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五七章 石原莞尔来考察了

第一五七章 石原莞尔来考察了

    三月的湖北,青草露出了nèn芽。随着上游冰雪融化,难捱的四个月枯水期终于结束,扬子江黄金水道又恢复了勃勃生机,一艘接着一艘的江轮来来往往挤满了航道,只是今年却和往年有些不同,除了英国米字旗依然最多外,还多出了很多德国国旗,连以往很少深入上游的星条旗也开始逐渐增多。

    夹杂其间的还有如今威震南〖中〗国的飞虎战旗,虽然大部分都是又小又破的内河轮船,甚至是机帆船,但如今谁敢小视这面敢在南京政府地盘上把人家骂的狗血淋头,连北洋军都无可奈何交出武胜关的旗帜?

    船只越多就代表贸易越兴盛,不完全统计,仅仅在德国交换物资最繁忙的一二月,汉口和汉阳每天平均要迎来16船江轮,最高峰每天21艘,卸载总吨位达到8000吨

    每天。加上他们离去也不会空着手,大量茶叶,桐油和生丝等被带往上海装上运设备来的海轮前往欧洲。所以仅仅这两个月,码头贸易总额就高达四千余万,着实让利用战争提前低价囤积货物待售的申树楷和张文景发了笔大财。

    随着越来越多人知道这些洋火轮运来了什么,反而是之前被大家普遍认可的〖日〗本国旗开始不受待见了,南京事件在有心人的宣传下早已众人皆知,汉冶萍差点被〖日〗本吞下也被曝光,一想到自己省内全〖中〗国最大最好的炼铁厂和亚洲第一铁矿要便宜〖日〗本,大家看〖日〗本国旗时眼里也戴上了几分怨气。

    〖日〗本旗很少前往汉口以上地区,因为这还不是历史上一战后期英法全面收缩的时节,现在扬子江依然属于英国。德美能进来是凭藉着贸易订单和其背后的硬实力,虽然〖日〗本和英国是盟友,但在扬子江利益上英国不会让步,实际上日露战争后英国不愿意为盟友减负,坚持要求支付高额利息的行为已经在警示〖日〗本,白厅开始担忧亚太局势了。所以前来中上游的〖日〗本船只基本上都是为了汉冶萍,其中尤以来运输铁矿石的最多。

    往年的三月,是大冶县(黄石)码头出矿砂最多的季节。因为冬季枯水期大型船只进出不方便,所以冬季四个月开采并且粗加工的精铁矿砂大部分都囤积于此,总数约有数十万吨之多。所以每到这个时刻,〖日〗本仅有几艘大型矿砂运输船就会蜂拥而至。码头上也川流不息,但今天这里却一片寂静。

    简易鹿柴堵住了所有通往码头的道路,厚厚的沙包掩体如雨后蘑菇般一夜间铺满了整个码头和大冶矿区。森冷的机枪口从沙包〖中〗央探了出来,连大炮也拉来了不少。树干上,房屋墙壁上,只要能看得到的地方都被竖起了红色警告牌。

    “军事演习区域,回避。”

    年轻的石原莞尔穿着旧棉袄,打扮如同码头上寻找工作的苦力,和两位一起来考察的伙伴站在告示前。望着猩红色的中日文大字暗暗皱眉。

    在得到武昌首义成功的消息后,正在朝鲜春山服役的他就按耐不住激动,连夜请假赶来这里,化装成普通人希望能亲眼见证〖中〗国的改变。然而抵达上海时他很失望。〖警〗察和军队混乱不堪,黑恶势力利用〖革〗命名义公开盘剥,抢劫、强奸,据说鸦片走sī量已经超过了清政府时期的任何一年。

    开始时他以为这只是起义后短暂的混乱,从幕府时代过渡到明治时期〖日〗本也充斥着这样的混乱,所以并不太难接受,但等抵达南京后却彻底失望了。作为〖中〗央政府所在地,本该是纪律最严明的地区却比上海还要混乱。大量无所事事得不到军饷的军队散布在南京四周,不仅sī设关卡明目张胆搜刮百姓。还不断骚扰商人,甚至打砸抢烧也不在少数。政客们对这些行为视而不见。似乎只要军队别来烦自己那么一切都好说,这种纵容使得两淮地区的盘剥比清政府时期更加严苛,很多百姓流离失所成为了〖革〗命难民。

    和他一起来的伙伴见此情况都灰心回国了,只有他和剩下两位还在继续〖中〗国之行,但从旅途上的不屑和嘲讽来看,这次〖中〗国之行或许最终只能剩下自己一人。

    从江西一路北上,情况和南京差不多,本来他对湖北也失去了信心,但当踏入武xué时,却忽然觉得空气清新了很多。年轻的政府官员,纪律严明的〖警〗察和军队,下游屡见不鲜的sī设厘卡统统被取缔,由统一政府税务部取代,一次入境后就在也没有看到任何设卡收厘的画面,商贩来往便利了很多,即便此时已经要为春耕准备,但政府依然动用了不少人在兴修公共设施,水利,航道和公路,还有川流不息的航运,都让人耳目一新。

    是国民素质不同?肯定不是!还是那种小富即安的一群人,绝大多数人依然只关心肚子温饱,但同一个国家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变化呢?而且只发生在短短半年内?

    〖答〗案就在码头这份醒目的告示上!

    强权!

    那位已经被世界各国公认为〖中〗国最大军阀的年轻人,巧妙地利用战争锻造出一支绝对服从他意志的军队,然后再利用这支军队去肃清道路上的一切反对派,就比如依然在三省,不!据说在贵北控制区都已经开了肃反〖运〗动,那些不合作的地主,士绅和政客,全都被毫不留情的铲除!

    他很聪明,他知道既然目前的〖中〗国只能用枪杆子来说话,那么就干脆把枪杆子运用到极致,至于那些反对派他们所依附的北洋被挡在了武胜关外,南方更充斥着一群妥协的会党,得不到任何支援就只能接受改变或者被驱逐屠杀的下场。

    可以看出,这个计划得到了精心构思,因为目前国防军中大部分士兵都来自地位贫下的农民子弟。他们的背后是无数双渴望土地和财富的家庭,从一路过来遇到的军队看,这些思想单纯甚至还无法搞清楚欧洲有多少国家的士兵,明显接受了严重的洗脑式教育,这让他拉拢住了占据控制区九成以上的贫苦百姓,使得这种肆意妄为的屠杀和清洗不仅没受到指责,反而因为一个又一个吸收无土地者耕种的国家农场的建立,赢得了拥戴。

    这个政治上的刽子手。军事上的强人太懂得运用裹挟大多数这个手段了,从南京事变中那些士兵和军官的讲话里就可以得知,他走的道路其实和〖日〗本一样,靠激发起强烈的民族主义来实现统制。而且这已经有了些成效。

    他绝对知道,这个时候的〖日〗本还不是他可以战胜的,但他还是竖起了这块招牌!利用南京事件后会党已经分崩离析。北面太远还无法企及的空档期,准备强行收回汉冶萍的控制权。

    他未来他能走多远?被他激发起来的民气能否带这个国家走出泥滩?他是否能接受和〖日〗本共建亚洲繁荣,驱逐欧美列强的思想呢?

    石原莞尔忽然很好奇,但他仅剩的两位伙伴却不这么认为。彰野申二是来自京都武士贵族家庭的军官,小眼睛从踏入这个国家起就没有正视过,与其说是来考察〖中〗国未来,还不如说是来旅游和嘲讽。见到告示上居然使用日文,气得哇哇大叫:“八嘎!石原君,他们这是故意挑衅!跨年度演戏,太可恶了现在只是三月!全世界任何军队都不会接受一次至少长达九个月的演习任务。他这是在故意羞辱我们大〖日〗本帝国!”

    “是的!看看那边,我们的矿石运输船全被驱赶离开了码头,他们本该已经装满数万吨铁矿砂回八幡制铁厂,然后冶炼钢铁供应海军建造新的战列舰。该死的海军,他们为什么还不开炮行动?水蛭子大神在上,〖日〗本会被扼杀的!”年轻刚毕业的今田新太郎来自大阪,以前那里叫摄津国,所以他格外信奉水蛭大神。不过虽然他来自大阪农村。但显然还没学会用思维而不是眼睛来看待问题。

    石原莞尔悄悄皱了皱眉,两人的分析太白痴了。只要是控制湖北的人没有不想收回汉冶萍的,这就像〖日〗本没了八幡制铁一样。想到这里。他干脆带头向矿区走去:“去屯军看看,那里或许会有新消息。”

    三人一路上都很小心,虽然石原莞尔个人认为国防军先动手的概率不大,但还是提高了警惕。

    除了驻扎南满和朝鲜的关东军外,〖日〗本外派〖中〗国的军队都叫屯军,这些驻军人数不等,很多甚至编制到了人数却不满,就比如驻扎在大冶的屯军号称大队,实际上只有四百余人,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营的规模。

    大冶屯军虽然人数不足,但主要兵种却配备完整,四门日产75毫米野炮被拉了出来,三挺哈乞开斯机枪也已经上膛,这种机枪在日露战争中帮助〖日〗本陆军挽回了些颜面,军营门口堆满了沙包,长长地刺刀枪口从沙包后面探出,空气里充斥着紧张和战斗即将爆发的狂热。

    警卫士兵很快挡住了这三个“来历不明”的苦力,等石原莞尔道出身份并取出证件后,他们才被准许进入兵营。和外面相比,兵营内更加紧张,不少士兵正在将写有各种各样鼓舞士气话语的头带扎在脑门上,然后拔出刺刀插上枪口向外跑去。

    兵营指挥所设立在和矿石加工厂一墙之隔的一栋木屋内,走到门口后石原莞尔发现狭窄的屋子不仅有陆军军官,居然还有海军军官,其中一位更扛着少将军衔,如果没猜错应该是第三舰队司令川岛令次郎。

    “报告少佐,这三位是来自春山第63联队的少尉,他们是来考察的。”卫兵的报告声打断了室内的讨论,高川健次郎扭过头有些不满。

    他是一位满脸大胡子来自神户的少佐,参加过日露战争还亲手抓获了一位俄国上校,看了眼石原莞尔三人,不耐烦的摆摆手:“既然你们都是帝**人,那就去拿枪吧,现在我需要集合全部的力量。”

    彰野和金田二话不说就跟随士兵去取枪准备保卫汉冶萍,可石原莞尔却留在了指挥所:“少佐阁下,请允许我先旁听目前的局势。”高川正在为局势发愁,加上怕他刚来不知道情况,所以点点头同意了。

    石原莞尔猜得不错,站在旁边的正是〖日〗本第三舰队司令少将川岛令次郎,他仿佛没看到石原,倨傲道:“少佐阁下,我只想知道一旦开战,你能守多久?海军陆战队需要五天后才能抵达,在这之前我不希望看到汉冶萍出现重大变化。”

    倨傲的口气让石原莞尔皱皱眉,细心的他甚至能看到高川已经捏紧了拳头。在〖日〗本,海陆之争无人不晓,海军一贯看不惯陆军,所以就算是平级说起话来也倨傲的很很,何况面对一位少佐。

    “将军阁下请放心,高川不会丢大〖日〗本陆军的脸,我会将它们挡在矿区外。”

    “很好。”川岛令次郎点点头就要走,但门口忽然停下脚步故意说道:“高川少佐,我想有必要再次提醒你,大冶矿区事关我们海军的造舰计划,希望希望阁下记住自己的话。”

    “八嘎。”

    望着川岛令次郎的背影,听到了高川低沉咒骂的石原莞尔只能选择摇摇头,他只是少尉,无法插手海陆之争,问道:“少佐,能告诉我现在的情况吗?”

    “并不太好。”高川还算是比较重视年轻军官的培养,虽然满肚子怒火但还是耐心介绍起目前的情况。

    外面,参谋和卫兵紧紧跟随川岛,问道:“司令官阁下,您为何不告诉他陆战队暂时不会来了呢?”

    “高桥,你真认为帝国现在能进行一场战争吗?海军部已经通知我,除非必要尽量避免直接冲突,帝国海军虽然强大,但我们的盟友绝不会愿意我们来这里发展。”川岛有些无奈的扫一眼远处的铁山矿区:“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

    “那您为何要说汉冶萍会影响战列舰建造呢?就算有了这些铁砂,八幡制铁的钢材质量也不能让我们满意,所以这回我们还必须全都使用英国钢。而且您加重语气后,以那位少佐的性格肯定”

    “开枪对吗?”川岛微微一笑:“第一,陆军这些屯军并不知道我们从来不用八幡制铁的钢材,我只是故意激激他。第二陆军向来都不考虑自己的承受能力,或许他们栽个跟头后,我们剩下的两艘战列舰预算可以尽早通过。”

    参谋眼珠转转,有些明白了。陆军吃瘪自然海军的地位就提高了,就有机会游说内阁增加海军拨款,将〖中〗国永远封锁在近海至于陆军会不会就此陷入低谷?

    这和海军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