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九七章 泄密

第一九七章 泄密

    名动天下]第一九七章泄密

    第一九七章泄密

    @@@@

    舰队乘风破浪时,北京城内也已经山雨玉来。

    一大清早两辆马车几乎同时停在了总统府前,王揖唐顶着黑眼圈下车后见到梁士诒棉袍裹身,鼻尖通红不停哈热气,笑道:“这大冬天的,燕荪也这么早啊。”

    梁士诒心底冷哼一声,如果不是袁世凯的关系,他还真不想与此人为伍,看他脸色就知道昨夜肯定又是在八大胡同过夜,此人自负风流又爱抽大烟,实在不是个可信之人,也不知大总统犯了那蛮子邪劲,居然把他弄到了身边,指指辕门外的另外几辆车:“慎吾没看见还有人比我早吗?”

    王揖唐皮笑肉不笑的抽了几下嘴角。徐世昌不出,三杰只有段祺瑞活跃军界,唐绍仪和陆征祥等人又陆续走后,袁世凯身边就剩下梁士诒、赵秉钧、杨士琦和自己四人,至于那个杨度谁都看出来了,自从随唐绍仪去了趟武昌,目睹前者辞职投奔杨秋后就始终和这边保持了几分距离,虽然还是出谋划策灵机人物,但总给人不靠谱的感觉。

    杨士琦的地位无人可动,赵秉钧帮袁世凯做了很多秘密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扳倒的,想要进一步就只能把这位“二总统”压过去,想压过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击最拿手的财政,所以王揖唐故意靠近过来问道:“燕荪,你办的那个善后大借款到底如何了?这几天大总统心急呢,芝泉也问了我好几次,他还等米下锅呢。”

    梁士诒明白他的意思,袁世凯一边让自己和四国银行团谈善后大借款,一边却把和日本人沟通的事情交给他,无疑是要让两人互相牵制,现在他这幅满面喜气的模样肯定是取得突破了,问道:“慎吾那边有好消息了,日本答应贷款多少?”

    “岂止是贷款。”王揖唐得意洋洋,打击他道:“一亿贷款,九五折支付,还答应五个师的全部装备,就等大总统点头了。”

    虽没说贷款的交换条件,但梁士诒岂能不知道日本人那套,无非还是打满门g的主意。但这个数额还真是让他倍感压力,他知道袁世凯心底不太愿意联日,但如果善后大借款办不下来那就难说了!原本他指望此次大借款能帮自己更进一步,但现在看来事情并不太好,朱尔典倒是答应了贷款,还担保交付了三笔前期款子,可四国银行团这回却犹豫良多,这里面主要有德美想要借此打破对华一致原则的掣肘,也有他们想看看这回和谈能不能取得进展,怕贷出去的款子化为了泡影,所以迟迟没答应后续的几笔。

    王揖唐见他面色不佳,知道自己这回占了上风,心情顿时大好向内走去,两人都是袁世凯的心腹,所以shì卫们也没阻拦直接步入了办公室。

    还没等进门就看到一个身着棉旗袍的靓丽身影正在办公室内整理东西,女子听见有脚步声扭过头来,见到是王揖唐这个大烟鬼,直接没给好脸色:“王大人好早呢,见大人才知时局艰难,连风月之所都这么早开门。”

    如此辛辣直接的言语让王揖唐脸色猛闪了几下,梁士诒虽然心中大爽却也觉得刺耳,换做其它女人估计就忍不住了,可这位却偏偏不是一般人!长得花容月貌让人垂涎不说,偏偏小姑独处令人遐想,文才更是绝代风华华。经历别提了简直是传奇,13岁从土匪窝里救父,不顾阻拦只身前往天津女子学校,20岁成为女子学堂总教习,慈禧还没死就敢公开讥讽、bī得鉴湖女侠让出碧城名号,29岁以女子之身近中枢任大总统秘书!最最重要的是,袁世凯有心撮合她和次子袁克文,所以王揖唐也只能吃瘪摆出笑脸唤了声兰清姑娘。

    吕碧城秀目冰冷,满怀热情进入中枢任袁世凯秘书后才知道北方官场早就糜烂不堪,官员结党营sī,贪污**横行,就连袁克定都占着开滦煤矿捞银子,还有那些口口声声说革命的民党议员们来了北方后也是同流合污,最看不惯就是这个王揖唐,抽大烟、逛窑子谁人不知?可偏偏袁世凯用这样的人,以她的心气自然极看不顺眼,换做以前早在报纸上开骂了。

    “兰清姑娘消消气,慎吾这段时间为了筹款着实劳心不少。”梁士诒毕竟和王揖唐一起为官,说上两句好话问道:“不知大总统起来了吗?”

    “和总理商量事情呢,吩咐说今日不见客。”面对吕碧城落落大方的挡驾,王揖唐心急日本谈判的事情,拿出昨夜草拟的合同递给她:“麻烦兰清把这个交给大总统,此事紧要还请通禀一声。”

    “好,两位大人稍事片刻。”吕碧城看不惯这些人,但她现在是总统秘书,袁世凯待她不薄,拿起文件也不看两人转身向后面小屋走去,望着她纤弱的背影王揖唐心底冷哼一声,坐下来和梁士诒谈起了筹款的事情。

    王揖唐并非沉不住气的人,已经挡驾了还急着见袁世凯,所以连吕碧城也好奇起来翻开草拟的合约一边走一边看,等看完后俏脸却猛然寒了起来,眸子中更是透着愤怒!这哪里是急事,分明是要把满门g彻底卖给日本了!

    她虽然很不能撕掉这份东西,但最终只能合上心底叹口气。说到底她依然是个女子,袁世凯让她出任秘书也多半是怕自己在外面无所顾忌的写文章讥讽,所以干脆拉近中枢来,同时也好让外界看到大总统的开明,不分男女任贤而用的气魄,至于袁克文一个自恃风流的公子哥怎么能入她的眼睛。

    所以干脆当没看见快步向会议室内走,到了门口刚要叩门,就见到门没关紧虚掩着,里面传来了赵秉钧压低的声音:“此事我已经交代下去了,人是应桂馨选的,完事后栽到杨秋头上,怨不着我们。”

    没等她搞清楚什么事情,袁世凯也哀叹一声:“智庵,我们这样做是不是。”

    见到袁世凯还在犹豫,赵秉钧急着咬牙道:“大总统不可再犹豫!杨秋和宋教仁明日可到天津,只要他们一死,南面就再无主事之人!孙大炮和黄克强不过草寇之流,只要陈宦能挡住湖北的三板斧,段芝贵和张勋就可长驱直入南下两淮和南京,两线夹击他国防军没了主事的人,军心浮动肯定是必败无疑!”

    听到这里门外的吕碧城心脏都差点跳了出来,她没想到袁世凯居然想暗杀杨秋和宋教仁!再傻的人也能知道两人遇刺会出现什么后果!再看看手里的卖国合约,俏脸上一片寒煞。

    袁世凯不知道自己的秘密被她听到了,此时他也已经没路可走,赵秉钧这个办法虽然不好,却是唯一能让他重掌大权的好机会,只是这件事干系太大,他还是很担忧问道:“智庵可曾想过,万一留下一人,那可如何是好?”

    赵秉钧当然不能说您的宝贝儿子还让我安排了另一组人马,因为袁世凯极不喜欢他和袁克定走得太近,分析道:“大总统不用担心,两人无论谁死南方都会大乱,必定会有人跳出来搞风搞雨,到时候我们以中央弹劾,天下也无人敢说什么。”

    袁世凯细想后觉得有道理,民党和杨秋的力量都在长江以南,无论谁死必定会起冲突,两党联盟也必定会就此瓦解,只要自己能保住位置和北方完整就行,等到善后大借款和日本密约一成,就可以以平乱为由南下,两湖是西南的大本营只要切断了安徽和江西!天下还有能挡住自己?想到深处,他自己也有些痴了,仿佛看到了天下归心的美景,直到敲门声响起才惊醒。

    吕碧城一脸笑意走进了房间,袁世凯见到她连忙招手:“是兰清啊,有什么事情吗?”

    “兰清见过大总统、赵总理。王揖唐和梁士诒两位大人在外等您召见,说有急事,还让我拿来这个。”吕碧城把合约递给袁世凯,后者打开看一眼后眉角顿时扬起了喜色,笑道:“谢谢兰清了,这段时间老头子身体不佳还多亏了你帮忙理事,去把他们叫进来吧。”

    “大总统客气,这本是兰清该做的事情。”吕碧城微一点头走了出去,赵秉钧躲在旁边盯着她窈窕的背景咽咽口水,这女子实在是太勾人,可惜袁世凯有心撮合他和次子,所以北洋上下谁也不敢伸爪子。佯装称赞了几句她的才华后瞅了眼合约,说道:“这个慎吾,做事怎能如此不小心!此事怎可入第三人眼。”

    袁世凯正开心贷款有着落,也没怀疑说道:“智庵不用那么紧张,兰清又不是外人。”

    赵秉钧点点头,可心里不是滋味,袁世凯什么都好,就是在儿女事情上有些一厢情愿,袁克文是有才华,可这个女人连汪精卫都看不上眼,岂会答应比她小了五六岁的男人?但他也没在此事上深究,毕竟是个女人,即使知道了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要做冯妇。

    等王揖唐和梁士诒进去后,吕碧城正在想如何出去,忽然见到了袁克文走来,秀眉一扬:“寒云,刚才我妹妹来电报说病了,你能不能陪我去趟天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