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三三章 四轮驱动

第二三三章 四轮驱动

    第二三三章四轮驱动

    萍乡至九江一路都能通船,所以只花两天时间就抵达了南京,巧合的是楚豫舰靠港时,四艘悬挂着意大利旗帜的远洋轮和一艘奥地利客轮居然也同时抵达了南京港,带队的居然是去年年底去德国接收第二批采购设备的刘庆恩。

    他现在已经是湖北公司技术总长,负责全厂技术部门的管理、研发和设备采购、此次赴欧洲除了带回向德国采购的最后一万支12式步枪和24门105毫米榴弹炮外,主要都是第二批采购的设备和机床,与单纯的武器采购相比,在杨秋引导下湖北和重庆的目光已经放在了加强技术设备上。

    刚踏上国土就见到杨秋,刘庆恩也格外高兴,拿出清单声音脸色涨红:“德国这边一共是371台,奥匈交付了110台,都是我们急需的各类机床,锻压机和轧钢机这些东西,另外我还从比利时和瑞典采购了二十几台二手货,其中有一整套他们淘汰的软钢加工设备,这玩意花了我二十万呢!对了,参观斯柯达时他们正好有两台两千吨油压机要淘汰,我就买下来了,机器是旧了些,但我亲自测试可以使用,还买了几门不同口径的废炮,虽然是废的但我觉得可以拿来研究借鉴,何况也不贵。”

    刘庆恩絮絮叨叨像个老太婆。也难怪他如此激动,他这次代表湖北工业公司出去后,负责接待的克虏伯规格很高,主要就因为杨秋接连拿出了很多新技术引起了克虏伯的注意,尤其是最近的新式迫击炮技术和75姐两项技术,连克虏伯几位总工程师都认为是划时代的炮兵技术,所以特意提高了接待规格,还全程安排了翻译,并首次开放了很多核心厂区让他参观。

    最后还联络欧洲三雄之一的斯柯达工业联合体让他参观,所以他至今还没从兴奋中恢复过来,加上杨秋答应过如果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汇款买下来,所以几乎是看上什么就买什么,为此张文景不得不多次给他汇款,总额达到了150万美元,要不是杨秋支持他都要破口骂人了,但却让他更对杨秋支持工业的决心更加佩服,更坚定了要帮杨秋和中国建设一个建设世界级工业联合体的梦想。

    “在往上走不了万吨轮所以只能先卸在这里,我已经和苗姑娘联系安排好了,她会尽快派江轮来转运,最迟一个月这些东西就能运回汉阳和重庆。”刘庆恩完后,忽然扫了眼徐秀钧等人,避开后悄悄指了指那艘客轮,压低声音:“船上是第三批一共161人,都是因为资助和帮助过捷克叛军被奥匈警察逮捕的,大部分都是捷克人,那些警察和看守向我保证里面六成都是以前斯柯达公司的设计师和工程师,从重型大炮到汽车都有!就是价格贵了些,光买通那些警察和官员就花了30万美元,再把他们家人搜罗起来又花了10万,都够采购十几台机床了。”

    六成都是斯柯达的设计师和工程师?!

    杨秋眼睛都亮了,和几船的机器设备相比,这才是真正宝贵的东西,要知道斯柯达可是目前欧洲三大工业联合体之一,某些方面比克虏伯和莱茵金属公司还强!别几十万,几百万都值了。“办得好!注意保护他们的安全,别一窝蜂全部囤积在我们湖北,重庆那边也匀一些过去,生活上无论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供,但必须为我们服务,此外监管也要继续加强!人手不够就去找萧司令,这些人逃走一个都是大损失。”

    刘庆恩连连点头。经过此次参观,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大工业了,尤其是工人近十万的克虏伯,莱茵金属和斯柯达这类超级企业给他印象太深了,但他也知道国内目前要达到这种规模根本不可能,因为这已经不仅仅是资金问题,所以别看刚才嘴上得轻松,其实心里不知道多看重这批技术员,有了他们湖北和重庆的根基才能更扎实。

    旁边徐秀钧和蔡公时等人听又买了这么多机器设备也是很高兴,谁都知道这些才是国家富强的基石。

    “对了,司令您让我找的东西我带回来了。”刘庆恩将清单贴身收好后,忽然一拍额头拉着杨秋就往卸货区走。大家还以为什么事呢,等到了地方才发现,码头上摆放着十几个覆盖油布的大件东西,从外观看倒有些向欧洲的卡车。

    听找到了,杨秋心都快跳出来了,连忙让雷猛带人动手。等油布被彻底掀开后,一辆完全被钢板和铆钉覆盖,上面还顶着一个半圆形乌龟壳似的怪汽车出现在了大家眼前,乌龟壳的窗口内,一门崭新的马克沁重机枪探了出来。

    “这是什么?”

    第一次见到这种汽车的徐秀钧等人纷纷看向杨秋时,他却已经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

    戴姆勒!奥地利“戴姆勒”装甲车!(此戴姆勒不是大家熟知的戴姆勒公司,只是车名

    903年研制成功的装甲车,全重约3吨,有半球形机枪塔,可以360度旋转,装1挺机枪,动力装置为4缸水冷汽油机,50马力,装甲板的厚度为3毫米,机枪塔部分为4毫米,最大速度达到40千米/时。

    实在话,装甲汽车在这个时代一点都不稀奇,比它强的比比皆是,资料机里随便找一款都比它强。但偏偏资料机里没有这种装甲车资料,因为它只生产了一辆。让杨秋对他念念不忘的是,这辆车子采用的居然是四轮驱动技术!

    现在可是1913年!何况制造它时才1903年!

    资料机里有四轮驱动技术,但大都是比较成熟复杂的,工艺要求严格,远不如这种最初级的简单易学容易仿造,将它买回来后用于实验和打基础是最好的了。只要能吃透它,加上自己提供的后世四轮技术,宽轮胎技术,再修改一下外形,弄出一款吉普车都不是问题!

    刘庆恩也很高兴,从助手手里取来厚厚一叠图纸:“司令您的一点都没错,奥匈根本都看不上这个车子,我找到它时已经锈迹斑斑根本不能开了。听斯柯达的技术员,这种车子底盘太复杂不利于制造,所以我提出购买他们就立刻把全部图纸连车全给了我,总共才花了2000美元。买车子时我听您在天津和袁世凯闹翻了,估摸着可能要大涨了,就自作主张让斯柯达花十天造了12辆一起带回来,我还让他们安装了德国产最新的80马力汽油机,平路上测试时能开到每时70公里,泥地里也能跑20里,而且您的一点都没错,这种车子很怪,一两个轮子陷进坑里也能出来,就是早起来太麻烦了,工序太多。”

    还没等他完,杨秋眼睛猛然雪亮雪亮,指着旁边盖着油布的同型号装甲车,大喊道:“的意思是,这都是?”

    刘庆恩还以为怪他花了冤枉钱,半天才咽咽口水点点头,不料见到这个动作杨秋却狠狠拍了他一下:“好,太好了!梓卿,这回可帮我了大忙了!”

    “司令不怪我乱花钱就好,能找到它多亏您画的草图。”听到叫好,刘庆恩又叽叽呱呱介绍起来,但此时杨秋却没心思听下去了。

    辆全新的装甲车!不,只要调集六七辆,就有机会撕开一个大缺口!所以连忙让慕容翰拿笔给自己,写下几个字后交给刘庆恩:“给我留八辆下来,其余全部带回去研究,回去立刻找找苗洛,让她把我书房资料柜左边第三个抽屉里的东西给,一年后我要见到自己产的装甲汽车。”

    刘庆恩早听过杨秋经常会拿出一些技术非常先进的资料和图纸,所以眼睛都亮了,恨不能立刻飞回去见苗洛。

    有了装甲车后杨秋一刻都不想耽误,连忙向国防部走去。

    国防部大楼是原来的江苏咨议局,庚子年建造的水泥和花岗岩结构,拥有32个不同的办公室,底楼有三个大会议室,前面还有一个可容纳千人的大操场。陆军部在左边的辅楼内,右边则是海军部,一左一右陆军飞虎旗和海军五色旗交相辉映,不过据杨秋对使用五色旗做海军旗不满意,所以海军部正在研究新军旗方案。

    虽然南京已经几乎收拢了全国海军力量,还分别组建了第一和第二舰队,但这场大战主要是陆战,除了广东外目前海军基本任务就是护航和防止英法等国插手,所以闲不住的萨镇冰干脆带第一舰队南下去广州督战。

    陆军部楼顶架起了三根高高的天线,机要电报室内滴滴答答不绝于耳,根据国防军习惯布置的指挥大厅中央摆着两张硕大的桌子,左边是一张特制的巨幅国内地图,右边同样是一个硕大的沙盘,沙盘前蒋作宾和李书城指指点点似乎在商量什么,总指挥蔡锷缺一个人坐在地图前咬着笔尖,鼻尖泛红隐现汗迹。

    “敬礼!”

    杨秋的突然抵达惊动了外面的军官和参谋们,纷纷立正敬礼,杨秋一一回礼后来到了指挥大厅,见到黎元洪也在里面,正和蔡锷等人围着地图和沙盘指指点点,连忙阻止卫兵敬礼做了个噤声的手指。

    黎元洪最近比较清闲,因为是国会制,大部分事情都是国会做主,民生方面又有唐绍仪和张文景这些人弄得井井有条,加上现在又是战争时期,杨秋迟迟没有来南京坐镇,所以他平时也就开开内阁会,听听报告,日子有些无趣,所以这几天干脆天天往这里跑,过过指挥大军的瘾。

    蔡锷可不像外面那些人那样看不起这位“傀儡”,黎黄陂的名气在晚清新军,尤其是南军中很有大,指着地图问道:“大总统有什么建议吗?”

    “别别,这里蔡松坡了算,我就是闲来没事来听听。实在话这个大总统当得真是无趣,每天都要签字开会忙个不停,真不知袁项城为何如此恋恋不舍,换做我宁愿去贵州开烟草公司。”

    “大总统笑了,您现在可是我们的主心骨。”蔡锷笑道:“来之前副总统还特意关照,在军事上要多听听您的意见,这不刚才还想去找您问问呢。”

    “得了,们就别奉承我了。”黎元洪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论军事功底他在前新军中能当一方之雄,但和杨秋比却是云壤之别。别的不,光是国防军采用的全套西式指挥和作战框架就不是晚清新军中任何一人能梳理出来的,更别提军队的组织条例,军规,组建等等一系列庞大而复杂的问题,有时候连他都在想,杨秋到底是自学成才还是有个天才的秘密老师,否则怎么能懂这么多东西,指着沙盘继续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河南进展顺利,今天上午传来消息,四师10、11旅完成了对西安的穿插,已经将北洋第七师包围在了咸阳、西安这一带,12旅抢占了渭南,18旅正在向潼关前进。”蒋作宾继续介绍道:“河南这边4旅正在攻打偃师、1旅和3旅已经追击至漯河外围,5旅拿下了新蔡、6旅也已经抵达了汝阳,不过陈宦在漯河部署比较严密,岳将军他们正在等重炮和弹药,还没发起进攻。”

    “我们这边呢?”

    “新来的9师已经到了六安正在等后面的辎重,103旅在攻打阜阳清剿倪军,2旅基本稳住了蚌埠,10师两个旅正在淮南整编大约还要五天才回蚌埠。淮安那边失守一天后就被101旅夺了回来,12师配合下目前也已经稳住,总体来我们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再有半月10、11、13三个师就能初步完成整编开始往北打,只要弹药和粮秣能跟上,最多一个月我们南面也能转守为攻了。”

    蒋作宾的语气里充满了自信,能够在一个月内初步捏合沪、浙、苏、皖这些杂牌军,可见南线这些高级军官的工作能力,虽然和北线相比基本没进展,但考虑到北线都是清一色国防重装精锐师,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但蔡锷却依然高兴不起来,眼看就要进入四月了,正是一年最繁忙的春耕季节,这么拖下去必定会影响江苏、安徽这两个产粮大区,如果被拖到七八月连秋粮都耽误的话,恐怕会引发几省粮荒。

    对此黎元洪也没太好的办法,毕竟北洋也不是一般的部队,要是没两个国防军精锐旅南下,估计人家都马踏南京了,所以见到他望着沙盘一直神不在焉,问道:“松坡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蔡锷点点头:“的确是有了些眉目,还请大总统参详。”黎元洪虽然知道他这个大总统是挡箭牌,但坐在他的位子上还是希望能早些结束国内动乱,连忙追问让他来听听。

    蔡锷从蒋作宾手里接过推杆一边指点一边道:“不瞒大总统,按照总司令对军队和士兵的要求,苏浙沪和皖这些部队能比得上西南国民警卫队就算不错了,根本无法和北洋相比,连外围的毅军和倪军都比不了,所以南面半个月内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起主动进攻的。

    但北线不同,岳鹏和何熙率领的都是打过湖北和仓山,一年多来日夜训练从未间断的精锐虎贲,两个师的重炮和机枪加起来比我们南线五个师总数还多,还强。所以陈宦靠的无非是人数优势罢了,加上吴秀才出其不意回师堵住了潼关,使得陕西四个师无法快速南下,这才勉强打成平手。

    所以我的想法是,让欧阳武的9师立即北上阜阳,配合罗佩金的10师清剿倪军。让腾出手的103旅走毫州直插开封!两地相距不过200公里,地势平坦正好发挥他们装备的卡车优势,只要速度够快,一天一夜即刻抵达开封城下,配合正在攻打偃师的4旅,完成对京汉线黄河大桥的对插,截断第一军北撤的路!”

    黎元洪摇摇头,担心道:“松坡的主意不错。卡车是跑得快,这段路也倒是还平坦,可陈宦这个人用兵一向缜密,我听他早就防备倪嗣冲死后我们会从阜阳北上,所以在宁陵部署了2个炮营和一个旅,最近还加强了三个毅军营,卡车只怕到了宁陵还得停下。103旅再能打也至少要一两天才能突破宁陵,有那个机会恐怕北洋第六师早就过黄河堵在开封外面等着了。”

    蔡锷也知道这是险招,一旦没法及时突破宁陵,不仅没法截断京汉线,103旅反而会被回过头来的北洋包围住,但还不等他继续想办法,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计划很好,就这么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