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一一章 阎锡山的选择

第二一一章 阎锡山的选择

    第二一一章阎锡山的选择

    弥漫北方的春雪同样影响到了太原,时至中午城门口也没几个人,站岗的士兵都躲入门房烤火取暖。d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马奎和安国梁牵马步入太原城后,才明白为何都晋商富裕,满眼都是行色各异的深宅大院,街道两旁商户林立,种类繁多,虽然行人稀少,但却不能遮盖太原浓厚的商业氛围。

    仓山突袭受伤后,安国梁看似淡出了国防军,其实伤好后就授命组建国防军第一支真正的骑兵,为此他特意走四川去西北挑选士兵。因为西北民风强悍,地广人稀出行都需要靠马,所以汉人子弟中也有很多骑术精湛之辈。最终挑选了两千年轻人,和国防军中挑选出来的数百好手经过整整一年的艰苦训练后,直至年初才初步成军,成为国防军中第一支真正的骑兵团。

    为这个骑兵团杨秋和总参也费了很大心血,不仅派人从西北塞外、新疆等地购买优良马匹,去年夏天还从贝尔加湖买到了300匹哥萨克骑兵专用的顿河战马,又在西康建立起了专门的繁育基地,耗资甚至超过一个警卫师旅。

    这是骑兵团组建后的第一次行动,他也不免紧张,问道:“马司令,阎锡山会不会见我们?”

    马奎也很担忧,昨晚宿营时无电线收到了汉阳的电报,毅军突然开拔的消息让他也很震动,不管毅军想干什么,这支北洋外围武装少也有三四万人,就算不像参谋部预测那样去西北,无论是留在河南还是陕西,都是个不的威胁,所以也心急早点见到阎锡山,然后确保骑兵团能不受阻挠南下三门峡。

    两人很快抵达了都督府,卫兵一路跑去通报时,阎锡山正坐在火盆前,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夹袄,面条摆着一碗老陈醋,吃的津津有味,旁边心腹副官荣鸿胪正将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一汇报给他听。

    天津事件,宋教仁遇刺,南北之争被重新挑起等等,这些事情看似距离山西遥远,但阎锡山却不敢大意,和南北两雄相比他自知实力不济,所以不仅联络全国各地的晋商要求他们将最新消息发回太原,还让荣鸿胪做成简报每天汇报,以便能掌握最新情况为自己和山西谋取更多好处,所以当卫兵来报告杨秋派人来了,还是马奎时,眼睛里分明写满了惊讶。

    自从杨秋崛起后,他身边的人就被不断研究,马奎不如萧安国掌握大权,也不如岳鹏、宋子清名气大,一个重庆兼川东南警备区司令甚至排不进国防军一线之列,但阎锡山还是不敢看,因为他不仅是和杨秋一起入川的老人,起义夜更是立下大功,要不是他带辎重营抢夺弹药越江驰援,国防军能不能出现还是未知数,所以这个人是杨秋的绝对心腹。

    荣鸿胪更是惊讶万分,虽他想到了两面都会来拉拢,可却没想到派来这么一位,而且还这么快!所以看一眼桌子,提醒道:“都督,要不要先撤了?”

    阎锡山摇摇头:“不用了,带他们进来。有这个醋味我还能清醒些。”

    很快马奎和萧安国就见到了这位山西军政第一人,夹袄、粗面和老陈醋,要不是四周站立的卫兵和这栋气派的都督府,恐怕没人会觉得这是一位手握一省大权的要员。不过两人可不会被他的外表迷惑,要知道他可没外表那么和善,身为民党成员,当初南北和谈后他却投靠北洋,知道袁世凯不喜欢民党,还对山西境内的民党联络处和人员下了死手,这件事要不是黄克强等人顾全大局压着,指不定他就成了山西“陆屠夫”了。自从北洋和国社两派声音强势压过民党后,已经不止一次传出他要退出民党的消息。

    他不仅政治手腕娴熟,商业也有一套,革命后晋商损失惨重,各地分号几乎都被瓜分,数十家老字号纷纷倒闭,面对这种情况硬生生将剩下晋商撮合起来,开办山西银行保住了最后一丝元气。出任都督后,他极为重视山西的工商发展。辛亥之后作为一股势力,山西工商发展是仅次于西南和海的地区,作为一个内陆省份能超越沿海的发展速度,除了吏治较为平稳外,也明他很重视工商业,连杨秋都过,要不是底子太薄,晋商损失太厉害,山西将会成为西南的一个主要对手。

    “久闻马司令之名,今日得见实在是阎某之幸。”阎锡山很热情,眼睛都快笑迷了,握住马奎的手不停寒暄,良久后才瞄了眼安国梁:“这位是?”

    “国防军第一骑兵团校团长安国梁见过阎都督。”

    安国梁敬礼问好,阎锡山也热情地招呼入座,可心里却泛起了嘀咕。他自认对国防军颇有研究,除了各师旅有些骑兵通讯连外,还第一听有成建制的骑兵团存在。国防军也没采纳袁世凯给的将校官职,而是继续沿用自己的军衔制度,团级大都是少校,旅级是中校,师级除了岳鹏等少数几位挂着准将军衔外其余校。

    但他居然是校军衔!除了骑兵本身就比步兵高一级外,恐怕这支突然出现的骑兵团没那么简单。

    阎锡山拉着两人入座后,笑呵呵问道:“不知两位怎么忽然有兴趣来山西了?我们山西可没好马,老成醋倒是有不少。”他完后,还故意端起醋碗喝了口,呵呵道:“几十年了,就喜欢这个酸味,让两位见笑了。”

    马奎笑道:“阎都督心系家乡,我二人一路走来看到各地发展尽然有序,可见都督之功,难怪巡使大人也,阎都督是吾辈楷模。”

    阎锡山当然不会被这种恭维话忽悠,但在治理山西他还比较得意,笑道:“阎某哪比得巡使大人,回合盛元东家还对我,如今湖北和西南日新月异,每月可新增工厂二十余家,农业和铁路也发展很快,实在是让我羡慕。”

    对合盛元知晓西南共商发展两人一点也不奇怪,申树楷就出生合盛元,巡使府的管家也是当初四川那位合盛元老掌柜,在他们的诱导下西南晋商大部分已经转入了实业,只有少部分还在死撑已经过时的票号。

    马奎道:“阎都督也不用妄自菲薄,其实今次来马某是受巡使大人托付,想与您谈谈合作事宜,大人希望能联手促进两地工商发展。”

    促进工商?阎锡山呵呵一笑。他早猜到杨秋不会放过山西,谁让这里太重要呢。身为日本陆士留学生他很清楚,山西煤铁的资源丰富不,地理位置更是重要,是出入塞北和遏制直隶的战略要地,北接绥远、察哈尔、东面是直隶京畿,往南是黄河,西面又和陕西接壤是出入西北的重要通道,只要杨秋想北,山西就免不了成为争夺关键。

    但他可不敢立刻答应,杨秋的部队还在武胜关西面没动呢,北洋虽然被搞得元气大伤,舆论更是一致倒向了南方,但底子还在,而且那些舆论在高位者眼里连个屁都不是,所以国防军要多久才能入河南还不得而知,这么早做决定可不是他的性格。

    见他迟迟没话,马奎知道他有顾虑,毕竟山西就在北洋眼皮底下,干脆拿出早准备好的腹案道:“巡使大人来之前对我二人,阎都督管理山西劳苦功高,所以不管将来如何他还是要推举您出任山西省长一职的。他还听最近河南和察哈尔匪患不绝,鉴于晋军装备和数量均不足,答应只要都督愿意携手,便就地组建国防第六步兵师,所有经费和装备皆有我们西南来出,都督也可从晋军中挑选年轻才干前往国防大学深造。”

    别荣鸿胪咽了咽口水,这两个条件就连阎锡山听完后也很心动。山西省长先不,光是由西南出资组建国防第六步兵师这点就可见杨秋手笔之大了!要知道组建一个师可不是将几个旅合并起来那么简单,指挥、装备、军官等等都需要重新调整,按照已知目前国防军五大主力师标准,一个师不仅有三个步兵旅,光各类大炮就至少有36门之多,而且国防军已经全面淘汰老式架退炮,采用德造或者自己仿制的75毫米管退炮,最近更开始制造几种新式大炮,其中就有105毫米重炮。

    对任何留学日本的军官来,都曾梦想过指挥一支日本甲等师,现在机会摆在了面前,但他却犹豫了。

    这世就没有白吃的午餐,杨秋花这么大力气组建一个师出来肯定不能被别人控制,有蒋百里、宋子清或许不久还要加入蔡锷这些人给他出谋划策,军权必定会慢慢转移到他手,所以他才会保住自己的省长位置,显然是暗示,鱼与熊掌只能选择其一。

    该怎么办?阎锡山借端茶杯的机会偷偷瞄一眼安国梁,他能肯定对方这支骑兵团就在山西境内,偌大的山西想要藏下两三千人轻而易举,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他们会不会就此开战呢?!

    这可不是玩笑,当初西南唐继尧那么强都被打得全军覆没,陆荣廷号称广西王还不是乖乖给杨秋看大门,自己如果拒绝就算这次能挺过去,万一南北开战后杨秋赢了难道真要学汤化龙那样全族都被赶去了海外有国不能回?

    答应也不行要是北洋最后赢了,下场也是同样地。

    想到这里他心底其实有了主意,但故作沉吟道:“不瞒马司令,阎某早想去武昌拜会巡使,可惜河南和陕西难过,才未能成行。”

    马奎听得出他话语里的意思,是担心山西站在国防军这边后,北洋会立刻杀进来,所以拿出昨夜刚收到的情报道:“都督先看看这个。”

    阎锡山接过情报看完后脸色微微变了,毅军动了!这支被姜桂题死死捏在到现在,被袁世凯视为最重要的外围部队竟然开入了河南剿匪?

    毅军早就烂到了根子,贩卖大烟,盘剥驻地的事情数不胜数,当初派赵倜去陕西却被区区一万多武器都不足的民军打得退出潼关,可见战斗力之差。也只有袁世凯才会看在姜桂题的面子没动这支部队,这种部队剿匪?还不如是制造土匪!

    问题是,这股“土匪”会不会流窜到山西呢?这是极有可能的。

    杨秋早已不是一方诸侯,志在全国的他不会放毅军走陕西为祸西北,他的四师一直部署在四川广元,只要毅军有一点入陕的动静,肯定会出兵陕西掐断宝鸡和西安,迫使他们无法继续前往西北。如此一来毅军十有会掉头入晋,走榆林出绥远,那边天高皇帝远连当初自己都想拿下来,何况姜桂题和赵倜一直狼狈为奸,前者还在察哈尔待过一段时间,找机会回去是人之常情。

    由此可见袁世凯对军队的控制力开始减弱,尤其是那些依附北洋的外围部队。只要一想到几万毅军到处流窜,他就不寒而栗,好不容易才稳住山西,要是被毅军闹一下,将来谁还听自己的?别忘了,当初杨秋在广西用的就是这招,让陆荣廷吃了个闷亏还博得了全广西百姓的称赞,再来一次也不是不可以。

    荣鸿胪见到阎锡山想深了半天没话,悄悄撞了下附耳道:“都督,现在倒哪边都不妥?”

    “我心里有数。”阎锡山悄悄回了句,将情报还给马奎,长叹口气故作为难:“我们山西是穷地方,经不起折腾。不过请马司令转告巡使阎某个人是支持他的。”

    有这句话就行了!

    安国梁起身道:“都督深明大义,我团奉命前往三门峡截击毅军,还望您允许我们通行。”

    来都来了还允许个屁,阎锡山心底暗骂一声,但对他一个团就敢去堵几万毅军还是很佩服的,伸伸懒腰向荣鸿胪使了个眼色道:“我记得平陆那边有我们的辎重营在是不是?去,吩咐一下,最近河南出了乱匪,别让土匪钻空子烧了粮秣!”

    听他故意点明辎重所在地,马奎微微一笑,虽然是怕毅军为祸山西,但能在这种处境下暗中相助已属不错,拱拱手:“都督恩情,我们西南必定铭记于心。”

    安国梁更是激动,他这一路最担心的就是辎重,只要能解决部队粮秣一个骑兵团,足可以把整个河南搅得天翻地覆了!立刻敬礼转身而去。

    原大战的序幕在马蹄声中逐渐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