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四九章 清室退位

第一四九章 清室退位

    @@@@

    杨秋不喜欢纳粹,也从未想过要用纳粹主义包裹自己。,但现实是,一个农业为主体的半殖民地国家想要迅速崛起拉近与世界的距离,就必须将有限资源集中与某些领域,将生产资料进行统一且不可剥离的集中使用,就比如关乎四省的汉川铁路,在缺乏美国铁路托拉斯这种超级财团独立建造的情况下,如果让三省以民主方式建造或许十年内都难以完成,所以他选择了以政fǔ支持sī营的方式去完成这条大动脉,而政fǔ除了提供资金外,还在人力、设备和安全上提供强力保障。

    除了铁路外还有工业、农林和教育这些需要耗费巨资的项目,在三省年赋税不足的情况下,必须以集权方式集中全部资源去发展,这就是现实!但这种方式又会促发特权、**和权力过于集中等矛盾,所以他改良了带有纳粹色彩的国家社会主义,吸收了其中关于国家,融合民族、对生产资料进行集权的概念,但又强调不破坏自由体系,只强调在紧急时刻国家拥有对所有国民拥有的生产资料有绝对控制权的理念,增加了更趋同于平行世界里社会民主主义的思想。

    这一夜杨秋和蒋方震聊得很晚,连后来赶来的章太炎、谭延闿等人都加入了讨论,对这个新理念除了谭延闿较为保守,但也表示可行外,蒋方震和宋清这些赴德留学归来的人更加认同,因为正是国家绝对物概念,帮助了德国从普法战争后迅速崛起于世界,所以他们认为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确立国家威信和适当集权是加速国家建设的唯一手段。

    直到第二天傍晚,《国家社会民主主义》的文章出台后,以此为宗旨的新党派也在这种背景下悄然酝酿。然而扔出一块大石头还没等到涟漪,一个从日本传递回来的消息让杨秋很生气。

    让人诧异的是,发回消息的居然是暗杀陶成章后逃亡日本的蒋志清,他将消息发给了陈其美后被陈立夫看到就转发给了陈果夫,送交三省巡阅使府。不是说陈立夫有多崇拜杨秋,而是这个消息和湖北有莫大关系。他希望能靠这个消息帮陈果夫提升在杨秋身边的地位。

    2月10日满清政fǔ退位前两天,日本人控制中的盛宣怀以及南京临时政fǔ在经过多次洽谈和商讨后,准备在日本和南京同时签署了《汉冶萍预借矿沙价值合同》及《汉冶萍中日合办特别合同》,并将汉冶萍总股本定为叁仟万元。因为盛怀轩之前已经向日本借款一千万,所以此次日本只提供五百万贷款。

    区区五百万。就将目前亚洲最大的铁矿拱手让给日本一半!这让杨秋很恼火,立刻让王正廷发电报给南京政fǔ和日本公使,告知如果此两项合同在没有湖北的参加下签署,那么三省巡阅府和湖北政fǔ都不会承认其合法性。

    “这个杨秋是不是疯了?什么事都要插一手!”南京政fǔ例行内閣会议上,胡汉民扬扬手里关于汉冶萍的电报,生气道:“他到底想干嘛?竟然屡屡要挟中央政fǔ!”

    黎元洪来南京小半月了,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内閣会议。他虽然被扫地出门但在湖北的问题上却不想让,眯起小眼睛扫了眼胡汉民。这段时间胡汉民气不顺谁都知道。因为明天清室就要退位了,清室退位后南京临时政fǔ就要移交给袁世凯,他这位被sī下称为第一继承人的总统秘书也就到头了。所以话语里也就没那么客气,说道:“展堂你这话就不对了,黎某在湖北多年,深悉汉冶萍对湖北乃至全国的作用,盛宣怀将其sī售日本已属大逆不道,依我看应该立刻以叛国罪通缉盛宣怀。或将其逐出国籍!!”

    “黎副总统这是什么意思?盛宣怀是合法商人,岂能擅自通缉?开除国籍更是天下奇闻!”胡汉民怒气冲冲瞪着黎元洪,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在他眼里来养老的副总统会在今天忽然发难,气不顺道:“要说犯法,杨秋sī纵部队进入贵州该受罚。”

    黎元洪呵呵一笑,把在湖北那套装傻的本事拿了出来,故意气他说道:“展堂说得对。杨秋和蔡松坡大打出手,藐视中央,不如把他们都撤了!要是不服,就由展堂你回广东组织部队西征,收回中央大权。”

    几句话让人见识了黎菩萨的厉害。也让会议室内传来了阵阵窃笑。南京政fǔ明天就要没了,这个时候谁愿意同时得罪杨秋和蔡松坡。何况就算得罪了,他胡汉民回广州就能重新当都督举兵西征了?光是陈炯明让不让他回去还是个问题呢。

    “你。”

    胡汉民气得脸红脖粗,刚要发火被黄克强硬拉着坐下了下来,说道:“汉冶萍之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大家先说说明天的事情。”

    明天什么事?自然是向袁世凯以移交权力,所以一听到这个议题,黎元洪又立刻变成了泥菩萨。孙文看了他一眼,见到这幅模样就知道这个老狐狸是不会参与了,干脆率先表态:“袁公出任大总统实属国民所向,但为将来全国安定,我有三个建议。第一政fǔ必须继续设立在南京,此为各省代表共同商议不可更改。第二需待参议院举定新总统到南京就职之时,本人及国务员自行解职。三《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乃参议院议定,新总统必须遵守。”

    三个条件一出,宋教仁立刻惊愕起来,望着孙文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第一和第二点他还能接受,但第三点算什么意思?之前他还全盘否定了自己提出的议会制,现在要把权利交给袁世凯了却忽然换了张脸,又要重新启用议会制,这不是故意打袁世凯的脸嘛!

    立刻说道:“大总统这个提议是不是太草率了?擅改国体牵连太大,之前和谈中也未提出。此时突然改口岂不是让别人笑我们出尔反尔?!”

    “遁初有所不知,我这也是苦衷的。”大总统叹口气说道:“袁公出任大总统已经成为共识,可北洋牵连太大,必须让议会加以节制,否则出了乱我等怎么对得起四万万同胞。”

    黄克强和胡汉民显然早知道这三条,后者帮腔说道:“大总统说的对,我们千辛万苦推翻清室重建民国,就必须要对老百姓负责。不能再走回头路。北洋树大根深,牵扯又多是老官僚,还在沿袭满清政fǔ那一套东西,所以我赞成节制。”

    两人这样一表态谁该愿意反对?宋教仁忽然感到很失望,深深看了眼三人后扭向了黎元洪。他深知老狐狸和杨秋的关系没那么简单,所以希望得到他的支持。这个动作也让会议室内紧张起来。黄克强更紧张,一旦黎元洪表态不赞成的话,那么肯定是杨秋的意思!这个国内最大军阀的话语权足够影响到很大一批人了。

    黎元洪似乎还不知道自己一下成了焦点人物,神色迷糊继续打瞌睡,完全没了刚和胡汉民争执的模样,让宋教仁心底最后一丝奢望都落空,深吸口气起身道:“诸位。宋某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了。”

    看着他的背景,黎元洪小眼睛里闪过一丝感慨,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

    无论西南闹得多激烈,无论忽然见报的《国家社会民主主义》让多少人诧异,无论日本对杨秋突然介入汉冶萍事件多么愤怒,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终于等到了这天。

    1912年2月12日。

    北京城内气氛压抑,满大街都是惶恐不安的旗人弟。部分人早早来到紫禁城外跪在地上哭天抹泪,还有部分忙着收拾细软忙着把家产存入外国银行。更有甚至三五成群眼睛红红佩刀持枪说什么要清君侧,禁卫军也被全部勒令回营不得离开。

    紫禁城内更是从一大早开始就哭音不断,太监宫女们也不只是真心还是假装反正走路都在抹眼泪,雄伟的太和殿内黑压压跪满了人。自从良弼被当街炸死后,什么宗社党,保皇派全做鸟兽散去。此刻大殿内眼看到了末日,竟无一人再敢说话。

    袁世凯跪在王爷和贝勒们后面也跟着眼泪直流,那神态比王公侯爷还伤心几分。此时他还不知道南京城那位给他出了三道难题,估计要是知道的话今天这场戏估计也不会演了。

    上午九点,一身黑色的裕隆太后抱着小皇帝来到殿内。袁世凯悄悄抬头,见到裕隆满脸都是“珍珠”印痕,脸上惨白惨白,而五岁的溥仪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脸上居然还有高兴之色。

    太后和皇上抵达后,紫荆城哭声更惨,每个人都跪在了地上抹眼泪。司礼太监抱着一卷明黄圣旨最后一次宣读起了诏书:“朕钦奉隆裕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南北睽隔,彼此相指,商辍于途,士露于野,徒以国体一日不决,故民生一日不安。

    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议于前;北方诸将亦主张于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用是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之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总期人民安堵,海宇又安,仍合汉满门g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岂不懿欤!钦此。”

    诏书刚刚念完,那个之前还捧袁世凯出山的庆亲王奕劻却第一个大喊起来:“圣祖爷啊!大清朝没了!”随着这声大喊,历经两百多年的满清王朝被扫入了尘埃,连同两千多年的帝制从此消失在中华大地……(未完待续……)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