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八零 海棠花开

第一八零 海棠花开

    天虽然很黑了,但桂林城的百姓和士兵还在忙碌,尸体需要被立刻安葬,所有物资都必须尽速清点,枪支弹药更要全部收回以免外流。虽然城内士绅和富户都遭了灾,但在陆荣廷的安排下还是弄出了一桌不错的酒菜,杨秋也没拒绝他的好意,带苗洛出席了庆功晚宴。

    宴席上杨秋还见到了陆荣廷的小儿子陆裕光和义子马济,后者是他收养的越南华裔孤儿,两人虽然年轻但才学不错,所以他和陆荣廷商量后,决定利用和德国达成的公派留学协议,将两人送往德国深造。陆裕勋则被安排去国防大学进修陆军指挥,此外还给了广西每年50个赴德美公派留学的名额。

    杨秋本来想把陈炳焜和谭浩民调走,但觉得没有兵权后已经翻不出多大花样,加上这些军官大都沿袭了壮族的传统没有太多野心之辈,而且调走可能会损坏刚刚建立起来的关系,最后让两人分别出任国〖民〗警卫队广西司令和〖警〗察总长。这个安排陆荣廷还是很满意的,虽然三个国〖民〗警卫队团都是湖南和湖北抽来的兵,但起码也没把权全部丢掉。

    根据蒋方震建议,参考了陆荣廷的意见后,已经抵达柳州的广西第三混成协、第二混成协残部和仅剩的千余第一混成协士兵被就地打散,挑选精兵组建国防军第19步兵旅。剩余除去受伤和很不好的外,都改编为西南国〖民〗警卫队13团,剩余第20、21、22步兵旅和两个国〖民〗警卫团由广西省政府和国防军副司令,国〖民〗警卫队司令萧安国一起在当地贫苦子弟中筛选,最迟于两月后组建完毕,并全部派往湖南长沙接受训练。第19步兵旅因为是可以立刻拉出来使用的老兵,所以也将在十天后北上驻扎于湖南株洲一边训练,一边保持对江西的警惕。

    唐继尧一口气将广西咨议局三十多位议员全部杀绝的做法虽然血腥残酷,但实实在在让广西并入西南联合议会小了很多阻力,在已经无法对抗的情况下,陆荣廷和剩余广西官员极为合作。杨秋为了确保稳定也没动大手术,除了广西财税司将由张文景派人接手确保厘改税等新政顺利实施,并按照三省模式增加一个广西省建设与发展司外,其余位置基本都没动。

    由于心里还装着意料外的湖北枪声,所以杨秋喝了几杯后就假意不甚酒力先去休息,让人奇怪的是陆荣廷格外关心此事,特意让人安排好了住宿。望着在丫鬟带领下去休息的杨秋和苗洛,乐的直歪嘴角,让蒋方震暗暗奇怪,也学杨秋的称呼问道:“陆老何事这么高兴?”

    陆荣廷已经有些酒意,红光满面瞪了眼蒋方震:“我说百里啊,巡使大人这回单独带你出来,足见非常器重,可你哎!怎么不好好安排呢?你看让人家苗姑娘等的老夫的女儿要是这样,我早把两人揪进洞房了。”

    蒋方震听的哭笑不得,难怪这老家伙如此“热心”还反过来责备自己没安排好。再说了,那是杨秋和苗姑娘自己的事情,他一个外人怎么好瞎掺乎?何况自己还孑然一身呢。陆荣廷却越说越〖兴〗奋,就仿佛年轻了几十岁,指着里面神神秘秘道:“百里知道吗?这里面只有一个房间是好的,其余都被打坏了!”

    “一个房间?”蒋方震终于知道这老货为何〖兴〗奋了,鄙视两眼也偷笑起来:“还是陆老厉害,我看明早巡使该请您喝谢媒酒了。”

    “那是!哈哈老夫这双眼睛何时看错过!巡使是做大事的人。”陆荣廷说完拍拍屁股,满嘴酒气跑火车:“百里的夫人过世了吧?现在有没有相好的?教育司长唐钟元家的小闺女不错,知书达理还在广州上过洋学,全桂林就找不到比她更俊的,此事不错我看就这么定了,老夫给你撮合撮合。”

    陆荣廷做媒上瘾了,一溜烟跑去唐钟元去了,谁也没想到最终这个大媒还真成了,而平行世界中的左梅夫人从始至终也没再出现过。当然现在蒋方震还不认为自己会被另一个女孩打动,哭笑不得挠挠头。云南之行恐怕要延误了,北面现在又开始闹腾,哎老官痞子是开心了,因为他借此在苗洛心里留下了好印象,可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苗洛还不知道陆荣廷“用心良苦”一边走一边嗔道:“杨大哥好好地拿我做挡箭牌,我哪有五百万来投资胶园。”杨秋知道她还在恼自己没和她事先商量,抓起手说道:“此事怪我不好。可洛儿有所不知,橡胶产业关乎国家命脉,汽车、船舶都要用到,就连自行车也少不了,是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我们现在造不出汽车,但将来呢?十年、二十年后人民富裕了,道路完善了,汽车行业也会慢慢发展起来。而且橡胶至少需要六到十年的前期投资,老百姓自己搞哪有那么多钱投进去?积极性肯定不会很高,等到汽车业发展起来在动手却又晚了。

    一路走来你也看到了,广西目前还处于最原始的农业社会,国民大都以种植稻米为生,缺乏第二产业增加收入。工业上也基本是空白,虽然锰、铝、锡、铁资源丰富,但在湖北、四川工业建设后财政已经到了临界线,至少三年内我们不可能在搞一个广西大工业出来,所以只能想办法先在较便宜的农业和种植业上下手,先把当地经济搞好,有了钱再慢慢搞工业。所以我的想法是借陆荣廷这些在地方上有很好声誉的人出面,由你投资育苗建设带动老百姓参与进来,家家户户将来都能有一小片胶园的话,十年后广西的赋税就会有一个大爆发,广西和西南的发展就能更上层楼。”

    苗洛还是第一次听他详细描绘未来,美眸内都染上了憧憬,望着那张专注的脸庞,心底似小鹿般猛撞起来,渐渐勾住了杨秋的胳膊,就差没将整个身子都压上去了。已经全身心被这个男人俘虏的她暗暗下决定一定要搞好橡胶业,而且后来她也的确做到了,虽然很少亲自抛头露面,但不仅让爷爷派来心腹来管理,还走致公堂的路子从巴西请来了技术员,最后还从南洋挖来不少人,加上陆荣廷几乎把广西那些无主荒山一股脑全塞给了苗氏橡胶公司,又采用了杨秋提出的国民承包合建方式,将部分未来利润让给百姓调动起种植积极性后,发展异常的迅猛顺利。

    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的苗洛还憧憬在美好的未来中,幽幽白了眼他轻声说道:“杨大哥放心,你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洛儿,我一定会办好的。”望着苗洛因为憧憬而变得愈发娇艳的脸庞,杨秋心中一荡,想起了另一位被自己赶鸭子上架却同样美丽的女人,不知为何总有些负疚感。

    丫鬟很快把两人带到了休息的地方,由于桂林城才刚拿下,谁也不敢放松警惕,所以四周已经完全被警卫连接管。雷猛和邱文彬正在聊白天的战斗,见到苗洛居然联袂而至有些惊讶,但也不敢乱嚼舌根子,汇报了一下〖日〗本公使馆的情况,又把陈浩辉悄悄留下的信件和勋章交给他后,一溜烟跑了个没踪影。

    “这两个家伙,搞什么鬼?”对两人忽然消失杨秋挠挠头,笑骂了两句后才随丫鬟向内走去,可等到了里面才明白为何他们会有这番表现了,因为这里只有一个房间,而且房间里还明显被布置过,红烛锦被,枕头上还绣着鸳鸯交颈。

    和洞房一样布置让苗洛的脸颊霎时变得通红通红,连手脚都不知怎么放了,杨秋也终于明白两人为何跑得那么快,陆荣廷为何那么积极给自己安排住宿了。

    这个老混蛋!杨秋腹黑一句,刚准备再去找一间屋子,被叮嘱了多次的丫鬟见状连忙跪倒:“大人,四周的屋子都被土匪弄坏了,老爷说这是最后一间,所以请大人和夫人将就一下,喜儿就在外面伺候着,要是有事大人和夫人只需要唤一声就行。”小丫鬟听老嬷嬷们说过不少洞房韵事,尤其是想到有时候新郎还会把丫鬟都叫进去伺候助力,所以脸蛋羞的比苗洛还红。

    杨秋连忙让她先出去后,才转身说道:“这个陆荣廷真是胡闹,洛儿你先休息吧,我去外面将就一晚上就行了。”

    苗洛早就慌得不敢看他,见他要走却又不舍得,也不知道拿来的勇气伸手拉住杨秋的袖子:“这么晚了外面兵荒马乱,杨杨大哥就就。”最终那句话还是没敢开口,仰起头看着杨秋的:“洛儿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自幼习武,还敢一个人跑到武昌在大军之中刺杀自己的女孩,居然会说害怕?再傻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望着那双媚的几乎要滴水出来的眸子,杨秋忍不住了,本来还想打地铺的心思也抛到了爪哇国,一点点低下头。这个动作让苗洛感觉全身僵硬无法再动弹,只能任由着身子被一点点拉进怀里,然后嘴唇就被堵了起来。

    柔软和芬芳让杨秋陶醉的同时,苗洛也死死的抱住腰,恨不能将身体融化在他的胸膛里。从四川的第一次被“轻薄”到武昌街头的喋血,再到无意的一扯将自己身上最隐秘部位暴露在他眼前。当那夜他率部自称国防军时她还无法理解,直到后来国防军一连串的胜利才明白他为了什么。

    和平且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湖北三省,【安民】行动的血腥背后却是数千万百姓不用再担忧被盘剥,被讹诈,各地治安也明显好转。和德美的大生意让工业在这片原本贫瘠的土壤上突飞猛进,新政开始有效实施,村(社区)、乡、镇、县、省组成的新型五级政府模式开始悄然推行。当南方诸省还处于混乱,当北方枭雄和他那个大团队忙着争权夺利的时候,亲历这一切后才能知明白他的付出有多大。当外界以为他是为了权力和扩大势力才挥军西南时,其实他心里已经开始勾画未来的大西南美好蓝图,铁路、橡胶仅仅是冰山一角。

    虽然这些还只是萌芽,要想真正建立一个条理清晰的国家还需要数十年时间,而且他还需要靠强有力的军队来保障新政的实施,还需要军队去努力将更多人纳入新政管理,血腥和杀戮也将伴随很长一段时间。但记得小时候爷爷说过,风雨后才会有彩虹陪他一起慢慢走到彩虹横空的日子,或许是自己能给他的最好礼物。

    苗洛轻轻地推开杨秋,慢慢放下了纱幔,慢慢解开旗袍扣子,随着领口越来越大,被一层层裹紧的两团洁白凝脂一点点勾住了杨秋的所有魂魄。没有美国女孩的开放,依然有着很深的〖中〗国式传统,等到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两只玉兔猛然跃出后,杨秋仿佛觉得眼前盛开了一株美丽的夜海棠。

    猛然上前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在似泣似诉的低吟中从额头慢慢轻吻下来,直至将那点玫红含在了嘴里。另一只手也在轻捻慢拢把玩细瓷般的,不断蔓延着,杨秋迅速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后,大手慢慢摸到了苗洛之前的伤口处。一阵轻微的战栗中,大手慢慢探到了里面,覆盖上了令人疯狂的隆起,当最后的束缚被解开扔到床下后,长期练武而结实圆润的双腿已经紧紧缠住了杨秋。

    “啊。”红烛熄灭前一刻,一声压抑不住的呼喊从房间内传出,然后就是一阵牙床不停晃动的咯吱声,低低地呻吟和沉重地喘息声交织在一起,搅乱了外面喜儿丫头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