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五八章 汉冶萍争夺战

第一五八章 汉冶萍争夺战

    细雨纷纷,大冶铁山西南一师教导团排成两列纵队,踏着泥泞向铁山滚滚而去,和往常急行军训练不同,士兵都被告知必须武装前进。

    柯韶从警卫员手上接过水壶,一口干完半壶水后举起了望远镜,边看还边说道:“奇了怪了,按理说这天也不热,我怎么总觉得口干?”听到话的几位军官躲在后面直抽抽,他那里是口干?分明是心火旺盛。话说回来,一师现在是全军第一支完成了计划编制的部队,教导营成了教导团,大家都升了一级。何况这回出任务还可能碰到打败了俄国,被吹上天的日本陆军,难怪会口干的厉害。

    前面就是铁山矿区了,镜片中已经能看到狮子山下长年累月挖出来的天坑,天坑四周都是几十米高的丘陵,光秃秃的山包如同一个个坟头,非常不适合隐蔽。右边隔着矿区是吴王山,左边是铁砂处理厂,更远是焦煤厂。狮子山顶插着一面日本军旗,应该是日本军驻扎的地方,居高临下地势开阔不说,根据情报还有至少四门野炮和三挺哈乞开斯机枪,蛮干肯定伤亡不小。

    别看他人粗性子暴躁,但上月步兵指挥速成班考核时还拿到了前五名,已经不再是起义夜赶鸭子上架的班长,而且他还是第一位军官中为数不多的机枪手。

    三个营中要留下一个预备队,一营打主力,二营从右面绕过去。全军重机枪不多,师长说了在军工厂产能不足的情况下部队不会装备太多这种吃子弹的大家伙,所以教导团暂时只分到一个重机枪班。轻机枪倒是有1-之多,但从之前的战斗看,正面面对重机枪封锁轻机枪几乎发挥不出作用,何况这回是打进攻。蒋校长说过,日本小萝卜头玩起命来也是蛮难对付的,尤其是他们每个小队都有专门的工兵防御时工事构架比较完善。

    柯韶暗暗分析的时候,身后军官们也议论纷纷:“于连长,你说这回日本兵会不会打?”

    “不好说一.。

    “这糟了,万一不开枪任由我们横穿矿区那咱岂不是白忙乎一场?”

    “有个男的天天在你相好的面前溜达来溜达去,还时不时说两句荤话,你打不打?”

    “当然打!”

    “那不就得了。我就担心江边的日本兵舰,听说来了五艘,舰炮那玩意可真不是咱们能挡住的。”

    “怕啥,他们有兵舰咱们就没了?我敢打赌司令肯定把王大胡子的水师调过来了,就不知道躲在哪里。”

    “那倒是司令从不打没准备的仗.希望日本.兵这回别怂了。”

    几位军官嘀嘀咕咕还没说完,柯韶一眼扫来将后面的话堵回了嗓子眼,指着前方山势说道:“都他妈给我闭嘴!听好了,一营主打狮子山,要小心机枪,日本兵手里最少有三挺重机枪和四门大炮。咱们的大炮暂时过不来,要防止江上日本兵舰,所以重机枪给我顶在旁边的小山口轻机枪上六个班分散日本的火力。二营从左边沿矿坑绕过去,三营做预备队先去焦炭厂保护机器设备,防止日本人搞破坏控制工厂后立刻插到他们后面去。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忘掉之前咱们打的仗,这回是和俄国毛子兵打过死战的硬骨头!记住了,别学北洋玩人堆往上冲,都给我散开以排为单位,咱们人数多,白刃时几个人一组,干死一个是一个!就像训练时那样尽量拉开一.听到没?”

    “团长放心。”

    见到大家都听进去了,柯韶对后面招招手,配属的骡马队立刻赶了过来。骡马上赫然是四门迫击炮,两门120毫米和两门80毫米一师教导团是除五师外第一支装备迫击炮的部队,由于汉阳最新的70毫米轻型山炮进展不快,57毫米过山炮又已经被证明效用不大,所以炮兵依然是国防军的劣势,不可能做到像日本那样大队就配属四门野战炮。

    但迫击炮的出现让总参谋部看到了打造营级甚至连级火力的希望,为了尽快让部队熟悉装备总参谋部已经从全军调来了一千多炮兵专门进行迫击炮使用和操作培训,摸索使用新装备的办法,以便等将来大规模装备后能迅速形成战斗力。

    这四门炮还是师长拉下脸来亲自去找司令才拨给先装备教导团的,大伙也格外珍惜,平时爱护的都跟宝贝似的,这回终于要开张了!“看到没一矿坑下面的平台?那边应该可以打到狮子山顶,给我都拉过去,我会让步兵帮你们引出火力,把炮弹都给我全砸出去!”迫击炮连的战立即点头,兴奋地哇哇乱叫,卸炮的卸炮,扛弹药的扛弹药,很快就做好了准备。

    见到炮班准备完毕,柯韶深吸口气,一挥手:“三连出发,告诉战士要特别小心!”

    教导团做好准备的同时,高川健次郎少佐也接到国防军抵达的消息,当他赶到狮子山阵地时,远处三个营的阵容让他瞬间热血直冲脑际。板载!一¨大日本帝国陆军终于有活干了,这一枪就由我来打吧!帝国的铁矿绝不能从自己手中丢失。

    “少佐。他们来了一.。”

    副官的提醒中,只见到大约一个连的国防军士兵沿矿坑搜索前进,他们腰弯的很深,不停利用障碍物演练躲避、迂回等战术,那位连长还不停用铜哨提醒士兵注意,看起来还真像是在进行模拟演习。但高川此刻已经红了眼睛,根本不想那么多,下令迫近到五百米后重机枪立刻开火驱散。

    石原莞尔吓了一跳,连忙提醒道:“少佐,我们不应该打第一枪,而且我认为只要我们不开枪,他们也不会开枪。”

    高川健次郎现在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话,面前蕴含铁砂的矿坑就是他的生命,是日本的希望,何况海军刚才还警告了自己,所以立刻怒骂道:“少尉!需要我提醒你现在的身份吗?如果你还是大日本陆军的一员·那么请拿起枪去和士兵一起去战斗,抵抗侵略!”

    石原莞尔的性子想来吃软不吃硬,对视冷笑道:“少佐,这是中国人的圈套!他们故意想让我们先开枪·如果¨。”“闭嘴!来人,把这个扰乱军心的混蛋带下去,命令炮兵准备开火。”高川根本不再给石原莞尔说话的机会,旁边几位屯军士兵冲上来要押他回去。

    “你会后悔的,少佐阁下!”石原莞尔根本无心参加这种被别人算计的战斗,就算打赢了面前这支部队又有什么用?狮子山左右两翼至少还有两个旅,他们恐怕早就在等机会冲过来了。见到他被押走′混在士兵中间的彰野申二和金田新太郎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将准星备对准了远处运动的国防军士兵。

    “连长,你说小日本咋开不动手呢?”三连轻机枪手摸着新到手的汉一型机枪,趴在地上眯着眼睛,慢慢打开了保险。

    “二班,再往前一点,老子就不信,笃笃笃笃一.。”还没等连长说完·狮子山上陡然亮起了两道火线,紧接着炮弹就落在了三连队伍中间。

    “轰轰轰一..。”

    “日本杂种开火了!”

    “散开,进攻!”

    “机枪·机枪一¨**你妈,愣着干嘛?开枪啊!”

    各式各样的叫喊声陡然响了起来,机枪手开始还愣住了,没想到见到一个团,日本兵居然还有勇气真打,直到屁股上被踹了一脚,才醒过来将一个日本兵压入了准星。

    “打了,打起来了!动手。”见到爆炸,柯韶和教导团将士们如打了鸡血般亢奋起来,纷纷按照预定计划冲向了狮子山日军驻地。

    “轰轰轰一¨。”四门日本75毫米野战炮疯狂开火·闪亮的弹迹划破雨丝落在三连中间,绽放开橘黄色的火球,泥浆混合着破片横扫而过,下濑火药产生的黄色烟雾迅速从狮子山脚下弥漫而开。

    “二班掩护。”

    “三班上。”

    三连是距离狮子山最近的部队,早就准备好的他们在敌人开火的瞬间就快速向山峰冲去,武胜关的血肉、孝感的鏖战·小仓山歼敌的锤炼,战后又苦训了三个多月的将士们对枪炮已经产生了一种条件反射,部队很快就以排班为单位散开进行还击。但三挺哈乞开斯重机枪的封锁,让进攻显得并不顺利,直到小山口方向响起了马克沁重机枪特有的哒哒声,日本机枪肆虐的局面才被打破。

    “掩护我。”高林是一营二连的轻机枪手,参加过武胜关、夜袭陈家坳和小仓山大战,经验丰富不说还差点入选警卫连,最后只因为选拔赛中对战这一关被别人先挑落,才失去了资格,所以回来后他苦练了轻机枪跑位战术。绕过矿坑抵达狮子山脚下后,立刻让战友掩护他,自己带着副机枪手压低身子跑向了左边一块裸露的大石。

    子弹啾啾打在他脚下,抱着近二十斤重的机枪跑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部队挑选轻机枪手前都会严格筛选。等他冲到大石后面时,立刻架起机枪对准了日军的一个机枪堡。嚯嚯嚯.一.嚯嚯一.刚刚打出三个点射将对方火力吸引开来后,他已经邗始向上爬去。一挺又一挺的轻机枪加入这种跑动机枪游击战后日军重机枪火力开始被分散,迫击炮连立刻出动。

    借着掩护,炮兵连终于赶到了坑道边缘的一个小平台上,训练了两月的炮手迅速架好炮身,眼睛贴在机械瞄准具上,右手开始转动转把一点一点调准准星。等到四门炮都准备好后,连长手指搓刀向前一指:“急促,六发连射。”

    “咚咚咚一.。”青烟喷出炮口的同时,金田新太郎率先看到了从坑道边缘腾空而起的黑点,还没明白是什么东西,其中一个黑点就猛地向他这边坠下。轰!一声惊雷后,三米外厚厚的沙包掩体如同被巨人踩了一脚,猛然四分五裂倒塌下来。

    这一幕让金田新太郎和所有人眼睛都直了一.这是105毫米野战炮?不,甚至更大!难道敌人的海军已经打败了第三舰队,开始支援了?

    无怪他们惊讶,120毫米迫击炮炮弹重达5公斤典型薄皮大馅,填装的又是威力惊人的黄色炸药,所以简易沙包根本无法阻挡,要不是发射药没解决甚至可以直接打到后面的日本炮兵阵地内。咚咚的音律在子弹和喊杀中并不起眼,可威力却实在惊人。参加过日露战争的高川健次郎看到这种弹道弯曲的炮弹,瞬间想到了俄国曾经使用过的武器。可他还没来记得多想,一枚80毫米迫击炮炮弹就准确击中了他所在的掩体。

    一声接一声的爆炸连续响起,爆炸的火团和烟柱不断从狮子山上升起,伴着橘红色的火焰,霎时整个山头硝烟弥漫得到炮兵支援的国防军教导团一营在机枪和大炮的掩护下发起了猛烈冲锋,伴随步兵更加方便的轻机枪再次主导了战场,交织成密集的火网将日军压在阵地内抬不起头。

    短短十分钟,三挺哈乞开斯重机枪组成的日军火网就被迫击炮一一敲掉,这让高川重伤后无法得到有效指挥的日军士.兵更乱,随着二营快速迂回从侧翼压了上来,狮子山上的喊杀声愈加凶猛。

    “上刺刀!国防军!进攻一.¨。”

    见到敌人没有重机枪,各连连长纷纷带头喊起了这句从小仓夜响起的进攻口号数以千计的国防军士兵开始猛冲狮子山阵地,并不险峻的狮子山瞬间变成了绞肉机,蜂拥而来的国防军士兵压低身子娴熟的利用掩护不断接近山顶。当他们冲到第一道阵地前时,最前面的士兵立刻变成了掷弹兵,一

    ō又一

    ō的手榴弹开始反复蹂躏日军,还没等彰野申二从一连串的爆炸中缓过神来,雪亮的刺刀就已经扎入了他的胸口。这位大老远从朝鲜赶来考察的日本准尉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取得战果就被刺死。

    “突击!板载甘心失败的日军也干脆放弃了阵地至上而下发动了突击,和国防军将士一样,经历过日露战争的日军士兵对待白刃突击战一点也不逊色与对手,甚至娴熟程度还略高,当他们一

    ō又一

    ō的冲出阵地,凶横无比的撞入国防军阵中时高林的轻机枪甚至都无法压制住。

    一边是要保护汉冶萍的嬉军,一边是以光复全国为己任,一心要夺回国家财产,不再做被列强奴役二等公民的国防军将士,就在这片山岗上捉对厮杀。阵地上一片混乱,残酷而又血腥异常。信念理想,野心和国家荣誉!在这一刻全部穿插了进来,士兵们已经变成了眼睛红红的杀戮机器,只知道毫无花哨的刺杀、抽刀、格挡、再刺一.枪尖的刺刀如同燃烧了起来,血红血红!战斗的血液在这一刻彻底沸腾,身子像着了火般滚烫滚烫。高林等轻机枪手见状也干脆放弃了压制任务,抱着机枪跃入阵地抵近猛烈扫射。

    一

    ō又一

    ō的国防军将士逐渐压垮了日军的信心,面对一张张疯狂而又狰狞的脸庞,日本驻华屯军第一次吹响了撤退的哨声,可此刻撤退已经太晚太晚了!预备队三营派出部分部队保护工厂后,剩下一个连也赶到了日军后方,三面被围后很多日军士兵居然慌不择路往无处可逃的矿坑里面跑。

    谁也不知道第一个投降的日本兵是谁,但随着被包围号称亚洲最强的日军也终于被彻底打断了脊梁,纷纷举起枪向国防军战士投降。

    “轰轰轰一.。”整整迟到了近一个小时的海军舰炮终于来支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