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三三章 南北双刺(中)

第一三三章 南北双刺(中)

    夜色中的孝感火车站内,几辆只有透气窗的闷罐列车排成了长队,一师二旅的将士们排着队钻入车厢。

    突然而至的调动命令虽然让大家有些措手不及,但好在仓山后部队至今边行动边训练已经两月,精神面貌和纪律不降反升,已经隐隐有了王牌师的架势。就算再仓促,每位士兵也都装备整齐,没出现丢三落四的景象。

    站台上,岳鹏穿着军装双眉紧皱,不停掐表计算时间,胸口一枚黑色的骷髅胸章在微光下显得格外狰狞。

    这是刚刚和军功章一起发下来的黑骷髅胸章,可别看这枚外形有些不符合国人传统的黑骷髅,它代表了送给对手死亡和噩梦代表了佩戴它的部队赢得过一次重大胜利,所以目前能得到它并公开佩戴的仅有一师、二师和三师一旅,因为他们都参加过从武胜关开始至仓山结束的惨烈保卫战,是国防军中的精锐。

    一旅二团已经抵达了南京,剩余两个团目前正在武穴等待船只送他们南下,所以驻扎在孝感的一师目前只有两个步兵旅,由于武胜关还没拿回来,加上这次行动用不着太多部队,所以此次开拔的全都是二旅轻步兵。

    参谋长吴兆麟是少数几位知道今夜执行的是什么任务的军官之一,走过来道:“师长不用太担心,汉口那边还有戍卫营。楼下午也已经带教导营出发,张廷辅也已经掉头,有他们在那些人翻不起浪来。何况我觉得三师未必真会跟那些人闹。”

    “畏三以为我怕他们得逞?错了。子清已经通知了司令,所以就算我们不回去,他们也没机会我是在想司令和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岳鹏啪的一声合上了怀表,塞入胸兜向车厢走去,风中传来了他冰冷的声音:“这里交给了。那边的事情不用担心,鲜血会让他们更清醒一些。”

    铁轮缓缓滚动了起来,既没有汽笛也没有喧闹,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望着列车远去的影子,吴兆麟叹了口气,随着列车离去,枪炮声似乎再次灌满了耳朵,这个国家的血还要流淌多少才能真正地安宁下来呢?站在寒风夜色中的他无法知道,只希望能少一点,再少一点。

    邓玉麟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妻子,心底暗暗叹了口气,良久后才抓起枪,穿好军装向江边走去。

    清晨的汉江边,寒雾中一队队身穿训练单衣的士兵唱着歌,在军官的带领下进行晨练。11月13日傍晚枪声淡去后,国防军就展开了全军大训行动,不仅没有因为战争结束倦怠,反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士兵们每日都必须训练八个时,从跑步到300米障碍,从射击到思想教育,每天都安排满满。

    远处的汉阳码头上依然忙碌,这几天大大的江轮似发了疯般将机器和设备运来,为此汉阳厂不得将原来准备的临时仓库又扩大了几倍,工人们更是百般呵护这些宝贝,就算外面已经被裹了层防水油布,卸下来后还又加厚了几层,生怕冬天潮湿把机器弄坏了。

    黄石大冶的水泥,上海运来的煤油,江西买来的铜,萍乡的煤,还有这次数量多到足以再建两个汉阳还多的洋机器没人知道杨秋到底是怎么弄来这些,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钱。唯一知道的是,短短两月后因为战争破坏的三镇已经再次繁荣了起来。

    北方窥视,下游混乱,上游三省却在他的领导下已经呈现出欣欣向荣之色,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在帮这个已经伤痕累累的国家,还是在破坏?

    一队训练的戍卫营士兵从身边跑过,这让他有些紧张。戍卫营是三镇保卫的核心力量,编制并不大,目前只有两营千人左右,分别驻扎在三镇和重庆,但实力却不容视,不仅是杨秋的起家部队,装备也是仅次于警卫连的部队,可以被视作未来三省内卫部队的雏形。

    士兵们敬礼后继续向远处跑去,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因为三镇地势特殊,为了官员和军队方便所以有专门的码头和渡轮,玉带门江边就有一个,等看到插着飞虎旗的交通艇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忽然斜刺走了出来,挡在了面前。

    “清澄?”邓玉麟看着一身戎装的张廷辅,心脏猛地缩几下,强压紧张问道:“昨天不是去长沙了吗?怎么忽然回来了?”

    张廷辅深深看了他一眼。邓玉麟也是首义大功臣了,要不是他在宝善里出事后果断联系大家,也不能有后来的起义成功。但有些事他还是没明白,或者明白了却依然自己欺骗起自己邀请他道:“炳三兄,这两个月我见面的机会不多,不如趁此一起走走如何?”

    邓玉麟有些紧张,但还是点了点头:“好。”

    两人沿着江边慢慢而行,不久后石楼带着十几位佩戴着黑骷髅胸章的士兵从旁跟了上来,见到他们后邓玉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霎时脸色僵白,缓缓摘下帽子:“看来我是看司令了。”

    张廷辅叹口气:“炳三兄,有件事情兄弟不明,是重要?还是让老百姓安安稳稳重要?司令这个人有私心是不错,但他做的事情到如今有哪里不对呢?我知道孙武他们怎么的,但知道吗?如果让我选,我一样会撇开冯华甫的兵锋重兵围剿第四镇哪怕是克公死在前线我也会去做,道理很简单。”张廷辅扭过头,望着他的眼睛缓缓道:“那个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是一场胜利”

    “平定两湖,拿下四川,看似将三省连为了一体,但实则依然各自分散。所以他需要一个名分来统辖,来实施他的施政手段。”张廷辅拿出了一份布告,递给他继续道:“这是昨天参谋部开会后印刷的统一和裁撤厘金的布告。司令等会回来后,就会签署这份公告发往三省各地,实施后清廷那些种类繁多的杂税都要减去一半以上知道每年是多少钱吗?谁都知道裁撤和统一后,百姓的日子能好过很多。但如今谁有这份气魄?强制推行免费教育,让家家户户的孩子都能上学这件事也要开始了,炳三知道有多少孩子盼着这天吗?

    这个世道里,想要做成这些事没权、没枪可能吗?

    汉川铁路三省各段也已经全部开工了,汉阳厂和重庆、四川、长沙的新工厂也都在平整地基,不消三月就要全部动工建造。三省正在他手上一点点变好,此时们这样做岂不是要毁掉这些东西?别的不,汉川铁路的技术和设备大部都要靠德国提供,现在德国人只认司令,没有他拿什么建?几千万的修建费用,没有他谁来出?一万万国民的福祉和党争,孰轻孰重?”

    “炳三,我相交多年不妨直接点。我告诉,孙武他们没希望成事的当初他绑上黎督是怎么对待大家的忘记了吗?为这样的人值得吗?”张廷辅最后摇了摇头,缓缓摊开手:“把枪给我吧,胸章留着,司令那是应该得到的。汉川铁路湖南段昨日已经开工,詹先生那边急需一位能管住工人,防止有人搞破坏的人去帮忙。”

    邓玉麟木然的点点头,看到张廷辅和石楼他就明白没机会了,缓缓拔出手枪和子弹全部交给了张廷辅。或许能保住命去修铁路,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拔出枪的瞬间,他甚至还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石楼见到事情已经解决,快步过来接过枪和子弹,挥手道:“来人,派一个班保护参谋长和他的家人,明天日落前必须确保绝对安全”

    士兵呼啦啦把邓玉麟围了起来,看到两人要走他才打破了沉默:“清澄,楼孙武他们。”道这里后,他又忽然自嘲的摇摇手,长叹口气:“罢了,罢了既然已经如此我还问那么多作何?麻烦两位代我转告司令一句,玉麟做错了事无颜去见他,愿意替他修补一辈子铁路,再也不回来了。”

    “炳三兄,好自为之吧。”张廷辅顿了顿脚,转过身和石楼一起,脚步坚定的向招商局码头走去。

    招商局码头上,从三镇各处赶来的官员和商人挤得满满当当,三省巡阅使何况是新南京政府册封的,不管认不认同这都是个巴结的好机会。穿戴整齐的汤化龙心神不宁,眼睛一个劲的朝四周乱瞟,可惜外面来凑热闹的人和苦力太多了,他根本找不到那些人的身影。

    就在他忐忑不安的时候,汽笛声从远处响了起来。放眼望去,楚豫舰冰冷的舰艏正破开浑浊的江水,一点点向码头靠近。

    甲板上,那个人身姿笔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