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三零章 各打各的

第二三零章 各打各的

    第二三零章各打各的

    南阳以北。

    白河北岸鸭河口前,几只野鸭濮水嬉闹,突然从旁边树林里传来的悉索声惊动了它们,飞快的扑扇翅膀向南岸游去。

    三个头戴钢盔的士兵弯着腰钻出树林检查完四周确认安全后,更多的悉索声从后传来,片刻后十几位士兵就涌到了河边,先将快喝干的水壶装满后,又用清水洗了洗脸。还带有冬天气息的河水让他们精神一震,掏出干粮边吃边向远处伏牛山走去。

    这是一支标准国防军16人侦察班,隶属于二师4旅侦察连。民国时期国内部队基本没有专门的侦察部队,往往都靠骑兵散开侦查情况,但因为杨秋本身的关系,国防军从很早就开始组建侦察步兵,并且在国防军目前最大的湘潭训练基地开设了侦察兵培训班,教材也是杨秋自己编写,当然这只是普通侦察部队,无论是目的和方式都不同于猎人部队。

    一个标准侦察班拥有十三支12式步枪、两支冲锋枪、一具掷弹筒,一挺轻机枪和48枚手榴弹,班长额外配发一把民元式手枪和一具蔡司2.5倍望远镜,除此之外每人都配发了一个双肩行军囊。

    由于这里已经越过南阳,指挥部怀疑北洋第八师和可能与最近撤退,所以派出了包括他们在内的十几个侦察班用于掌握敌方动向,不过因为还没能力制造出单兵电台,加上目前无线电都比较庞大,所以采用一个地区派一个电报骑兵班的办法,侦察部队以电报所在地向四周散开侦查,这样可以尽早将情报送回去。

    国防军格外重视通讯联络,陆陆续续已经从德美进口了超过一百台无线电,最近美国马可尼公司制造了一种更为巧的电台后,总参咬牙抽出军费下了200台的订单,此外还引进了成套的电子设备制造线,准备自己制造无线电。不过因为设备还没抵达,而且国内原材料无法满足等因素,至少需要到15年才有希望自己制造无线电台,不过一年来国防大学已经培训了近百位电报员,通讯和电报也是仅次于炮兵的大专科。

    刚走出没多远,嘚嘚的马蹄声就引来了侦察兵们的注意,飞速躲藏到草丛和树林里。班长是参加过仓山的老兵,举起望远镜时两辆插着镖局旗帜的马车出现在了远处。不过他没敢太掉以轻心,自家的骑兵团能伪装镖局,敌人也可以,所以细细观察起目标的动静。

    赶车的是几位满脸风霜的趟子手,腰里鼓鼓一看就是插着短枪,从马车飞驰的速度来看并不像有重物,当帘子挑开露出了女人和孩子的脸后,班长稍稍松了口气。

    马车离开后侦察班才重新走上泥路,可刚踏上去副班长就发现了不同,喊了声:“班长,快看!”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几道深深的辕印,从刚才过去的马车看并不应该有这么深的印痕,经验和学校培训让班长迅速分辨出这应该是75毫米野战车轮压出的印子!

    班长和大家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立刻掏出地图查看。

    看地图是侦察兵必须学会的手段,用一个指北针定位方向后,副班长道:“不对劲,要是南阳城的敌人开溜,应该走南岸向偃师方向才对,怎么会走这里?前面可是伏牛山,过了伏牛山就是洛水和黄河,难不成他们要直接过黄河?”

    班长也点点头,这个分析很正确,如果是几百残兵退入山区还有情可原,但要是一支近万人的部队进入山区就是儿戏了,先不进入山区大部队运动多困难,光是吃喝就要愁死人。但几百逃命的残兵又不可能携带死沉死沉的大炮和炮弹,唯一能解释通的是一支携带有重炮的部队进入山区,并且试图从这里越过伏牛山然后潼关!

    “快去。”班长快派人去汇报几个字还没完,左侧的士兵就叫喊起来:“骑兵!”

    一公里外,三十多骑兵开始加速向这里冲来,明显就是发现了侦察班,班长知道这肯定是被故意留下断后的骑兵队。步兵在空旷地区无法和骑兵交手,所以不假思索大家就像百米外的树林狂奔而去。

    率先冲入树林的两位掷弹兵先行动起来,掷弹手飞速用脚踩住掷弹筒脚板,拉开击发杆,同时装弹手也从弹药包里掏出了配套研制的高爆破片榴弹。

    正在和德国商谈技术转让的掷弹筒是后世的大正十年早期型号,射程只有170米。但国防军自用型号仿造与修改后的后世日本式,口径50毫米,全长413毫米,瓦状脚板改成了简单易造的三角型。由于迫击炮装备后军队采购的几万老式黑火药发射药包还没用完,本着节约原则,刚刚通过进口原材料弄出的硝化纤维发射药药包最近才配发重点部队,这样一来掷弹筒反而成为了第一批使用新式发射药的装备,这样就不必更改筒长,继续维持260毫米,加上筒内刻有四道膛线,这样就能确保在使用自产高爆破片榴弹时最大射程达到700米,实际射程500米。

    每个弹药包都携带有4枚榴弹,为了多带弹药,装弹手和掷弹手不配手榴弹,这样就可以每人携带八枚,一般为增加携弹量班里的其它士兵也会帮着多带几个弹药包备用。

    简易轻便且能快速部署的掷弹筒救了侦察兵们一命,装弹手装好榴弹后掷弹手迅速摇动手柄调解对应长度,并通过瞄准线大致瞄准后拉下了击发机的皮带。

    高爆榴弹落在了骑兵前方,还没等这些被骑兵弄明白对方怎么会带大炮时,第二枚榴弹已经落下。填装tnt的榴弹杀伤半径达到了五米,呼啸的破片很快就将跑在最前面的战马撂倒,由于没想到十几个人出门居然就带大炮支援,北洋骑兵明显有些发懵,就是这个延迟,使得侦察班全体退入了树林里。

    等到机枪手架好轻机枪后,骑兵们开始倒霉,轻机枪因为速度和弹药问题不可能单独封锁骑兵,但配合一具每分钟25发的掷弹筒完全是两码事了,短短几分钟对面已经倒下了七八具骑兵尸体,眼看对方躲在树林里又有“大炮”支援,北洋骑兵队只能悻悻丢下尸体快速撤离。

    班长一边让人打扫战场,同时立刻派人去电报班所在处联络指挥部告知这里的情况。

    步兵回跑、骑兵传递再到电报接通,辗转一个时后这个消息才转递到前线指挥所,与后世比堪称龟速的消息传递在这个年代已经算神速,等侦察情报被迅速递交到岳鹏手中时,他和吴兆麟等人都狠狠拧起了眉毛。

    北上洛水直扑潼关!

    这个战术转移不禁让整个北线指挥所都暗暗赞叹北洋第八师的刁毒眼光,潼关北临黄河,南踞山腰,地势险要不比武胜关差,四周更是资源丰沛拥有长期驻扎的便利条件,之前北洋在潼关只保留了三个营的毅军,以正在向那里推进的12旅和18山地旅的作战能力看,对付不到三千毅军简直易如反掌,但北洋八师这招后局势一下子微妙起来。

    秦章书这段时间对北洋第八师打的顺风顺水,吃掉了足足两个团,但即使那样依然保有近八千人、7门75毫米日造山炮的实力,配合毅军短期内可以在潼关云集起超过一万支枪。

    反观12和18旅,因为从广元入陕山高路险,所以第四师只带了12门马驮70毫米步兵炮,山地师根本就是轻装部队,只配发了迫击炮和掷弹筒,就算他们是第一批拿到新式发射药的部队,但迫击炮依然无法和野炮对轰,所以潼关肯定有场生死大战。

    “北洋八师师长是吴佩孚。”吴兆麟点上烟,皱眉道:“秀才不当兵,当兵杀千人!这个吴秀才还真是一眼看穿了我们最弱的地方,不过他这招太险了!八师北上后偃师和洛阳就一个29混成旅,他就不怕我们不管不顾吃掉29混成旅直插郑州断了第一军的后路?”

    岳鹏摇摇头:“他还真不怕,昨天得到消息北洋第六师出来了,预计三天后抵达郑州黄河以北,秦章书的4旅再能打也干不过一个师,何况别忘了还是大约20个营的毅军和乡勇云集在郑州、开封一线。”

    “要不让秦章书追上去,反正12和18旅这两天就该钻出秦岭抵达潼关了,前后夹击他吴秀才再能打也撑不住半个月!”

    何熙的建议让岳鹏有些心动,但很快又否决了。吴佩孚既然选择夜间避开飞机侦察,明他已经做好了全盘打算,伏牛山一带地势复杂,4旅是重装野战部队,贸然追过去肯定会遇上伏击。如果手里有一个警卫师旅,甚至警卫师团也能追,因为警卫师装备了卡车,绕开山区也能赶到前面去,但答应配属给1师和2师的500辆美国产卡车还在海上飘着呢,自家的拖拉机厂还在学习用散件装配,汽车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出来。

    吴兆麟看出岳鹏的心思,道:“要不通知骑兵团?”

    “不行。”何熙否决道:“骑兵团主力已经从下游越过黄河,只有少部分在这边伪装佯动,何况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黄河大桥,没了大桥我们两个重装师难道眼巴巴看着北洋撤退等明年再来?”

    两人一言一语中岳鹏却慢慢目光明亮,吴佩孚的确给北线出了个难题,但还没到解不开的程度,手指一扫洛阳、偃师:“他打他的,我们打我们的,总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命令秦章书不要管吴佩孚,给他五天时间全力给我打掉29混成旅抢占洛阳和偃师,然后沿黄河向南横插郑州外围。13旅1团装备了自行车,让他们北上追击,再从6旅抽调一个团配合堵住函谷关。”

    “他既然要进去,就一辈子别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