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零二章 决裂(上)

第二零二章 决裂(上)

    “颢玉,都安排好了吗?”

    轿车向张园驶去,骑兵几乎将车窗外的阳光完全挡住,车内杨秋捧着汉格尔给自己的远东经济调查报告认真研。来可笑,这份报告居然是华尔街美亚协会用两年时间完成的,反而他自己花尽了心思也没找到几份较为详尽的清政府关于全国工商和经济的调查报告。

    慕容翰带起了眼镜,文秀的脸颊上有些润红,看得出第一次参加这种全国核心会议让他非常ji动,介绍道:“炳麟先生已经就各类议题和北洋、民党达成了一致,除了让统一党加入联合执政还需要您今天定下来外,其余议题都已经谈妥。”

    任何重要谈判等首脑出场几乎都已经完成,后续无非就是个公告而已。此次也毫无例外,在所有议题实际上已经完成就等签字生效时,杨秋可以把更多心思放在未来。

    他的心思甚至已经越过了统一战争,开始转向战后的国家和经济重建上。

    这份报告给了他国家经济形势的大致概念,报告中美国认为中国经济总量可以占到世界的百分之七至百分之十之间,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原材料出口,但190年收入依然达到了335亿两白银,折合成银洋或者日元是左右。这个收入水平与日本相当,但人口却是日本的九倍。虽然这个统计里有个很大问题,那就是苛捐杂税和厘金较多,不过从最早的三省来看,厘改税减少了中间环节的盘剥后实际税收应该可以持平或者超出一些,此外由于庚子年赔款导致海关绝大部分由英法等国把持,无法自主关税定价,所以根据美国估算,关税被统一定在5%舌,光这点每年要流逝至少冂两之巨。

    如果加上这笔钱那么年财政收入应该可以达到4两·约合也就是68亿银洋或者西南民元,折合美元大约为3,考虑到国土、人口和需要支付的辛丑条约赔款,人均一.基本上可以算“非洲”水平。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串数字那么美亚协会估计早就打退堂鼓了,人口和资源利用率是这份报告中反复提到的两个词。按照华尔街的计算方法,4人口每人增加1元收入或消费,就意味国家将增加6千万左右的财政收入,同样中国目前的资源资源利用率也仅仅是美国的10%王右,按照美国的算法每增长10%,国家财政就收入将增加一倍。

    所以美亚协会认为远东有着巨大的潜力可挖·按照人口和各类数据分析,如果能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采用更为合理和科学的手段发展工商业,同时促进农业发展的话,年增长率将远远超过美国(基数低,增长比利会显得很高)。

    当然华尔街这么积极也是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对他们来,中国国民购买力的增强意味着可以出售更多商品·甚至还乐观认为,如果十年内中国每人消费0美元美国商品,那亿美元!相当于目前美国国民产值13倍!这还没算十年内的人口增长率!所以华尔街是最积极鼓吹世界各国承认民国政府的组织·只可惜目前的美国还属于绝对的畸形侏儒,在远东的话语权甚至不如日本和比利时这等国家,眼瞅着人家大把大把捞银子没点怨气是不可能的,所以当杨秋强势崛起并逐步开放西南一亿人口的大市场后,可想而知鼓舞了多少美国商人。

    汉格尔给杨秋这份东西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想劝他进行更积极的经济改革,开放更多的市场以换取贷款。然而在杨秋看来美国的想法有些太ji进,就算他能统一国家,想要拿回全部关税自主权也是很难的,因为这涉及到世界头号强国·也是保守之风最盛行的英国的利益,所以最多只能拿回对英国损失不大的北方和西南关税,重要的占据了全国近一半的东南关税短期内是看不到自主定价的可能。

    不过他还是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自己肩膀上足以压垮任何人的责任!平行世界里辛亥年中国经济占世界98左右,新中国成立时却下降到不足1,辛亥年人口是4·新中国成立之初依然是4,三千八年时间内经济人口居然毫无变化,亏得民党还有脸自称黄金十年。

    历史雄辩地证明,稳定有多么的重要,哪怕再烂的统一也比最好的分裂要好!自己应该勇于去承担起这个责任。

    身为后来者,如果安于自己赚钱享乐是失败的,如果以军阀的模式发展也是失败的,更失败的是想要成为领导者,就必须有大国眼光。这就像历史上的国共合作那样,主席在和委员长握手前,全世界都只把他看成军阀!只有当参与进国家管理,目光超脱地域才能被国际社会认为是有资格成为国家领袖的人物。

    而且想成为开国的领导者,也需要承担更大更多的责任,决不能破坏建立起来的规则,如果今日不加任何理由就对北洋开战,那么将来别人也可以这样做。如果当一辈子总统,那么将来出现另一位强人后也会当一辈子,就算当不了一辈子,也会在下台前以铺路、提拔等等手段做一辈子隐形的“皇帝”!所以一.杨秋推开车门,望着已经等在门口的袁世凯,嘴角缓缓勾了起来。他今天不仅要找个理由,也第一次不想用军礼来见这个人一.他需要一次握手!

    沿着士.兵们用身体隔开的安全通道,杨秋双臂微微摆动,步履稳定和迅捷,当他走到袁世凯面前时,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伸出了手:“杨秋见过大总统。”

    那一刻,世界是静止的。

    陪伴在袁世凯身边的朱尔典瞳孔微微张大,美国公使嘉乐恒,华尔街银行团代表司戴德和汉格尔相视一笑,德国公使克劳兹面含喜色。宋教仁、伍廷芳和蔡元培吃惊愕然,章太炎和张孝准自信微笑,慕容翰和顾维钧只剩下骄傲。梁士诒傻傻的·杨士琦面带愤怒,而最精彩的是袁世凯!矮矮的冬瓜身材本身就矮了一个头、粗短脖子上那颗大脑袋需要微微仰起才能观察他,目中异色连连,嘴巴更是吃惊的张开·甚至能看到喉结蠕动的愤怒。

    从未有人让他这样过,自从踏入这个国家的中枢后他还未见过有人就这样走上来想和自己握手,既不称卑职,也不叫下官,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自称名字,然后仲出手来!!

    就连洋人都会先弯腰行礼!

    可面前这个年轻人却一点弯腰的意思都欠奉。

    毫无疑问这个举动惹恼了所有北洋一系,袁世凯心底更是不自觉地升了愤怒和警惕还好他懂得隐忍,所以不断告诉自己,需要忍耐!只要再忍两个月¨一日本贷款和军械全部到齐后,自己就不需要再仰头看他!

    “哈哈少年出英雄,这才是吾辈汊家男儿的本色,辰华非寻常人也。”无论他怎样的机智,怎么样的夸奖掩饰,都无法避开那支伸手来的大手。

    两只手慢慢握到一起虽然时间极短,但机灵的戴天仇还是迅速抓拍下了这个瞬间。

    当著名的华尔街日报以美元价格买下照片的美国使用权并刊登在头版后,评论员甚至配上了这样一句话年轻和权贵、远东权利即将交接。

    一个月后出版的时代周刊也毫不吝啬把这张照片放在了封面上旁边还陪有杨秋身着新式军装检阅军队敬礼的照片,封面下刊印的标题是。“令人惊讶的中国年轻人,自信、努力、勇于牺牲、不畏权贵,他已经成为最有希望统一中国的人之一!”

    德国记者的配图显然更加附和德国人的审美观,因为他选择了拍摄杨秋修长、高大而干练的背影,背影前是两张胖胖却错愕惊讶的脸庞,一个大胖子自然是袁世凯,另一个却是为他撑腰的德国远东头号敌人朱尔典,照片没有配标题,但每个德国人都明白其中的含义。

    在远东巨变的时刻苦苦追赶的德倜取得了一比零的领先!

    作为资深外交家,伍廷芳最清楚这样一次握手意味着什么,甚至情不自禁的推了把宋教仁:“遁初一.要不也去握个手?”宋教仁心里苦笑摇摇头,他可以去握手,却知道自己肯定无法做到那种洒脱和自信,与其被记者们拍到紧张和局促还不如老老实实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做好事情。

    脸色刹那的微变后,袁世凯的脸色又恢复了红润,他声音洪亮,故意撇下让自己出丑的杨秋,拉着宋教仁状似亲昵,如果不是情报从多个方面确定他被气得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杨秋甚至想回去把方瑞撤职。

    “真是让我惊讶的一次握手。”朱尔典抢在嘉乐恒前走到杨秋身边,微笑看着他用标准的京腔问道:“我是该称司令官还是巡使。”

    “尊敬的公使阁下,我更希望您直接叫辰华。”

    会谈前杨秋就知道朱尔典会出席,所以并不惊讶见到这位影响了中国历史走向的人物,和蔼的笑容,发福的身材,还有完全中国式的打扮,如果不明白他的底细,根本没有人会将这位老人和臭名昭著,甚至百年后都还在毒害西藏的涉藏问题四条挂钩。不过此时杨秋没给他提出这四条的机会,因为他故意压制了入藏时间,只是在西康和云南摆出两线包围的架势稍稍威慑下,因为他很清楚,两年后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去彻底解决整个西藏问题,甚至还能借此影响英国的远东政策!

    当然,这步棋一.需要慢慢走。

    朱尔典眯着眼睛,他也在悄悄打量这个给他带来了无数烦恼,使得扬子江上游出现一个巨大漏洞,连白厅都多次询问担忧远东会失守的年轻人,慢慢点点头:“我喜欢这个名字。”

    “谢谢您的赏识,事实上我也非常的喜欢英国,在成为军人前我就梦想成为纳尔逊将军,我至今还记得他的话。”杨秋丝毫不让的与他对视着,呢喃的重复着那句骄傲:“英格兰需要每个人恪尽职守。”

    朱尔典一点都不动容,依旧是那副淡然的神色:“谢谢辰华的夸奖,纳尔逊爵士是英格兰的骄傲,他鼓舞了一代年轻人。只可惜一.辰华学习的不是海军。”

    “是,事实上我现在连一艘巡洋舰也买不起。”

    “可是的军队却在已经快进入西藏和南钦。”朱尔典寸步不让:“我认为辰华应该节制军队的行动,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冲突。”

    杨秋点头赞同:“谢谢公使的提醒,我一定会告诉士兵确保贵国利益不受损坏。”

    朱尔典也看出了刚才那次握手的意义,更清楚现在英国已经不可能从欧洲抽身来远东进行一场未知的战争,作为在华多年的外交政治领袖,明白这是个修复两者关系的好机会,故意皱皱眉:“我知道,大英帝国和辰华存在一些的误会,但请理解我们对德美进入扬子江后的担忧,我们认为如果放任德美进入扬子江甚至西南,甚至会引发一些不友好的冲突,而且这会严重损伤大英帝国的利益!”

    杨秋就知道他会这么,早就胸有成竹的道:“请恕我直言,我并不认为这会损失贵国的利益,恰恰相反的是,因为各国的互相竞争,促进了西南商业发展,贵国在西南的利益不仅没减,反而得到了极大地增加。根据我们的统计,在过去的一年中西南与贵国发生的交易总额甚至比辛亥年增加了百分之十,这可是价值数百万的利润。”

    杨秋没假话,在他入住西南引入德美后,看似瓜分了原属于英国的那部分利益,但事实上因为厘改税的推行,政府效率的提高和工商改造,发展铁路公路等等措施,减了中间流通环节的成本后,英国在西南的利润的确增加了很多,虽然没有拿到类似德美得到的大订单,西南政府却也向英国商人采购了数百万的机器和设备,而且贵州在推行种植烟叶计划中,也是怡和洋行拿到了南美烟叶种子的采购权,仅此一项上就带来了价值十万英镑的商业利润。

    朱尔典再次高看了眼他,但这并不能减他的担忧,短暂的繁荣无法弥补德美介入后的长期削弱,所以他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杨秋也不和他争执,却忽然凑近压低了声音:“尊敬的公使阁下,事实上我觉得您不应该盯着西南,或许¨在北方,贵国已经丧失了一笔大合同!”

    这句话让朱尔典也难得动容,刚想询问清楚时杨秋却已经大步流星追上了袁世凯和宋教仁,望着他的背景,老辣的他也忽然升起了一丝不妙。他在提醒?肯定是提醒!但提醒的又是什么呢?北方、北方一.他反复念了几遍后,脸色渐渐变得很难看,立刻找来助手。

    “去调查一下日本公使最近的行动,我需要知道一.他们这段时间做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