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六六章 要不你娶了我吧

第一六六章 要不你娶了我吧

    第一六六章要不娶了我吧

    时间过得很快,一艘艘轮船抵达汉口的同时,国内也进入了“和平时期”,唐绍仪下台后的北方政治地震因为陆征祥的果断措施而迅速稳定下来,除了没拿到汉冶萍的利润外,袁世凯甚至还很庆幸能赶走他。txt电子书下载

    随着汉冶萍的收回,杨子江上游三省的统合终于全部完成,境内的肃反运动也进入了尾声,大量被强行缴械和抓捕的地痞流氓都成为了免费劳力。杨秋可不会同情这些人,一股脑将这些人全部投入到工矿和铁路建设中,进行强制性劳动改造。十几万免费劳动力的加入,反过来促进了三省的建设速度,以汉川线为例,除了贵北速度缓慢外,其它三省四个开工段(湖北、湖南、重庆和成都)以各段平均每天一公里速度迅速推进,连詹天佑也难得发出豪言,表示五年内这条铁路就可以完工。

    为确保这些人不闹事,国民警卫队率先组建完毕的五个轻步兵团开始上岗执行任务,他们将和警察一起维护三省治安工作,同时作为国防军的二线力量。

    汉水和汉郴线在经过两个月的筹划后,两线共用的武昌至湖南常德铁路线也同时从常德和武昌破土动工,此次建设全部使用了刚组建的铁道兵部队,穿军装,拿军人待遇的优厚条件吸引了三省大批年轻劳动力的加入,但外人却搞不懂杨秋为何如此大兴土木,自己拖住自己的手脚。

    大冶、綦江和湘潭等三地煤矿资源被整合后,再加遥控的江西萍乡和贵北几个有待开发的已探明矿区,邝景扬也明确表示,三省年底内煤矿产量就可以突破三百万吨规模,比五年计划中的年产五百万仅仅少了两百万,为了促进煤炭利用率,杨秋还想到了蜂窝煤技术,叫给他们去研究。

    前往当涂的潘天授也传来了好消息,不仅定位了南山、桃冲两个铁矿,连后世著名的罗河铁矿也在杨秋的指点下提前找了出来,只不过罗河铁矿四周都是复杂水道,开采困难,所以是否开采他也只是建议。虽然不能像后世那样预测精确数字,当涂铁矿的发现鼓舞了梦想钢铁救国的潘天授等人,他立刻致电杨秋要求拨巨资买下这三处矿山。

    杨秋也作出积极反应,虽然财政压力巨大,但还是亲自写信给南京留守政fu,还致电给孙文先生,要求获得这三大矿区的开采权,此时的南京留守政fu谁还敢得罪这位大军阀?工业救国的美名经过报纸渲染后,他们只得睁一眼闭一眼以三百万的价格就出售了三处矿山。如此低价让拿到地契和开采文件的潘天授几乎不敢相信,立刻带开采出来的铁矿原料亲自前往美国进行试验,还要招募海外华人钢铁技术工人,并且亲自挑选钢铁设备,以免出现汉阳钢铁厂初建时那种矿石和设备不符导致钢铁只能民用的尴尬。

    美国提供的设备和技术专家陆续抵达后,湖北钢铁厂改建正式开始,重庆钢厂由于重型设备运输困难,至少要等明年中旬才能进入试生产,还好在计划中,重庆钢铁厂是特种钢基地,所以也不着急。而当涂钢厂设备叫付也要到年底了,所以1912年钢铁梦仅仅才起步,不过他一贯未雨绸缪,何况还有个秘密身份,挑选出一批年轻技术骨干,又从德国进口了一批制氧设备,开始研究顶吹炉练钢法,这项研究技术也和发动机等技术一起被列入了绝密中。

    为了不冲突,也为了确保安全腾出建设用地,湖北工业公司的钢药厂被解散,武器用的钢铁精炼设备被移至公司新厂区,而火药厂被迁移到了人口稀少,叫通比较便利的仙桃,正式开始用进口甲苯采用三段式制造法开始生产t黄色炸药。同时为了减少对原材料的进口,新的湖南化工厂也提上了议事日程并开始向德国采购设备,和重庆合成氨化féi厂一起被列入了五年计划重点之列,此外杨秋还部署了尽早把孝感得天得厚的磷矿利用起来的想法,还贷款300万给宋炜臣,用于在四川、湖南再建设三座水泥厂以供应已经无法满足需求的建设计划。

    这一系列的采购和开工计划、合同和向境内商人提供的贷款,让德美两国笑歪了嘴巴的同时,也让三省财政迅速枯竭,就连原本准备用于军费的德国贷款也不得不挪用了一半出来,幸好自流井盐矿给了杨秋一点点希望,由于向自流进盐商全面开放三省,还让军队配合打开了贵州、云南和广西市场,采取了该税后又减少了中间环节的盘剥,原本就比较重的盐税首次达到了月缴纳300万。申树楷也不失时机将安民行动中的大量不动产拿出来拍卖,获得了三千多万巨款,总算是缓解了1912年过度且建设太集中的财政压力。

    相比建设和财政上,政治建设上进展更为顺利,尤其是唐绍仪的到来弥补了杨秋身边缺乏合格民政管理者和政治人才的短板,袁世凯气急败坏答应了他的辞呈并任命陆正祥为第二任总理后,杨秋也迅速任命他为三省民政总长。唐绍仪也利用他的影响力吸引来了不少民政方面的人才,还扩充了已经公开的三省行政速成学校。

    同时三省联合议会与四月底在武昌正式进行了第一次全体会议,其中来自贵州的十几位议员成为了最热门的话题。在涌动的政治大潮下,国家社会民主党正式在汉口成立,这个新党派在如今民国初年如林的党派建设中一出现就璀璨夺目,不仅将三省联合议会一打尽,连唐绍仪、章太炎、谭延闿、邓孝可、蒲殿俊、王正廷等等在三省有重要地位和人脉的人物也全宣誓加入国社党,而最大的震动则来自南京看守政fu!

    黎元洪在孙文几番拉拢下,却最终迅速靠近国社党,成为了国社党执委之一!党主席杨秋已经俨然是中国最大军阀了,而当一位副总统加入并且出任执委后,国社党一下子成了继民党之后国内政坛上最耀眼的党派。

    随着国社党的横空出世,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集中到了年底的国会大选上,连在日本避难的梁启超也首次回国组建进步党,将西南第二大军阀蔡锷和滇军拉拢了进去,竞争、宣传和各式各样的政治纲领每天都铺满了报纸。

    军事上杨秋同样没有因为财政困难放松,叫给德国进行改进的新步枪在毛瑟工程师的帮助下终于定型,被定名为1912式后他立刻向德美各自下了5万支和500万发子弹的订单后,初步改造完毕的湖北工业公司也迅速放弃了汉阳造,开始制造12式步枪和新的7.6251子弹。陈其美迫于压力辞督后,上海江南工业公司的限制完全消失,杨秋不顾南京留守政fu反对,以si营产业为由,将枪炮设备全部被搬往重庆编入四川工业公司,同时和美国联手对江南进行大改造,扩充船坞引入新设备。

    炮兵上也日新月异,德国叫付了第二批克虏伯野战炮的同时,也将代购的30毫米版麦德森轻机枪全部带来,这更加强了部队的实力。迫击炮的制造随着美国特种钢管到来也进入了高峰期,每月可向军队叫付30门之多,至于仿制于后世日本92式70毫米轻型山炮也终于制造出了样品开始测试,等向德国订购的炮管抵达后,速度也会慢慢提升上来。考虑到炮兵火力提升,杨秋以合作制造法制斯奈德75毫米速射炮为you饵,再次向德国叫换了108门克虏伯1909式105毫米榴弹炮,同时还引进了全部图纸进行仿制,要不是怕吓到德国,他甚至还想引进两门“大贝尔塔”充充门面。

    沉重且金贵的“法国姐”杨秋自然不想要,在70毫米轻型山炮问世后他连克虏伯都甚至想撤编,但它的纸面数据却让德国欣喜若狂,要知道这可是能改变大炮历史的新技术!所以立刻从青岛调十几位火炮专家来汉阳,准备尽早将图纸变成实物,以便测试是否真的能达到每分钟15发的标准。克虏伯公司甚至还要从德国派人来见见这位在“火炮设计”上拥有至于无与伦比能力的年轻天才,全面推进克虏伯和湖北工业集团合作。至于两年后“法国姐”和“德国姐”见面后谁更强,这已经不再他的考虑中。

    天气和三省大开发一样变得火热。

    武昌江边的院内,苗洛刚进屋,就看到芮瑶穿了身居家短衫在练拳脚,月白的内衣紧紧裹在身上,酥胸鼓涨似yu裂衣而出,长发更像流水般一直垂到了腰际,紧收的纤腰下是被ku子包裹得丰腴光润的臀部,结实光滑的双腿让她都眼前一亮,拳脚开阖间更是光隐现,连忙惊呼道“师姐,身子还没好全呢,怎么练起拳脚了?!”

    “妹妹往哪看呢,不知道还以为是哪家登徒子mo到我院子里来了。”芮瑶收拳白了眼苗洛,见她看着自己的身体发呆,心里也有些得意,二十四五芳华正茂、身子已经熟如莓果,浑身都散发着让男人垂涎的气息,如果不是父亲早逝不得不撑起一帮之主的位置,恐怕也早该洗手作羹汤了。

    “医生都没事了,每天不是睡就是吃,再不活动活动都要发胖了。”芮瑶擦了擦汗,由于外面还有丫鬟不怕有外人来,所以没立刻穿上外衣,喝了口茶后弯弯的月牙儿忽然一挑,看看天色调笑道“妹妹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是不是他惹生气了?告诉我,我帮骂他去。”

    “师姐胡什么里惹我生气了。”苗洛娇嗔一声,跺脚道“我是回来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芮瑶还以为出事了,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好端端收拾东西干嘛?老老爷子不是都答应留在这里,还年底要来看看他吗?”

    “师姐想哪去了,明早我要和他去贵州几天。”

    瑶听完故意拖长了声音,心底却有些酸酸的,吃味坏笑道“原来是要双宿双飞了,太好了!终于不用每天看妹妹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了,搞得我这个师姐每天都陪焦心,连帮务都没空处置。”

    “谁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了?”她这段时间心愿得逞,哪里还有一点江湖女儿的洒脱,整个人都显得愈发明艳起来,听到芮瑶故意取笑,跺跺脚娇嗔道“我哪里烦处置帮务了。”

    芮瑶最知道苗洛的心思,走到身边挽着细腰笑道“上次一起拍完照片后,是谁贴在床头?还每天躲在被子里看了?是谁天天一大早就跑出去,半夜才回来?”

    “我是去上班。”苗洛脸颊都熟的滴出水来了,连忙还击的往高隆处mo一把,笑道“我看要看也是看姐姐,看这么大。”

    “死丫头,mo哪里呢!”

    两人调笑成一团,浑然没注意丫鬟带着杨秋走了进来,见到两人追我赶,鬓乱钗斜,芮瑶更是差点光外泄,不仅丫鬟吓了一跳,杨秋也连忙咳嗽几声低下头去。

    “~!”高亢的声音扎得人耳膜发烫,看来伤势是全好了。芮瑶连忙躲在苗洛身后,俏脸羞红叱道“杨秋怎么随便进我的院子来!桃,不是让在外面守着吗?”

    丫鬟桃也是憋着嘴角,连忙拿来外衣替她套上道“帮主,我刚才喊了。”

    “我怎么没听到?”芮瑶嘀嘀咕咕气得狠狠一拧桃,有了外衣罩体总算心安些,可没裹紧的丰隆胸脯还是将她的曲线完全暴lu出来。杨秋抬起头见到她已经穿好衣服,苦笑道“芮帮主,我刚才已经让丫鬟通报了,而且。”他看看四周,道“这里好像是我家才对。”

    芮瑶哑然无语,这的确是当初申树楷送给他的房子,因为担心金癞痢还有余党,所以受伤后杨秋就把她安置在这里养伤,苗洛来了后也住在这里,所以两人都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一下子没回过神来。身子被他看光光不算,还反咬一口,气得芮瑶银牙咬的咯咯作响,强词夺理“既让我们住了就是我们的房子,男女有别怎能胡闯。”

    苗洛见到芮瑶大有赶人的架势,连忙拉住问道“杨大哥,怎么忽然来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来找芮帮主商量长江帮改组的事情的,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杨秋刚完,苗洛连忙拉了拉芮瑶,吩咐桃去倒茶后道“杨大哥既然来了就坐吧,师姐刚才扑哧。”她想到两人刚才的疯样子,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刚才只是为了练拳脚方便。”

    “练拳脚?芮帮主身体刚好,尽量少做剧烈运动。”杨秋关心了一句,可芮瑶却不领情,尤其是听他左一句帮主,右一句帮主,分明是故意拉开两人距离,轻哼一声坐到对面气呼呼问道“改组的事情四叔和我了,要怎么改?”

    望着气呼呼的芮瑶,杨秋也必须承认这是个漂亮的女人,一米六五的身高,比例很匀称,没有那种身长腿短的不协调,身材更是连宽袍都掩盖不住的火辣。不过她虽然美艳无双,两人之间也有点暧昧,但今天真是为改组长江帮来的。

    其实他早就派人打听过长江帮的底细,长江帮虽然是帮派,但在历任帮主的经营下其实已经有点像后世的运输公司,大大船只近百艘,除了汉口外还覆盖到了重庆、长沙、九江甚至上海都有一定的势力,管辖下的苦力和船工也至少一万,可以只要跑长江这条航线的,除了洋人和日本人外,基本上都逃不开长江帮的视线!

    湖北自古就是百战之地,想要长期据守除了要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外,也需要真正掌握这条流淌着银子的大动脉!

    和扬子江水道有关的商品贸易总额价值非常惊人,光汉口三镇每年贸易额就高达上亿,再加上湖南、江西和更远的四川,控制这笔财富是他最大的心愿。所以从湖北大战开始就一直想将长江帮改为属于自己的运输公司。这件事他和常四过,但因为芮瑶之前受伤不便,所以被延误了下来,随着汉冶萍被拿回来,十几艘隶属于汉冶萍的运输船需要人带领,所以就来了。

    两道来来回回仿佛要把自己剥光了般的眼神让芮瑶有些受不了了,可改组长江帮的事情涉及父亲辛苦打下的基业,而且常四也多次和自己提过帮会不合适了,所以她也不想砸在自己手中,只能紧咬红任由杨秋“轻薄”的目光来回肆虐。

    将姑娘看得心慌意乱后,杨秋才道“芮姑娘,长江帮有几十年历史了,但现在是民国,帮会管理已经不符合时代潮流,所以我想应该尽早开始改组。”

    起正事芮瑶神色恢复了很多,黛眉轻皱问道“要怎么改呢?我长江帮上下一万多帮众和船工,加上家属更不下五六万人,若是改的大家最后都散了那可不行。”

    芮瑶第一个想到是下面帮众,可见她也是真心想做些事情,杨秋暗暗松口气道“芮姑娘,改组不代表工人都不要了,我的意思是们不能再以帮派的松散模式来管理工人,应该改成运输公司。”

    “运输公司?得简单,办一家公司又不是光靠嘴巴,那需要真金白银来运作,我长江帮大都是苦力,要不就是些短途船,既比不上洋人的大船,又没有日本人有钱,怎么去竞争。”

    “改组正是为了增强竞争力。们想,现在长江上我们华人大大也有不少运输公司,可和英国比起来都太且太乱,所以我想要改改。”杨秋知道芮瑶担心什么,张开巴掌故意在她眼前晃了晃,语气和蔼you惑道“我先拿100万充作周转金,算我入股的。另外汉冶萍有十几艘专责运输矿砂和煤炭的大江轮我也准备叫给们管,这样汉冶萍可以专事生产。我之前还在德美和上海订造了二十来艘大马力平底江轮也都叫给,将来我们有钱了,就买远洋轮船发展海上运输。除了我要安排一位财务管理人员外,其它一切由做主,我们一起把运输公司慢慢做强怎么样?”

    芮瑶被那只大手晃得头都晕了,恨不能抓过来咬上两口方能解恨!100万都可以买下自己帮里那些破船了,更别提当年李鸿章和张之洞为了搞汉冶萍,砸锅卖铁清一色由两千吨江轮组成的船队,还要把新买的20艘平底火轮也给自己,这么多资产把长江帮上下老老少少打包卖了都凑不够!这个男人到底图什么?难道他是要,要自己?!

    想到这里,芮瑶就感觉腹下仿佛升起了一团火,望着面前这个样貌俊朗,身材硕长,年少却已经手握重权的男子,暗想要是能嫁给他也不错,只是这样怎么对得起师妹呢?当帮主这么多年她可不是花架子,皱眉道“的心思不错,可英国人对江上运输管的很紧,我们改组后恐怕会起冲突。”

    杨秋点点头,暗道这位美女大帮主总算不傻,笑道“这个可以放心,一来我们目前的运输暂以三省境内的矿石为主,暂时不动英国人那块大生意,想办法先把华人的运输公司的生意都抢过来,等将来我们实力强了再慢慢从英国人手上挖生意。”

    苗洛现在一心都扑在杨秋身上,也道“师姐,杨大哥的都是好事,江上我不太懂,不过在美国能做海运的都是大公司,这里面的利润很大,别养活一万帮众,等生意做大了十万都不成问题。美国好多运输公司光苦力和码头工人就有几十万之多。”

    两人一言我一语中芮瑶点头同意了,其实她也知道帮会消亡只是时间问题,看横行几百年的袍哥们如今的下场就知道了,要不是长江帮当初在湖北大战时出了力,恐怕面前这个男子连商量都没有就强行吞并了。解决了改组的事情后,她忽然扑哧一笑,看看两人笑道“师妹也真是的,也不帮姐姐多要点好处,就急着帮男人来吞并我们长江帮,真是的。”

    “师姐!”苗洛脸嫩,那堪如此调笑,何况杨秋还在旁边呢。杨秋到没不好意思,笑笑“洛儿去收拾一下东西吧,一会就启程去贵州了。”

    “现在走?不是明早出发吗?”芮瑶美眸黯淡了下来,她还希望借改组的事情和杨秋多待会呢,没想到才坐一会就要走。见到苗洛高高兴兴上楼去收拾东西,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走到身边狠狠剜了眼他“投了那么多钱和船,就不怕我嫁人后都便宜了别人?要不娶了姐姐我吧。”

    “娶姐姐。”……

    ……&gsrc"746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