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七二章 一战定西南(二)

第一七二章 一战定西南(二)

    北方已经入秋,可广西依然是烈日当空。桂林西面的融安城内人来人往,今天是融安开墟的日子,四里八乡的百姓都涌来县城赶集。无所事事的巡城士兵也懒得一个个收税,干脆在城门口摆个纳厘的木箱,然后躲到阴凉地方让老百姓自己往里面投钱缴纳厘金。

    虽然湖北三省厘改税风暴震惊全国,各省表面上也都裁撤了满清留下的一些杂税,可下面阳奉阴违的还很多,何况还是这种不起眼的西南边陲小县城,所以很多老百姓甚至还不知道厘金裁撤了,为了不惹麻烦自觉地按照以前规矩缴纳,才半天功夫箱子里就累积了不少铜钱。

    陆荣廷在政治和改革上并无太大建树,除了修路和疏浚河道外他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在此情况下守成就是最好的办法,所以他干脆采取无为而治的办法,废除了一些前清的弊病后就任由社会自己去发展。〖自〗由发展的弊端就是这种厘金抽水制度保留了下来,虽然数量少了很多,但百姓依然负担不小。一小队叽叽呱呱身着传教服的洋人不知从那里钻了出来,广西资源丰富,又靠近东南半岛,庚子年后洋人蜂拥而入在这里开办了很多矿场,所以老百姓也习惯了这些叽里呱啦说着不同语言的家伙。

    洋人当然不用缴税,所以守城的巡城兵连看都不看自顾自得伸懒腰打哈欠,眼巴巴盼望着墟市能早点结束,回去美美睡上一觉。

    对这些巡城士兵来说,这样的日子单调、乏味却舒服。重九之后西南大变,想想大战连天,据说死了一万六十多军民的湖北,想想血流成河的两淮和江苏,还有至今依然打得不可开交的贵州和云南,能和平过渡到民国实在已经是偷天之幸。

    陈浩辉身着普通的长衫在他身旁是一小队赶着牛车,伪装成赶集百姓的滇军精锐士兵,他们一会将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城门,方便部队入城。

    他心里不想来但这道命令是唐继尧下达的,很明显是在要自己拿个投名状!所以他无法拒绝。

    望着数以百计排队入城的普通百姓,心底有种深深地歉意和负疚感,因为鼓动滇军入桂的正是他,虽然从细节得知唐继尧也有过这种打算,但依然不能改变他推动了这个计划的实施!这些人还不知道将迎来什么,近万在贵西南饿了半年眼睛发红比大山里野狼还可怕的滇黔联军一,一场杀戮已经无法避免。

    虽然内疚,但没动摇他那颗已经比铁还坚的心脏。如果在贵西南决战,依靠密布的大山和森林是无法彻底剿灭这些人的,一旦他们散入山区,未来几年内将会给滇黔桂地区带来更大的隐患,更多的人会被杀害!司令和总参谋部都清楚,所以才让自己来执行这个计划,将滇黔联军引诱至相对宽阔河道密布无法逃窜的桂林,就是为了一举歼灭他们。

    代价¨一是付出一个桂林!

    “站住。”无所事事的巡城士兵被这么大一支车队吸引了,只看深深地辕印就知道是头肥羊所以“热忱”无比的迎了上来。

    “哪来的?什么货?我们要检查。”巡城士兵嘻嘻哈哈围住车队,幻想着狠狠捞一票时,十几辆大车上的油布猛然掀开,大黄牙举着两把左轮手枪,顶在了两个巡城营士兵的腰眼上,邪邪的笑着:“要你命的货!”

    “啪啪一,。”

    子弹穿透着两位士兵的同时,围拢在四周的桂军纷纷倒下,噼噼啪啪的枪声和鲜血吓呆了城门口的百姓,傻傻看着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陈浩辉知道要是不尽快吓走他们,肯定是一场屠杀连忙拔出自来得手枪,故意对天开火大喊道:“弟兄们,抢城门啊!”

    这声喊叫救了无数生命,老百姓见到对空开火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还一派繁荣安详的融安霎时陷入了慌乱中,叫喊、嘶鸣中无数人开始向其它城门逃窜。等到陈浩辉和大黄牙等人抢占城门将几个巡城兵解决后,一小队驻扎于此的桂军出现在了大街上。

    两军正式交火。

    你来我往的子弹中双方不断有人倒下,眼看拥挤过来的桂军和巡城兵越来越多,城外陡然响起了沉闷的马蹄声!

    滇马矮小,无法做骑兵使用,但在这种短距离冲刺上却足够了!

    桂军士兵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土匪袭城,但当看到这些骑兵后脸色全变了,一位见多识广的桂军士兵见到马背上滇军的军装后,吓得大喊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滇军杀来了!”

    不等他叫完,啪啪的枪声就响了起来,所有人都看到,西面榕江旁忽然涌来了数以千计的士兵,这些人眼神凶狠,个个都跑得飞快,眨眼间就冲到了城下。枪声,哀嚎声和惨叫声瞬间将整个融安淹没,没有接受过战争洗礼的人们根本没想到有一天兵祸会突然降临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这座进攻桂林的桥头堡就被滇黔联呷完全占领。

    已经在贵西南憋疯了的士兵们大肆搜刮,打砸抢烧在县城各处弥漫,夹杂在其间数以千计的匪兵更是肆无忌惮,将一个个年轻女人们按倒在地,这些半年来每天枪口喋血的土匪已经被这里的繁华激起了兽性,所有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凭什么老子要打生打死,凭什么你们就能穿金戴银还有这么多女人可以享受!

    很多人直接就在大街上扒了kù子施暴,甚至一些漂亮年轻的女人身边还围成了圈,声嘶力竭的哭喊和肆无忌惮的淫笑,将人世间最丑陋的一幕完全展现了出来。

    方瑞和跟随出来的队员们眼睛红红,恨不能将这些王八蛋全宰了,每个人死死握着枪柄,可在陈浩辉的摇头中,最终还是混入了人群,故意吓得百姓四散逃跑,用他们的方式加速驱赶百姓离开。

    陈浩辉松了口气,向入城的唐继尧走去。

    “干得好。”

    骑在马上的唐继尧见到这一幕不仅没责怪…反而〖兴〗奋异常,望着不远处一位被七八个士兵剥光了衣服按在地上凌辱的女人,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得浩辉相助,我军又添了一位骁将!”

    陈浩辉强忍着冲动…隐去眼中的寒意故意皱皱眉:“都督,这样下去不行!瑞安不过是个小城,距离桂林不过百余里地,我们拿下这里的消息最慢两三个时辰也能传到桂林了,这样闹一,等我们到那里,陆荣廷怕是早准备好了!”

    这句话终于让唐继尧清醒了过来,此刻他已经完全把陈浩辉当成了自己人了…说道:“还是浩辉看得远啊!”说完后,立刻扭头骂道:“***,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穿好kù子!留一个团驻守,其它人立刻出发去桂林。告诉士兵,桂林是省城,有的是女人和银子!谁敢在这里磨蹭,老子枪毙了他!”

    唐继尧凶猛在外,滇军嫡系组成的宪兵队立刻开始传令。陈浩辉见状终于是松了口气…起码融安能少受点折磨了,可桂林一,却注定要迎来一场梦魇。

    陆荣廷还不知道一百多公里外的融安发生了什么,广西可不是商业发达的湖广和江浙…电报只能在桂林、柳州和南宁等少数大城市传递。燥热的天气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手里的蒲扇拼了命的摇动,还让丫鬟来帮忙,可依然感觉燥火难消,就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前半辈子纵横越南多次靠这种直觉死里逃生,所以愈加觉得心里不安。但思来想去除了已经被自己看盯住的王芝祥外,也不应该有大事啊?正当他手摸到茶壶,准备用凉茶来消火时,门外如战鼓般的跑步声让他惊站了起来。

    “爹爹!不好了…出大事了!”

    门口一位方头大耳的年轻人见到他后立刻叫喊了起来,还不等询问陈炳和谭浩明也神色紧张的跑了进来。谭浩明是广西巡防营管带,统辖省内六营巡防军,是桂军外最大的武装,见到他后也喊道:“岳父大人不好了,王芝祥那个老王八蛋叛变了!正带人马进攻柳州城!”

    “**他姥姥!”一听王芝祥叛变了…陆荣廷脸都绿了,骂道:“剿!让第二协给我狠狠打,发电报一,谁抓住了这个老王八蛋,老子赏他一千两,升管带!”

    方头大耳年轻人是陆荣廷的儿子叫陆裕勋,袁世凯已经多次来电催促他赴北京任职,作为监视陆荣廷的手段。他和老爹一样性子耿直,为了陆荣廷能一直做都督已经答应月底起程,却没想到会遇上此事。父子俩一样脾气火爆,骂道:“升个屁啊!柳州二协报告,除了王芝祥的两千人马外,他们还看到了三千多黔军!还有大炮和不少机枪!现在二协被堵在城内出都出不去了。”

    “黔军?”

    听到这个字眼,陆荣廷连儿子讲粗话都不管了,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冷很冷。扭头看到陈炳点头确认,一下子知道为了自己感觉心烦了。

    唐继尧***把爪子仲到广西来了!

    这个念头才升起,一个军官已经连滚带爬冲了进来:“都督,不好了!城外二十里发现大股人马,起码有上万人!看衣服好像是滇军。”

    “**你唐继尧八辈祖宗!”一万多滇军,除了盘踞贵西南,已经快成丧家之犬的唐继尧部还能有谁?所以陆荣廷狠狠砸烂了茶壶…抄起墙壁上一把缴获自越南的法国M1886步枪,老脸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点齐人马,锁闭五门,发电报镇南关,让三协回来。老子和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