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四七章 管不起

第一四七章 管不起

    北京的夜晚冷彻心扉,即使门帘上挂起了厚厚棉毯挡风,保府内这段时间也没断过火盆。

    袁世凯紧了紧身上的狐皮大衣,雪白的毛裘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很喜欢这件大衣,因为这件大衣所用的狐狸皮,都是他当年在朝鲜时亲手猎杀的,所以穿了几十年也不舍得换,即使现在他距离那个位子仅一步之遥,天冷后还是翻出了这件。

    “大人念旧之情,让士琦感慨良多。”杨士琦走进来看到这件大衣,笑道:“南方那些薄情寡义之辈在大人面前真是一.不值一提。”

    那天遇刺后袁世凯就感觉自己好像开始怕冷了,所以翻出了这件大衣,没想到杨士琦居然拿它来扯上几句,笑道:“杏城不去做外交官实在可惜,这张嘴皮子却能把死人哭了。”

    看得出袁世凯这几天心情很不错,其实自从良弼被除掉后他心情就好了很多,何况再有几天清廷就要退位,更恢复了以前镇定自若的模样。杨士琦也为他高兴,道:“士琦可没有恭维大人的意思。先杨秋,功业初成时拉拢汤化龙,胡瑞霖这些人,还假意自愿当黎元洪的最大外援保他当个太平都督,可现在利用完后就一脚全部踢走,此刻更是干脆发动肃反,屠戮三省,其心寡义千古罕见。再南京,孙美国,可轮到自己就一脚踢开了宋教仁,仗着黄克强和陈其美的支持搞起了总统制独揽大权!也不想想他只是个临时的。不过这也好,等大人做大总统,这个总统制能让您少了许多羁绊。”

    “什么大总统,还做不得数,做不得数。”袁世凯眯起眼睛连连摆手,可嘴角那抹笑意却挡也挡不住。

    他这辈子什么都好,这就年纪越大反而越爱做作了…好在杨士琦知他现在的心思,出山到现在忍着憋着这么久总算是要出头了,也为他高兴。正要再几句时,王揖唐忽然忽然掀门走了进来…不慎将门帘开大了些,弄得北风裹起雪片洒了进来,让猝不及防的袁世凯身上一凉,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问道:“慎吾,何时慌慌张张?”

    王揖唐没注意袁世凯的神色,他虽然是自认是心腹…可在日本和东北多年,不如杨士琦这些人懂他的心思,大大咧咧道:“宫保,汤觉顿来了,想见您。”

    杨士琦见他开口闭口还在称宫保,心里冷哼一声暗骂他没规矩。他不喜欢这个人,在外多年搜刮无数不还染上了烟瘾,而且回北京后还总是仗着袁世凯宠信不分尊卑。袁世凯也皱皱眉…但现在是用人之际,所以对他贸然闯进来也视若无睹,问道:“汤觉顿?那个汤觉顿?”

    杨士琦解释道:“大人忘了吗?前几天梁启超不是来信给您推举了一人吗?”

    袁世凯一拍光光的脑门…笑道:“老了,记性差了。就是梁启超举荐,号称其人有肝胆而达于事理,治事之才过他十倍,专治经济,明体而达用,银行货币尤为专门,举国恐少出其右者的高才?不是要下月才能到吗?怎么忽然提前来了?”

    杨士琦对梁启超在信里把汤觉顿吹得天下无双很不屑,但他不是那种什么事都放在脸上的人,想想道:“卑职觉得一¨可能和贵州有关!”

    王揖唐也道:“前日蔡锷刚发了全国通电要派滇军入黔…杨秋就立马国防军也要去剿匪,两道通电一前一后仅相隔一个时辰,所以贵州是肯定要开打了,这个汤觉顿突然提前回国,可能是为了此事。

    最近西南的事情袁世凯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没心思问。站在他的立场上他还巴不得蔡松坡和杨秋在贵州死掐…那里山高林密、土匪众多,百姓贫苦多种鸦片,所以仅仅拿下贵阳和控制贵州完全是两码事,没几个月乱仗根本无法消停,所以故意不闻不问。

    可自己不问别人到找上门来了,拍拍膝盖道:“定然是蔡松坡向卓如告状了,才深更半夜来吵我老头子休息,去告诉他我已经睡下了,明日再吧。”完,起身走入了内间。

    王揖唐看着他的背影微微一愣,这可是插手西南的好机会,就这么白白放过?连忙追问杨士琦:“杏城,宫保这是何意?此时南方就剩一口气,正是插手西南的好机会,为何一.。”

    “梁启超推荐来的能有好人?他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呢,不知道他那点心思呢!蔡松坡?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想借滇军的手把黔、川、桂都揽入手中!作何?还不是想将来以西南要挟中央,保他那个儿皇帝,妄图胭复大清朝呢!”杨士琦白了他一眼,继续道:“这些人可用,但不可持,更不可动!要留着他们给皇上和太后一个安心。至于西南.慎吾真以为大人不想管?可现在我们拿什么管?西南隔着十万八千里,武胜关眼看就要还给杨秋了,部队派不过去想管也是句空话。”

    王揖唐总归不是废物,不解道:“大军是不过去,但给些支援还是能办到的。贵州山多人稀,土匪横行,杨秋就算拿下贵阳,滇军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这场仗没几个月打不完,不妨提供些军械给汤觉顿,让他给蔡锷送去,别让他们腾出手来。”

    “慎吾这句的不错,可我们现在哪还有多余的军械送人?!大人已经准备让段芝贵招募250营待用,洋人那边答应的借款还没到手,我们手头那里还有钱?”

    王揖唐嘿嘿一笑:“我们没有可洋人有?汉川铁路被杨秋搞成si造,三省上下一片支持声,咱们已经动不得。粤汉线牵扯太大还有英国人看着,但不是有滇蜀腾越铁路公司吗?¨.不妨派人暗示一下汤觉顿,干脆把这个公司卖给日本人算了,弄个两三百万还是可以办到的。”

    杨士琦听他到最后又是日本人,心里不满道:“慎吾还是多多用心政务吧,眼瞅清室马上要退位了,还是尽早准备好大人接任大总统的事情,可别再让南面钻了空子。”完后他也走了,反倒把来汇报的王揖唐撇在了房内,对着背影狠狠啐一口:“什么东西,日本人咋了?日本人有钱,弄得自己多清高似的!等杨秋当了西南王,就哭吧!”

    北隼无奈管不了西南时,贵阳争夺战也进入了最关键阶段。

    清晨的贵阳城景色门g门g,到处都是ji烈战斗的痕迹,炮弹引燃了木质房屋,焦黑的木头和灰烬到处都是,一夜乱战让人性彻底泯灭,尤其是杀红了眼的滇军入城后更是杀烧抢掠肆意破坏。大街上躺满了尸体,除了士兵外还有不少普通人,男男女女很多都赤luo了身子,一看就是遭凌辱而死。

    城东被炸开的豁口处,几具国防军战士的尸体就这么躺着,血迹顺着石块染红了身下的瓦砾,他们四周还有不少滇军尸体。一道以石块和民房为掩护的临时阵地成为了教导营最后的防线,一夜鏖战让教导营减员近三分之一,配合的黔军仅剩不到四百人,大部分都在昨夜趁乱偷偷逃走。马克沁重机枪从缝隙中伸出枪管,机枪和大家正在检查子弹,出来时携带本来就不多,一晚上消耗已经快见底了。

    “妈了个巴子,趁早投降!”

    “对面的兄弟,们逃不掉了,缴械老子就不杀们!”

    数百米外对峙的滇军躲在掩体大呼叫,看似得意不凡实际是被机枪打怕了,尤其是国防军那ting马克沁,根本就是无解的难题。

    “来了!”

    邱文彬将冻得硬邦邦的馒头塞进嘴巴后,指了指远处。顺着他的手指隐约见到雾气里几十号滇军拖来了两门57毫米过山炮,见到大炮铁生就生气,因为这种大炮还是汉阳厂造的呢!

    “炮击,心。”叫喊声刚刚响起,远处就闪起了两团火焰。轰隆隆的爆炸声响作一片,炮弹就开始不停落下,火光四溅、硝烟弥漫,四下横飞的弹片就在人群间肆虐,像割麦子的镰刀擦着士兵的头顶掠过,运气不好的更是被直接击中高高抛飞出去。

    由于距离太远,机枪打过去只是浪费子弹,让教导营将士受够了没大炮的苦,只能死死握住枪等滇军冲上来,可这回对手也学乖了,迟迟不上来任由大炮单干,眼看后面城外又来了几门,邱文彬有些急了,立刻带人沿城墙绕过去,准备干掉正面这两门炮。跑了几百米爬上一栋平房后,机枪手立刻将弹匣压入枪膛。

    嚯嚯响起的机枪声将四周的滇军吓了一跳,立刻组织和警卫班对射,炮兵更是飞快藏到了民宅里,让失去了射角机枪手把全部火气都发泄到了步兵身上。眼看围过来的滇军越来越,邱文彬刚要下令撤回去,就看到滇军内突然一阵躁动,然后开始没了命似的往西南面跑。

    “班长快看!”

    战士ji动地叫喊中,一面艳灿灿的飞虎旗出现在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