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六八章 暗战滇桂黔(二)

第一六八章 暗战滇桂黔(二)

    万山脚下,荒芜之中。

    厂棚已经倒塌近半,十余台you蚀的铁疙瘩luolu外,边角和零碎已经被敲走换钱,光秃秃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硕大耐火砖也被村民盗了个干净,只剩下了几块损坏的还孤零零竖立在草丛里,诉着十几年前这里作为近代中国最现代化铁厂的光辉。

    “杨大哥,这就是清溪铁厂旧址吗?为何不重建利用起来呢?”苗洛跳下马车,被这种凄惨景象感染的美眸泛红:“我听才开办了几个月,铁矿应该还有。”杨秋没她那样多愁善感,从潘天授口中他已经得知,这里的铁矿虽然数量不少,但质量太差且开采不易,不像大冶luolu在地表的铁矿就有上亿吨,还全都是含铁量极高的优质矿石,有钱重建这里还不如用于增加大冶产量,或者去四川探索新矿源满足重庆所需。

    杨秋这次出来对外是考察贵州,所以只带了蒋方震和苗洛两人,前者呵呵一笑:“青溪荒废是ting可惜的,可俗语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一路走来都是山路,这里又缺乏焦煤,的确不适合钢铁厂。”“那也可惜了,我觉得应该保护起来,学美国那样作为遗址给后人参观。”苗洛嘟着嘴,总觉得抛弃了这么好的铁厂太可惜。这句话蒋方震很赞同,道:“不知历史者不明白前人为国付出,天授先生的父辈们的确是值得尊敬。”

    杨秋见两人一唱一和,大有把青溪改建为工业旅游胜地的架势,哈哈一笑道:“我百里兄,何时也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保护遗址的事情交给下面去做就可以了,我请来可是帮我参谋贵州发展的。

    “仅仅是贵州发展吗?”蒋方震眯着眼睛看向远处的万山,道:“贵州不缺钱,缺的是路!十万大山中虽然少田地但不乏资源。我听邦景扬,三师收回万山贡矿后成立了西南水银公司,专责开发万山和铜仁的汞矿,还准备建水银厂,光这块每年就能给贵州带来百万的利润了。遵义和水城还有不少煤矿,也是笔不的钱财。您之前开会要推广烟叶和甘蔗制糖贵州发展明明胸有成竹,何须我来参谋。”

    蒋方震还是蒋方震,话一点都不客气。苗洛听得美滋滋的,她现在的心全在杨秋身上,自己男人有本事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有杨秋苦笑道:“真是瞒不过百里兄。”

    三人一边聊一边向万山汞矿走去,趁着行动,盘踮在万山盗挖分子已经被全部清除,现在这个后世赫赫有名的世界第二大水银矿区已经被交给二师师长何熙的弟弟,他与政府合办了西南水银公司,为保护资源国民警卫队还借口剿匪在这里驻扎了一个连。

    蒋方震对采矿毫无兴趣,看了两眼就转移话题:“蔡枵已经让韩建锋带一个混成协到了宣威,明显是防备五师进入六盘水,还把一个协调至大理与川边的七旅遥遥相望。加上退到都匀的唐继尧和刘存厚部,他在贵州和边界上也集起了四万人马,以云南之力可算是砸锅卖铁破釜沉舟了!

    五师通过几个月的打闹锻炼部队,已经将唐继尧部压到了都匀,这样西面的水城方向就lu出了大空挡!战机应该已经出现了!

    目前不足的是兵力!八旅暂时还不具备战斗力,只能做做后备工作,七旅走川边入云南地势复杂,补给太困难。贵州地理复杂,至少需要留两个旅牵制唐继尧部。我建议三师再抽调一个旅来,最好是能从一师和二师中抽一个旅,集中四个旅放弃唐继尧部,走水城直接进攻昆明,这样就能迅速解决问题”他顿了下,拍拍粘在军装上的灰尘,笑道:“这么大调动和部队消耗,起码要耗费300万款子,张文景估计要吓死。”

    杨秋笑笑,并不答话问道:“百里兄对广西和陆荣廷了解吗?”蒋方震就猜到他不会再贵州死耗,但却没想到他不考虑先打昆明却掉头指向广西,摇摇头:“巡使想先拿广西?是个破局的好战术。拿下广西,云南腹背受敌就算完了,还能一口气解决两省,直接杀到广东海边!如果能实现是可以一战就能奠定整个大西南!但要打却很难。

    陆荣廷是土生土长的广西人,为人算得上侠肝义胆,此人尤重义气,一手好枪法连日本人都夸赞过。这些都是广西人拥护他的基础1

    而且广西新军一直戍边,论实力不比滇军差。更重要的是,以蔡松坡的手段,我们进攻广西他绝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桂滇两军联起昆明陆荣廷却不一定会出兵。兵力部署上看条件也不成熟,五师被唐继尧挡在了都匀以北,湖南三师和六旅实力足够,人数也占优,但广西同样地势复杂,一旦焦灼云南滇军可以毫不费力入桂相助,除非您认为七旅真能打到大理威逼昆明。”“最重要的是!”蒋方震看一眼靠在杨秋身边的苗洛,重重道:“我们打云南是因为滇军滥杀无辜,但却没有足够的理由入广西,要是真开打您就等着全国声讨翰军北上吧,别忘了李烈钧不仅是民党铁杆,这段时间全国裁撤部队就他一直压着没动实有两万人马!”“走吧,我们也去品尝品尝贵州的山路。”杨秋听完后不做任何表态,反而攀上了一截山路向下面的苗洛伸手要拉,四周那么多警卫连士兵还有蒋方震在,苗洛也略感羞涩,但还是装着胆把手递给了他。

    温玉入手,杨秋微微一笑,用力一拉再次踏上了前往贵阳的山路。

    蒋方震望着他的背影,总觉得刚才的话应该有所指,难道他真要冒天下大不韪强行进攻广西?这的确是一举解决大西南的最佳办法,但无端进攻压力实在是太大太大了!他从首义至今,他所作所为一直都考虑到了舆论和民心,就算现在实力大涨也处处注意宣传自己和国防军正义面,怎么会无理由贸然进攻声誉不错的陆荣廷呢?

    难道他要联手王芝祥?那倒是有可能,王芝祥人称“铁老”前广西副都督在新军中有些实力,情报他已经带了两千支枪去了南丹,可他?蒋方震摇了摇头,王芝祥的确是广西的一大隐患,但他比陆荣廷差远了,绝非好合作伙伴。

    那他打什么主意呢?

    “蒋校长?怎么了?”雷猛打辟了蒋方震的思绪,背着新到手的1

    引2式步枪,笑道:“司令和苗姑娘已经走远了。”“等回去后,怕是们要改口叫苗姑娘夫人了。”蒋方震哈哈一笑,暂时忘记了刚才的事情,打趣往前走去。

    都匀以北云雾山上,一个连的国防军将士正沿着古茶道搜索前进,身后几匹骡马上,还驮着三门7毫米迫击炮。

    “玛德,这山什么时候到头?老子这几个月光爬山了。”

    “唐继尧那个龟儿子,没种就会跑,让老子逮住非捏出他卵子来。

    “他卵子值个球钱,我看是惦记他的婆姨吧?”

    “呵。”

    士兵们吹牛打屁化解劳累,每天这栏爬山清剿是件费神的事情,尤其是改编山地师来,部队的作战方式发生了重大改变,以前部队是营团为单位的野战,可遇上贵州这种连绵不绝的山地后,营团大编制行动变得非常困难,所以开始试验更编制的连单位单独行动,往往是几个连散开在山区,互相支援清剿残敌。按照师长的法,这是积胜为大胜。

    连长也笑笑,扭头问身边的连指导员,两人是多年的老朋友话没那么多顾忌,问道:“,师长放责主力不动,让我们往都匀打是什么意思?按我直接从水城往西,杀进云南得了。”“是,我也糊涂呢。”指导员也糊涂,挠挠头道:“估计是想先拿下贵州全境吧。”

    “那也应该打云南!拿下昆明,唐继尧这帮人就成了孤hun野鬼,收拾起来也方便。”连长很想不通,但命令就是命令,只能带士兵继续前进。

    “连协。”

    队伍刚刚越过一片茶园,前出侦查的士兵赶回来报告:“牙子岭就在前面,山里老乡大概有一个团的滇军驻守在上面。”

    连长以前是四川人,光复成都时配合先锋旅立了功被提拔上来,在山地部队军官学习班熬了两个月后,这回出来就是配合兄弟部队对牙子岭进行围剿,争取打开通往都匀的最后屏障。还好他没忘记兵力劣势,立刻招手让人去通知相邻的几个连来帮忙,自己迅速带部队向牙子岭mo去。

    到了牙子岭大家顿时倒吸口冷气,只见山岭足有三百多米高,几乎笔直而上!难怪贵州战事那么难打,这要是把自己的连放在这里,只要有弹药,挡几个团是绰绰有余!

    还好,自己有山地利器。

    随行的炮班开始安装迫击炮,这种最近开始优先装备五师的新式大炮因为重量轻,能伴随步兵行动,所以很受士兵欢迎。

    “坐标1旧,仰角调到ps,上爆破榴弹,六发急促射!”班长一阵轻喊惹来了牙子岭的主意,转瞬间对面就喧闹了起来,砰砰的枪声开始猛烈响起,子弹疯狂向这边射来。连长立刻组织两ting轻机枪压制,一面焦急等待炮兵开火。

    嘭嘭三声轻响迅速响起,六斤多重的炮弹在火药的推动下滑出一道高高的抛物线,炮弹近乎垂直的砸在了牙子岭上,滇军阵地内顿时火光四起,硝烟弥漫,还没等他们缓过来神来,第二枚炮弹又落了下来。

    迫击炮射速极快,熟练的炮二十枚炮弹,除了炮弹发射药不让人满意,造成很多炮弹歪歪斜斜差点炸到自己人外,八成以上的炮弹还是准确击中了滇军阵地。

    见到迫击炮压制住了敌人,连里的战士暗暗后悔出来时没多带几箱炮弹。

    牙子岭上的滇军显然没想到对手有大炮,顿时慌了手脚。本来还想踮险而守,可左边响起的炮弹呼啸声让他们彻底慌了神。总计六门迫击炮的掩护下,两个连向山头发起了猛攻,轻机枪的大量装备使得滇军几乎无法阻挡。

    五师除了教导团算狠狠干了一仗外,其余三个旅来贵州后就没打过像样的战斗,加上中间改山地师后各部队的军官和士兵都进行了大量培训,熟悉山地战打法,所以凡是出来的部队无不红着眼睛准备狠干几场。眼前足足一千多滇军,着实是刺ji了这些四川汉子,虽然地形不利进攻,但几乎每个人都咬着牙往上冲。

    滇军也知道牙子岭重要,过了这里后面就是都匀大本营,所以仗着地利和人数优势死命反击。炮弹爆炸的回音将附近的几个连都吸引了过来,战斗进入了白热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