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三零 临时工的起源

第一三零 临时工的起源

    高昌庙码头。

    不!

    应该说是江南工业公司码头上,锦旗招展,彩带飘扬。民党高层能来的全来了,附近街道更是被挤得水泄不通,前来警戒的沪军士兵也个个佩戴红花,精神抖擞,刺刀锃亮。除了杨敬修的舰队外,浦江上的很多船也都挂上了彩带,用戴天仇后来的话来形容,整个南中国都在等待今天,等待最响亮的声音回家。

    当然也有不高兴的。

    黄克强就脸色很不好,倒不是不想那人回来,实际上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早点建立中央政权,只有这样才能遏制正在逐渐溃散的革命队伍,他生气完全是因为陈其美居然把缺乏资金已经停工的高昌庙制造局出售给了杨秋,连名字都改了!若非签合同前时硬性规定工厂由沪军都督府监管,他甚至要破口大骂了。

    除了革命夜,杨秋也第一次如此紧张,就像刚入伍的小军官,一身笔挺的军装,腰杆笔直神色庄重,只有当目光落到陈其美和黄克强身上时才会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沪督监管?等袁世凯上台联合洋人撤掉这个职位,他们才会知道合同里加入这条有多白痴!虽说目前还要受监管一段时间,但和造船厂,海军梦相比算得了什么?所以他立刻全盘答应下来,宴会第二天中午他名下就多了个改名为江南工业公司的企业。之所以这么急,倒不是因为他催促,而是陈其美担忧这个决定被黄克强否决,影响到他刚和上游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所以采取了先下手为强的决定。

    呜呜¨一汽笛三唱,英国拖轮率先进入了视野,随后一艘乳白色的客轮出现在了视野中,当那个照片上看过无数次的身影出现在甲板上,挥舞礼帽向大家致意时·如同一枚重型炸弹被引爆!巨大的欢呼声和几乎要把钢铁融化的镁光灯交相辉映,漫天飞舞的彩带中舞狮队卖力表演,要不是洋人禁止鸣炮,估计党人会直接拖来大炮轰几下听个响。只要是穿军装的更是齐刷刷敬礼·连杨秋都没例外。

    12月26日,被誉为革命领袖,被通缉了十几年的孙先生在无数目光注视下比历史早了几天走下舷梯。虽然他之前在欧洲一无所获,在南洋华人圈里也颗粒无收,可依然面带微笑,举止优雅的向欢迎人群致敬。

    “哎!何苦回来一.。”

    热闹的喧嚣中,一个淡淡的声音从杨秋身边响起。扭头看去·一身长衫的唐绍仪眉宇深深,见到他的目光后,才略微点了两下头:“眷诚(詹天佑字)给我发了电报,能一手修建汉川线,你一.做的不错。”说完后也不等回答,悄然和杨度消失在了欢庆的人流中。

    王正廷一直站在杨秋身边,也听到了这句话,悄悄问道:“司令·少川先生怎么走了?难道北洋也了怕孙先生?”害怕?杨秋摇摇头,望着唐绍仪离开的背影,真心佩服这些能在历史上留名的人物·因为他已经看出了前面被陈其美等人拥簇在中间,衣着鲜亮满脸微笑的尴尬地位。好好在美国洗盘子不好吗?偏要回来趟这趟浑水!袁世凯出任大总统已成定局,费那么大劲,千辛万苦回来却被架起当个临时工最后还弄得里外不是人,何必呢?

    哎!难怪后世的临时工们总被拉出来说事,原来是从这里起源的!!!

    王正廷还不知道自家司令已经联想到了那么远,拉拉衣角提醒道:“司令,我们该过去了。”

    杨秋整理了一下衣角,迈着军人步向那个人走去。或许是有些紧张,见到一位身穿军人制服·却从未见过面的年轻男子在向自己走来,孙文下意识地靠近了一些陈其美,由这个小动作也可以看出他最相信的人是谁。

    “鄂、湘、川三省巡阅使,国防军总司令杨秋,见过孙先生!”杨秋重重的敬了个礼,故意大声说出了已经答应却还没公布出的巡阅使任命。这让宋教仁等人的脸色很不好·都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正大光明说了出来,这回别说他们,就连那些记者也全都听到了,连反悔都没希望了。

    孙先生开始还有些发愣,等陈其美附耳将杨秋从武昌起义开始到黄克强决定任命他三省巡阅使的事情说一遍,还着重说了杨秋多次在公众场合中支持他出任大总统后,立刻大笑着主动伸出了手:“少年出英雄!能够独撑三省,与危难中挽救革命打败北洋第四镇,我为拥有你这样的同志骄傲!三省交给你,我很放心。”

    “要不是先生的指引,哪会有杨秋,有今日的革命声势!杨秋代三省亿万国民,欢迎先生回来领导中华,振兴汉室!”这番**裸的马屁,听得四周一震恶寒,可当两只手狠狠握到一起时,所有人都知道,杨秋这位三省巡阅使无论如何动不得了!王正廷早就在等这个机会,悄悄向戴天仇使了个眼色,带着几位警卫连士兵故意挤开一个空挡。

    闪光灯迅速亮了起来,当越来越多的中外记者沿着这条缝隙冲进来抓拍下两人握手欢笑的瞬间,南中国两位风头最劲的风云人物被定格了下来。

    在陈其美的安排下,记者招待会直接被放在了码头上,当听说孙文先生去欧洲绕了一圈才回来后,有记者好奇的问他这次带回了多少军火和捐款时,他微笑着回答:“余此次归国,无一件军火,亦无一块洋钱。

    所携带而来的,惟有革命精神而已!”

    黄克强等人带头鼓掌,但台下很多人却已经开始暗暗失望,尤其特意赶来迎接,准备趁机得到资金的那些南中国手无寸铁,锅无粒米,嗷嗷待哺的军官们更是苦笑不得,很多人甚至都开始安排后路。

    在大家的拥簇下,结束采访的孙文上车前往下榻地张园,杨秋却没有去凑热闹·有这空还不如尽快把造船厂安置好呢。转身往船厂走去时,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杨¨一杨大哥。”一身黑色风衣的苗洛出现在身后,双颊微红,大眼睛直勾勾望着杨秋·嘴唇微微蠕动了几下才继续说道:“宋先生让我来问问你,有没有空参加欢迎晚宴。”

    杨秋微笑道‘算了,这几天太忙想早点休息。”

    听到他不参加,苗洛仿佛变得很失望,低下头哦了声刚准备往回走,杨秋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苗姑娘,离晚宴还早呢·不如参观一下我的造船厂怎么样?”

    苗洛已经知道了杨秋买下造船厂的事情,所以不仅不惊讶反而变得很高兴,精神似乎也一下子好了很多,可见到王正廷几人后又有不好意思,说道:“我又不懂造船,有什么好看的。”

    杨秋哈哈一笑,故意一拍脑门:“糟了,我也不懂造船一.我说儒唐·你们怎么也提醒我?不知道现在退货陈督会不会答应,还不快去问问?”

    王正廷知道杨大司令这是要故意遣开自己和人家姑娘谈情说爱呢,连忙笑着点头·拉走陈果夫道:“司令放心,我这就去退货,决不能让人白白骗了银子。”

    “哼,信你才见鬼呢!”苗洛风情万种的白了眼装模作样的杨秋,不理他自己向船厂走去。

    刚刚铺下龙骨的永绩号和永健号炮舰静静地躺在船坞内,这是清政府年初下的订单,因为革命得不到拨款已经停工,才短短一个多月,钢铁龙骨上就出现了一种败落萧瑟的画面,让杨秋心里有些不舒服。

    “杨大哥·这是什么船?”

    “是军舰。”杨秋将两艘炮舰的具体数据说了一遍,他也是昨天查验了制造局的清单后才知道原来这里还有两艘未完工的军舰,这种小军舰他看不上眼,但却是稳住工人,为将来打基础的关键,说道:“我已经让人去请工人了·最迟三天这两艘舰就要重新开工。”

    “可惜。”苗洛看到锈迹斑斑的龙骨,心底也有些不舒服,想起在美国见到的那些海上巨兽,问道:“对了,杨大哥你购买船厂,是不是准备造美国那种大军舰?”

    “那要看多大了。现在这里最多只能造四千吨左右的军舰,你看一.。”杨秋指着船坞解释起来,不知不觉代入了进去,从船坞一直说到材料,工艺,说道欧美的先进工艺,浑然没注意到身边的苗洛望着专注地他,眼睛已经变得水汪汪魅艳无比。

    杨秋说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罗嗦了一大堆废话,扭头发现苗洛正盯着自己看,故意晃晃手指笑道:“是不是听烦了?”“啊?没有,没有!”苗洛被吓了一跳,见到杨秋直勾勾看着她,吓得连忙避开目光,红着脸岔开话题问道:“杨大哥,你是不是留过洋?知道的真多。”

    杨秋摇摇头:“一直希望出去走走,想去看看世界,可惜一.我们落后太多了。”

    “落后怕什么?只要我们推翻满清建立新国家,迟早能追上的。”苗洛有些哀怨的看了他眼,心道自己都叫了他那么久的杨大哥了,这人怎么还叫自己苗姑娘呢!不禁有些气恼道:“美国又不是天生那么强,我听宋先生说过,几十年前美国还不如我们呢,现在他们还不是有了大军舰,还有飞机。”

    “哦?你还知道飞机?”

    苗洛小嘴一抿,昂起修长白皙的脖子,像只骄傲的小母鸡:“飞机有什么了不起,我们致公堂还有好几位会开飞机的帮众呢。”

    致公堂?!杨秋眼睛一亮,苗洛居然是致公堂的人!难怪那么了解美国,还能见到飞机,心中一动:“苗姑娘,你是洪门美国致公堂的人?能不能帮我买个二三十架飞机呢?”

    “哼!我为何要帮你?”苗洛气恼他一直叫自己姑娘,故意扭过头去。但见到他傻傻不知所措,想问又不敢开口的样子,扑哧一笑:“我爷爷是致公堂的二当家,是他让我们来保护宋先生的,至于其它的事情一.。”

    苗洛也不知哪来的胆量,俏脸红红的望着他:“杨大哥那天愿意叫我洛儿了,我就帮你。”说完,受惊小鹿似的立刻向外跑去。婴着她优美的背影,杨秋慢慢皱起了眉头。

    孙文先生的归来,引发了最剧烈反响,南中国一片欢腾的同时,北中国却陷入了深深地恐慌中。就在陈其美等人急着开始讨论新政府建立的时候,刚刚被曝成为了三省巡阅使,将独揽上游三省大权的杨秋却悄无声息避开了所有目光,开始整顿江南工业公司。

    由于暂时还没找到合适人选管理,所以杨秋一边让苏洪生和张文景离开派人来,还联系了詹天佑希望他能推荐这类人才,还让自己叔叔暂时丢下煤油生意先管起来,同时为了抓住造船工人锻炼队伍,他咬牙拨款50万继续建造两艘炮舰,同时又下了四艘江轮的建造订单。

    最后他还联络了德国,经过一番商量德国公使答应帮他从奥匈继续招募船舶设计和制造工程师,当然还是从政治犯中挑选,还答应出售8台蒸汽轮机和配套锅炉用于江轮和两艘炮舰的动力系统,本来杨秋还想干脆弄一套蒸汽轮机制造技术和生产线,但得知了报价后立刻放弃!工业真不是谁都可以玩的,而且就算他现在能拿出这比天文数字,没有三五年时间工人也没办法掌握制造蒸汽轮机的制造技术和工艺,所以只能暂时先引进成品,然后想办法运回汉阳让奥匈设计师们带大家从逆向仿制一步步走。

    除此之外,趁着陈其美等人心思都在政治上的时候,他挑选出了五十多位枪炮厂技术最好的老师傅连家眷一起迁往了汉阳,继续加强湖北工业公司的能力,还让王正廷以江南厂为培训基地,办起了技术学校,利用这里的优势条件培养自己的工业班底。

    等到张文景和苏洪生跳出来的人抵达后,辛亥年的最后一天终于要翻过去了,将三省上海办事处直接设立在江南厂,并且留下一个警卫排和湖北调来的戍卫营两个连保护,又找杨敬修以提供补给和维修为条件,让海军答应照应工厂后,才趁夜登上了楚豫舰启程前往南京。

    杨秋静静地站在甲板上,望着重新挑灯夜战的江南厂开心的笑了。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