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四二章 双雄争西南(三)

第一四二章 双雄争西南(三)

    邱文彬甚至来不及去收敛好友已经残破焦黑的尸体,身边就已经尘土石屑乱飞,子弹打在墙壁上溅起的石子刮在脸上生疼生疼。

    汉元式手枪虽然品质极佳,可手枪到底是自卫武器,根本无法压制那么多黔军叛变部队,这些平时不怎么样的黔军完全像换了支部队,嗷嗷叫喊着向驿馆冲来。就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训练有素的警卫班士兵们终于冲了出来,接过扔来的毛瑟98和弹药包后,邱文彬最后看了眼黄泽霖的尸体,死死攥住枪下达命令:“六个人守住大门!”

    “机枪上墙头。”

    “志俊,你去保护办事员,把手枪给他们!他们要是出了事,我宰了你!”

    “手榴弹¨一。”接受最严格训练,经历过大大小小十几次战斗的警卫班士兵显示出了高人一筹的实力,迅速扔出了一轮手榴弹,十几枚手榴弹洒落在正门大街上,轰隆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没想到对手会有这么多炸弹的黔军人仰马翻,还没等他们从手榴弹中反应过来,已经爬上墙头的汉一型机枪发出了特有的嘶鸣。

    嚯嚯¨一嚯嚯嚯一。

    独特的三长两短射击声,听在叛军耳朵里比恶魔还要可怕,缺乏机枪,没有经历过战争,一依然直挺挺竖着腰冲锋的黔军根本不明白步兵突破机枪有多么困难,何况在湖北大战暴露出20发弹匣持续性不足后,警卫连已经率先配发了30发弹匣,火力连续性更加好。而且德造792毫米尖头子弹穿透性也更强,好几个躲在砖墙后面的叛军士兵都因为不清楚威力子弹隔墙打死。

    “碥长一快看!”

    战友的提醒中,邱文彬见到隔了两条街的都督府和枢密院方向全都亮起了火光,心脏猛然一下坠到了谷底,密密麻麻的枪声和两处火光证实,今夜的行动绝不是针对黄泽霖和自己·而是一场精心预谋的叛变!

    “班长怎么办?”叫志俊的重庆小伙子背着包,带着两位已经拿起了手枪的铁路公司办事员跑了过来,大喊道:“在这样下去恐怕不行,我们弹药不多·持续不了多久!”

    “我有办法。”一位办事员急中生智,指着后墙说道:“后面是个池塘,趟过去过三条街有个洋人开的商行,我认识老板,有洋人的招牌没人敢进去。”

    邱文彬点点头:“志俊,你带大家向洋行撤退,要是不能带枪就干脆炸掉·我要先去做一件事情,掩护你们。”

    士兵还以为他要去抢回尸体,连忙阻止道:“班长,不行,外面叛军太多了!”邱文彬摆摆手:“放心,我还没想死呢!贵阳出了这么大事,我必须立刻发电报回去,现在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政府和军营·电报站那边肯定还没动静,过了今晚就没机会了!”说完后,他立刻安排机枪和办事员先撤·自己带几个战士掩护了几分钟后,在手榴弹的爆炸中迅速向电报站冲去。

    和他料想的一样,电报站的确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也没有士兵驻守,看来双方都暂时忘记了这个地方。邱文彬带士兵冲入电报房时,只见到电报员和学徒正躲在桌下瑟瑟发抖,从兜里掏出一把银元大喊道:“快,发电报!”

    电报员上了年纪,看到银元有些发傻,还没见过花钱来发电报的军爷。不过现在外面枪声大作·他连半个字都不敢多提,飞速让徒弟摇起手摇发电机。由于不是无线电,所以必须沿着电话线走,所以贵阳兵变的消息先抵达的湘潭,可湘潭电报站的译电员当时不在班上,直到第二天上班后才猛然意识到耽误了·可他又还不知道杨秋已经在长沙,所以先把电报发完了武昌。

    邱文彬不知道这封电报被延误了,发完电报后,做了个后来被认为改变贵州战局的事情。

    将一枚手榴弹塞在了电报机下面。

    深夜的贵阳城如同人间地狱,每个地方都传出了惨呼和叫喊,火焰从各处冲天而起。为什么会发生兵变?没有历史上黔军出征湖北,兵力相当的两派为何会忽然彻底撕破脸大打出手?谜团在枪炮声中暂时被遮蔽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贵阳兵变的消息因为电报延误还没杨秋手里时,他已经在士兵的保护下前往湖南咨议局,可刚到门口就皱了下眉,只见到大门外早就等着黑压压一片纠集起来的因为厘改税而利益大损的人,乡绅地保纠集起来的无业者,地痞流氓还有厘金局衙隶密密麻麻足有数百人之多。

    换做别的军阀或许干脆开枪抓人了,谁还愿意解释那么多,这年头枪杆子最大!但杨秋却仿佛没看见般,在一片讶异的目光下走入了会议厅。会议厅有些像五六十年代的大礼堂,主席台上已经挂起了横幅,谭延等人早早就等在了这里,见到他后立刻起身相迎。

    “大家坐吧,我这个人没那么多规矩,只要把差事办好就行。”杨秋刚让大家坐下,外面就传来了一阵阵抗议厘改税的声音,谭延连忙起身道:“胡闹,实在是胡闹!来人,驱走这些人。”

    不料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位肥头大耳的议员忽然站了起来:“谭省长别生气,现在是共和了,咱们总该听听老百姓的意见吧?南京那边听说连总统府都向大家开放,我们这边听听意见,这也不打紧吧?巡视大人您说是不是?”谭延脸色一变,怒斥道:“唐振东,你这是什么意思?今日巡使来我们湖南主持会议是大家的荣幸,怎么能任由不轨之人胡闹呢?”

    杨秋眯起了眼睛,细细打量这位白白胖胖的副议长,昨天才看过举报他的信,今天就跳出来了,这样的人不打还打谁呢?一把拉住谭延笑道:“唐议长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杨某既然是中央政府委派的,自然也应该广开言路。

    “巡使大人英明。”几位议员立刻起身拍起了马屁,唐振东也如获胜般慢慢坐了下来·偷偷斜了眼杨秋,嘴角冷哼一声,自古以来实行新政的能有几人?何况还是触动如此广泛的厘改税。

    等到大家重新坐好后,杨秋却不提开会·而是先拍拍巴掌,在众人的讶异中,只见近百位士兵突然冲进了会议室,这下别说唐振东这些议员了,就连谭延都神色大变,急忙问道:“巡使,您这是一……”

    “一会大家就知道了。”杨秋对雷猛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将厚厚一叠举报信搬来了上来,他拿起第一封也不先拆开,继续说道:“本来今天是要说新政的,不过杨某临时改了,我们先解决一些事情。”

    一听说不议新政的事情了,会议室内顿时炸开了锅,那些早就准备好的官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还没等他们想出办法·杨秋已经把第一封信交给了坐在旁边的章太炎:“炳麟先生,您德高望重,还是您来念吧。”

    “巡使客气了。”章炳麟接过信·起身慢慢拆开信念道:“查,湖南咨议局副议长唐振东,与上月私购200支长枪匿于老家,借闹土匪蒙蔽都督私建保安队,设厘卡盘剥乡里一……”

    这封信还没念。完呢,刚才还准备用共和来压杨秋的唐振动浑身一颤,额头上的冷汗刷得一下流了下来,连忙起身大喊道:“巡使大人,谭省长,这是造谣!造谣!唐某是为了稳定乡里才自掏腰包建起了保安队·可绝没有私设厘卡!更没有蒙蔽政府。”

    “蒙不蒙蔽不是你说了算,我说了也不算。”杨秋拿出了新政通电,起身走到他面前,指着第二条说道:“这是十日前我发的通电,看清楚!凡未经三省巡阅使府枪支管理处登记的枪支,武装一。十天之内自行上缴枪支·解散私军团练者不予追究,凡逾期不交,抵抗新政,一经查实,家产充公,逐出省籍,严重者格杀勿论。”

    杨秋抬起头,扫了眼四周:“我记得,今天是第十一天了吧?”

    “不对!这个不对!我弟弟的保安队是报了谭省长的,还有亲笔签字的批复。”唐振东急急忙忙从怀里掏出当初谭延的批复,可杨秋却看也没看扔到了旁边,一摊手:“巡阅使府枪支管理处,或者军队的批复给我。”

    这不是坑人吗!建立保安队时还没巡阅使呢!唐振东气得浑身直哆嗦,杨秋却根本不给他机会,扭头问道:“雷猛,永州保安队的事情怎么样了?”

    雷大滚刀肉早就在等着配合了,麻利的站出来说道:“报告司令,昨夜凌晨时限一过,三师一个连上去门缴械,不料保安队竟然敢公然开枪造反,所以兄弟们只能强行缴械了。一共打死37人,其余全部抓获¨。¨……”雷猛故意看一眼唐振东,冷笑道:“副议长的弟弟一。负隅顽抗,被炮弹炸死了!”

    “炮¨一炮弹!”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傻眼了,杨秋不仅真出动军队,居然还拉出了大炮!老天爷啊,这是打仗呢?还是缴械!就在会议室内人人流汗的时候,杨秋却猛拍一下桌子,不仅吓得唐振东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其它人也是目光闪烁不敢对视。

    “很好!军队都敢动,这还是不是军政府?!”杨秋扫一眼众人,冷道:“不用审讯了,全体枪毙!至于唐议长,私购枪支,纵容胞弟,抵抗军队¨一也枪毙,抄家!”

    短短几句话,如同一阵寒风让每个人都上下牙关直哆嗦,这年头谁家里没几支枪啊?而且这个巡阅府枪支管理处,根本没听说过啊!这可怎么办?等士兵将已经吓晕的唐振东拉出去后,杨秋拖长了音指了指信:“下一封¨……”

    “湖南咨议局议员廖兴连私藏长枪两支¨。”

    “枪毙一抄家。”

    “现长沙警察总长,前湖南巡城营管带陈明秋一¨。”

    “枪毙,抄家。”

    “常德乡绅蒋一……”

    “抄家,逐出省籍一……”

    整个大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只听到念信和不断地“枪毙抄家”之声,每个人都面如死灰,短短十几分钟会议室内就空出了一小半位子,眼看着举报信却还有一大堆,连谭延都哆嗦起来。眼看差不多把大鱼都捞光了,杨秋让人拿来一个大火盆,拿起一封信晃了晃:“支持新政一缴枪,信我就扔进去,不支持。我专门派士兵念给你们听!”

    这还用选吗?几乎是顷刻间所有人都表示支持新政,杨秋立刻让人拿来纸笔,等每个人都在倡议新政书上签名,后立刻交给陈果夫,大声道:“登报!让大家看看。”

    里面热闹外面同样寒风凌冽,当唐振东等一位位昔日显赫湖南的官员被以私藏枪支等罪名押出来后,那些抗议的人全都吓坏了,大家都没想到杨秋居然动真格的了!胆小的立刻就逃走,难得几位胆大的见到身边人越来越少,也知道大势已去消失无踪。

    月2日上午,之前还一团和气的国防军突然在鄂湘川三省展开代号“安民”的军事行动,超过五万士兵开始收缴散落在民间的武器,打击各地土匪恶霸,仅仅一天内就总计有余人被捕,51人被当场打死。根据后来的统计,三个月的清剿行动搜缴各类枪支余支,子弹3万发。

    总计解散各类民团,自治军等13万人,打死抓捕超过3万余人,尤其是三省袍哥更是成为了重点打击对象,由于之前袍哥参加了刺杨案,所以几乎个个把他们作为靶子喊打喊杀。

    这场行动影响是巨大的,消息传出后全国上下一片哗然,赞赏者认为就应该乱世用重典,批评者认为杨秋草菅人命,滥用武力,还有人建议中央政府立刻将杨秋革职查办。

    这些都是后话。

    厘改税等新政终于在枪口下开始缓慢推行后,杨秋也拿到了姗姗来迟的贵州兵变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