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四五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第一四五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快!跟上!”

    东边一抹鱼白从山峦后浮起时,黑瘦矮小的五师教导营营长铁生就带着肩膀上的寒露催促士兵加快脚步。shouda8.net飞速更新别以为叫铁生就感觉高大魁梧,实际上他身高还不足一米六。此刻和大家一样,身背毛瑟98,皮带上插着手枪,150发子弹和4枚手榴弹跨在腰上,背上还有鼓鼓囊囊的行军囊,真让人怀疑会不会被压垮。

    他是起义夜独立营的老兵,接受过杨秋的集训,还参加了起义和刘家庙之战,也打过北进,后来组建入川先锋旅时因为表现突出升任教导营营长。他还清晰记得杨秋说过,教导营就应该当刀尖,去最艰苦的地方,啃最难啃的任务,做最忠诚的士兵。所以上任以来,就一直把这四句挂在嘴边,他最大的遗憾就是错过了小仓山之战,错过围歼北洋一个镇的壮举。

    和他一样,每位从身边跑过的教导营士兵也都把这四句记在了心里,每个人都是装备齐整,虽然跑得气喘吁吁,可眼睛里却充满了求战的玉望,恨不能立刻插翅飞到贵阳城,给那些叛军一点教训。

    “明昭(少了个刘字,大家懂的)把向导带过来。”铁生的呼喊中,二十岁上下,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教导营下士明昭和两个衣着散乱的自治学社向导跑了过来,还没等问话他就敬礼道:“报告营长,向导说前面就是朱昌古城,过了这里距离贵阳城就不远了,要不要让大家准备起来?”

    “小子,挺机灵,知道我要问什么。”铁生拍拍明昭的脑袋,他很喜欢这个成都后才因为表现好加入直属营的四川小伙子,说道:“努努力!听师长说,司令马上要从各师挑选士官前往德国陆军学校留学了,你要是能出去…老子说话都能响一点。”

    明昭激动地点点头,去世界一流强军国家留学,那是多大的荣幸啊!就连旁边从贵阳逃出来,中途遇上的自治学社向导都眼睛雪亮…恨不能取代这个毛头小子。

    铁生扭头问向导:“朱昌古城有没有驻军?贵阳的情形知道吗?”

    向导回过神来摇摇头:“之前有一个标,现在一,就不知道了。”

    “一问三不知,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管理的!”铁生有些生气,这两个丧家之犬居然连一点有价值东西也不能提供,叛军有多少,驻扎位置,装备什么都不知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找两个山户来带路呢。向导也是脸色微红,他们是逃难出来的,遇见教导营得知人家是国防军来帮他们,才鼓起勇气带路,那知道现在什么部署啊。

    铁生从兜里掏出十块现大洋,由于西南银行的纸币暂时只在三省内推行,很多地方还需要大洋打点,所以每回出任务部队都会发一些现大洋给军官备用…递给他们说道:“这是两位的辛苦费,前面我估计就要打了,你们。”

    两位向导虽然没帮上什么忙…但骨气还是有的,一把推开银元红着眼睛说道:“铁营长当我们什么人?!刘显世那个龟孙子,不知杀了我们多少兄弟!只希望营长给两支枪,就算死我们也不后悔。”

    “好汉子!”铁生拍拍两人,回身让士兵从驮马上取来长短各两支交给两人。一路从遵义过来路上遇到不少败兵和土匪,缴获不少枪支和弹药外,还拉起了三百多逃出来的贵州〖革〗命军,这些兵铁生看不上,干脆交给两人负责后勤支援什么的。

    虽然没得到有用信息,但朱昌古城没驻兵铁生是不相信的…这里是贵阳的北大门,地势起伏易守难攻,正要派部队前出侦查时,枪声响了起来。

    “嚯嚯¨嚯嚯嚯。”汉一型机枪独特地三长两短对教导营来说已经不再陌生,两月来汉阳厂已经将产量提高到了每月二十挺,所以几个师的教导营都拿到了这种机枪…只是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个声音呢?就算湖南来的三师也应该是从东面进攻啊。

    等铁生抵达朱昌古城外才发现,邱文彬居然带着警卫班已经迂回到了这里。原来叛乱第二天他们就想办法逃出了贵阳城,将两位办事员护送到施秉,通过电报再次联络了司令部,得知驻扎在宜宾的五师教导营会从遵义南下后,这几天就一直在贵阳附近一边打探消息一边等待,没想到刚才因为意外被发现交火,反倒引来了铁生。

    铁生和邱文彬是老熟人了,当初在汉阳42标大营一起接受集训,见到他立刻问道:“贵阳情况怎么样?滇军来了吗?”

    “还没看到滇军的影子。”邱文彬快速说道:“贵阳城内现在大概有四五千叛军,不过其中很多都是被威逼加入的,剩下也都是前清的绿营和巡防营,一帮乌合之众。军械大概有四门山炮,机枪还没发现,倒是发现不少法国步枪。”

    邱文彬看了眼身后,除了一挺用战马驮着的马克沁机枪外,看不到其它重火力,挠头道:“怎么没大炮?手榴弹可炸不开城门。”

    铁生苦笑:“我的邱大班长,你以为这是咱们三省呢?还大炮,为了这挺重机枪,兄弟一路上就换了两匹马,不过你放心,没大炮老子也能轰开城门。”

    “没大炮你拿什么轰?”

    铁生眨眨眼睛故作神秘:“你等着好戏吧。”说完一挥手,两个连立刻向朱昌古城发起进攻。

    和第一次刘家庙攻坚战相比,经历过多次大战的国防军已经今非昔比,虽然五师没参加后来的大战,但湖北保卫战结束后,一批老兵和被提拔起来的军官就奔赴各师旅传授经验,所以两个连展开后,步兵线拉得非常开,层次也更加合理,除了重机枪因为怕消耗太大不舍得用外,全营六挺轻机枪全部拉到了两翼斜射掩护。

    刻苦玩命的两个月训练后,教导营终于展现出了高人一筹的实力,利用障碍物和手榴弹交替掩护,很快就冲垮了敌人的防线。

    部署在这里的叛军一个营没想到国防军火力那么强大…不是被机枪压的抬不起头,就被时不时落下的手榴弹炸得心肝俱裂,战斗才开始十,分钟就结束了,跟在后面的杂牌军甚至连枪都没开…朱昌城就再几枚手榴弹的洗礼后,宣布易主。

    “没劲。”短暂试探让铁生体会到了黔军绵羊般的战斗力后,立刻决定不休整强攻贵阳北门。

    上午九点,战斗在贵阳北门打响。

    “彪悍”的国防军杀到北门的消息顿时让刘显世等人心慌意乱,怎么也没想到先来的居然是杨秋的部队,那天见到邱文彬他就意识到国防军的手要仲进近贵州来了,所以和戴戡等人商量后决定提前动手…先控制住贵阳,然后引滇军入黔抗衡,同时扩大自己的势力。

    但先是贵阳城内反对势力太大,让他不得不先稳住贵阳,大肆抓捕自治学社的人和反抗士兵,紧接着又发现电报站被炸了,足足晚了几天才向昆明发电报求援。可就是这三天的耽误,却让他地体会到了疏忽的代价。

    “大炮…给我轰,轰啊!”

    北门的城垛后面,戴戡被一串子弹吓趴下后…立刻把全部怒气都撒在了炮兵身上,几个巡城营炮手连忙用57毫米山炮压制敌人的机枪火力。可等炮弹飞过去才发现,国防军的几挺轻机枪早就转移了位置,白白浪费炮弹不说,还给自己引来了更加猛烈的子弹。

    刘显世急急忙忙赶到北门时,这里已经打得热火朝天,密密麻麻的子弹不停撒在城墙上,好不容易找到戴戡急得追问道:“循若(戴戡字),情形如何?有多少人?”

    戴戡向来看不起刘显世,认为他就知道打麻将…喝小酒,见到他姗姗来迟,没好气地说道:“才五百来号人,也没大炮,不用太担心。”

    刘显世当然知道戴戡看不起自己,但现在双方还属于合作期…外面又是大敌当前只能忍下这口气,故作镇定道:“循若尽管放心,我把我的人都拉来了,只要能守到晚上,滇军必到。”

    戴戡扭头看去,只见刘显世的东路巡防军两千多人全来了,清一色的法国M1886步枪让他羡慕了两眼,还没等说话,就听到旁边小军官惊呼起来:“快看,他们在干吗?”

    顺着小军官手指,两人都看到远处的国防军阵地内突然钻出两组人来,两两一组,既不打枪也不抬头,就是一个劲埋头跑之字,忽而趴下忽而狂奔,肋下还夹着一个像行军囊,有明显木撑脚的东西。

    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戴戡总觉得心惊肉跳,挥舞手枪大喊道:“快打,都给我起来打,别让他们靠近城门!”

    士兵们听他叫的急,纷纷探头瞄准这两组国防军士兵,但就在此时一直没开火的马克沁重机枪突然猛烈嘶鸣,792毫米尖头子弹暴雨般的沿着城墙横扫而过,打的叛军又全部缩了回去。

    昭明第一个冲到城门下,等第二组战友也赶到后,立刻将两个炸药包一左一右架稳点燃了引线,然后四人没了命似的开始往后狂奔。

    五师教导营是最早装备炸药包的部队,因为当初入川时,杨秋担心苏小虎进攻成都时缺乏攻坚力量,所以紧急让苏洪生制作了十个给他们,还教了使用方法,但由于尹昌衡的配合没机会使用,就一直放在教导营里。

    可怕的重机枪根本不是连机枪都没见过的叛军能抵挡的,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时,两个炸药包的引线越来越短,还没等昭明和大家跑到预定的躲藏位置,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猛然从身后响起,他还来不及扭头看,就被一股热浪连退数米差点来个狗吃屎。

    “***,引线太短了!记录下来回去改进!”

    铁生气急败坏地叫喊声中,别说那些收编的自治学社败军,就连邱文彬等警卫连战士也全都瞪大了眼睛。只见到贵阳城北门已经完完全全被尘埃和烟雾包括,两个各自填装了四公斤黄色炸药的炸药包显示出了可怕威力,等到烟雾逐渐散去后,战场上竟然连枪声都停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刚才还巍然赫立让教导营将士头疼的北门已经被彻底炸开,连城楼都倒塌了一半,数十具黔军残肢被抛到了几十米外,口鼻全都鲜血直流。

    “城破了!城破了!冲啊,杀光叛军!”也不知道那个收编的自治学社残兵先喊了声,三百多从枪口下逃出来的黔军士兵眼睛通红冲向了北门。

    一边是突然冲锋,另一边的刘显世和戴戡却已经控制不住军队,早被爆炸吓得脸色发白的叛军士兵撒开脚丫子就往城内逃,更有甚者干脆扔掉枪,扒掉军装化妆成百姓躲藏起来。

    那些原本就被迫加入叛军的士兵再次哗变,纷纷将枪口对准了刚才还一起战斗的同伴,短短几分钟,等教导营冲入城时,六天前才刚刚发生动乱的贵阳城已经插上了飞虎旗,腥风血雨再次将整个城市笼罩起来。

    逃过大屠杀的仅剩几位自治学社的军官带头,飞速将那些倒戈部队收编起来,眼睛发红的挨家挨户清剿,凡是被抓住的立宪派和叛军根本不容分说就直接打死,而铁生和邱文彬也没阻止这种报复性大屠杀,专心带部队收缴物资,将刘显世等人来不及带走的钱和装备先抢下来。

    换在以前这种行为肯定会引来抗议甚至骚乱,但现在自治学社根本没实力和教导营叫板,反正贵州迟早是人家国防军的,所以干脆还派出部分人帮忙,连抄家所得都全部搬到都督府交给国防军代管,剩下大部分人则继续追杀立宪派。

    等下午报告滇军出现在数十公里外时,贵阳城内已经是尸横遍野,才得意没几天的宪政党和来不及逃走的叛军被杀的片甲不留,有三千余人在当天就被直接打死,抄家百余户之多!使得短短六天内,贵阳城总人口直接下降一万多。

    傍晚时,滇军一个混成旅抵达了西门。

    刚才还春风得意的自治学社再次傻眼,难道又要换大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