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零零章 无视美丽

第二零零章 无视美丽

    夜晚的天津租界内流光溢彩,位于美国领事馆旁的美亚协会俱乐部内更是灯火通明,清扬的萨克斯伴随着老唱机让舞厅中央的男男女女们忘记时间。轻歌曼舞酒杯叠撞,名媛佳丽,浓妆艳抹的交际花们依偎在男人的怀里巧笑嫣然,当满清退位诏书传遍五湖四海后,西方的思想和潮流猛然撞入了这个保守了数百年的国度里,一夜间无数奇奇怪怪的言论和打扮都涌现了出来。

    此行的吃住依然是由美国安排,虽然英德都表示愿意提供更好的地方,但现在插入这对冤家中间肯定不会有好结果,反倒是美国两边都吃得开。本来汉格尔建议直接住进美国领事馆,考虑到抵达后肯定会有大量应酬,最后杨秋选择了这栋紧挨领事馆的美亚协会商务俱乐部。

    宋教仁去了张园下榻,两边虽然合作但有些事情还必须保持戒心。对杨秋选择美亚协会俱乐部,美国商人兴奋异常,庞大的中国西南市场已经在这个年轻人手中向美国一点点敞开大门,所以很干脆让出了大半栋建筑供他和随行人员使用,就连现在这场晚宴也是为欢迎他而举办。

    门口的警卫们瞪大眼睛,检查每位来宾的随身物品,虽然对那人如此心嗤之以鼻,但他们依然迫不及的蔼走进去看看他,都觉得这是和西南牵上线的好机会。

    杨秋和此次随行的汉格尔成为了众星捧月的焦点,不少美国商人都借机将两人围在中间,甚至还有很多从隔壁英德法比利时等国闻风赶来的商人,在华的洋商们可没什么国界思想,哪怕欧洲对抗硝烟弥漫,依然可以合作在这个国家捞取让人垂涎的黄金和白银。

    杨秋自然不会亲自去和洋商们洽谈一笔笔合同,随行章太炎只关心教育和西南民生,张孝准还在琢磨怎么解决江西和安徽这两个最大威胁,只好把慕容瀚和顾维钧被拉来冲壮丁。

    一位是报国心切的华侨子弟·一位是留学美国数载,作风稳重踏实的西南新青年,又因为都学过法律所以精通几国语言,咬文嚼字精于算计很快就掌握了谈判中的诀窍·充分贯彻西南急需棉纺、火电、化工,水泥、金属加工等等精神,和洋商们锱铢必较签订一份份意向合同。

    这一串“”字让汉格尔大跌眼镜,记得这位一贯是大手笔?“我没钱了。”杨秋毫不掩饰财政压力,微笑着与他碰了个杯:“除非您愿意借五亿美元给我,进行一次远东最大交易。”

    “噗嗤。”还没等汉格尔从五亿美元这个惊天数字中清醒过来,旁边的叫笑声就让两个大男人同时投去了目光。

    披肩、旗袍、波浪卷发·柳眉明眸,胸口处还挂着一块报社的徽章。最令人称奇的是,双手居然还捧着一抬相机,见到两人看来不失时机的快下按动,喀嚓的快门声后女子扬扬相机主动表明了身份:“大公报记者吕碧城。”

    章太炎正在和几位昔日的民党政要聊天,被镁光灯一闪后见到是她,急忙走过来笑着介绍:“兰清姑娘怎么也来了?淮南三吕,天下知名·您一来我们这些大男人可抬不起头了。”

    汉格尔能懂一些中文,所以很好奇这位姑娘的来历,拉着章太炎为他介绍·只有杨秋心头猛然一紧!熟知些民国史的人恐怕都知道这位奇女子,十三岁救父,十七岁骂慈禧、二十岁当总教习、严复的女弟子、上海商界的女大亨。还有此刻¨一袁世凯的秘书!所以几乎下意识就提高了警惕,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突然地变化让吕碧城有些惊愕,不明白这个刚才还笑逐颜开,狮子大开口的男人为何会变的如此心翼翼.难道他不喜欢记者?吕碧城有些纳闷,左思右想觉得这个理由不通,因为这个男人通过报纸和全国通电宣扬自己的事情已经做得快让人发腻,怎么会敌视记者呢。

    如果这些都不是,那么就剩下一个原因了一.这个混蛋·居然把自己当成了刺客!吕碧城想明白后,也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如果直接用总统府秘书身份见或许还不会如此,可自己怕误会偏偏重新拿起大公报记者这个头衔,虽然这个头衔也是真实的,她至今也在兼任报社编辑,但这位冒险北上的年轻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呢?所以换来换去反而误会了。

    还好·她今夜本来就没想其它的,只是不希望一位平时还能看两眼的男人不明不白死掉,所以微笑道:“碧城没想到杨巡使这么风趣,就是不明白洋务运动后各地兴办工厂、机器局都是都求大求多,为何您要选择那么多“”呢?”

    杨秋继续保持着警惕,理智和经验告诉他,和智商180以上敌我不明的女人打交道需要格外格外的心。微笑着反问道:“吕记者为何也关心工业发展吗?”

    “巡使唤我兰清就可以了。”吕碧城故意出名,眼波盈盈转动间希望能减些误会,却不知道这个犹如少女嗔羞的动作惹来了四周多大一片惊讶,连章太炎都掉了下巴一个劲嘀咕,记得吕家这位不喜欢比他的男人,何况杨秋有女人的事情此刻恐怕已经天下皆知了。

    难道吕家老三要做妾?章太炎连忙闭上嘴巴。汉格尔更是眨眨眼睛,一拍额头夸张地到:“杨,看来今晚有位漂亮的记者姐想做个专访一.上帝,纽约时报的妞们为什么不来天津。”

    美国式的幽默让杨秋也不禁莞尔,只有吕碧城发现自己刚才那个动作有多傻后,狠狠剜了眼汉格尔。幸好她前半身生世坎坷早习惯这些,脸都没红反而落落大方扬了扬相机乘机道:“巡使愿意让我做一次专访吗?”

    “兰清姐请。”杨秋大度的指了指角落里的沙发,两人落座后雷猛和几位士兵也立刻围了过来。对这种警惕吕碧城不仅没不满,反而觉得面前这个样貌俊朗,身材修长的男子实在很懂得收拢人心,居然能调教出这样一批忠诚的士兵。

    杨秋依然保持着严整的军人坐姿,或许是一路走来的腥风血雨或许是手握大权长期在高位的缘故,坐在对面竟给人一种沉稳、厚重、如山峦般不可撼动的感觉,让警卫替她倒了杯水后,才望着他问道:“兰清姐想采访杨某什么?”

    吕碧城也不是一般女子除了当初袁世凯初登大总统时在他身上见过这种气质外,还第一次在一位才23岁的年轻人身就算之前来北京共商国事的孙文和黄克强都没这种气质,连仰慕的梁启超和汪精卫都没有这种沉稳。尤其是那双清澈的眼睛,竟给`她一种什么秘密都被看破的感觉,心底不由自主起了一丝涟漪,古井般的心弦竟然悄悄荡了下。还好她也不是一般人,连忙借话语转移了这种气氛拿出纸笔还真像个记者那样问道:“刚才听巡使和洋商交谈时一直没离开字,我想外界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有这样奇怪的要求,难道认为十家厂就能比的上一家大工厂了吗?”

    “工业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其实和兰清姐您诗词名动天下是一样的,需要长时间的厚积薄发。”杨秋静静地看着吕碧城,刷刷的笔尖映衬着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庞,和这个时代的女性相比,这种干练也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继续道:“厂虽然效能差产出少,但相比动辄耗资百万的大厂更加易于普及。中国不是欧洲,我们目前支撑不起那么庞大的工业更重要的是我们缺乏欧美百年积累下来的庞大产业工人群体,这点我们甚至落后于差不多同时起步的日本!而厂恰恰能弥补这些不足,资本就可以让更多商人投资参与进工业中来,灵活的操作模式可以让商人们规避市场风险。因为数量多,对工人的需求会促使商人将世世代代靠土地为生的国民中的闲散劳动力吸收起来,长时间积累后工人的数量就会逐渐增加,也会变得越来越熟练。”

    “厂成本高导致利润减少,商人就会互相压价,盘剥工人,如何能解决呢?”

    “这就需要政府出面来规划在市场初期应该主动制定法律和法规,在保护工人利益的同时尽可能帮助商人扩大市场,如果必要甚至还可以使用政府采购的方式,将产品收购统一出售进行保护。当然一.这些只是辅助措施,市场依然是最好的试金石。就好比沙石,一粒一粒很容易被海浪卷走但如果累积成一条宽厚的沙滩,即使恶浪袭来也总有能幸存下来的。

    市场和竞争就是大浪,一冲刷淘汰后能留下的就是那些岿然不动的柱石,人为干涉太多反而伤害到工商本身。”

    吕碧城仔细的记录着他的每句话,神情专注甚至忘记了来的真正目的,等到一篇关于工业救国道路的专访结束,连她甚至都被其中的周密和严谨打动了,国民共进¨.政府扶持,减税保利、金融先行等等手段更是闻所未闻,心中忽然有些悸动,和感情无关,而是在想如果他早生三十年这个穷困贫苦的国家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兰清姐。”杨秋依然保持着警觉,见到她忽然愣神问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这句话让吕碧城难得脸颊一红,暗自嘲笑自己居然看男人看呆了,他可比自己了足足六岁呢!想到这里,心底又不禁伤心地叹口气,不管怎样他却是值得自己心仪,如果被害死一.实在可惜,所以收笔时见到四周没人注意,忽然低低道:“巡使,快回武昌。”

    杨秋身体微微一震,双目精光一闪故作笑脸,问道:“兰清姐是在以记者的身份提醒我,还是总统府秘书的身份?动手的是赵秉钧还是一.大总统?”

    吕碧城有些惊讶得看着她,但很快就恢复平常。以他的能力绝不会不知道北上凶险,所以猜到有人行不意外。旁人看来这里仿佛还在聊天,甚至四目还不时含情相对,但谁也没想到谈的竟然是惊心动魄的生死,胸口急促起伏几下:“我知道巡使未必会相信,但今次我来的确是听到了两个大消息一会我还要去转告宋先生,们尽快回去吧。”

    杨秋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看着她清瘦的脸颊问道:“两个消息?兰清姐似乎只了一个。”

    “的确还有一个,但那个一¨过几天看报纸就知道了。”

    报纸?!杨秋眼神渐渐凝重起来他已经能猜到是什么消息了,但此事决不能现在就被捅到报纸上!所以深吸口气忽然向雷猛招了招手,耳语几句后见到没人注意,一把拉起她闪到旁边僻静的走廊里。幸好吕碧城不是一般女子,被他大手抓住带着没闹出动静,就这样被拽着拖入了书房内。

    等进了屋吕碧城才用力抖抖手,叫嗔的跺跺脚:“巡使抓疼我了。”

    “对不起。”杨秋可没心思听叫嗔细语关上门扭头改了称呼:“吕姑娘,是不是掌握了袁世凯和日本要签订卖国协约的确实消息?”

    这句话让一直保持平静心态的吕碧城差点没跳起来,秀目圆睁望着他:“怎么知道的?!”“这重要吗?”杨秋摊开手,神情严肃:“吕姑娘,这件事不能现在捅到报纸上。”

    “为什么!”吕碧城有些愤怒的看着这个刚才还有些好感的男子,ji动地不停耸动胸脯,气呼呼道:“这是卖国合约!为何不能登出来?难道认为这是对的吗?”

    见她发火,杨秋怕惊到了外面做手势压低声音道:“吕姑娘有所不知看到的这份合约其实杨某、宋钝初和孙文先生都拿到了。我可以告诉,这是日本人的祸心,是想借我国内乱趁机吞并满门g!所以杨某才决心北上不管有多少人要杀我,我总归要见见大总统与他清楚,这份合约决不能签!”

    “一.来就为了这个?”吕碧城是心智极高的女人,听完这句话后全明白了,原来他早就知道这份合约的存在,此次冒遇刺的危险北上就为了争取到大义!

    以她对袁世凯的了解,加上王揖唐等人的鼓吹扇风,这份协议签署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她才想来天津把这个消息捅到报纸上,逼袁世凯不敢签署。但他却不让自己登报明显就是想等袁世凯决定后,掌握大义重启战争!

    想到这里她就恨恨咬牙,有些愤怒的望着杨秋:“们这些男人,难道就不明白百姓现在需要的是安生吗?非要打得死我活才愿意罢手?”

    杨秋没直接回答,默默地坐下,神色从未有过的疲倦:“吕姑娘真以为杨某喜欢打仗吗?流的血死的人都是我的同胞兄弟姐妹。但不打就能有出路了吗?可以登报我虚伪,我是人,但我绝不会让北洋执掌全国,他们内部已经烂到了根子上,这点比我还清楚!他们已经不是十几年前那支承载着国家复仇希望的精锐之师!

    北方有上亿人,还有很多人被北洋门g在鼓里!所以我没得选择,如果我没理由的直接向中央开战,全国内战就会因我而起,未来大家就会有样学样演变为一场全国性的乱战!北洋也会继续门g蔽北方百姓,继续从他们中间征兵打到死!有了日本的支持,这场仗就算我不打他们也会挑起来,乱战的局面一旦出现,姑娘算过最后要死多少人才能结束吗?”

    “所以想让北洋变成千夫所指,没人支持后就能早点打完?”

    “我劝过了,他答应的话我绝不先开战,继续让他当大总统。如果他继续执迷不悟一.我!就会建议召开临时国会废掉他。”杨秋起身,又恢复了刚才锐气勃发的mo样。

    吕碧城静静地望着他,贝齿紧咬:“我要是不答应呢?”

    “我没得选择!要么打上四五年,白白让日本和洋人得了便宜,要么一战而定!彻底将他和北洋卷入历史¨。”杨秋带好帽子,脚步坚定的打开了门:“我会让人送您回去,但也会将您在天津的姐妹暂时保护起来!”

    杨秋最后看了她眼:“姑娘如果合作的话,五天后可以重新看见她们。”门缓缓地关了起来,吕碧城却有种冲出去给那个男人一梭子弹的想法!自己好心来提醒他,却害的姐姐和妹妹都要被软禁,他一.他还居然无视自己的美貌下死手!这个挨千刀的混蛋!越想越气的她狠狠将笔记本摔在地上。

    书页停在了专访记录上,密密麻麻的娟秀字记录的是那篇让人神驰的工业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