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八五章 悲愤交加

第一八五章 悲愤交加

    “胡闹——好看的小说:!你是新来的吗?规矩也忘记了!下去,自罚一个月的工钱。”

    离中午十一点半准时开饭还差三分钟,须发皆白的老管家一边训斥一边将摆错的红烧肉挪到了西边,韭黄炒蛋东边,清蒸鸭子摆中间一道道菜式都有各自的位置。

    老管家刚刚斟上一杯虎骨酒,见到袁世凯和杨士琦走了进来连忙上前搀扶。长久地操心劳累,让以精力充沛著称的袁世凯看起来老了很多,尤其是眼袋明显下垂,眼眶乌黑,脸颊消瘦,一看就是长期睡眠不足,这一幕不禁让人想起那个困扰袁家百年的诅咒。

    袁世凯扫一眼四周的空位,心底里暗暗叹口气,自从这次出山后再也没见到饭桌挤满的盛景。老管家见他不说话,知道他的心里难过连忙解释道:“姨太太们都去戏园子看戏说要下午才回来,少爷和小姐也都有事出去了。”

    “杏城坐吧,此次出来后是越来越没人愿意陪我这个老头子吃顿安稳饭了——好看的小说:。”袁世凯招招手让杨士琦坐下,虽然是淡淡一句话,听在旁人耳朵里却说不出的萧瑟。

    望着桌上普普通通的家常菜,杨士琦心里也不是滋味,最近外面有不少谣言说这位每日无珍不尝,无女不欢,奢靡享乐。可只有他们这些常年在身边的人才知道,其实他是一位很自律的人。每日六点起床,六点半吃早饭,早餐是吃了十几年的激丝汤面,中午十一点半准时吃午饭,不仅所吃的菜都是家常菜式。菜谱持久不变,连菜摆的位子都没动过!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被一帮会党和杨秋bī到了如此境地,实在是可气可恨。

    见他不动筷子,袁世凯问道:“怎么?杏城也吃腻了这些菜式了?”

    杨士琦连忙摇头。感慨道:“卑职怎么会吃腻呢。只是有些感慨而已。”“感慨?”袁世凯筷子伸向了鸭子,他嗜吃鸭子的癖好众人皆知,放在嘴里后细嚼慢咽道:“今日没有外人也清净,杏城不妨和我说说。”

    杨士琦被勾起了心思,说道:“从小站练兵起,大总统带领我等日夜苦练终得六镇精兵,连洋人都翘拇指称赞,庚子年拳民闹事更是您一力扭转乾坤,这回虽说大势不可逆但要不您苦苦撑着北面。南北大战还不知道要打多久,不知道要有多少百姓遭殃无家可归呢!可到头来呢?

    咱们给了民党一条活路,燕孙(梁士诒号)更是前前后后拨给南京看守近千万的款子让他们解散士兵,维持金陵制造局和政fǔ运作,可他们呢?就给士兵每人发了三块银洋的遣散费,金陵制造局更是到现在都没一颗子弹缴上来,全都被拉走喂了他们自己的军队。剩下的钱呢?!就那么点人,每月无所事事还要花去一百多万的款子,都足够养活几万士兵了!更可耻是他们自己闹总统时就搞总统制,到了您就搞约法、搞国会要把您架空。小人行径无耻之尤!

    上回孙文来北京,您好言相慰,还以铁路总公司托付,可他呢?满嘴大炮说要修二十万里铁路,前些日子我心里不安,就派人去查铁路公司的账目,您猜猜查出了什么?一寸路基都没修不说,账面上还被支走了上百万的款子,人也跑去日本至今未回——好看的小说:!”他越说越激动,眼睛都有些红了,捧着碗呜咽道:“那个杨秋更是得寸进尺!趁着我们和民党交战而起也就算了,天下大乱总有这等人出现,可明明中央已定,却自说自话搞起了三省联合议会,最近更是说要改为西南联合议会!

    二十许就已经是三省巡使,说位极人臣都毫不为过,但居然还贪心不足!趁着我们无暇顾及西南,挥军远征不说,还上书要将广东雷州以西全部割让,篡改省份地图!这是何等大事?此人薄情寡义已是世所罕见,利用完民党就把他们一脚踢开搞国社党,嘴上自己天天骂您卖国求荣,勾结洋人,可他还不是一样把四川的盐税抵押给了德国,依我看汉川铁路也肯定卖了!还和美国联手大肆圈地搞什么特区,这与八旗入关后的鳌拜当年何等相似?!特区?还不是另一个丧权辱国的租界!亏得他还有脸让人天天在报纸上鼓吹可以促进商业,还说一年不到税收就增了三成,其实还不是想大把大把捞银子武装他那点家当?”

    袁世凯听到这里也叹口气放下饭碗:“可不是嘛,这么大的国家光靠我们也是管不过来的,老夫也都放权了,他们居然还哎!现在外面不稳,我们自己又何尝不安宁。”

    杨士琦知道他在问出乎意料的襄阳战事,此事他之前也知道些,如果能拿下襄阳也算了,但现在也仅仅勉强守住新县外围,说道:“十一标此事的确是太鲁莽了,曹锟胡作非为目无王法,芝泉已经发电申斥了,但有句话士琦还是想说,赵秉钧和段芝贵两人此事虽然做的不好,可也是一心为了我们北洋。”

    得知襄阳开打的消息袁世凯的确感觉到了不对劲,由于未能迅速控制全国,又为了大局多次退让,使得杨秋有机会放手攻打西南,眼看国防军步步bī近下面那些骄兵悍将已经隐隐有些不耐烦了,通过这件事也让他感觉到北洋的缰绳是到了必须紧一紧地步。但改派谁去他却拿不准主意,王士珍半退、冯国璋也不愿意再挂帅,至于段祺瑞为人太过刚直,何况他也隐隐于此事有联系,派他去恐怕只会越闹越乱,所以想了想后问道:“杏城你觉得陈宦如何?”

    杨士琦明白他的意思。北洋是到了要参入些新鲜血液的时候了,说道:“二庵虽然年轻,却也隐隐有大将风范,此外卑职还推荐十一标吴佩孚,此人岁心高气傲——好看的小说:。但打仗也有真本事,此次若不是杨秋援兵抵达。襄阳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如果能委以重任应该能得一镇精兵。”

    “吴秀才我知道此人,他这些年在曹三傻子手里表现不错。只是三傻子虽有过但动他恐怕。”他话还没说完。杨士琦说道:“卑职的意思是,芝泉和陈宦既然都建议扩编至十镇加二十五个混成协,那么不妨将他调离三镇独掌一镇!也好给他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打出来。”

    “恩,这个办法不错。”袁世凯点点头正要再问问还有没有其它人选,门外忽然人影一闪,只见段芝贵、赵秉钧和杨度三人已经肃手站在了外面。

    “哼!”袁世凯冷哼一声,放下碗斥道:“我还以为你们都当了缩头乌龟呢!是不是觉得我老了,打不动你们了?”赵秉钧吓得脸色一白,眼看西南被吞陆征祥位子已经不保。要是此刻因为擅自做主攻打襄阳导致老爷子对自己不满而丢了总理之位,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吓得不敢在说话。

    他不说话段芝贵更不敢了,两人这幅唯唯诺诺的样子让杨度心里暗叹口气,北洋真不行了!徐世昌避走,龙狗二人不问世事,段祺瑞刚愎自用,杨士琦虽有不错的心思但也被磨平棱角成了点头虫。唐绍仪出走更是个沉重打击!因为他走后北洋已经没人再懂政党运作,更没人敢直言不讳,现在最后一个陆征祥眼看也要走了。还有谁能挑起这幅重担呢?

    就像现在,明明有泼天大事,可这两位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如何能成大器?想到这里,他也只能站出来说道:“大总统且慢生气,今日实在是有要事。”

    袁世凯现在最怕听的就是“要事”两个字,手一颤差点连碗里的汤都洒了出来,幸好距离远没人看到这才压住心惊,可这幕还是被杨士琦收在了眼里,连忙代替询问:“智庵,昨个大总统还和我说要让你出任新总理,怎么连点担当都没有?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杨秋去攻打广东了不成?”

    一听袁世凯已经答应自己出任新总理,赵秉钧眉角顿时多了几分喜气,可想到这件事却又猛然耷拉下眼皮,几十岁的人了竟然带着哭音一头跪倒在地——好看的小说:。

    见他跪倒在地,一项和他狼狈为奸的段芝贵也紧跟着跪了下来,这两下直把袁世凯吓了一跳,慌急慌忙在老管家的搀扶下起身询问:“到底出了何事?须得如此。”

    两人还未说话,身后却又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没等看清楚来人他已经跪倒在地,神色紧张大喊了起来:“爹爹,大事不好了!杨秋昨日抵达上海后与宋教仁攀谈一夜,今早今早。”

    见到跪倒在地的袁克定,袁世凯更急了,恨不能一脚踹过去,怒道:“今早什么?还不快说!”

    袁克定见到父亲动怒,连忙朝赵秉钧使个眼色,后者接过话舌故作紧张的喊道:“大总统,他杨秋和宋教仁达成了什么国民合作协约!今早在上海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两家要联手参加过会大选!”

    袁世凯还有些没转过弯来,毕竟对这种党来党去的事情他毫不熟悉,连忙去看杨度。后者心底再叹口气,拱手道:“大总统,杨秋和宋教仁达成协议要联合参选,就是说民党和他已经走到一起去了!两家联手拿下国会半数席位很有可能,如此一来按照定下的《约法》民党和杨秋就能联手组阁,您也无权干涉了!”

    一听说自己也不能干涉,袁世凯傻眼了,追问道:“怎么连我都不能干涉了?难道我这个大总统是摆设不成?”

    杨度苦笑,这位对政党和组阁的含义实在是太缺乏了,解释道:“大总统您既然答应了《约法》采用国会制,那么国会获选超过半数的政党就可以**组阁,也就是说。”他看了眼赵秉钧,继续说道:“就算智庵能当总理,要是大选结束两家获得半数,那么总理之位将由他们担当了!”

    听到这里袁世凯身子猛晃了几下,吓得袁克定连滚带爬起身搀扶——其他书友正在看:。杨度见状本来不想再说,但想到此刻不说恐怕后面会更糟,干脆横下心咬咬牙:“《约法》规定的是国会制,控制半数国会后不仅可以拿到总理职位,黎元洪这个副总统的位子铁保了,而且凡是他们想通过的法案可以轻而易举,甚至陆军部想要做点什么事情,都要看他们的脸色了!”

    “爹爹,他们这是要把我们往死里整啊!您想想,要是这样将来就算您想多收点税,想多增加一个营都不行了!只要两家否决,任何法令都不可能实施!而且他们一旦掌权,甚至还可以学洋人那样启动对大总统的弹劾,就是bī着你下野呢!”袁克定这几句火上浇油让袁世凯脸色由红刷的一下惨白,辛辛苦苦熬了这么久,死死隐忍到现在,居然还不如杨秋去上海和宋教仁握个手。

    这算他妈算什么事!

    袁世凯真慌神了,右手微微颤抖指着杨度问道:“他们联我们也可以联啊,去找张季直,去找梁启超,我们连起来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

    杨度深吸口气,这位玩了一辈子权谋诡计,却因为不懂党派政治到头来被人家耍得团团转,也着实是残酷了些。可现在已经于事无补,所以从兜里摸出封信摇摇头:“大总统,来不及了!这是陆征祥托我带给您的信,这回两家联手他难辞其咎,所以正式提出辞呈,他还让度提醒您,张季直和梁启超也未必不想趁此机会一举夺取国会第二把交椅,所以联手根本是无从谈起,还望大总统早作准备。”

    早个屁啊!袁世凯心底的悲愤和怒火全爆发了出来,猛然冲到桌前一把掀掉了桌子,盘碗叮叮当当滚落一地不说,因为用力过猛他自己也连晃了几下身子,然后两眼一黑猛然向后栽倒。

    “爹爹!”

    “大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