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一零章 各谋出路

第二一零章 各谋出路

    电报抵达段祺瑞桌上时,正值外面春雪纷飞,整个四九城都白茫茫一片。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看完电报后,段祺瑞当着陆建章和赵倜的面把电文往桌下一仍,怒道:“这个陈二庵,看着是个人才,大事上怎么会如此糊涂!”

    从窗户缝隙吹进来的北风将电报纸吹到了门口,恰好傅良佐走进来,俯身捡起电报看一眼军装笔ting,胸口每天都挂着几枚勋章,正在生闷气的段祺瑞,靠近赵倜低声问道:“周人兄,总长这是怎么了?”

    赵倜和他是北洋武备学萎同期毕业生,两人当年还同拜在毅军大佬姜桂题名下,后来因为他被保举去日本留学才联系少了,所以见是他连忙使了个眼色,指指手上的电报:“还能有什么事,信阳被人打脸了。”“信阳开打了。”缚良佐先是吓了一跳,按计划是要拖到三月才动手的,怎么一下子提前了呢?连忙翻看电报,等看完后脸色也有些变了,没想到国防军居然使出了用飞机撤传单这招,几千张传单撤下去,原本就因为军饷耽误的第一军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呢。

    段祺瑞灌了。冷茶,抬眼见到他后气呼呼道:“去,给陈宦发个电报!是裁判处长,去申斥他一下,免得他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傅良佐不敢话,其实他心里明白,惹他生气的不是传单,也不是信阳要求提前开战的计划…而是这位每天都穿戴整齐,军功章几乎从不离身的段总长看不惯陈宦。

    自从袁世凯把北洋分为三军后,北洋内部谁不眼谗这三个军长位置?北京和直隶这边老爷子把持谁都动不了,所以争的最厉害就是信阳第一军和徐州第二军。第二军被段芝贵占了好位子,虽然人人都知道他是大草包,可谁让这位“干儿子”深得大总统信任呢。

    加上张勋和倪嗣冲这两条老狗,老爷子把持严宴着呢,最后大伙都只能眼巴巴瞅着信阳。

    但谁也没有想到老爷子先是把桀骜不驯的吴秀才弄上了8师师长位子,又调辛亥年才加入北洋的陈宦出任军长,一下子就把他控制第一军的想法给断了,所以他连忙把王金镜和靳云鹏弄毙师和5师的位子,听陈宦要人又把徐树铮弄去当参谋。

    想到这些傅良佐就直摇头,都火烧眉毛了,这位段总长居然没放下这个心思,不管如何这封申斥电报是决不能发的,因为站在陈宦的立场上这么做是对的,时间拖得越长军心就愈加不稳所以还不如早点搏一搏。但他又不好明,只得用眼睛去看陆建章。

    陆建章是北洋老人,北面的民党十之都是被他打趴下的,所以民党恨他入骨,称他是屠夫,但他却因为此事深得袁世凯赏识也是房间里唯一敢劝阻段祺瑞的人。见到傅良佐一个劲使眼色道:“芝泉消消火,二庵这么做也是有些道理的。”段祺瑞一项目无余子,但陆建章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叹口气道:“朗斋以为是我不想打吗?我这也是没办法!粱燕孙这个铁公鸡,一上午我已经给他打了三个电话要拨款,可他死死攥着钱就是不放手,还动不动就拿大总统来压我,要大总统点头才行越越气自打天津回来后袁世凯身体愈发差了,卧床不起连他都见不着几次面,这种情况下还怎么开口去要拨款?眼看南边杨秋煽风点火越闹越凶,日本贷款很可能就此黄了,英美倒是愿意继续提供,但要价却高了很多!要是南京真召开临时国会启动弹劾,那可就真是天大笑话了!所以他也焦急万分毕竟北洋倒台他也没好果子吃。

    陆建章陪着摇摇头,袁世凯这么一病北洋算是瘫了大半,粱士诏那点心思谁还不知道?现在有钱就是大爷,没了钱谁也玩不转,可没老爷子的话谁又敢动他呢?只得道:“行了也别生气了。正巧我也有事去见大总统,不妨我们一起这事这个粱燕孙也是越闹越不像话了。”

    段祺瑞想想抓起帽子和他一起走了,眼见两人离开赵倜才松口气拉住傅良佐:“节清老弟,兄弟知道段总长看得起,所以有件事要托帮帮忙。”

    傅良佐和他交情不错,连忙道:“周人兄太可气了,我俩的交情还有什么不能的。”赵倜瞄瞄四周道:“豫西那边最近出了股白狼的土匪,打家劫舍闹的很历害,张镇芳三番四次要信阳出兵剿匪,可现在这个样子信阳哪还有兵抽得出,姜大人的意思是让我找总长,带毅军去剿灭乱匪。”听完他的这些话后,傅良佐脸上神色不变,但心里却翻开了锅。辛亥年陕西兵变,赵倜就带毅军旧营赴陕西和民军大战潼关,最后打成平手不得不潼关议和,此次他虽然嘴巴上要去河南剿匪,可河南距离陕西很近,眼见北面和中原即将大变,明显是想借打土匪带毅军出走西北!

    辛亥年时毅军在陕西和湖北折损不少,但也还有二十个步营、三个马营,再加两个炮营号称六万人马,是河南直隶这边重要的防御力量,连袁世凯都颇为倚重,所以上次立军衔时特意将姜桂题封为上将,他们要是走了直隶就会空虚很多。但此事别他了,估计就连段祺瑞都很难阻止。毕竟毅军不同北洋,又有姜桂题这个大佬坐镇,真要走谁敢拦他们?

    见到他迟迟不话,赵倜也知道这点心思瞒不过他,干脆一咬牙道:“节清老弟,既然猜到了兄弟也不瞒如今时局艰难,咱也要给自己留条路不是。再了,陕西就施从滨一个师,我去了那里也能增加实力,只要保住陕西,别管谁来都转不进山西、直隶,岂不是一举两得。要是老弟也有这心思,我这就去和姜大人让段总长放和我一起入陕。”

    傅良佐摇摇头谢绝了他的“好意”当初他脱离毅军体系就是看到毅军内部太乱成不了大器,怎么可能再回去。但要他去劝段祺瑞放马的事情也不敢立即答应下来,只能表示尽量去。见到赵倜满脸喜色离去,他心底却不由自主的深深叹了声。大总统缠绵病榻,粱士诏攥着钱不肯撤手,段芝贵在徐州只知道捞钱,陈宦想做点事情却又被段总长捏在手心里,北洋嫡系内耗还没解决,赵倜和姜桂题又要借剿匪把毅军拉去西北!哎……眼见大难将至,这些人都要各自飞了,难道北洋气数真到了尽头?

    毅军动了!

    这个消息在毅军先锋营刚开拔后口时就传到了汉阳国防军总参谋部内,宋子清站在地图前面色有些凝重,手指不停在地图上游动,萧安国也很诧异,问道:“袁世凯当初想把毅军改为武卫左军都没能办到,最后只好让他们驻守直隶充作宿卫,好端端怎么忽然开拔了?”

    大战将至,武胜关需要长期有人坐镇,所以何熙最近一直和岳鹏轮换驻守,这几天恰好回来休息,本想好好陪陪家人,却没想得到了毅军开拔的消息,连忙赶到总参询问情况,听到萧安国的话也道:“对外是对付河南的白狼匪,不过我看恐怕没那么简单!”随着国防军摊子越铺越大,宋子清最近也是压力陡增,杨秋这段时间长期在外,重要助手蔡济民又需要暂时坐镇西南、已经答应出任副总参谋长的蔡枵也病体未愈,至少要到三月底才能来汉阳,岳鹏和何熙也需要轮换驻守武胜关,所以他这边除了偶尔能和蒋百里商量商量外,几乎找不到人谈军情。

    毅军出动显然是个意外,以列,在国防军的眼光看,这支部队虽然已经有些老态龙钟,可人家毕竟号称五万之巨!就算夸大了些,四万也肯定有的,按照北洋标准这就是三个师的编制,如果这股部队真要扎根河南剿匪也就算了,但要是……他眼皮一抬,望着河南上面的山西和陕西两省暗自担忧。

    进山西的可能性很,阎锡山性格保守,对自家一亩三分地看得很重,虽然从袁世凯手里拿到了一个师的编制,但始终和北洋保持一定距离。辛亥后晋商势力基本上被各省瓜分完毕,剩下一些勉强能维持山西运作,他又不愿意搭理日本和洋人势力,所以兵力其实只有一个大旅左右。这点人马要想挡住毅军是不可能的,但反过来,姜桂题和赵倜只要不和袁世凯翻脸就不会去动山西,因为那样把他逼到国防军这边,所以最有可能就是进入陕西,或者干脆继续北上甘肃、绥远,甚至……新疆!

    何熙自从当了师长后,也加强了自身的学习,还参加了蒋百里特意为高级军官办的战略战术培训班,所以也看出了毅军的动向,担忧道:“西北已经够乱了,宁马和青马趁我们在关内脱不开手杀得不可开交,还屡屡威胁藏民安全,西康和四川已经多次汇报遭遇青马入境袭击藏民的事情,要是再被毅军钻去西北恐怕将来会更不易!”萧安国听毅军此举是想去陕西,也很担忧:“毅军想北上肯定走潼关,我们距离那边太远,就算四师现在入陕也要先过施从滨和张凤栩这关,不定两人还会和毅军一起去西北经营。”“去西北我倒是不怕,马家那几位也不会轻易让一支不知深浅的军队盘踮西北,我怕的是……。”宋子清眼角上移,看着那个疆域庞大的心腹大患道:“他们会去新疆!那边可不太平。”被他这么一提醒,何熙和萧安国心里更急,一旦毅军真去了新疆和俄国勾结起来那威胁可就大多了!连忙问道:“那该怎么办?要不让石楼立刻动手算了,18旅昨日已经到了广元,还是有机会的。”宋子清摇摇头,不是化不知道毅军一旦进入西北危害有多大,也不是不知道杨秋早就有平定西北的心思,但四师如果一动,必定就是全面开打的局面!虽然迟早要打,但不是现在……杨秋在南京又是搞弹劾,又是倡议召开临时国会,不是怕北洋,更不是真以为法律能解决问题,而是故意引开注意为国防军拖延时间。

    现在西南已经全部动员了起来,从德国购买的武器和弹药正好到了交付密集期,自己的湖北工业公司也日夜开足马力,连还没完全建好的重庆也利用以前江南厂的设备开始先期生产弹药和掷弹筒等简单装备。

    但不动四师的话,谁能挡住毅军呢?

    宋子清不知不觉手指转起了几颗子弹,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思考时手指总喜欢拨动一些东西,片刻后慢慢停止了动作,眸光锁死在了山西上,招招手让参谋记录:“即刻发电报联系骑兵团,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在两日内联系到他们!再去把方瑞找来,问问他能不能和白狼匪联络上。”萧安国和何熙全都心头一跳,对视一眼目光有些惊骇:“子清,要让骑兵团横穿山西!”宋子清重重一点头:“马奎和安国粱应该已经快到太原了,阎锡山这回最好是睁一眼闭一眼,否则,我就算司令怪罪,我也要狠狠给他一下!”两人虽然觉得这个办法太大胆,但如果阎锡山真愿意配合,或者至少装作没看见的话,一个大骑兵团最迟五日内就可以抵达黄河边,只要能先一步掐死三门峡……毅军北上的道路就被卡断了!只要把毅军堵在河南境内,一旦全面开打他们也跑不掉,这样将来能省很多事情。

    但仅靠一个大骑兵团,就想挡住几万毅军北上,是不是太冒险了呢?就算能联系上白朗那伙人,可他们就愿意听话了?土匪就是土匪,打家劫舍还行,面对正规军恐怕,。两人心里没底,只有宋子清眯起眼睛,锐芒如刀冷冷道:“放心吧,安国粱这子鬼精鬼精的,不到万不得是他不会拿好不容易凑起来的家当去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