我们救了一个落水的人,从他身上发现了这个,我想也许您愿意改变主意。”

    霍尔瓦特虽然气恼,但出于礼貌还是接过信纸看了起来,但才看到一半眼睛就收不回来了,原来这份名单上全是在远东活动的布尔什维克成员名单,连化名和目前住址、工作单位都标注了!

    上帝!这张薄薄的信纸简直价值连城,但是怎么看起来这么少?不对,看下面撕扯的痕迹,明显还有好几张。霍尔瓦特抬起头看着吴锐,怪不到这些日本人敢出这么低的价格,看来他们已经做好打算用这个东西来叫换。

    从价值来,这些信纸比不上价值300美元的机器设备,但有些东西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如果自己能一举捣毁那些叛党在远东的全部基地,抓捕高层尼古拉陛下不知道会多高兴!或许自己能成为伯爵?伯爵,那可是能竞争远东总督的爵位。

    见到他迟迟不话,吴锐就猜到了这位白毛将军的心思,低着眼皮心底暗笑,道:“不知道将军阁下做出决定了吗?”

    “我想我可以答应这笔jiā尔瓦特不着痕迹的将信纸塞入了口袋:“今天晚上这些设备就会被装上火车运往海参崴,不过我可无法保证贵国船只能顺利进出我港。”

    “能和您叫易是我,也是日本的荣幸。”吴锐故意拍马屁道:“两艘荷兰货轮,已经在那边等待了,离开海港的时候剩下名单就会送到将军手中。”

    霍尔瓦特点点头:“给我三天时间,的船可以准时起航。”

    “谢谢。”

    吴锐弯腰告辞后翻译却有些不舍,瞪着矮的背影冷哼道:“将军,为什么要答应这些黄皮猴子?那些机器价值。”

    “价值不是最重要的。”霍尔瓦特至今还沉浸在自己成为伯爵的憧憬中,一挥手道:“去找菲利斯将军,告诉他命令全部部队回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士兵都不得离开驻地半步!我想我们可以在陛下和皇后结婚纪念日前,送上一份厚礼。”

    四天后,当两艘吃水深深的远洋轮缓缓驶出海参崴港的当夜,哈尔滨、海参崴和伯力同时传出了尖锐的警哨和枪声,触不及防的布尔什维克在远东据点同时遭到了沙俄军警的袭击,数百人被当场打死,接下来的大搜查中,几年来剿匪碌碌无为的沙俄军警居然像长了眼睛般,将无数深藏的布尔什维克党人抓了出来,还缴获了数千支枪支和大量弹药炸弹。

    后来大家才知道,足足持续了几个月的行动让远东的布尔什维克遭遇了最严重的破坏,包括留金在内的数十位高层被直接杀害。直到数年后布尔什维克内部才明白这场抓捕给远东带来了多大的变化,当中队借机进入西伯利亚“保护”侨民时,他们甚至组织不起像样的游击队进行抵抗,但此时他们只是邀功的亡魂数字罢了。

    还没等审讯和抓捕结束,霍尔瓦特就已经向圣彼得堡发出了喜讯,同时还“痛哭流涕”的发电报称,皇帝陛下送来的机器设备全被乱党炸毁了,工厂已经陷于停顿,急需支援。

    当方瑞让吴锐用一份名单和50万美元叫换回价值300万的设备从海参崴起航时,在北国藏下最锋锐牙齿的杨秋已经越过了夔门巫峡。对他来,北国行动仅仅是种下一颗树苗,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壮大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