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五二章 北国龙牙(上)

第二五二章 北国龙牙(上)

    第二五二章北国龙牙

    呜呜的汽笛声中,挂着八节闷罐车厢和四节平板车的比利时蒸汽机车缓缓驶入奉天车站

    张作霖和马奎站在前面,身后是还没正式换装改编的奉军14师军官,北洋20师以谈判还未结束为由暂不开进奉天,让日日担心日本进攻的奉军睡觉都不安稳,现在国防军一师三旅先头部队的抵达终于让大家松口气。

    张作霖扭扭头,发现方瑞不在人群里,问道:“马老弟?方兄弟呢?”

    这个张作霖还真是自来熟,不知不觉一句老弟就拉近了两人的关系,接触几天后马奎也有些明白这个人为何能纵横东北这么多年了,道:“方瑞他不属于军方。”

    不属于军方?张作霖眉心一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后有些后悔没早点问清楚了,要早知道方瑞还有另一个身份,就该多巴结巴结,这种有秘密身份的人肯定是杨秋的绝对心腹,巴结上他不准奉军一夜之间就能成为国防军嫡系。

    白门g门g的蒸汽中火车慢慢停稳,厢门拉开一队队士兵开始跳下车,这些士兵下车后既没乱跑,也没有鼓噪,而是迅速在站台上列队,几千人除了脚步声外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这种严谨纪律让奉军军官暗暗咋舌,尤其是白雾散尽后平板车上清一色的75毫米和105毫米榴弹炮,让缺乏重火力的奉军眼睛都绿了。

    等一tingting轻重机枪、一门门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炸药包被搬下,大家连抢的心思都有了。

    张作霖也看得眼皮乱跳直吸冷气,这些年奉东挪西借好不容易攒了些家当,满清倒台后奉天制造局又被收入囊中,所以他自觉有了些底气,但现在看人家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别拥有三个旅的1师了,光是先头抵达的一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营,轻重火力就比整个奉军还多,难怪袁世凯和北洋会被打得那么惨。

    “雨亭兄,多日不见了。”张作霖正看着一门门大炮机枪流口水,远处忽然走下一人还不停向他招手,扭头看去居然是在奉天待过一段时间的蒋方震。

    蒋方震在东北时得到过张作霖很大支持,认为此人本领非凡,居然能在日俄夹缝中拉起一支队伍还越活跃滋润,所以两人颇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架势,一直以兄弟相称。

    张作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随头批支援部队一起来,高兴地连忙迎上去:“百里,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不是当大校长了吗?总司令怎么舍得放来奉天?”

    “总司令怕我闹洞房坏了他好事,就把我撵出来了。”蒋方震还是那个样子,言语无忌唠唠叨叨,把没喝上杨秋喜酒的絮叨全丢到张作霖头上,后者也知道杨秋前几天结婚,还特意发去了贺电,见状哈哈一笑:“总司令的酒没喝上,就喝老哥我的,马兄弟也一起来,咱们就在奉天遥祝总司令和夫人新婚大喜。”

    马奎暗暗好笑,这家伙还真懂得打蛇随杆上,要真是司令站在面前,这家伙会不会干脆纳头拜倒?蒋方震喜欢他这个性子,哈哈大笑道:“今天这顿酒,雨亭兄还真得请我。”

    “为何?”

    蒋方震指指后面,一个阵列引起了大伙的注意,开始还以为普通士兵,但看清楚后才发觉很不同,虽然装备和士兵没什么差别,仅每人多了一支民元式手枪,但这些年轻人的肩膀居然都扛着士官的肩章。

    张作霖立刻就明白了,这一百多号全都是基层士官!

    任何一支部队要想发展,军官尤其是基层军官格外重要,北洋得益于站练兵中培养起来的中坚力量,杨秋依赖中国第二大武装集团湖北新军,滇军也有云南讲武堂,反观奉军和其它部队这些年迟迟发展不起来,最大问题就是严重缺乏基层军官,民党为何昙花一现?就是缺乏自己的优秀军官!奉军同样如此,因为底子是胡匪,认字的都没几个,至今上层连他自己还都是满嘴脏话的土匪头子,所以眼见这么多年轻军官在面前,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没人比蒋方震更清楚以奉军为底子的14师不足在哪里,论血性、讲不怕死,这些东北汉子与湘军、滇军比亦不逞多让,骑兵上还超出多多,但军官缺乏让他们无法发挥出全部力量,这回带来一百多士官补上这块短板后,只要严格训练一段时间,14师将很可能成为国防军战车上一支精锐师。

    当然,将这批士官生送给奉军他也rou疼至极,要不是东北的重要,他是绝不会拿出这批士官生的,虽然他们还只是第四期速成班学员,比专业的国防大学还差一些,但因为之前就都是各部队严格筛选出来的尖子,所以好些人甚至还没毕业就被各部队看中了,全军上下不知道多少人盯着这块大féirou,就连蔡松坡得知第四期快要毕业后,也委婉提出要支援南方各部队一些,现在这批好苗子一半都给了14师,可想而知杨秋多看重东北这块宝地。

    “报告,第四期速成班一连集合完毕,请长官指示。”年轻下士双拳提到腰间,一路跑来到蒋方震三人身边,立正敬礼动作标准,一看就经过极其严格的训练。

    “这是朱培德,字益之。”蒋方震向张作霖介绍年轻士官:“二连连长,之前是云南讲武堂学生,西南后进入速成班,成绩优秀被大家选为连长。”

    “选为连长?”张作霖被朱培德感染后也难得敬了个礼,却对推选连长有些诧异,军队里的军官都是任命的,士兵除了服从就是服从,怎么会有推举这种事情呢?

    “为促进竞争,军校和速成班每期都分为两个连,平时由大家自己推选连长,每次任期一个月,要是这个月内他的连被别人超过就自动下台。”为了让张作霖知道杨秋花了多大心血,蒋方震故意拖长音道:“益之已经连任四届连长了,原本应该分配到中央警卫师的,看们这边急需司令就让我带他来,要不是有总司令这块挡箭牌,他们在路上就被人瓜分了。”

    见到朱培德,张作霖就知道这些年轻军官都是宝贝,但也同时闻到了里面的怪味道,杨秋又不是大善人,凭什么往自己这边赛这么多人,难道对自己不放心?

    不对!他都把最强的第1师拉来了。

    何况根据马奎所,安徽10师、江苏12师也紧随其后要在半年内调来东北,加上14师东北一下子出现4师云集的场面。1师不了,10师的罗佩金也是被杨秋收服的滇系军官,12师是江苏第九镇的老底子,都是不错的部队,有这几支部队在,奉军14师还能玩什么花活?

    既然不是针对自己,那么?

    吩咐朱培德和部队一起去休息后,蒋方震才将张作霖拉开几步,避开那些奉军军官后严肃道:“今次除送他们来外,也是想见见雨亭兄。”

    见到面色凝重,张作霖心头一沉,急道:“百里与我相识多年,有什么话就直,老张还ting得住。”

    蒋方震望着远处正在卸载大炮的士兵,整理了一下思绪后道:“日本政府不久前通过了组建两个新师团的计划,全都将部署在南满和朝鲜。从日本国内一些报道来看,目前日本陆军部正在从其它各师团中chou调精锐加速组建这两个师团,预计最迟明年三月前就能组建完毕,最迟六月就能肩负作战任务,总司令和参谋部觉得他们很可能会和目前的16师一起被组编为一个军。”

    瞅了眼脸色不怎么好的张作霖,蒋方震继续道:“东营的事情还在扯皮,来时少川总理特意来电,日本很可能会憋下这口恶气,根据他们的传统看,这口气是迟早要吐出来的,所以司令预测一年后东北这边很可能要面对3-5个师团的威胁!”

    “3到5个师团!”

    张作霖倒吸口冷气,日本陆军的作战能力他很清楚的,日本现在是国内没钱打不起,但如果打起来的话,3到5个师团绝对有能力一口吞掉整个东北!如果俄国也趁火打劫,东北就真要变天了。

    难怪杨秋抓紧时间往这里调兵遣将,就是想在日本两个师团组建完毕前抢先占据优势。

    张作霖前半辈子可以都在刀口添血,也是个很辣的角色,日本这种大行动反而ji起了他的脾气,咬牙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三五个师的确难缠,但只要俄毛子这回不插手,老子手里的枪也不是烧火棍!”

    “俄国不插手?”

    蒋方震念了句,也有些担忧这个野心勃勃的北方邻居,虽然杨秋信誓旦旦俄国没机会插手,但会是真的吗?从之前的行动看,俄国不插手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他为何还这么信誓旦旦呢?

    奉天因为数千远道而来的国防军逐渐从日俄两家对峙变成三家争夺的局面的同时,一支的马队也进入了北国最远的一座城市。

    “头,哈尔滨到了。”

    化装成毛皮商人的方瑞悄悄掀开马车布帘,望着远处充满了俄国风情的建筑,他脑海里立刻浮现起了两个词,中东铁路和布尔什维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