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三八章 轻轻放下

第一三八章 轻轻放下

    南京头疼如何处理刺杀案,北面加速逼迫清廷退位,扬子江上游三省却因为震惊中国的行政通电,轰轰烈烈拉开了大大变革序章,它最终会给南中国带来什么?连发动这场变革人的也无法预测。

    随着汤化龙被捕,胡瑞霖辞职,杨子江上游最重要的两位立宪派领袖轰然倒塌,无数与他们有牵连的立宪派和保守派惶惶不安,尤其是当杨秋发出政改通电后,从成都至长沙,从重庆至武昌,叫好声此起彼伏时,也有无数愤怒的眼睛暗暗诅咒。一场新政与既得利益之间的冲突开始慢慢发酵,始作俑者杨秋加紧速度调兵遣将的同时,也在开始勾画他崛起的最后一步。

    武昌码头上,海军营江汉号炮舰悬挂起了满旗,街道两旁锣鼓喧天彩旗飘扬,数百位湖北官员来到此处为新任民国副总统,前任鄂督黎元洪送行。

    黎元洪依然是那副镇定自落的泥菩萨表情,心里却如死灰般难受。副总统得好听!孙大总统上台后摒弃了宋教仁提出的议会制,实行总统制将大权全部握在了手中,副总统就是个花瓶摆设罢了。但现在又能怎么样呢?汤化龙倒台后,湖北立宪派就剩下最后一口气,湖南谭延闿是典型的墙头草,四川邓孝可干脆是杨秋立起来的傀儡,否则以他的资历怎么能争得过蒲殿俊那些人!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要是当初党人推举他出任都督时主动点,趁着孙武得势时直截了当拿下这个年轻人,还会有今天吗?

    从甲午走来,黎元洪也算是经历良多,他明白政治就是这样,打不倒对方是就得忍着憋着,一旦发动就是死我活。仓山后,三省之内已经无人可以撼动此人,自己去了南京后更不可能,不如主动移交权力早些去南京养老。想到这些,他悄悄叹了口气,扭头对杨秋道:“此次一走,不知道何时能回来了。”

    经历过这么多政治风雨后,杨秋已经心硬如铁,微笑道:“副总统记得我送您的手枪吗?杨秋今日话放在这里,一日是长官,一辈子都是。不管将来是南京还是北京,庙堂之上如果有人为难副总统您,只要发个电报来我十万国防虎贲决不罢休!”

    黎元洪知道杨秋这是要利用自己对抗肯定要上台的北洋一系,但能有这个保证他已经很欣慰了,只要保持这点若即若离的关系,将来就算袁世凯当了大总统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这辈子做个安稳副总统是不成问题了,所以很干脆的摊牌道:“辰华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南京吗?黄一欧我动不了,不过孙武他们这件事还是能上话的,南京现在迟迟不动也在等这边的消息,依看这些人是放逐海外还是。#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海外也有华人。”

    杨秋淡淡的一句,决定了孙武和张振武等人的生死,黎元洪不气不恼反而欣慰的点点头:“辰华做的不错,第一次可以原谅,第二次那就是咎由自取了!”

    “黎副总统深明大义,请代我转告大总统,杨秋从未想过要割据中国,如若北伐确定下来我定然出兵配合。”解决完孙武等人事情后,杨秋立刻让陈果夫递上一张西南银行开出的三十万支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南京那边还不知道何时能开开出政府工资,您先收着充作日常用度。”黎元洪知道南京财政困难,没推辞让王安澜收起来,笑道:“辰华心里恐怕已经有了湖北新都督人选了吧?告诉我吧,黎某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谁为国家好还是知道的!保举一个湖北都督还是能办到的。”

    “都督虽然是我汉人称呼,但现在已是共和,所以我觉得省长这个名字更好。”杨秋早就想撤掉都督这个封建味道太重的名词,微笑道:“提名人叫李石星,是詹天佑先生的弟子,27岁,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

    “好,我记下了。”

    黎元洪记下这个陌生的名字向军舰走去,刚准备踏上舷梯,忽然回首道:“恩师萨统制给我来信了,出资购舰民族大义,辰华做的不错!现在三政虽出,但所触太大!必定还有波折,既然辰华决议要做就狠一点,快一点!希望等黎某告老还乡时,能看到一个最好的湖北!”

    这几句话让杨秋微微一愣,转念间他有些明白这位历史上褒贬不一的人物的心思了。他虽然是被自己逼走的,但终究没改掉国人眷恋故土的思想,亲历甲午惨败,眼见晚清国弱民苦的现实让他们这些北洋一代很矛盾,一方面是希望国家做出改变所以同情革命,一面又害怕从此陷入动荡反而加重疾苦,直到现在要走了才终于表露了心声。

    一声汽笛,宣告首义后走上被强行推上首义都督之位,踏入中国政治舞台中央的黎元洪结束了在湖北的生涯。同时提名大家从未听过的李石星出任湖北省省长。他的离开也让湖北彻底进入了杨秋时代,当天下午三省巡阅使府就搬到了湖北咨议局内,武昌再次成为了湖北乃至整个南中国的政治中心之一。

    第二天清晨黎元洪抵达南京,为祝贺副总统到任,杨秋首先表达了善意,不仅下令二团退回原驻地,同时再发全国通电,表示刺杀事件只是一撮革命叛徒所为,也表示国防军已经做好了北伐准备,只等南京命令就可以出发。

    黎元洪也做出了回应,当天参加内阁和参议员会议时立刻提议,废除都督这个职位,改为更符合共和的省长取代。同时提名詹天佑的学生,从未闻名的李石星出任湖北新省长。在得到杨秋的信号后,这两件事几乎在提出后就获得了全票通过,虽然谁都知道这是杨秋的授意,可现在还有谁愿意为这点事继续对峙他呢?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刺杀事件,给杨秋一个交代,重启已经陷入停顿的北伐,加速全国统一。

    黄克强也根本没空关心黎元洪抵达后南京政治圈的悄然变化,他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一边是空空如也的国库,一边是北伐需要的上千万钱款,还有儿子和刺杀案的牵连,都让他有种深深地疲倦感,有时候坐下来干脆想撇下一切回香港做愚公算了。宋教仁来找他告知黎元洪的提案时,推开门后也被吓了一跳,短短几天这位身材高大,享誉中华的同盟会硬汉已经整整瘦了一圈,两个眼窝深深凹陷了进去,睁开能看到的都是血丝,也不禁关心道:“克强,也别太担忧了,孙武他们的口供中可以看出,这孩子是被人蒙蔽了,我想杨秋也不是好杀之人,此事应该还有转圜余地。”

    黄克强最近的确是身心疲惫,见到宋教仁来,强行打起精神道:“一欧的事情我不想问,做错事情就该受罚。倒是现在北洋兵锋指到了淮阴,北伐已经刻不容缓,遁初觉得该怎么办?”

    宋教仁见他不愿意提刺杀案,同意他的意见道:“克强的不错,要是再不能联合北伐,还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只是钱款该如何解决呢?”

    黄克强道:“我昨日和总统谈过了,他认为可以用致电广州陈炯明,用广州铁路作抵押,此外再有江苏出面拿出上海至枫泾的铁路,以此两条作抵向日本贷款600万先应急,等全国统一各地赋税上来后慢慢还。”

    “把铁路作抵押给日本人?!”宋教仁不是不知道现在财政问题,但对拿铁路做抵押还是很担心,道:“克公可要想好了,我们现在这个政府只是临时的,袁世凯昨日已经来电会加速劝满清退位,将来大权还是要暂时交给他的,万一这事被拿出来事,对将来大选恐怕非常不利。”

    “现在还顾得上那么多吗?”黄克强苦笑,回到了刺杀案的话题:“听黎元洪来了,是不是带来了杨秋的口信?”

    宋教仁点点头:“口信来了,黎元洪已经表示一定要严惩主犯竖立中央威信,次犯他没提,但大家的意思是让一欧他们回香港,从此不要再从政了。”听到这里黄克强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干,这些话意味黄一欧等人将从此退出政治舞台,而且只要杨秋一天没倒台,他们就永远不可能在翻身。

    见他表情痛苦,宋教仁也知道他心中的苦,起身道:“克强好好休息吧,事已至此就不必再多想了。”

    宋教仁离开后不久,南京政府正式公布汉口刺杀案处理结果,黄一欧被革职遣送回广州收押监禁,海军次长汤芗铭被革职由杨敬修接任,王光雄接任驻扎在上海已经改编的民国海军第一舰队司令,最后包括孙武在内的17位刺杀案主谋被以谋杀中央大员、反革命罪判判处死刑。

    因为杨秋轻轻放下刺杀案,刚刚才松口气的南中国却再次因为两起暗杀案躁动不安。1月24日,清政府主战派死硬分子良弼被炸弹炸死。第二天,光复会首脑,最有可能接任浙江省长之位的陶成章也被人暗杀与旅馆中。

    十天内连爆四起和民党有关的重大刺杀案,使得很多人对依然抱着暗杀政治的南京开始失望。就在中华大地依然动荡不安,未来一片迷惘时,杨秋开始了自己上任后的第一次两省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