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二五章 迂回的装甲车

第二二五章 迂回的装甲车

    宁陵的北洋军乱哄哄涌入阵地时,梅生已经率骑兵完成了对前哨阵地的清扫,数十支冲锋枪和掷弹筒的强攻下,驻扎在这里的北洋步兵连抵抗声都没传出就被清扫一空。

    当20分钟后10丨主力路过这里时,泥地两旁已经站满了缴械投降的北洋步兵,隆隆刺耳的引擎声让北洋降兵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向了后面的卡车队,当一门门105毫米榴弹炮和几辆装甲车从面前驶过时,已经吓得面无人色。

    “还是们骑兵厉害,换做我们步兵起码要纠缠一阵子。”

    夸奖让梅生难得挠挠头,骑兵本来最擅长的就是迂回和偷袭,干翻一个连机枪都没有的北洋突前哨实在不是多大的功绩,他现在最想看的就是装甲车到底有多大用处,搓着手问道:“邱旅长,什么时候开始?”邱文彬指着正在用铁管子模样的德产测距仪计算距离的炮兵们,道:“炮兵会先替我们扫清外围和压制敌火力,到时候还需要们骑兵佯攻把火力吸引出来。”

    克虏伯1909型105毫米榴弹炮在进攻战中不需要挖掩体,但由于炮身轻,国防军订购的又是20倍口径长身管型,所以炮兵需要用沙袋压住车轮和大架,防止发射后产生较大移位影响精度。12门榴弹炮展开需要五分钟,70毫米步兵炮组装起来也要几分钟,所以8分钟后第一枚炮弹才离开炮膛。

    “轰!轰!”

    宁陵是个镇,既没城墙又没坚固防御,只有两个高地呈犄角状依托,158公斤重的榴弹犁地般落在被标注为101和1北洋高地内,之前还觉得已经很牢固的工事和掩体几乎是碰到就倒,让第八混成旅的士兵狠抽自己耳光,怎么就没想到再弄结实点呢!

    王占元也是面色微变,虽然信阳之战后他已经听国防军装备了更大口径的重炮但一直不以为然,始终认为步兵才是关键,但直到自己现在面对才明白更粗大炮管意味什么。部署在高地后方的两个北洋炮兵营开火了,75毫米日造野战炮弹道平直射程上虽然能给对方造成一些威胁,但之前还觉得不错的炮弹威力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太了。“骑兵出动,散开些,把火力吸引出来。”“炮兵注意观察。”得到命令的梅生一刻都等不了,两百多早已不耐烦的骑兵借炮兵停下呼啸着冲向了对面,沿途经过的庄稼地被铁蹄践踏得泥土翻卷,见到骑兵北洋立刻把藏起来的马克沁和麦德森全拉了出来两翼炮兵也纷纷调转炮口准备让不知死活的国防军骑兵好好享受一下。哒哒的机枪声总算让第八混成旅恢复了一些信心,但还没打多久这么骑兵居然绕了个圈又回去了,王占元顿时色变大喊道:“快!快停下来!”他的话才出口,对面的国防军炮兵就重新怒吼起来,这一次动手的不仅仅是12门105重炮,还有三个团总计36门70毫米步兵炮,这些加长了身管的步兵炮被推进到两千米后,威力也足够对阵地内一些轻型火力点构成威胁。轰隆隆的炮声甚至吓得正在回撤的骑兵连战马狂呼乱嘶差点没把梅生等人掀翻在地。拥有卡车后,10丨终于可以携带更多炮弹,所以每个北洋暴lu的火力点都遭到了至少三四遍炮弹蹂躏。眼看差不多了邱文彬立刻下令旅属重炮把全部火力都集中到宁陵和商丘之间的右侧102高地,压制住上面的炮兵,然后投入步兵进攻正面牵制的同时,更一口气在102高地右侧投入六辆装甲车。换了新发动机的戴姆勒装甲车如同怪兽般喷着黑烟从后面飞速钻了出来,野地里每时20公里的时速足以确保它们完成快速穿插,实心橡胶轮胎和独特的四轮驱动技术又保证了不用太担心崎岖和坑洼。除了装甲车外,三百多选出来的步兵躲在厚实的钢板后面,用车体做掩护沿着右翼发起进攻。“旅长,看那边!”参谋被突然出现在望远镜里的大家伙吓了一跳,连忙提醒正在指挥正面的王占元。只看一眼王占元就意识到危险,想起了日俄战争时俄国使用过的全身披甲连子弹都打不穿的卡车,急的连忙大喊:“快!快让大炮全转过去!”被压得抬不起头的北洋炮兵纷纷开始调转炮口,但先不要打中米外以每时20公里速度绕过正面的装甲车有多难,光是炮口发出的火焰就又引来了kB旅炮兵的疯狂压制。躲在1号车内的机枪手史明阳是原11旅重机枪手,参加过孝感保卫战战后又参加了专门的重机枪培训班因为成绩出色被调入警卫师。虽然只是四月,但钻进狭窄且音刺耳的装甲车里滋味并不好受,一路行军走来大家都已经是满身大汗,不过相比难过,兴奋却更大,一想到有厚厚的装甲钢保护可以尽情开火,滋味就已经无法形容了。首次出现在国内的钢甲怪兽蹒跚着向k2高地后方迂回,等接近高地时大批北洋兵出现在了地平线上,不得不和倪军相比前身是直隶混成旅的第八旅作战勇猛了很多,好几个军官都亲自带队,利用树木和掩体试图阻挡装甲车的前进路线。叮叮当当的流弹撞击钢板声还是吓得第一次使用装甲车的kB旅驾驶员们心慌意乱,从高地上打来的炮弹也不时在四周炸开,所以大家都左冲右突希望能减少被击中的可能,可过了会发现子弹打中根本没事后,胆子又一下子壮了起来,加大油门向北洋军冲去。当距离到达500米时,史明阳率先开火了。德国原产的792毫米马克沁比自产需要确保弹药通用缩了。径的汉三型重机枪威力更大,但就是弹药消耗太严重,可打起来谁还在乎这些,透过瞄准孔史思明可以尽情的扣住扳机,连接在车体上的机枪架又确保了机枪不会因为震颤丧失精度。六ting马克沁全速开火的威势极为骇人,喷吐的火焰,包铜的尖头子弹散发着冰冷光泽向敌人飞去,虽然北洋士兵都躲在树木和掩体后面,但还是挡不住这种狂风暴雨般的袭击。史思明枪口对准的是一棵大树,他刚才看得格外清楚,树后面有一ting麦德森轻机枪,自从仓山后北洋也购买了不少这种轻机枪,用轻机枪和自己对轰?看他怎么死!几乎没有考虑,史思明就向那边连连扣动扳机,不到片刻碗口粗的大树就被子弹打断,吓得后面北洋机枪手连忙闪避,可他这么一动就无法躲避子弹了,身上一下子被打出四五个弹孔。鲜血和机枪的嘶鸣构成了迂回队伍前进中的唯一旋律,面对六辆全速开火的装甲车北洋士兵终于撑不住了,纷纷往后逃跑,更给了史思明大开杀戒的机会。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六辆装甲车就完成了撕开侧翼防线,绕个大圈会回到了102高地后面的任务,跟随在车子后面的步兵见状立刻用迫击炮和掷弹筒对防御薄弱的后方进行打击,瞬间整个102高地上都是闪耀的火团。102高地岌岌可危后,互为犄角的01高地顿时不知道怎么办了,想要救援又怕步兵离开掩体被对手的优势炮兵和机枪屠杀,不救的话一旦失去102高地,更矮的101高地恐怕也守不住。几千米外的宁陵镇已经乱作一团,隆隆的炮声吓得老百姓纷纷向北逃跑。利用前后夹击的机会,两门70毫米步兵炮和四门80毫米迫击炮被推到了山脚下,一枚枚炮弹画出弧线从头顶不断落进北洋阵地内,借优势炮兵掩护,两个连的步兵在机枪掩护下开始向高地发起冲锋。建立之初为了保证战斗力,101和10丨就从各师中抽掉了大量老兵,新兵比例只占了三成,接受过湖北和仓山洗礼的老兵们早就习惯了顶着密密麻麻的子弹冲锋,散列成散兵线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掩体或者弹坑一点点往上爬。王占元手脚冰冷,怎么也不会想到被这么快撕开一个缺口,六辆装甲车带来的步兵从防御薄弱的后面一刻不停进攻,导致正面却开始摇摇yu坠。而且他也太低估警卫师的火力了,一个旅12门重炮不,还有36门步兵炮和36门迫击炮,掷弹筒更是装备到了班。面对清一色可以再数百米外将炮弹扔进阵地的10丨,北洋第八旅的神经开始慢慢断裂,不少士兵趁着兵荒马乱开始逃跑,眼看阵地越来越乱,王占元也顾不上危险,拔出刀就要去追那些擅自逃跑的士兵,可才走出几步就被一枚炸开的120毫米迫击炮掀翻在地,昏迷不醒。失去指挥大脑后北洋更加没法抵挡,后路又被六辆装甲车和不断从缺口绕过来的kB旅士兵堵住,最后只得纷纷放下枪举手投降。梅生看看表吐了吐舌头,换在以前一个步兵旅对一个步兵旅,就算炮兵再强步兵们想要撕开缺口也要几个时,但现在从抵达到进攻还不到一时枪声就开始稀疏。想到刚才自己带骑兵偷袭迂回那股子得意劲,有些不自在了,要不一,申请调职去学开车?不知道团长会不会踢自己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