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八四章 新的开始

第一八四章 新的开始

    ps:上章章节序号错了,应该是183章-其他书友正在看:。求月票,推荐票!

    落日晚霞缓缓降临江川,正是各家店铺的打烊时刻,但街头一家药房内却人头攒动,药房门前大大的曲字在霞光中熠熠生辉。

    “曲大夫,我这条tuǐ没事吧?”

    店堂病榻上,一位采药为生的山民tuǐ上血迹斑斑,旁观者也揪着心,他自己更担心从此断tuǐ一家老小就此生活无依,所以忍着疼瞪大眼睛询问替自己检查的大夫。大夫三十岁上下,颧骨突出,一双大耳格外惹目,都说大夫年纪越大越有本事,可面前这位却打破了传统,年纪轻轻就以医治跌打创伤闻名江川,就连省城昆明都不时有人来找他看病。

    也知道一双好tuǐ对这些山民的重要性,曲焕章仔细检查完后松口气安慰道:“不碍事,没伤到筋骨,敷上我的药休息半月就能下地。”一听他这么说,送山民来就医的人全都松了口气。他也不敢耽误,立刻让伙计清理伤口,然后拿出自制的百宝丹。药粉洒下后没多久伤口就止住了流血,众人看得纷纷夸赞,但还没小伙计包扎完,外面却忽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曲焕章抬头看去,只见十几位士兵纵马停在了门口,这些士兵衣着奇特,有的穿着滇军军装,也有穿着黄沙色军装。但无一例外都在看自己的招牌。他师承武当山,经常来往湖广和昆明,所以对国防军并不陌生,心头一跳连忙上前:“各位军爷,这么晚了不知诸位。”

    他还没说完。带头的军官出人意料向他敬了个礼,问道:“我们是来找曲神医的。”

    “神医不敢当。在下就是曲焕章。”

    军官不待他说完,一把抓住他急喊道:“你就是以医治刀枪跌打闻名的曲神医?太好了,快和我走!”

    曲焕章吓了一跳。自己没惹过这些当兵的啊!更别提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国防军了。见到他被吓住了,军官连忙解释道:“事情紧急我无法和曲神医您多说,立刻带上东西跟我走,蔡都督受了重伤,需要你去救治!”

    “蔡都督!”曲焕章再醉心医药也知道蔡锷之名,听说他受伤也吓了一跳,连忙让伙计拿来了药箱,又亲自去内室抱了一大堆自制的百宝丹-好看的小说:。四周众人听说都督受伤也大为惊讶,不少消息灵通的更是紧张万分。等到马车一路疯狂向昆明而去时,云南要打仗的消息已经沸沸扬扬。

    从江川到昆明足有两百里地,大概是士兵心急,所以一路上马车都没停过,颠得曲焕章七荤八素差点没晕过去,好不容易挨到半夜抵达昆明后,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惊呆了!

    只见上月还来过的省城内五步一岗三步一哨,巨大的牛油火把将大街小巷照的透亮,火光中原本整齐的街铺几乎被焚毁殆尽,到处是黑焦焦一片。大街上血渍斑斑不说,死尸更是数不胜数,士兵正将一具具尸体搬上马车运出城去,这里面既有士兵的,也有当地人,更有不少被扒得光光一看就是惨遭凌辱的女人,甚至还有很多孩子!

    这一幕吓得曲焕章脸色苍白,再看看带路的国防军士兵,心底阴霾更盛。但转头一想却又觉得不对,上回去武当山路过武昌和汉口,那里几乎是夜不闭户的安生,当兵的不仅不盘剥还对老百姓很好,怎么会这样呢?

    他不敢多问,又不敢看四周的惨状,等待马车一路飞驰抵达都督府后,这里的紧张气氛更是凝重,大大小小沙包垒成了堡状,森黑的枪管从里面探出,地面上、墙壁上还有大炮轰过的痕迹,等走进府内更有女子哭音传来。

    “报告,曲神医来了。”

    军官急匆匆跑了进去,还未听到回话曲焕章就看到几位身着滇军军装和国防军军装的军官拥簇着一位年轻人走了出来,年轻人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模样,眉宇紧锁,眼神锐利,两道目光射来仿佛要将人刺穿般,敬礼道:“国防军五师师长苏小虎见过曲神医,闲话不说了,神医速速随我来吧。”

    “不敢,苏师长叫我焕章就可以了。”

    曲焕章弯腰行礼随苏小虎走进了内室,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味,床榻上一位肩膀和腹部包裹着厚厚纱布的男子状若死去一动不动,两位军医正在给他打针,旁边还有几个女子,应该是家眷。

    “蔡都督今日遭到枪击,我们本来准备做手术取出子弹,但腹部子弹压在了血管上,恐怕会导致大出血,听说您有止血良方,就冒昧把你请来了。”苏小虎没随杨秋去广西,一直在宣威督战,接到蔡锷密信后连夜和前线谢汝冀达成协议,派教导团和谢部回援,自己则带主力在后面紧随,没想到抵达昆明还是晚了一步。

    杨秋临行前关照过一定要确保蔡锷无恙,所以立刻让士兵先把蔡锷的两位夫人和母亲请出去,心急道:“曲先生先检查吧。”

    事关重大曲焕章也不敢耽搁,看到肩膀伤势并非要害,就知道麻烦在腹部,等军医掀开纱布后他也被吓了一跳,只见到腹部血肉一片模糊,轻按还有血流出,而且血痂有些发黑,一看就是子弹打穿了内脏,换做普通人这下就要了命了,幸好蔡锷是军人出身身体素质较好,而且军医也及时做了初步处理。

    这种伤势处理风险太大,蔡锷又是一省都督,曲焕章也紧张万分扭头刚要说话,苏小虎一摆手道:“先生尽管救治,一切后果苏某自会承担。我只说一句。蔡督身系云南安危,先生务必尽力!”说完后为了不打搅救治,他主动走出了房间,曲焕章见状连忙从药箱里拿出自制的止血药。

    客厅内的自鸣钟滴答不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小虎和军官们全都安静的等待结果,随着旭日渐渐升高。楼下校场内不少滇军士兵开始云集,国防军将士也有些紧张,天知道要是蔡锷死了他们会不会迁怒自己。从而引发第二次骚乱。

    就在大家等得心焦时候。紧闭了一夜的房门终于开了,曲焕章神色疲倦的走了出来,军官们呼啦一下围了过来,他连忙向苏小虎行了个礼:“苏师长,焕章幸不辱命。”

    “太好了!”

    “谢谢,谢谢曲神医!”

    军官们听到保住了命,全都兴奋地狠狠挥拳,两位夫人也是喜极而哭,苏小虎更是全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都没了-其他书友正在看:。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军装已经被汗水浸透。吩咐士兵带曲焕章去休息后,军医来报告蔡锷醒了,还特意要见他和谢汝冀、罗佩金几位滇军军官。

    走入房间后蔡锷已经斜靠在了床头,大量失血让他脸色看起来很苍白,苏小虎敬礼自报家门后,他打量了几眼点点头,手指了指书橱:“右手第二个抽屉。”

    何鹏翔立刻打开抽屉取出了几张写满了名字的信纸,蔡锷看也不看将他交给了苏小虎:“蔡某督领云南以来无所作为,境内鸦片横行,土司匪患不绝。边界上英法又屡屡挑事,还养出了唐继尧这等狂悖之人!心中有愧今日遭难也纯属自作自受。”

    “都督不必自责,司令说过,您身处边陲,既无外援又无重兵,能保国土平安已是难能可贵,唐继尧之辈所作所为不能责怪您和滇军将士,要怪只能怪他们被贪婪和野心门g蔽了眼睛,忘记了身为军人的责任!”

    “军人的责任。”蔡锷呢喃一句,失神的眼睛里仿佛染上了一丝光彩,一扫几位滇军军官缓缓说道:“你们追随我多年,重九得诸位襄助才推翻了满清,但我却没给你们未来和目标!这是我蔡锷的失败,也是我的罪过!若是你们还信我,就放下成见加入国防军,杨司令虽然年轻,但我看出来了,他是个做大事的人,他会给你们新目标,也会告诉你们未来在何方!”

    大概是说得太急了,他猛烈地咳嗽了几下,伤口扯动让他的脸色愈加苍白,军医连忙来扶他躺下,苏小虎也安慰道:“都督尽可放心,司令不会撤编滇军,而是按照新标准整编为两个步兵旅和三个国民警卫团,享受国防军同等待遇,此外司令也已经规划将从贵州和广西延伸两条铁路进来,未来十年内定要将西南建设好!”

    旁边谢汝翼和罗佩金等军官听说不会解散滇军大松了口气,蔡锷也欣慰的点点头,指指名单对苏小虎说:“这份名单你们暂不要插手,让谢汝冀和罗佩金带大家去干-好看的小说:!完事后部队即刻改编,用行动去告诉国民,滇军并非一无是处。”

    苏小虎终于明白为何蔡锷被杨秋反复提及,当之前的迷惘和对未来的不明理清楚后,他的确有过人之处!

    随着蔡锷静静闭上眼睛,之前的躁动和不安全部烟消云散,三个混成协剩下的六千多滇军立刻被临时整编为两个旅,前途不再迷惘的滇军将士再次承担起了军人应有的责任,分别由谢汝翼和罗佩金带领开始按名单抓捕那些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大量鸦片商和旧势力被连根拔起。

    随着行动扩大至整个云南,五师两个旅完成在广西的行动也即刻赶来云南,再加上从四川调来的三个国民警卫团,病榻上的蔡锷开始瞄准那些盘踞边陲地区并且和英法勾搭洋人的土司,在与国防军西南三省总指挥蔡济民商量后,由国防军提供后勤保障,出动10个团队对最不安定的包括丽江以西重镇南坎周边地区也进行了大清洗,虽然没有直接针对南坎,但却将其四周的土司力量一网打尽。

    受伤后的蔡锷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不仅在病榻上亲自指挥,而且为了给杨秋一个稳定地西南大后方,甚至直接无视英国的抗议,不停扫荡分裂势力最严重的泸水以西、南坎以东的滇藏交界地区。

    此次行动一直延续到了1913年4月,在五个月的行动中被直接打死的超过五千,两百多位持分裂思想的土司家族被全体处决,收缴的土地全部被发放给土司们的奴隶和长工,极大震慑了英法,同时也确保了西南安稳。为了配合他,国防军驻西康16旅也配合发动了针对持分裂思想的土司和势力进行围剿。

    这些都是后话,对杨秋来说蔡锷没死让他大松口气。

    滇军和其他军阀很不相同,如果说国内那支军队更像日军,那么毫无疑问是滇军而不是北洋,全部由留日军官组成的上层,著名的云南讲武堂中还引入的日本剑道和武士课程,所以平行世界里的滇军才会在重九之后连云南都没彻底安稳的情况下北上四川,东进贵州,短短两年就几乎将西南完全占领,可见其进攻性有多强-好看的小说:!

    而这一切都身系与蔡锷,想想他被袁世凯调离后滇军有多混乱就可见一斑。他在滇军就不会乱,他死那么国防军至少要出动五个旅花上一年时间才将所有云南势力清剿完毕。

    和蔡锷电报商量后,杨秋立刻下令将滇军改编为23、24步兵旅,考虑到滇军还需要一段加速云南的军事行动,他也希望借此打击一下西藏的分裂分子,所以两个旅被推迟到明年5月才会前往湖南。由于蔡锷重伤至少需要三四个月静养,所以建议由张惟聪出任云南省省长,李根源任议长并前往武昌参加西南联合议会,同时对国民警卫队和工商两大部门以广西为例进行大改组。

    这些杨秋都答应了,有蔡锷坐镇,蔡济民调度,加上3师、5师、17、23和24旅,西南已经可以确保无恙,就算面对外部强大的英法势力都有了一战并且胜利的实力。而在即将进入1913年的时刻,实际上欧洲已经不可能在再分心遥远的远东地区了,所以对杨秋来说,新的一页已经翻开。

    1912年11月22日,新任云南省长张惟聪通电全国,宣布滇军并入国防军并且公示了云南骚动的真想。同日,国防军17旅进驻梧州,粤军龙济光部退回广东,国防军三师9旅,两个国民警卫队团接管雷州半岛和北海、钦州等地,并将该地区的少量粤军缴械。

    11月24日,广西、云南、贵州三省联名中央,要求将湛江以西的雷州半岛至越南海防中间的地区划拨给广西省,以实现靠出海口带动三省经济发展的梦想。

    11月27日,也就是国会大选前三天,在西南举足轻重的蔡锷和陆荣廷再发全国通电,尤其是前者更是毅然抛开了梁启超的进步党,两人一起宣布加入国社党。

    三电连环,全国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