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零六章 别忘了今夜

第二零六章 别忘了今夜

    名动天下第二零六章别忘了今夜

    第二零六章别忘了今夜

    匆匆赶到医院见到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伍廷芳和蔡元培两人,章太炎抢在杨秋前面冲上去抓住后者厉声质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坐火车!大人不是关照过和我们一起搭乘美舰回去吗?”

    蔡元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宋教仁中枪倒下的那一刻他已经完全慌神,幸好伍廷芳年长经历较多,连忙拉住章太炎:“炳麟不要ji动,这是遁初自己要求的,现在还是先等医生的消息吧。”

    就在三人纠缠时开了,见到医生大家呼啦一下全围了过去,杨秋沉身问道:“医生,请问宋先生他?”

    大概看过报纸,英国医生认出了杨秋,摊开手无奈的摇摇头:“非常抱歉司令官阁下,子弹上被涂抹了毒药,我们可以取出子弹却无法阻止毒素蔓延,我想们应该去。”他的话还没完,杨秋就推开他快步走进了病房。

    病房内宋教仁浑身的躺在床上,腹和左胸的伤口虽然被清理干净,但rou色乌黑血块发紫,明显是中了剧毒所致。望着他杨秋有些失神,平行世界里那一幕最终还是没躲过去,其实这次北上他已经再避免了,所以才邀请宋教仁与他同船回去,却没想到他为了避嫌最终还是选择搭乘火车,给了刺客可乘之机。

    见到他后宋教仁溃散的瞳孔似乎又恢复了一些生气,右手微微抬起动了几下。杨秋见状知道他有话要,走过去握住他逐渐失去温度的手:“先生要什么?”

    宋教仁扫一眼他,惨淡一笑:“宋某未听辰华之言,该当此劫。”他猛烈地咳嗽几下,伤口黑血再次涌出,吓得慕容翰连忙去找医生,不过他却摆了摆手:“没用了,宋某要走了。”完,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死反握住杨秋的手:“辰华听我一言,今国家根基未固,国民疾苦未改!遽尔撒手,死有余恨,只望辰华非万不得已不要再行兵灾。袁公虽有不对,但北洋树大根深纠缠颇多,绝非短时间内能剪除。辰华不妨与他开诚布公,先定国会,为国家确定不拔之宪法后再慢慢剪其羽翼。”

    他一边一边喘气,伤口不断有黑血流出,到了最后更是声音弱不可闻,但他依然在做最后努力,坚持道:“成都一面,就知辰华非寻常人,看在西南施政章法也稳重扎实,宋某心里明白,是真心真意为这个国家。现在全国上下的年轻人都再看,希望能好好带领他们,年轻人冲动热血但过之就易出错,只望辰华有生之年能好好带领他们,莫要走上另一条路!答应我,护法!共和!绝不可退!”

    他这几句的极轻,除了少数几人外根本旁人根本听不清楚,可杨秋却能明白,他这是看出了国防军和西南最大的隐患,不希出现军政府独裁的景象,从历史道路来看他是对的,如果放在甲午之前或许还能走另一条路,但辛丑之后租界遍地、国已不国,全国重要战略要地无不被列强控制在手中,东瀛饿狼更是虎视眈眈!自己面前早已遍布荆棘!北洋、民党、国社、共和等等,那么多党派分立根本聚合不起民气,更无法ji活这个庞大国家残存于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所以必须对原有的一些东西进行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调和的矛盾!

    共和与独裁。

    没等到回话后宋教仁的手就慢慢松弛,渐渐从杨秋掌心中滑落,面对这样一位临死前都在考虑国家和未来的天才政治家,他也不知道该些什么。

    但他必须坚持走下去!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慢慢起身将白布盖在了宋教仁的脸上,然后才庄重无比的敬了个礼:“先生当放心,杨秋谨记教诲,撒手人寰前必定会还人民法律尊严、树立共和,不负您所托。”

    他只自己死之前,却不提现在,无疑是在告诉身边的伍廷芳和蔡元培,目前他依然会坚持自己的道路。然而此时此刻两人已经听不出弦外之音,心中更多是对民党未来的担忧,没了宋教仁这位天才政治家后,丧失锐气的黄克强,满嘴不靠谱的孙文,或者心黑手辣的陈其美,谁才能撑起民党这三分之一天下?

    913年2月4日,农历除夕前一夜,宋教仁遇刺死于天津英租界圣玛丽医院病房内,后来的历史学家们一致认为,他的死让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实现真正的共和晚了数十年时间之久。

    重重保卫下的杨秋回到住所后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甚至没有去看被抓获的武士英和青帮一干人等,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吕碧城一身斗篷大衣,在特工的护送下抵达后他才拉开门。

    望着眼眶红红的他,吕碧城非常好奇,宋教仁的事情他刚才进楼时已经听了,却从未想到这个比他年轻了好几岁的男人竟然会是这种神色,因为在她看来袁世凯被一份假密约弄得元气大伤,宋教仁又死了后,他是最大的得利者,应该意气风华才对,难道是听自己来了,故意做给自己看的?!

    吕碧城从随身包里取出了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真正密约,往桌上一摔:“我帮拿到了,我姐姐和妹妹她们呢?”杨秋很快控制了情绪,翻开袁世凯和日本签署的密约副本一边看一边道:“我已经派人送她们去上海了。”

    一听自己的姐妹被送往了上海,吕碧城心底那点怒火全都爆发了出来,指着鼻子骂道:“杨秋!怎么能这样无耻?不是好我拿到副本就放了她们吗?”

    对于她的叱责,杨秋连眼皮都没抬,淡淡道:“兰清姐,觉得现在她们留在这里还有安全吗?我这是为考虑。”

    吕碧城被的嘴微张竟然无法辩驳,因为他的很对,这份真正的密约副本肯定会被公之于众,到那个时候袁世凯只要稍稍一查,就能知道是她通过袁寒云弄出来的,即便她答应下嫁袁寒云也挽不回自己和姐妹们的性命,只是她对杨秋这种行为非常恼火,嘴上又不愿意服输,故意冷哼道:“有什么权利决定我的事情!我们喜欢在那里生活这是我们的自由。”

    “正好我要派人去美国办点事情,和他们去国外暂避一段时间吧。”杨秋仿佛没听到她的话,继续自言自语道:“等国内安全了,我派人接回来。”

    “我不去!”吕碧城最讨厌就是别人安排她的生活,当年她舅舅都没拦住他来天津上女子学堂,现在怎么会愿意听从别人摆布,但杨秋却丝毫不给要价还价的机会,语气霸道无比:“让去就去,这是为了好!”

    他越是霸道,吕碧城就越觉得不满,冷嘲热讽道:“什么为我好?是自己怕事情暴lu吧!别以为天下人都不长眼睛,拿假密约诓的袁世凯失态,故意在洋人面前引you出他签了真合约的事情。的目的达到了,北洋马上就要被搞臭,现在派人去美国,还不是想拉拢美国帮打赢北洋军?女子人微言轻无权无势,只奉劝不要被门g蔽了眼睛,美国岂会真心帮我们!”

    ji烈的言语让他也首次抬起了头,好奇地看着这位连慈禧太后都敢写文章责骂的奇女子,谁女子不如男?至少这位比现在很多男人看得都清楚,只可惜女子的地位在这个时代太低下,以至于才情横溢的她最终也最终孤老庵堂,与青灯古佛相伴。

    吕碧城见杨秋看着自己不回嘴,以为自己真骂透了他的心思,正要继续再出出气时,却看到他不闹不怒从chou屉里拿出厚厚一份资料摆在桌上,指指道:“吕姑娘总喜欢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我派人去美国,是为了注册一种全新的石油提炼技术专利,不信可以看看。”

    她不懂化工技术,只看到资料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各样的名词术语,还翻译成了中英德三种文字,心底顿时明白这回恐怕真出丑了,但她还是很奇怪,此时宋教仁刚死,天下大乱再即,他怎么还有心去搞技术,心里还是认为有假,所以看几眼后就放在了旁边:“我可不是三岁孩,到底是什么心思只有自己知道。”

    看着她气呼呼嘟起嘴巴的模样,杨秋甚至有种想笑的冲动,但宋教仁最后那番话给他的影响太深,所以也没心思逗她,沉下声道:“兰清姐的确可以生我的气,但杨某人做事向来问心无愧,带资料去美国也是很早就定下来的,至于让也去只是为了保护的安全。”

    他起身走到窗户旁,由于外面还不太平所以并没有拉开窗帘,只是微微掀起一角目光深邃的望着黑暗中的天津港:“就像上次所,其实无论有没有密约,袁世凯有没有卖国,我都不会把国家叫给已经腐朽的北洋集团!何况我刚才答应了宋先生,要还他一个真正地屹立于世界的中国!但想要建好国家并非只靠战争,我们穷,我们缺乏技术,洋人列强只把我们当成商品倾销和原材料搜刮的半殖民地,所以我才拿出这种新的催化裂化石油加工技术,它可以让每桶石油的加工成本下降一美元,注册专利后我们可以每桶拿到十五美分,看似很少但按照现在美国每天五十万桶的产量算,每天就可以得到75000美元的利润!也就是每天可以建造一家3万纱锭的纺织厂!”

    杨秋转过身,看着她美丽的脸庞走近后继续道:“虽然这是我个人财富,但以我现在的地位金钱只是一笔数字,如果能赚到这笔钱我就可以拿回来用于建设更多的工厂,修建更多的铁路,初步建立起国家工业。”

    每天就建造一家3万纱锭的纺织厂!一年下来岂不是可以拥有一千多万纱锭?!吕碧城首次正视起这份厚厚的资料,其实杨秋还是轻了,目前世界美国石油产量虽然在每天50万桶左右,但等到1914年欧战爆发后,将达到每天70万桶,1917年更突破每天100万桶,而这些数据还仅仅只算了美国的产量!

    就算战后每天维持在100万桶,光凭这个专利他就可以每天赚15万美元,去除各项税收也能得到12万左右,一年纯收入至少4000万美元以上!所以他才从资料机里拓印出这份资料,并亲自翻译成英德语拿到全世界去注册专利。

    吕碧城只是微微算了下,就捂住了嘴巴,一天7.万美元!换成银洋是5400万!这区区几十张纸,就相当于湖北三省一年的财政收入!

    当然,想要赚到这笔钱可不容易。清政府时期虽然加入了巴黎公约,民国成立后也发布公告继续履行清政府时期的一切国际公约,但与其是主动加入还不如是被bi的,是欧美利用技术垄断的优势,扩大商品倾销,不准许国内开发同类产品和技术的强加手段,所以国内至今连烧碱都弄不出来。

    而且因为国家贫困,享受的只是半殖民地待遇,这种情况下欧美即使倾吞了中国专利谁也没办法,所以这笔钱要想到手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商业运作,至于如何运作其实他也有些头疼,只能依靠派去的几位商业方面专家。

    不过望着他真挚的眼睛,吕碧城却被感动了,没想到在他冷酷狡诈的外表下却有着这样远大的心思,不由脱口道:“让我去美国也可以,不过此事要叫给我来办!”

    “叫给?”杨秋哑然失笑,心道虽然是民国奇女子,而且平行世界里也创下过很大的家业,生意样样精通,可此事非同可,打叫道的可不是几家洋行,光是可以影响美国政治的洛克菲勒石油帝国就绕不开,所以连他都没信心拿到这笔专利费,只是想去争取试试看罢了,甚至做好了以低价出售该技术的准备。

    吕碧城似乎极有信心,眼波一转巧笑道:“大人难道怕我一个女子吞掉这笔钱吗?”

    杨秋是有些担心,不过不是怕她,但又不想打击她,好在他也做好了拿不到钱的准备,干脆点点头:“既然兰清姐有这种雄心,杨某自然不会吝啬,不如我们俩合办一家公司,九一分成可好?”

    “咯咯。”

    这句话一出,吕碧城顿时笑得前俯后仰,胸前一对rou丸更是ji烈起伏,媚笑道:“大人真是慷慨,就不怕我嫁人后这些钱都便宜了别人吗?”嫁人后便宜别人这句话好像有些耳熟!杨秋望着她,想起了那天芮瑶对自己的话。

    吕碧城狠狠剜了眼后,贝齿轻轻咬住了嘴,似乎做出了什么重要决定起身走了过来,一直到两人的脸颊快凑到一起才停下,杨秋有些搞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可她却脸颊润红,美眸凝望着那双眼睛许久后,忽然似泣似诉的呢喃起来:“大人,兰清被服了!希望别忘了今晚。”

    今晚?

    杨秋愣神间,大衣已经从她肩膀上慢慢滑落,然后双手举至脑后,慢慢解开发钗任由秀发散开,旗袍也迅速滑落直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