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五二章 美洲致公堂的能量

第一五二章 美洲致公堂的能量

    @@@@

    汉口英国公使馆内,印度shì者摊开手工刺绣的蕾丝桌巾,摆好精美的瓷器茶壶、滤匙及放筛检程式的小碟,又拿出糖罐,nǎi盅瓶,将三层点心盘摆放在中间。或许对他来说这是个很严谨的过程,但在特劳恩眼中,这种繁琐只是英国佬用来炫耀维多利亚时代的富足生活。

    谁也不能否认维多利亚时代是大英帝国最鼎盛的一段时期,但如果死死抱着过去不面对现实,那么等待他们的或许就是被抛弃。

    shì者忙完后,葛福立刻邀请特劳恩入座。他今天邀请这位的目的,是想要搞清楚德国到底要干什么!这段时间他已经受够了,每天从上海驶来的德国轮船将一批又一批的机械设备运抵汉阳,其价值已经足够数家大型工厂,还有巨量的废旧钢材,而且最近还有人发现有德国人出现在汉川铁路的建造工地,都让他担忧会失去扬江上游的控制权。

    这是不对的,扬江是英国的,必须遏制这种势头。

    “特劳恩閣下,恭喜您的商务参赞,他似乎做成了一笔很大的生意。”葛福试探着问道,他还不想和特劳恩撕破脸,事实上英国也不希望将德国彻底推倒自己的对立面上。

    锡兰高地红茶的茶香在房间内回荡,特劳恩不喜欢英国佬的炫耀,但也不能否认他们很会享受,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微笑道:“是的,我为他的杰出工作能力感到骄傲。三家汉阳厂的规模,一千多套机床和设备,还有水电厂、钢铁、机床和化工设备价值数百万英镑,尊敬的公使閣下,您知道吗?我当时得到这个消息喜悦差点让我休克。”

    特劳恩一边说还一边悄悄打量着葛福。见到他的脸色越来越黑,心中升起了一丝快感。能在扬江上挖走如此一笔大生意,或许会让陛下的表兄弟这几天没胃口喝下午茶,但他也不好太得罪对方,口风一转又叹了口气:“可惜,与贵国相比这仅仅是蝇头小利,相比贵国每年上亿磅的利润,我想我们还需要努力。”

    葛福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淡淡问道:“特劳恩閣下,这个国家发生了一些变化。它的未来正在变得不可捉摸,您不觉得现在我们应该继续共同原则吗?袁世凯閣下于昨天已经将武胜关交还给了杨秋,他已经表现出了极大地良善,贵国这样做会不会造成误会呢?”

    “误会?不。”特劳恩耸耸肩膀,做了个美国人爱做的动作,笑道:“我想我们并没有违背一致原则,因为各国一致原则中只是在外交和军事物资上,正常商业贸易并不受这项条款限制,您说对吗?閣下。”

    “但是铁路呢?我国商人在汉川铁路上看到了贵国的工作人员。”

    面对葛福不断挑动的眉毛,特劳恩却胸有成竹。因为营运权协议属于密约,要等两年后铁路建到一半时会公布,所以他不怕英国查出什么来:“我知道这件事,那些只是华西铁路公司雇佣的我国工程师,这有什么问题吗?对了听说那位詹天佑閣下是贵国工程协会的会员,难道葛福閣下,我想我有必要提醒您,汉川铁路必须遵守一致原则。如果贵国要收购请提前告诉我。”

    被反咬一口的葛福很生气,咄咄bī人追问道:“那贷款呢?据我所知贵国似乎和杨秋达成了一笔数额巨大的贷款。”

    “是的,但那同样是商业,我们也已经完成了交易。而且。”到了这个时候特劳恩不用隐瞒贷款的事情了,说道:“我一直认为银行团严重造成了各国在商业上的正常交流,难道閣下没有发现吗?因为银行团的限制。这段时间我们四国颗粒无收,日本却利用近邻的关系已经向这个国家的各方势力发放了数千万的贷款,所以我已经向国内建议采取更加灵活的方式运作银行团。”

    葛福没想到德国已经介入这么深,说道:“特劳恩閣下,作为文明人我们应该本着帮助一切苦难人民的原则,贵国这笔贷款非常可能会被用于军事领域,所以我非常的担忧。”

    “閣下可以放心,杨秋已经向我国政fǔ保证这笔贷款不会用于军事。他的目的是建造更多的工厂,帮助三省建设。据我所知他已经用贷款向美国采购了价值数千万的工业设备,其中包括一个完整的钢铁厂、拖拉机厂和其它一些设备,您看他仅仅是用于商业。”

    “美国?”特劳恩的话让葛福眉头越皱越深。德国还没解决,美国就又插手进来了。这是不是说扬江上游将来要三分天下呢?他是很清楚这片土地有多么富足,而且随着贵州即将落入杨秋手中,他的势力正变得越来越大,或许整个西南中国不久后都会落在他的手中,朱尔典閣下全力扶持袁世凯的行为是不是错误了呢?或许应该调整一下策略,重新建立与杨秋的良好关系?

    “谢谢閣下让我渡过一个美好的午后。”特劳恩话已经说完了,起身客气了两句,刚要走眼角忽然看到窗外一艘悬挂着美国国旗的货船正沿着扬江缓缓向汉阳驶去,为了给葛福造一点小麻烦,指指说道:“您看,我说的没错,美国来了。”

    顺着他的手指,葛福看到了开始正在靠近泊位的美国轮船,眉宇更深了,就连特劳恩何时离去都没注意。

    轮船在码头工人的指挥下缓缓靠上了泊位,这段时间来挂各种各样旗帜的船舶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大伙没太在意这艘美国货轮,直到放下舷梯后所有人眼睛一亮。只见一位穿着洋人大衣,美艳无比的女率先走下舷梯,她风姿绰

    容貌极美,黑色的长衣更衬得肌肤胜雪。

    在她身后还有好几十位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这些人清一色都是洋装打扮,仿佛是刚从欧美留学回来的学生。可偏偏其中很多人一直在东张西望指指点点,似乎好几百年没回来过一样。

    “苗苗姑娘?!”常四这段时间一直在两地码头上指挥,见到女开始还没注意,就觉得气质不凡非常漂亮,可等多看两眼后却猛地张大了嘴巴这个打扮洋气的女人,不是苗洛是谁?

    “四叔。”

    听到这个称呼,常四更加断定了,因为只有苗洛这么叫他。连忙走过去róuróu眼睛,一副见了鬼般的模样:“苗姑娘,真的是你?怎么这身打扮你不是在南京吗?”苗洛微微一笑。让她看起来愈加美艳不可方物,说道:“四叔,爷爷答应我不用再保护宋先生了,所以这回是特意来看芮姐姐的。”

    “不用保护宋先生?可南京那边听说还挺乱的啊?”

    “爷爷说满清退位后我们美洲致公堂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所以宋先生以后由我哥一个人保护就可以了。”苗洛仿佛变了个人,巧笑嫣然,性也变得活跃了很多。常四明白,以前她迫于要务行走江湖,性压抑了很多,现在卸下了肩膀上的重担后恢复了性情。说实话她也算得上世家弟。又自小在美国长大,要不是苗老爷一心为国,怎么会舍得让她出来。

    所以常四也为她高兴,指着船和那些男问道:“您怎么座美国船来了?这些事?”

    苗洛昂起脖,像只骄傲的小天鹅:“这船是我们从美国雇来的,上面都是杨。”刚说到这里,她停下怕被人看出心思,连忙改口:“是杨司令让我发电报给爷爷采购的药品和急需物。哦。对了,里面还有五架寇蒂斯飞机和十架的散件。”

    “飞机?那是个啥玩意?”

    “咯咯。”见到连常四这种老江湖都不清楚飞机,苗洛笑弯了腰,连忙让大家卸货。不到片刻一架包裹在油布中的寇蒂斯双翼飞机就被吊出了船舱,等随行而来的年轻人们七手八脚解开油布后,码头上顿时起了一阵惊讶声。一架木质双翼飞机完整出现在众人眼前。

    常四在惊讶中左看看又看看,手触碰到机头螺旋桨发现动了,还以为自己碰坏了连忙缩回紧张道:“苗姑娘,这东西真能在天上飞?”说完又指指年轻人:“他们都能上天飞?”

    “当然能飞,不过他们可不都是飞行员,大部分都是回来造飞机的呢。”苗洛给常四介绍道:“这位冯如先生,他在美国很有名气。四年前他想造飞机,我们致公堂的谭耀能先生就资助了他。花了几个月就在美国造出了我们华人自己的飞机,去年从美国回广州。前不久爷爷听说杨司令要建设航空队就发电报请他,传到岘广州时就顺路来了,朱竹泉、朱兆槐和司徒璧如这三位都是他的助手,还有这些都是我们致公堂资助的学生。全都在美国学机械设计,不过会飞的就只有两个人。”

    要是杨秋在场,这些话肯定会惊讶美洲致公堂的能量,连冯如这种人都能驱使。但常四哪懂飞机啊,只听说都是学机械的,叫好道:“好啊,学机器好。这回我们杨司令买了几个汉阳厂的机器,还真需要你们回国。”

    介绍完众人后,苗洛见到他一直没提芮瑶,追问道:“对了,芮姐姐呢?她还好吗?”说到芮瑶,常四叹了口气:“哎,芮帮主住院了。”

    “住院了?”苗洛吓得连忙抓住手问道:“师姐怎么了?得的什么病?船上有好多西药。”

    “不是病,是被人打了一枪,还好没伤到筋骨,医生说要休息几个月能好。”常四连忙把那天的事情说了遍,苗洛听完小脸霎时变了,杨秋遇刺时她恰好南下去广州请冯如,得知后也吓得半死,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牵扯到了师姐,顾不上安顿冯如等人,立刻要拉着常四向医院跑去。

    常四只好先派人去找张文景来安顿冯如等人,这带着苗洛去医院看望芮瑶。

    到了医院后的景象让她双眸猛然红了起来,只见到芮瑶半躺在床上,腰上包裹得严严实实,人也明显瘦了一圈,长发披散神色憔悴,哪里还有以前一帮之主的架势,连忙问道:“师姐,洛尔来晚了,你好些了吗?”当日腰上挨了一枪后,芮瑶就被立刻送入医院,幸好部位不致命而且她长期练武身体也不错,总算是挺了过来,见到苗洛她也很开心,连忙说自己没事了。

    两个女人坐在病房里嘀嘀咕咕,常四担心卸货时把大老远从美国买回来的飞机搞坏赶回亲自监督。苗洛见到芮瑶没大碍后也总算放心,问道:“师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来看过你吗?”

    说起杨秋,芮瑶不知怎么脸上一红:“都怪那个金癞痢!当天我见他鬼鬼祟祟要杀杨秋,出面阻止被打了一枪。杨秋来看过几次,我本想和他说说妹妹你的事情,可没说几句就走了,气死我了。”

    苗洛心底一阵感激,没想到芮瑶受伤了还想着自己,可见到她说话时脸红红的,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师姐,他现在在哪里?”

    “好像是去了四川,要月底能回来。”两人眼睛一碰,忽然又各自扭了开去.

    (未完待续……)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