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八七章 群魔乱舞

第一八七章 群魔乱舞

    袁世凯病了?!

    这个消息开始飞速传播,接下来的几天南北呈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态势,南方欢呼雀跃,挽起袖子准备在国会运作后大干一番,而北方却沉寂压抑,大有山雨yu来的架势。shouda8.net飞速更新

    各国驻华公使们也都瞪大眼睛,国社党和民党在选举前最后一刻结盟之举堪称政治上的经典之作,这其中除了双方都有需要外,也因为杨秋亲自到场显示了巨大的诚意。当两党联合一举拿下国会多数席位后,意味着他们也不得不重新审视对华政策。在这其中最尴尬的无疑就是英国,革命爆发后朱尔典又是联系各国,又施压满清最终“请”出了袁世凯,希望由他掌管这个国家并承担所有满清留下的外债和特权,这样英国就能永远的称霸这个国家。

    办公室内,朱尔典点上一支雪茄心绪不宁。

    当初在武昌江边上发生的对峙在他看来仅仅是意外,可随后杨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德美两国放入长江上游,顿时使得情况复杂起来,尤其是西南之战和最后时刻与联手民党,显示出这个年轻人崇尚武力的同时,也有着非凡的政治手腕,不顾湖北再次传出枪声直闯上海来结盟,一举扭转乾坤不,还一下子成为了国会多数派!

    几十年的外交生涯让他明白,和政治人物打交道很简单,和军阀打交道也不难。但和既有高超政治头脑,又有远东屈指可数军事实力的人作伴,实在不是好兆头。

    英国有能力截断长江水道,也有实力封锁雷州半岛卡死他的出海梦,但这样做就等于彻底撕破脸。换在以前他不会在意这种问题,但在国会选举国民两党胜利后。就意味着袁世凯这位大总统的权利将被逐步限制,如果北洋无法反击并最终在政治博弈上失败押宝在北方的英国会不会错过远东政治巨变的机会呢?

    “约翰。”朱尔典忽然起身掐灭了烟头:“去帮我联系一下,我希望能见见日本公使。另外派人去联络那位陆总理。我需要知道此刻他们的想法。”

    正在记录的约翰摩恩微微一愣,笑道:“亲爱的公使阁下,他们的总理已经换人了。”

    “上帝,在搞什么鬼!为什么又换了?”朱尔典也愣了下,才想起陆征祥已经辞职,摇头苦笑道:“一年不到已经换了第三位总理,他们就不能安稳些吗?”

    “是,但我想国会运作后或许会出现一位较长时间执政的总理。”约翰摩恩合上笔记本,耸耸肩膀:“因为他们是大多数。”大多数朱尔典呢喃了一句。戴上帽子微微一笑:“或许吧,但我不希望出现一位无法打交道的总理。”

    朱尔典寻求解决困境的时候,北方政治权利中心的大总统府内也是人来人往,一盒一盒送入库房的良药奇珍背后,是一双双窥测、试探和不安地眼睛,国民两党联手后他们每个人都清楚这回北洋是遇上大麻烦了,但这么关键的时刻偏偏这位却又病了,是不是预示着北洋要彻底跨了呢?

    右厢的书房内,洋装革履,头油锃亮的袁克定翘着脚。一口一口狠狠抽着雪茄,大概是太急被呛得咳嗽几声后,立刻掐灭骂道:“呸,这什么古巴雪茄,洋人稀奇的跟宝贝似的,还不如菜市口买的鼻烟舒服呢。”

    “就是,这玩意金贵的要死,可抽起来还不如大烟过瘾呢。”王揖唐烟瘾犯了,打了个哈欠眼皮直耷,旁边段芝贵连忙塞跟雪茄给他:“过不过瘾都先顶着,这里可不能抽那玩意。”

    袁克定也连忙道:“老爷子最烦抽大烟了,以后在府上可别提这些破事,我可不想帮们顶雷。”看到他吓得连连摆手,赵秉钧呵呵一笑:“大公子放心,我们可不敢惹老爷子生气。”

    由于是长子,所以赵秉钧这些人si下里都称呼他大公子,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这个称呼,指指段芝贵鼻子:“还不是们闹得,要不让曹三傻子碰杨秋,他能去上海找会党结盟?他不结盟老爷子又怎么会气出病来。”

    三人不敢辩驳,此事也的确是出自他们之手,他们当初的意思是让曹锟去碰碰国防军然后,干脆趁机把袁世凯拉下水,可谁想到杨秋那么快就平定了西南,陆白衣和蔡松坡更是连屁都没放一个就全都倒戈了。现在国防军随时可以调集三到四个师部署武胜关一线,良机已经错过。所以平日里号称最懂军事的段芝贵吸吸鼻子,伸手在火炉上边烤边道:“这还不是段祺瑞和陆军部不敢下死手?他杨秋刚开始调兵我就和开打得了,要那时动手他还拿什么去西南?再了,我们”他不敢发袁世凯的牢骚,所以把责任推到了陆军部头上,扫一眼旁边两人,压低了声音:“还不是为您打算?南边何德何能居然想窃夺大总统之位,按我这个位子就该老爷子一直坐,等他老了您再来,这样我们大伙也能为子孙留下点基业不是。”

    他这几句话得袁克定心花怒放,大总统可不就应该袁家世世代代当下去嘛!可他脸上不敢表现出来,沉声道:“莫要胡,传出去还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事呢,我们现在是共和国体。”

    “什么共和!”王揖唐眼神毒辣,见到刚才袁克定喉结猛动几下就知道他对这番话是心动的,道:“我就反感这个共和,还有那个什么约法,这不是寒碜人嘛!要是按照它来做,还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让国会自己去搞好了。”

    段芝贵也叹口气:“甭管什么法。现在我们了不算!得先搞清楚老爷子是什么个心思打算,咱们也好有准备。”他把话引到这里后,三人立刻盯住了袁克定,后者摆摆手摇头道:“别问我,这几天老爷子烦我连面都不让见。除了杏城和皙子外其它人一概不见。”

    “那就糟了”段芝贵道:“武胜关那边还对峙着呢,新县丢了后曹锟侧面出了个大空档。老爷子要是还不拿主意,指不定要吃多大亏呢。”

    袁克定不懂军事,听他大空档心头一惊。连忙问道:“那怎么办?难不成一点办法也没了?”

    “那倒不是。只要拿下安徽自然就解围了。”段芝贵摇头晃脑好像成了指点江山的名将,道:“安徽的胡万泰和孙多森都是我们的人,别看柏文蔚当个都督,真要开打不出半月倪嗣冲就能干掉他,只是现在谁也不敢动。”

    “是!”王揖唐火上浇油:“再不拿出个章程来,等到三月里国会一开,北洋上下几十万兵卒还有我们这些人全都要被杨秋和宋教仁给玩死了!到时候他们军饷太多不拨付了,要不就来个裁撤,我们连反对票都凑不齐。那岂不是要等死。”

    一句我一言的袁克定也暗暗心焦,但老爷子这回被气得不轻,他又不敢去打搅,所以思来想去也拿不出办法,干脆问赵秉钧:“不是总理了吗?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赵秉钧苦笑,自己这个大总理还不知道能当多久呢,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搏一把是一把,总比陆征祥窝窝囊囊看着位子被夺主动辞职的好,咬牙道:“办法倒不是没有,要是不想大动干戈的话。那么只有一条途径。”

    “什么途径?”袁克定眼睛一亮追问道:“快。”

    赵秉钧瞅瞅四周不见人影,压低身子忽然搓掌成刀做了个砍的手势,声音阴冷:“无毒不丈夫,干脆找人杀了杨秋和宋教仁!”他见到三人没话,继续道:“西南和扬子江上都是杨秋了算,他一死肯定乱套!民党那边本来就是散沙,黄克强被杨秋打的锐气全失话也没几个人听,孙大炮去了日本一时半会回不来,只要除掉两人,南面还有谁能威胁到大总统的位子?”

    袁克定猛地咽口口水,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有些害怕道:“兹事体大,可不能胡来!宋教仁不用怕,可杨秋手握雄兵,最近更是接连收编了滇桂两军,听又在组建两个新的师要是像上次汉口那样,谁能挡得住他的大军?”

    “怕什么!反正都是要鱼死破的,大不了就开战!他有二十万大军怎么了?我们也有二十万了。”段芝贵才完,袁克定又摇头:“军士是不缺了,武器也陆陆续续到位,可打仗是要钱的!我前几天还问了梁燕荪,他告诉我英国人之前给的款子都用完了,现在就等那个善后大借款,其它地方也凑不出打一场大战的钱,而且要是有钱的话老爷子不定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赵秉钧竖起手指摇了摇,眼睛闪闪的:“钱倒是有办法!昨日我去见日本公使,他们答应可以提供一笔应急贷款。何况汉冶萍被夺后他们和杨秋也有仇,要是我们动手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实在不行就干脆答应他们写几份协议,再答应打下来后把汉冶萍还给他们,肯定能弄到一笔不少的钱,不定还能敲些大炮和军械。”

    王揖唐早和日本有联系,上次进言袁世凯可以找日本人联手对付杨秋,但被驳了。这回见到赵秉钧也在日本人好,接着道:“他杨秋和德国美国勾勾搭搭,签这签那的凭什么我们就不行?我就觉得和日本联手没什么不可以,何况日本的利益在关外,这里甭管怎么闹将来还是咱们了算,韩信都能受胯下之辱,我等无非就是缓冲几年有何不可!偏那杨皙子多嘴,坏了我的好事。”

    赵秉钧见到袁克定被他们的有些心动了,趁热打铁:“此事也未必会惹多大麻烦出来,只要多出钱请好手来干就行?”

    “这不是废话吗?谁不知道这种买卖要花大价钱,现在谁拿的出来?”王揖唐气呼呼,但袁克定听在耳朵里却猛跳,他现在是开滦矿务总局督办,每月光是日本人给的回扣就是笔不数目,但这件事干系太大了,他有些不敢决定,所以犹犹豫豫刚准备再问问时,敲门声打断了几人。他连忙让三人避到内间,因为袁世凯不喜欢他和官员有太多牵扯,见到他们避开后才喊了声进来。

    来人是袁世凯的心腹shi卫,见到他后道:“大公子,总统让您去见他。”

    “我爹怎么想起见我了?有什么事吗?”袁克定有些奇怪,这几天袁世凯连妹妹都不见,怎么今个想起自己了?因为平日里他对shi卫们都很好,所以shi卫没隐瞒道:“好像是要嘱咐大公子您和杨度去一次南边,是要请杨秋和宋教仁来天津,大总统想亲自见见他们。”

    “我爹要见杨秋和宋教仁?!”袁克定惊讶的站了起来,看了眼内室后脚步匆匆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