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二四章 双方的价码

第一二四章 双方的价码

    月5日晨,埃姆登号缓缓向吴淞口驶去。

    甲板上德国水兵们荷枪实弹保持警惕,身后是由十三艘中舰和运输船组成的编队,换在以前德国水兵一定会朝他们吹口哨吐唾沫,发泄长时间值勤的怒气,可今天谁也不敢乱来,因为今天的客人就是后面那些军舰的新主人。上帝!英俊的贵妇杀手哈坎舰长,居然让一个中国人登上了他心爱的巡洋舰,难道中德将成为盟友了吗?

    杨秋很好奇查看这艘赫赫有名巡洋舰的每个角落,作为欧洲的新锐破袭巡洋舰,才下水两年的它不愧是德国工业的杰作,船型非常漂亮,难怪有远东天鹅的雅号。

    除了武胜关外,入鄂北洋全部撤出后他也立刻下令海军营主动撤退结束对峙,朱尔典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连欧洲都被惊动,格雷首相也再次来电报询问,德国更是裸表示准备退出四国银行团,让隐隐失控的远东局势更加不稳,最后他也不得不让葛福趁机下台,暂时先撇开对峙这件事,一切等和谈结束中央政府成立再说。

    风雨渐撤后,他也终于绡空出来走走,此次赴上海除了寻求一个正式身份外,最重要是完成和德国的交易,尽早让三省踏上发展之路。但因为他现在是国防军唯一不可替代的支柱,所以宋子清等人特意加强了警卫力量,除了德国答应他来回都将派乘埃姆登号护送外。楚豫舰也跟随南下,至于杨敬修的水师则是跟随前往上海暂休,关系大为改善的他们还没法获得最充分新任,只作为补充力量,所以最核心保护的还是警卫营。

    隐约可见的码头上人头攒动,陈其美早早命人拉起了一条写有【欢迎民族英雄,国防劲旅司令杨秋凯旋来沪】大横幅,横幅下包括伍廷芳等在沪谈判的南北代表门窃窃私语……蒋志清带他的五团把码头为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在等待着一……。

    忽然。

    一声嘹亮的汽笛打断了所有交谈。在数以千计的目光中,乳白色涂装的埃姆登号缓缓靠上码头。在率先来打前哨的戴天仇等人宣传下,首义大英雄、国防军总司令、血战武胜关光复三省、围歼北洋第四镇、不久前还维护国体对峙英国……逼迫北洋最终撤出湖北的杨秋终于带着耀眼光环抵达了上海,顷刻间无数聚光灯都对准了这位年仅22岁神秘崛起的年轻人。

    “哈坎上校,感谢您一路护送,仅代表我个人祝愿您能成为世界最强大战舰的舰长。”杨秋微笑着道出了哈坎的小心思。后者也很得意,因为这次任务结束后为了确保保密,他将和保护杨秋的水兵一起被调回大洋舰队。

    两个笔挺的身姿在甲板上依依惜别时,运输船也靠上了码头。{xiaoshuoyd/首发文字}穿着仿制平行世界里二战美式军装……全副武装的警卫连士兵率先引爆了来欢迎的人群。安装着小轮的硕大马克沁机枪,扛在肩膀上的清一色汉一型机枪,崭新的德造毛瑟98、配在腰上的弹药挎包取代了难看的子弹带,挎包边上还有整整齐齐四枚手榴弹和手枪枪套。他们干练迅速的用身体隔出一个圆圈,每个人都腰骨笔直眼神犀利,最让人惊讶的是,很多一看就非常彪悍的士兵还拎着枪上有小铁管的德国步枪爬上了高处。

    然而他们也仅仅将目光引开少许,当埃姆登号放下舷梯……那个年轻得不像话的身影出现在所有人视野中时,闪光灯猛然炸开,噼里啪啦一直不停……让还未习惯这种场面的警卫连士兵警惕了起来,只有这次随行的王正廷似乎很享受这种被关注的感觉,悄悄拉进了一些和杨秋的距离。

    包括楚豫和海容在内的十几艘军舰继续向高昌庙码头驶去,那里是前清海军基地,之前杨秋派陈果夫先回来也是希望和陈其美打个招呼,别到时候海军连停靠补给的地方都没有。

    “杨司令果然年少有为一……陈某代表上海各界欢迎您来沪。”陈其美最积极,几天前陈果夫回来对他说,杨秋很看不惯江浙的混乱时,他就隐隐预感到这是个机会,所以立刻健步而上抢到了好位置。

    杨秋第一次见到陈其美……梳着老电影中常见的小分头,油光锃亮一表非凡。如果不是知道底细,恐怕任何人都会被这幅外表迷惑,笑道:“见过沪督,辰华少不更事,还希望诸位前辈多多指点”

    蔡元培、伍廷芳和北方代表唐绍仪也纷纷过来问好……不管杨秋对待党人态度如何,值此国家兴亡关键时刻,这位跺跺脚就能影响扬子江上游三省,甚至整个南中国政治走向的年轻人是他们必须拉拢的。随后记者们就一拥而上,围住了这位神秘崛起的年轻人,法国费加罗报驻沪记者更是毫不客气询问,他搭乘德舰来沪是否是害怕英国的封锁,还询问他关于未来国家体制等棘手问题。

    杨秋微笑的面对数十位中外记者侃侃而道:“发生在扬子江中游的对峙其实只是一场误会,我已经下令撤回了所有部队,紧张已经在三天前结束了。”

    “这是否代表您已经接受了英国政府的条件呢?”

    “诸位!你们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见证一个全新的,自由的、民主的东方国家诞辰,在这个时候任何涉及国家对外的谈判和事情杨某目前都无法答复诸位,这需要等孙文先生归来,成立中央政府后才能定下来!”

    “听杨司令的意思是,您拥护孙先生出任大总统对吗?但我听说目前北洋袁世凯阁下出任总统的声音更响亮。”

    “满清还没有被推翻,说这些还太遥远了。而且我认为,任何人都不能代替人民去选择,但我个人支持孙先生,因为他是带领我们,推翻腐朽和昏庸的导师。”

    回答完问题后,杨秋没接受任何单独专访坐上了车子,本来陈其美是想和他座一辆车子的,但车子刚刚发动杨度忽然笑着走了过来:“英士兄可以让我和司令单独聊一会吗?”陈其美些懊恼被打断好事,幸好他听陈果夫说杨秋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所以摆出一副很大度的模样还拉开了车门。

    在中国汽车还不多见,扬子江上游更是稀少道路和汽油是制约车辆大量出现的主要原因,这辆轿车还是德国公使听说他要来上海特意送的,为了确保保密司机也是国防军自己找来的人。

    对杨度第一个找上门他并不意外。回来久了,无数光环破灭后,面前这位样貌英俊,举止潇洒懂得帝王之道的谋士已经无法影响到自己的心,微笑做了个欢迎的手势。

    为了确保处于警卫连保护圈中央车子开得很慢,趁此机会杨度也在暗暗打量这个疯狂崛起的年轻人。二十二岁,独揽三省军权,全中国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在他的控制区,那些手段甚至让人想到了年轻时期的袁世凯!难怪北京传来消息,决定让王士珍撤回信阳后,袁世凯甚至狠狠砸烂了心爱的笔砚。

    杨度坐稳后车门被重新关上,等到两旁的警卫连士兵上来隔绝两旁欢迎的人群后他才首先说道:“久闻杨司令年少有为,今日一见果然非凡,刚才和记者那番对答让皙子佩服。”

    杨秋微笑道:“皙子兄一表人才更被宫保视为左膀右臂,应该杨某说句幸会才对。”

    “司令唤度一声皙子,度也托大叫声辰华吧。”杨度略一沉吟,将要说话的整理后直言不讳:“南北议和已经取得突破,伍廷芳等经答应清室退位后由宫保出任大总统,辰华刚才对记者那些话似乎不妥吧?”

    杨秋也不想绕圈子,笑道:“皙子兄的意思是,清室已经退位了?”

    终日计算别的人话,没想今天却被当面抓住了漏洞,杨度摇头一笑:“难怪冯华甫回京后就闭门不出辰华果然厉害。巴蜀富足、湖南鱼米、湖北的地利!辰华手握十万雄兵一……恐怕谁都不会放心吧?”

    杨秋神色严肃摇头道:“别人不知,皙子兄还会不知道吗?武胜关起至大智门终,一万余将士血洒沙场,其中当打八镇老兵折损六千余,若非辰华运气不错,恐怕华甫老爷子早就饮马汉江了。十万雄兵一……呵呵宫保还真是看得起小子,要不是南京两淮牵扯巨大,尤其是每年千万的盐税,只怕杨某早已遁入云贵逃之夭夭去了。”

    杨度暗暗一惊,没想到杨秋居然看穿了袁世凯最大的担忧,开始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何能飞速崛起。因为他看穿了袁宫保大打出手后的两大隐忧。其一就是北方未平,清室留着就是北面的谈判资本。其二就是如今北方也和南方一样,被清室这么多年折腾后早就没钱了,北洋再能打也要靠钱砸出,如果不能尽早取得中央大权,取得两淮盐税办理善后大借款,这么点北洋军恐怕迟早折腾死,所以袁世凯才会咬着牙撤出湖北,就是为了换取南面党人的妥协。

    所以故作镇定笑道:“辰华果然是明白人,皙子也不说假话了。南京黄克强已经准备认命姚雨平为帅北伐,他这样做只会让北面更不太平。

    良弼等人已经在鼓动清室撤换宫保,所以宫保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稳住局势劝说清室退位。今日特命皙子来转告,辰华若是愿意支持他出任大总统,那么他肯定会尽早劝说清室退位。至于三省¨一将来也是要交给辰华掌管的,中央政府建立后他就会立刻任命辰华为三省巡阅使,还可以把现有国防军编为一军,每年也只要上交一半赋税一如何?”

    想法不错,可惜杨秋早就有了主意,也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我也不妨给皙子兄交个底吧。武胜关给我,我放回司臣和第四镇五千兄弟,未来三年每年给宫保五千支汉阳造,上缴三百万款子!至于大总统之位辰华说过,那是我的个人意见,三省不会违背各省都督大会的决议。”

    杨度皱皱眉,用王遇甲和五千老兵换武胜关倒是可以,北洋扩军迫在眉睫正需要大量老兵。每年五千支汉阳造更是意外,但三省加起来每年两千多万就只给三百万,实在是太少了!倒是最后那句话……一让他眼睛一亮。但还没等他说话,杨秋已经敲了敲门:“雷猛,派人护送皙子兄回去吧。坐船累了,我想休息一会。”

    “辰华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上海滩风云才刚刚开始呢。”杨度没想到他这么仓促结束会面,但又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拱手,刚钻出车门忽然又眨眨眼睛:“对了,告诉辰华一个消息,孙先生已经从香港启程了。”

    “哦?太好了。”

    杨秋轻松地仲了个懒腰,望着杨度的背影深深吁出口气,自己转世多久了?不知不觉成为能左右这个国家未来的人一……好像还有些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