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二九章 大胆的吴佩孚

第二二九章 大胆的吴佩孚

    全文字无广告第二二九章大胆的吴佩孚

    赣军第一师倒戈,副总统兼国防部长亲临南昌,三个巴掌将都督李烈钧拔得精光,还被废除发配唐努乌梁海世守边疆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江西官场和军队。

    杨秋的狠辣那可是全国闻名,当初

    行动不知道有多少三省不合作的士绅、恶霸和私军被打的尸骨全无,湖北、湖南和四川直接被打死的土匪就有近万之众!后来西南三省虽然没亲自动手,但陆荣廷和蔡锷联压的更厉害。这回到江西亲自坐镇南昌后,别寡头大鱼们了,连鱼虾都吓得不敢抬头,黑帮混混更是夹起尾巴连头都不敢伸出来。

    短短几天,因为支持李烈钧和拥护中央派明争暗斗的江西官场和军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两个桂军旅和四个团的国民警卫队长驱直入更是一口气扒光了江西的全部外衣,数以百计李烈钧和民党死忠被早就无心对抗国防军和中央政府的赣军将士亲自逮捕送交国防军处理,官场上那些趁革命机会捞钱的大员们也被清扫一空。

    乱世用重典这句话一点都没错,自从李烈钧带头对抗造成了东南观望,广东大变的局面后,谁都知道杨秋肯定不会放过江西,所以当他铁血肃清官场和军队的消息传到南京后,连个泡都没冒出来。

    整整一月时间,江西各大主要城市和军队每天都有人被逮捕,而且居然每个人都证据确凿,面对这些明显早就捏在手心里的证据一省之隔的东南官场更是人心惶惶,这年头凡是当官的谁屁股擦得干净?将来国防军继续南下他们岂不是也麻烦了?

    就在这时,南京总统府终于出来辟谣,此次江西整肃完全是因为之前的对抗中央事件,整肃行动将只限制于江西和广东两省。

    黎元洪和唐绍仪对记者得这番话总算稍稍安抚了人心,江西自讨没趣,广东乱象初生也是自找的,只要不动江浙就好。虽然这个辟谣还让很多人不放心,官员们连吃饭都心翼翼生怕边上有国社的探子。而李烈钧的民党身份更是让人嗅出了这次行动的政治意图,东南大量民党官员开始悄然隐退,不少人带着革命搜刮来的钱财趁国防军还没正式踏入东南远渡重洋不敢再回来。

    面对此景新任民党主席章士钊也很无奈,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大势已去的柏文蔚在合肥宣布退出民党,前往南洋定居,这个消息对民党来简直就是毁灭性的,在胡汉民和陈炯明生死不明的情况下,民党最后一位实权派大佬的辞职等于在告诉全国,国社完全确立了国家第一党派的地位,只要能打败北洋,那么很长一段时间内谁也没法打破这种垄断!这也促发了民党和共和党的初步合作,也确立了未来国家最终从三党变成两党制的基础。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杨秋暂时还没心思多想政治上的事情,将改编赣军任务交给张孝准和欧阳武后,两人短短三天就拿出了方案,根据计划,素质不错几乎都是农村子弟但实际缺额严重的赣军被压缩至三个旅,其中一个旅与桂军22旅、原滇军26旅编为国防军第七步兵师,调原五师副师长尹昌衡出任师长并晋升少将,剩余两个旅加桂军23旅编为国防军第九步兵师,欧阳武出任师长授少将军衔。

    由于这两个师全部都是素质不错,且忠于杨秋的赣、桂、滇老兵,所以组编后立刻就被总参列为了国防军优先换装的主力之列。

    此外总参谋部还对湖南境内以及正在赶来的滇军剩余部队做出了改编,原滇军27旅(16、17、18旅未改,旅番号顺延)派往安徽补充罗佩金的第10步兵师,两个桂军新兵24旅、25旅,和闽军合并为第八步兵师,由谢汝翼出任师长授少将军衔。

    驻守上海江南的戍卫部队和部分被挑选出来懂水性的士兵组成中国第一支海军陆战团,团长刘振喜晋升中校。

    同时第10、11步兵师师长罗佩金、何锡藩分别被晋升少将。

    至此,除了广东因为龙济光政变的粤军外,南方各军全部被国防军收编,加上给阎锡山的第六步兵师编制,国防军总计下辖13个步兵师、3个独立旅和两个警卫师。

    虽然整编和部队番号出来了,但各部队军官和战斗力实际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捏合成形,不过为了加速解决战争,杨秋严令第7步兵师开进赣南,一边整编一边配合3师进攻龙济光部。同时命令第8步兵师闽军27旅从福建向广东进攻,归蔡济民一体节制。为了服闽军,在福建有巨大影响力的萨镇冰和海军也首次南下广州平叛,让人高兴的是,萨镇冰还将目前国内最强的海圻号巡洋舰带回了第一舰队。

    同时,欧阳武也率全部由桂赣老兵组成的第9步兵师从九江越过扬子江进入安徽,受蔡锷节制加入较为不利的南线。

    和黎元洪商量后,杨秋选择了已经退出军队,现任四川建设局兼汉川铁路副总办,也是最早加入国社的罗伦出任地理位置重要的江西省代省长,除了西南国社背景和年轻外,他在四川的工作也有目共睹,尤其是在工商和基础设施建设上能很好坚持杨秋的路线。

    杨秋和国防军再一次显示其借战争鲸吞的手段时,南北两线的战火却越打越激烈。

    “轰。”

    河南南阳,北洋第八师指挥所外被一发75毫米炮弹击中,泥土和草根飞溅而起砸得掩体土墙上劈啪作响。因为第二师狼狈不堪,导致信阳第一线全线失守后驻守在新野的八师为了不被从侧翼包围也不得不大步后撤至南阳。

    吴佩孚抖抖灰尘,将望远镜交给副官后也不知从那里捡起一根青草叼在嘴里,一边嚼一边瞅着桌上的地图发呆。

    片刻后,彭寿莘嚷嚷着冲了进来:“!这打的什么烂仗?我们八师真成了后娘养的!他29混成旅要炮弹就送去一百多箱,老子派人去要却还要等三天!再这么下去,老子干脆回家睡觉得了。”

    “彭儿刺”的大嘴巴名气响亮,他一开口谁还敢接话?何况看他的模样明显是受了气,这时候谁惹他肯定没好果子吃。见到没人出来让自己骂几句出出气,彭寿莘干脆往吴佩孚身边一座,拍桌子道:“子玉,吧,这仗还能怎么打!炮兵丢了快一大半,炮弹也快耗尽了。”

    两人是共事多年的老友,又都是脾气火爆胆大妄为之辈,所以他刚开口吴佩孚就猜到是受气了,双目锁着地图问道:“陈宦的炮弹还没到?”

    “到个屁!”被挑破伤疤后彭寿莘愈发恼火,骂道:“都他妈是王金镜那个王八蛋干的好事,被人家一顿大炮就吓得丢了第一线,导致部队全线后缩。”他手一指地图左面:“现在补给过来需要走漯河、方城绕个大圈,本来配给咱们的炮弹已经到了,可刚才得报对面有两个团正在向方城推进,29混成旅就把炮弹都扣下了,娘的!他以为打仗就靠炮弹?要是29混成旅守不住,我们就不得不撤回洛阳、偃师一带,就等于把河南西北全扔给了别人。”

    他看到吴佩孚还在看图,嚷嚷道:“子玉,别看了,看不出花来!接受8师才多久?满打满算才两月,就算有心弄出一支骠骑精锐,可这点时间够干啥?刚才我又去查了,昨晚有百余开了差,再这么下去不用打就跑光了。”

    吴佩孚心底暗暗叹气,彭儿刺话虽难听但都是事实。终于盼到独自领兵但没盼到时间,杨秋的动作实在太快,自己才勉强捏好第八师就迎来了这场大战,要是多给自己半年。算了,多想无益,还是解决眼前的被动吧。

    想到这里,他扭头问道:“北京那边还没把第六师调来吗?”

    “不知道。”彭寿莘作战勇猛嘴巴不饶人,但大事很稳重,道:“毅军倒是动了,姜桂题那个老东西应该也是怕了,所以前锋十个营已经到了漯河,剩下也都部署保护铁路线。不过依我看,宫保肯定信不过毅军。南面杨秋依靠的几个师都是杂牌军,没有倪嗣冲和倪军,曹三傻子和李纯豁出命来也能打赢,所以六师这几天肯定会调入河南,现在问题是谁来拼命?!

    曹三傻子和李纯明显没使力气,要不然怎么会在蚌埠和淮安磨磨蹭蹭?这些老油子我太清楚了,手里有兵将来投靠谁都不会丢权!要他们拼命,除非三杰亲自督战。可现在段祺瑞死活不出北京,就想等老头子死了接权,冯华甫在湖北被打得失魂落魄,王士珍比贼还精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所以六师就算是进了河南也大有可能停在卫辉不过黄河,最后还是白搭。”

    他的这番分析让吴佩孚暗暗点头,一天没解决蚌埠和淮安北洋就不会安稳,所以还是要靠自己想出路才行,停了下后分析道:“炮弹肯定是到不了了!陈二庵只要不是傻子就肯定不会在信阳耗掉部队,我估摸着最迟辆天内就要大幅后撤漯河,如果他一退,我们就会被孤立出来,一旦解决信阳对面就能腾出至少一个旅,配合我们面前的这个旅包夹先吃了我们。”

    彭寿莘知道吴佩孚打仗有一手,追问道:“那怎么办?要不我们现在就撤回偃师?”

    吴佩孚指着地图严肃道:“其实我们第一军也没力气了。王金镜被人勇追猛打丢了好几千,陈宦那边总计才三师两旅,19师被一个旅牵制在了光山,其实信阳就2师2旅,却要面对四个旅和上百门大炮!以为他能玩的转?所以撤退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

    他那边简单,往漯河一缩就可暂报保无碍,可我们和29旅缩回偃师就完蛋了!因为咱们这边还有山西和陕西!从这些天看对面的战斗力,施从滨和陕西能挡不住才怪!国防军一旦拿下潼关,阎锡山那颗墙头草必定调动晋军配合,回偃师就会面临晋军、潼关和南面三面夹击,就我们这个杂牌师必死无疑!”

    “那怎么办?难不成直接撤回郑州开封?军令如山,宫保就会先要了我们的脑袋!”

    撤也不行不撤也不行,彭寿莘真有些急了,吴佩孚却保持冷静,目光停在了潼关:“老子不想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抢了潼关!堵住陕西国防军南下的路,逼阎锡山不敢动手!”

    彭寿莘到底也是保定学院毕业的,听到这里猛然吓得跳了起来:“子玉,疯啦!不去偃师的话,陈宦的侧翼就完蛋了!”

    吴佩孚深吸口气,一巴掌拍在了潼关上:“要么我们去偃师,然后被破关而出的国防军和晋军三面夹击,不要两天大家就完蛋!要么就堵住潼关搏一把,陈宦老子堵住潼关是救他,要不然就等着黄河被截断吧。”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