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三七章 南北反应

第一三七章 南北反应

    第一三七章南北反应

    南京。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

    原江防军炮台大营前,徐绍桢在几位军官的护送下走入了被国防军控制的阵地。他今天是来安抚的,希望大家能化干戈为玉帛共同解决纠纷,不要闹到兵戎相见。

    刚走到外圈,就看到阵地内三挺马克沁重机枪已经装上了弹带,弹带上铜光闪耀的德造尖头子弹一层层叠在弹药箱里,除了这箱子弹外,每个机枪班后面还有足足十几箱子弹。除了三个重机枪班外,八挺麦德森轻机枪补充死角,士兵都是德造98步枪,子弹也都是德造尖头子弹。这点别他想不通,很多人都抓狂猜测,杨秋到底和德国人什么关系,居然能买到这么多军火,最重要是他哪来的钱?

    清一色德造装备已经让几位江苏军官眼睛发红,等见到人家开始分发午餐时直接绿了。因为他们看到,那个带着袖标的后勤官正和几位士兵撬木箱,打开后叮叮当当倒出一大堆洋文牛肉罐头列祖列宗在上?这也太奢侈了吧?他杨秋难道挖了金矿,居然直接供应部队洋人肉罐头!妈了个嘎巴子,老子的部队打生打死,每天也才三碗清汤面。

    徐绍桢总算没失态,继续往前走,可刚走前几步却又停下了,只见一个年轻军官正在借吃饭时间给士兵训话。

    “把厘金改商税,看起来好像就是换了个名字,但实际大不同。我打个比方,在上海买煤油回四川卖,满鞑子时到了湖北要交厘金,船只走江上要交厘金,进了湖南又要交一次,等到了四川卸货还要交!这还没算卖呢就已经交了四次。但司令统一后呢?只要在湖北交一次,然后凭湖北交税的单子,一路通畅直达四川,沿途谁也不能多收了这样能省多少?”

    “教导员,照这个法,那司令不是亏了吗?还要资助那么多娃白上学,哪够用?”一位士兵担心起来。

    “少吃两罐花旗牛肉就够了。”

    “哈哈。”

    教导员跟着士兵哄笑几声,道:“司令又不是买卖人,哪有亏不亏的。司令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其实弄明白省下的钱最后到了谁手里就清楚了。钱第一省给商人,可商人也不能把钱全赚了,他们要想买的人多,就要把价格便宜下来,这样买得起老百姓就多了。老百姓买得起了,那么做买卖的人也就多了,做买卖的一多,税就收上来了,税上来就可以拿去补贴娃娃书,老百姓不用再供娃娃书,就能省下一大笔钱,这笔钱就又能添置东西。还有农税,这回也要减掉一半!这样老百姓种田收入也就多了,也能多攒钱花销。”

    “教导员,我们怎么听着像绕口令?”

    “对,就是绕口令,但绕来绕去是为谁?”教导员忽然加强了语气,挥动手臂很有煽动性:“为的是我们三省的老百姓!现在全国混乱,北洋还不死心要做满鞑子走狗!还想让咱们汉人捐税,缴厘养活不是生产的满人!所以我们国防军一定要支持司令搞好这个政令,句难听的!谁养活了咱们?是司令和三省的老百姓!我们国防军的口号是什么?保家卫国!这个家,就是千千万万三省老百姓的家,是们隔壁陈大爷,王二叔的家!要是帮那些地保士绅继续盘剥,我们还配穿这身衣服吗?”

    “拥护司令的决定,这回谁要是不开眼想给司令惹麻烦,不遵从政令,老子第一个宰了他!”

    “保家卫国,绝无二心。”

    “国防军万岁,司令万岁!”

    士兵们群情激奋,看得徐绍桢和军官们也有些激动。昨天三省行政通电发出后,全国上下都热闹起来,谁也没想到,一个军阀似的武夫居然敢如此大胆直接裁撤三省一半收入,还免费让学生书,狠狠扇了那些杨秋是武夫的人一个大巴掌。回想自己这边,脸上甚至还有些火辣辣的,虽然南京政府成立后也宣布取消前清所有厘金,但下游各省实际上并未停止征收,因为赋税和厘金关乎各省都督和军队的生死,谁敢轻易裁撤?

    激动过后也暗暗担忧,杨秋已经露出了割据为王的苗头,偏偏北方未平谁也动不得他,现在这封通电又几乎将三省民心一打尽。这位军官宣讲后,国防军肯定也是死命追随,等他将三省土豪恶霸狠狠揍一顿后,恐怕三省就水泼难进了。扬子江上游咄咄逼人,徐州一战北洋公然撕破了停战协议,这两家会不会借暗杀联起手来?到底还是孙武那些人愚蠢,白白给了杨秋一个立威的机会。

    算了,自己只是个军人,何必管这些杂事呢。徐绍桢叹口气,刚要继续往前走,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军官带人走了过来,见到他立刻敬礼:“国防军上尉团长余德海见过司令。”

    北进中对刘英部强行缴械后,余德海稳重了不少,面对徐绍桢不吭不卑:“欢迎徐司令来视察。”

    “余团长,们这个演习还要多久才能结束?”徐绍桢打了个哈哈,故意咬重了演习两字免得大家尴尬。余德海立刻道:“报告司令,在大总统给出答复后,我们就会立刻结束演习。”

    给出答复?!徐绍桢心底冷哼一声道:“大总统不是已经发电报澄清那件事与南京无关了吗?尔等继续这样下去,我也不好交代,万一闹出的动静想必杨巡使那边也不好吧。”

    北进那么关键的时刻,余德海都敢直接把刘英兄弟缴械,何况现在还占着道理!所以毫不给面子道:“大总统是发了电报,我等也相信大总统和徐司令的为人。但我等是军人,军令如山,只要司令一天没来命令,我们就会在这里驻守一天,至于动静。”余德海故意看了眼江面和炮台,三艘炮舰和八门随时可以调转炮口的120毫米重炮,道:兄弟我倒也是不怕。”

    徐绍桢有些火了,这里是南京不是湖北,仗着炮台和机枪就敢如此嚣张,冷道:“余团长,可要想清楚了。”

    余德海和二团将士早就怒火中烧了,司令带大家血战那么多天,付出了一万六千民军死伤代价才有了南方的大好局面,国家还没统一呢,有些人就迫不及待要杀他,大家如何能忍得下去?要不是参谋长严令不得进入南京城,他们早想清君侧了,所以听到最后这句干脆懒得理睬,只是回道:“徐司令请回吧,弟兄们职责所在,还是等炳麟先生带那些人来再吧。”

    章炳麟要来了?还要带孙武他们来?!徐绍桢傻眼了,满肚子怒火都化为了担忧,这巴掌也太狠了吧!

    徐绍桢匆匆回总统府报告时,章炳麟也押着孙武等人靠上了南京码头。这个消息旋即引爆了南京城,总统府和参议员更是措手不及,没想杨秋会把这个大麻烦扔给南京来解决,为此孙文不得不举行内阁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其实这件刺杀案根本没什么可商量的。假冒政府暗杀中央大员,放在任何年代都是死罪!尤其是现在这个全国还未统一,南京急需树立权威的时刻。何况章炳麟这回不仅把人犯带来了,还带了详细供词,放在别人身上恐怕早就拉出去枪毙正法了。可这回不行,因为里面牵扯到了黄克强的儿子。

    南京焦头烂额的时候,北京袁世凯也有些烦躁。

    宫保府这几天门庭若市,自从传出他上奏劝退位,请辞总理大臣后,各方势力都嗅到了活曹操要动真格的了,满清退位或许只是眨眼的事情,所以不仅没清闲反而愈加忙碌起来。

    冬天的北京是难熬的,连绵大雪将京华之地覆盖了起来,受到惊吓的袁世凯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所以干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别以为他就被炸弹吓到了,滴答不觉的电报机依然再告诉别人,这里还是北中心的政治中心。

    “这个杨秋委实让人头疼。”杨士琦坐在火盆旁,他在袁府内地位非凡,所以每次议事袁世凯都会让人给他准备凳子,道:“这封政电一出,怕是三省内民心都要倒向他了,将来恐怕尾大不掉。”

    段祺瑞一贯强硬,冷道:“有什么尾大不掉的?我就不信他真要裁撤厘金,免费兴学。他现在手下十万之众,这回又要扩军12团,每年光养活部队每年就要千多万,无非是沽名钓誉罢了!等他实行不下去,我就戳穿他,让全国上下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杨士琦眼了看这位北洋之虎,继续道:“徐州一战,南面已经被我们打怕了,杨秋又高调施压南京,这回恐怕黄克强不得不行辕门斩子的事情了!如此一来他必定声威大减,没了他后孙文之辈等于少了条胳膊,南方已经没多少日子了。所以倒是大人您这里要快!要是拖上一年半载,恐怕就真要拱手让给杨秋了。”

    袁世凯这几天也着急呢,这次暗杀实际上是帮了他的大忙,但有些事他不能出来,故意叹气道:“我袁家三代世受皇恩,如今却要我亲手哎。”

    杨士琦最清楚他的脾气,劝道:“大人!此时非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如果清室还不退位,一旦南京解决了杨秋之事,要想挽回声势必定会倾力北伐,战端一开苦的还是天下百姓,我汉人遭的罪还少吗?士琦今日请命,大人早做决断!”

    陈宦站在旁边,对袁世凯此时还惺惺作态有些不满,但他已经答应辅佐也只得道:“大人,南京和湖北到底都还要互相利用,所以此刻他们绝不会彻底翻脸,这从杨秋把孙武等人交给他们处理就可看出。南京也定会利用此次机会要求杨秋北伐,要是津浦、京汉同时发动,我们兵力恐怕不足。”

    袁世凯先长长叹了气,拿火钳将炉火拨旺了些,才装作下决定道:“罢了罢了!先派人去和杨秋谈武胜关换人的事情暂且稳住他,京中良弼也动手吧,老夫这回也豁出去了,天塌下来我给们顶着。”

    有了他这句话,三人都明白,满清退位只是时间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