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六九章 暗战滇桂黔(三)

第一六九章 暗战滇桂黔(三)

    莽莽群山,金鹏不渡。

    行走在黔桂交界处的九万大山中,才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群峰连绵、层峦叠嶂、山形巨大、河谷深切,潮湿闷热的空气让很多人才走几步便已气喘吁吁。

    群山北面的宰便镇墟市上热热闹闹,身着苗侗等民族服装,背着箩筐来赶集的人随处可见,正是这一只只箩筐,将大山和外界联系了起来,各式各样的山珍草药在这里被交换成布匹,盐巴和其它日用品。这种延续了千年的以物易物交易方式,反倒让银两变得不那么重要。

    “七叔,您怎么来了?”

    墟市中央最繁华的地方,开着一家收购药材的铺子,店堂内大大的湘字告诉别人这是一家湖南人店。大山里好东西太多,所以把几个辨药收药的伙计累得满头大汗。伙计中还跟着一位身穿青花衣的苗家女孩,见到掌柜进来雀跃的抱着一株野生首乌跑来邀功:“七叔,看我今天收到了什么?”

    “乖乖。”七叔在这里收药材几十年了,眼睛一扫就知道这株首乌起码有百年,赞道:“我们的香妹子现在厉害了,居然收到这么好的宝贝,难怪那些山娃子对歌都对到我店门口了。”

    香妹子没有汉家儿女的羞涩,反而像只骄傲的母鸡仰起了脖子:“我才不对他们的歌呢,我要嫁就嫁给们汉家的大英雄。”

    “汉家大英雄?哈哈那可不好找。”七叔哈哈一笑,刚要打趣几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喊。“七叔,马老三给问好来了。”

    扭过头。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劲装汉子,腰里插着两支柯尔特左轮手枪,用子弹带当皮带绕了肥腰一圈,脖子上还挂着一根指头粗的金链子。在他旁边还站着一位二十几岁,气势不凡的光脑壳年轻人,身后还有十几位脸生的汉子,这些人也都和那年轻人一样身穿长袍,光脑壳。插着手枪面色不善。七叔见到这些人脸色顿时微微变了下。

    “这不是马三爷嘛,怎么今天有空到我店里来转转?巧了,香妹子收到一株百年首乌,要不带回去品品?”七叔人老成精,脸色迅速恢复和蔼迎了上去。只有香妹子冷哼一声,把首乌抱得紧紧的似乎对这位马三爷很不屑。

    马三爷看一眼香妹子,两道目光贪婪地在玲珑叫躯上扫两眼,但他在贵南纵横多年,知道有些东西不能碰,尤其是和苗家有关的东西,别的不光是人家那手下蛊的功夫就让人生畏了。所以看两眼后立刻收回目光,笑道:“七叔您这是折我寿呢。老三可消受不起这么好的宝贝。”

    七叔呵呵一笑,看到那些光脑壳汉子只进来四人,剩下的都在外警戒,步履间隐隐有保护中间这个年轻人的架势,心里更对这些脸生的外乡人多了份警惕。他知道马三是这一代有名大当家,所以交代了几句将几人迎到了内间静室后问道:“马三爷,这几位是?”

    马三恭恭敬敬的请年轻男子坐下后,才道:“七叔。这几位都是从都匀来的。”

    都匀!七叔眼神一寒,都匀除了那个唐屠夫还能有谁?这几个月大家听太多那个屠夫的事情了,据他不仅滥杀无辜,还四处拉壮丁,勾结匪帮,带领滇军为祸贵州,还喜性鱼色。强抢民女,这样的人物他怎么会愿意结交,冷道:“马三,我这座庙实在是招待不起几位,还请另寻它处吧。”

    马三和年轻人似乎早知道他的脾气。也不发火道:“我们今天不妨打开天窗亮话。七叔您肯定知道前些天荔波的事情,听是们湘西人干的,荔波可是我们贵州的地盘,们这么做手有些太长了吧?”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以前贵州和湘西绿林之间虽有来往但互不过界,可自从国防军入住湖南后,湘西绿林几乎被打的全军覆没,大部分都归顺当了良民,剩下不服气的就来到了贵州讨买卖。七叔以前就是湘西有名的悍匪,年纪大了才隐居山林来到这里安居,虽然是隐居但只要是湘西来人无不和他打个招呼,所以前几天大山里新来的那支湘西队伍去荔波打劫了一船烟膏的事情他很清楚。换做别人他可能就愿意来当这个和事老,但唐屠夫的货和人,让他有些犹豫。

    光头年轻人见到他迟迟不话,双目森冷站了起来:“七叔可要想清楚了,宰便四周几万人家可都在您一句话里!!”

    这句威胁的话气得七叔浑身直发抖,但又无可奈何,唐屠夫虽然人人厌恶,可现在外面兵荒马乱,人家手里据有两万支枪,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想想道:“我可以带们去,至于拿不拿得回货这个得按照江湖规矩来。”

    见到马三和男子都点点头,七叔吩咐伙计好好看店后,带这一行人向大山走去。绕过两个深峡后,一座山神庙出现在了山坳里,山神庙外几个正在放哨的匪兵见到是他,立刻迎了过来:“七叔,您老怎么来了?”

    “是,哥几个还准备过两天去店里买点好酒呢。”

    听到湖南家乡音,七叔呵呵一笑挥挥手:“狗崽子,就知道喝酒,们当家的在吗?去转告一声,荔波的东家来赎货了。”

    荔波的东家?匪兵们刚才还在滴口水,研究从荔波抢回来的一船鸦片能买多少钱,每人能分多少,能卖多少枪支子弹时,没想到正主就上门了!连忙挥手示意后面的岗哨加强警戒。这些光头汉子也拔出枪向山寨内走去,倒是为首的光头年轻人仿佛没看到满山的匪兵,让七叔暗暗猜测此人到底是谁,居然有这般胆识。

    山神庙内,陈浩辉和方瑞正在商量事情。听到手下来报荔波的东家来了,顿时眼睛一亮。刚要出去,看到队员中好几人衣襟下都lu出了民元式手枪,连忙拉住:“这枪太扎眼,全部换德国产的自来得。”

    一人两支自来得插在腰上后才向外走去,等迈出门看见站在院子中央的光头年轻人,陈浩辉眼中陡然炸开一团精芒。唐继尧!这个人的照片他不知看了多少回了,却没想到他居然会亲自来!方瑞也细细打量着他。和照片相比,他本人的确长得英俊不凡,光光的脑壳不仅没给人滑稽感,反而平添了几分气势,要不是接下来的任务更重大。他甚至有建议陈浩辉干掉这个人一了百了的冲动。

    陈浩辉深吸口气故作不认识,多看两眼后转向了七叔:“七叔,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怎么也不招呼声,也让我好派人去迎。”

    陈浩辉扮作被国防军杀得无路可逃的湘西土匪来到这里后,第一件事就拜访了这位前辈,这段时间买卖得到的货物也都是靠他帮忙出手,两人已经很熟,所以七叔也不客气。指了指马三和年轻人,提醒道:“荔波的正主来了,这事看着办吧。要是们还认我七叔,听我一句劝!咱们这行的规矩是十天不离手,现在还没到十天人家就来了,就别把事做的太绝了。”

    “七叔指教的是,浩辉不敢坏了祖宗定下的规矩。”

    七叔见到陈浩辉听懂了自己的意思,也不想再趟这趟浑水。何况这里面还牵扯到那个唐屠夫,道:“行了,我这个中间人也结束了,剩下的们自己谈吧。”完,就向外走去。

    陈浩辉连忙让两个匪兵去护送后,才故作大度示意四周的匪兵收起枪后,又让人搬了张桌子倒上茶后。邀请道:“诸位,请。”

    唐继尧也让士兵收起手枪和马三一起坐了下来,其间还多看了眼方瑞等人腰里的自来得手枪,又看看四周匪兵都是清一色的日本金钩步枪,道:“看来诸位兄弟混得不错。”

    陈浩辉和方瑞心里咯噔下。难道唐继尧看破了自己的身份?不过他们都是久经训练之辈,不仅没遮掩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敞开衣襟,似乎要让他明白自己这支人马实力强大,一脚架在凳子上瞪着两人摊牌道:“刚才七叔的话们也听到了,江湖规矩十天不离手,既然现在还没满十天,那么这票买卖兄弟就算认砸了。一句话,二十万拿货走人。”

    云雾山牙子岭失守后,都匀顿时暴lu在了国防军炮口下,这些天入贵滇军损失惨重,折损了三四千人之多,所以当唐继尧听自己价值近百万的鸦片在荔波被劫,抢劫的还是一个有五六百支枪,湘西口音的土匪大帮后就动了招揽的心思。此刻见到这些人个个都是金钩步枪,为首这几位居然还装备了德国产自来得手枪,更觉得应该把这支部队纳入掌握。所以先不鸦片的事情,眼睛扫一圈问道:“诸位兄弟都是从湘西逃出来的吧?装备不错,不知道以前在哪里高就?”

    大黄牙之前是湘西不入流的毛贼,逃到贵州后本来准备好去越南混买卖的想法,没想到被陈浩辉招揽后居然当了管事,已然成了有身份的人,所以也站在旁边。他可不认识唐继尧,听到他不提赎金反而问东问西,怒道:“爷们的确都是从湘西来的,怎么了?!少废话,二十万拿来。”

    唐继尧招招手,一位开匣子是整整三十根金条!一见到金条,四周的匪兵全都开始咽口水,就连陈浩辉等人也故作贪婪扫了几眼,心底暗笑:“司令现在联合张部长和申大人满世界搜罗黄金要当银行储备,自己要是把这批金条拿回去,算不算立功?”他收回目光,狠狠一拍桌子,怒道:“马三爷,这是什么意思?几根金条就想打发兄弟!我可是看了,那批烟膏运到广州去少值个百八万的,道上的规矩是三成,我现在已经算给七叔面子了,只要两成!当兄弟没见过黄金吗?这里面最多值五六万顶天了。”

    马三自从投靠了唐继尧后,哪受过这种辱骂,也狠狠一拍桌子:“,别给脸不要脸!这批货可是唐都督的。给们金条已经算客气了,要是老子早他妈拉人剿了们再。”

    “好,有本事来钻这九万大山里,老子倒要看看谁耗得过谁!逼急了老子,我大不了去桂林投奔陆白衣!”陈浩辉也毫不示弱,拍桌子怒目相向,四周的匪兵一听烟膏价值百万,这些人拿五六万的金条就像赎回去。也都眼红了,哗啦啦一片拉枪栓声响了起来。

    眼看就要对峙,唐继尧摆摆手示意手下放下枪,笑道:“这位当家的贵姓?”

    大黄牙刚才走了眼,这回连忙邀功道:“我们大当家叫陈浩辉。是湘西陈家三少爷,之前还在长沙军中当正目。”

    “正目?这倒巧了,我恰好也认识几位湖南的军官,不知陈兄弟以前跟那位管带?”唐继尧眯起眼睛,似乎要看穿底细。陈浩辉出来前早就做好了假身份,那会让他看出来,道:“湖南巡防三营正目。”

    巡防三营?唐继尧想了想,忽然眉梢一挑:“是甘兴典的手下吧。”陈浩辉一点头。故作不耐烦道:“管带被害多月不提也罢,还是买卖吧。”

    唐继尧自以为猜到陈浩辉等人的来历了,道:“陈当家是杨秋夜夺长沙时跑出来的吧?要是我没猜错,们这些枪也应该是巡防营里带出来的,这种日本金钩步枪也只有湖南巡防营装备过不少。”

    “是谁?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陈浩辉向方瑞等人使了个眼色后,故意装作非常害怕的样子拔出手枪。唐继尧见状还以为他们被自己吓到了,仰头哈哈一笑,道:“陈当家不用担心。在下粗通行伍,之前恰好在湖广待过一段时间,才知道这些罢了。”完后,故意看了眼四周,继续道:“大家也都是被杨秋逼得逃难至此的落难人,现在杨秋大军压境,贵州眼看不保。诸位真以为能靠这片大山安生过日子?到地势复杂,湘西比这里一点也不差,还不是被依我看不如诸位和我回去,一起联杨秋!至于这些黄金就当是给诸位兄弟的见面礼,我还会保举陈当家出任标统。如何?”

    陈浩辉早就在等这句话了,但不能那么轻易答应,眯着眼睛故意道:“算个老几?是不是以为兄弟是傻子?杨秋兵强马壮眼看就要打到都匀了,我们去了和填炮灰有什么两样?”

    方瑞假意紧张的劝道:“大当家可不能去!前几日不是自己也吗?他唐继尧犯傻,和杨秋征正面死拼,手里好几万人也不知找个出路,要是他放弃和云南联保还能考虑,可现在他顾忌云南,被拖在都匀不敢走,咱们可不能去!还是二十万赎金靠谱。”

    这几句话一出,唐继尧顿时对陈浩辉刮目相看,没想到此人居然还懂得审时度势,难怪短短几个月就能拉起六七百人的队伍!更增添了拉拢之心,道:“这位兄弟此言差矣。我敢保证,唐都督已经在考虑为几万兄弟找出路,绝不会让大家坐死贵州。而且我敢以性命发誓,只要诸位能随我回去,都督必定会重用诸位!将来吃香喝辣也绝少不了大家的!”

    唐继尧完,还故意拿起两根金条敲击两下,见到叮当声刺ji除了土匪们的贪yu后,才斯条慢理道:“贵州虽然贫瘠,但宝贝却也不少,光烟膏每年就能收入几百万!这可是比大买卖,诸位兄弟要是愿意投效兄弟我敢保证,不出一年别这么点金子,就算把桌子堆满了也不是不可能?”

    马三也趁热打铁道:“是!陈兄弟,咱们打生打死做买卖为什么?行走江湖还不是为了个财字!看我,自打投效了唐都督,已经弄了几十万了,这要是多干两年就算他杨秋拿下贵州又咋样?咱们早去广州或者越南做富家翁了!”

    陈浩辉故意犹豫了很久,最后才咬牙道:“要招揽兄弟也成,不过我丑话在前面。我这些兄弟都是喝了血酒的,不能打散!第二再给我一千人马和足够的枪支弹药,第三怎么证明刚才的话算数?”

    “一千士兵和足够的枪支弹药,弟兄们也不解散继续由陈兄弟带领!这些黄金也是兄弟的见面礼,至于要的证明?”唐继尧慢慢起身,解开外衣lu出了里面的军装:“唐继尧三个字,不知能不能证明呢?!”

    陈浩辉豁然而起,没想到他居然敢在自己还没表明态度的情况下就表lu身份,这种胆识难怪司令会忌讳此人,还把他列在了蔡锷之上!故意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结巴道:就是唐继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