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二三章 上海滩的野心

第一二三章 上海滩的野心

    “百里兄能来,杨某实在太高兴。”

    湖北云梦楚王城遗迹旁,杨秋和蒋方震用力握了握手,郑重道:“国防军需要百里兄这样的人才,只有源源不断地人才才能让这支军队真正成为国防劲旅。这是我的梦想,希望百里兄也能加入进来,我们一起实现它。”

    蒋方震淡淡一笑:“司令太客气了。百里不过是赵奢之辈,纸上谈兵比不上您亲身涉险,委以陆军大学重任实在诚恐,怕不能让司令满意。”

    “百里兄谦逊了,能在兴登堡将军手下任职,岂会是无名之辈。”

    “哦?司令也知道兴登堡将军?”蒋方震有些好奇,没想到杨秋也知道这位德国陆军名将,说道:“旅德几年是百里最开心的一段时间,没有纷扰自在当兵,训练读书日子过得到很充实。”

    “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真好,可惜一.这样的岁月实在难得。”杨秋也被勾起了心思向旁边一座土塔走去,蒋方震跟在后面陪同,雷猛等人散开警戒。

    三层的土塔早已风化多年,看不出当初巍然鹤立的模样,塔顶更是被削成了平定,站在上面赫然举起望远镜后,两公里外的北洋最后一批士兵背着枪正在离开湖北大地。昨天得到北洋撤退的消息后杨秋立刻快马赶到了前线,蒋方震得知后也干脆不走就在这里等,当看到一门门75毫米克虏伯山炮在骡马拖带下离开,监视撤退的国防军将士们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他忽然扭头问道:司令是不是有些遗憾?”

    “遗憾?一¨是呀。”杨秋仰起头说道:“我现在明明有吃掉王珍部的实力,却不得不放虎归山。”

    蒋方震将望远镜交给了身后贴身保护的警卫,说道:“放过也好。毕竟要想吃掉王士珍四个协,司令也起码损失一个精锐师,国防军初创,短时间内无法承受这样大的损失。何况要是打掉王士珍北洋近半部队丢在湖北,恐怕最后得利的扬子江下游了!司令说百里说的对吗?”

    杨秋心底震了下,被他猜出自己的想法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位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有多久没听到这样的话了?呵呵一笑:“现在我才真放心把陆军大学交给百里兄。”

    “司令先别做决定百里还有些话要说在前面。”

    “请说。”

    蒋方震一点也不客气,干脆利落的问道:“国防军初成,与北洋一战虽然死伤多多,却得到了难得的实战经验,而且还是和精锐北洋交手的经验!昨晚和子清他们聊天,得知司令练兵有素,战术教材有些凌乱可大致都能做好有很多百里也是第一次见到。

    所以我相信,只要给这支部队一段时间,以司令的手段必然能练出一支强军,到那个时候司令准备做什么呢?”

    杨秋望着他,心里暗暗佩服,不愧是敢向自己胸口开枪的汉子,不管他的光环是不是会随着时间慢慢褪去,起码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充满了这个时代中国人少有的骄傲、自信、锐气十足!所以微笑着捡起几枚石子一颗颗放在面前土墩上。动作很慢,一边放一边说道:“英国、德国、法国、美国、意大利、俄国一.。”最后摆上一枚,重重说道:“还有我们中国!”

    蒋方震双目中精光一闪但很快又冷静下来哑然笑道:“司令一¨您似乎忘记了我们的近邻,它现在可是强国。”

    “是啊。其实我挺佩服日本的,短短几十年从贫穷的岛屿国家,成为在亚洲拥有广泛利益的强大国家,只是.。”杨秋摊开手,手心里赫然还有最后一枚石子。他将这颗石子放在中国边上挤在一起,好像做了件极大地事情,然后才转头望着蒋方震的眼睛,问道:“百里兄觉得亚洲能容下两个强国吗?”

    “容不下。”

    蒋方震静静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睛,情不自禁的微微扬起了下巴:“请司令记住今天对百里说的话!我也会做好我的事情。必须确保每年陆军大学都有足够的教育经费确保输送足够的学员,不能光从军队选人,必须敞开胸怀招募任何愿意穿军装的年轻人。你教给我的学生我都会去尽量努力教好,谁偷懒我责罚他,学不好我让他退学,不听话我开除他无论他有多大的后台!当然,如果我未能尽责······那么我也会处罚我自己!”

    “我还有选择吗?”杨秋哈哈一笑,狠狠用手抹平了放石子的土墩,笑道:“走吧,带你去见见第一批学生,我也有些事情要处理呢。”

    “是呀,有些事情是时候处理了。”蒋方震也爽朗的笑了起来:“我记得,孙先生似乎快回来了吧?”

    杨秋边走边笑:“不是孙先生要回来,而是大家要分唐僧肉吃了,我们自然不能落后。”

    “司令,你一.。”蒋方震头次发现杨秋如此风趣,苦笑道:“这个比方,只能说太贴切了!”说完后继续问道:“听子清说,司令购买了大批的设备要重建汉阳,还要在四川搞新工业和水电厂?”

    杨秋听他话里有话,问道:“是啊,怎么此事百里兄也精通吗?”

    蒋方震很麻利的摇摇头:“不精通。但有一事百里知道,要想搞这么大产业,最需要的不是钱而是工人!司令既然要去上海一.可别错过了高昌庙里那些老工人。”

    到了此时一些事情也没必要隐瞒了,杨秋反问道:“我倒是想过,可惜求助无门,百里兄有什么主意呢?”

    “支持陈其美出任浙督!”

    这句话让杨秋脚步猛然一顿,扭过头目光一遍遍从蒋方震脸上扫过,才明白自己还是小看这位了!哈哈一笑:“可惜了。我该拿出两个德械师来换的!百里兄一.掉价了。”

    “哈哈。”

    上海都督府内,陈其美架着脚靠在沙发上美滋滋烧烟炮,旁边几根大烟枪也在吞云吐雾,好半天后大家才心满意足恢复了精神,他害怕等下来人闻出烟土味道又要有闲话说道:“志清,去把窗户打开透透风。”

    “英士阿哥,你也真是的,不就是抽两口烟嘛?每次弄得这么小心干吗。”说话的是曾全德帮助陈其美登上都督位子后,他已经是上海华区警察总长,借革命机会狠狠捞了两票,短短一个月就娶了两房姨太太,所以说话中气也足了不少,但逢人就喊阿哥的习惯还是没改。

    陈其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眼,叱道:“一个上海警察总长你就满足了?”

    曾全德这个人本事没有但听话音的水平一流,连忙直起腰问道:“怎么?难不成我还有机会做全国警察总长?”

    “那倒是未必。”坐在旁边一位身着军装的男子说了句后,伸个懒腰起身走到窗户旁看了看外面。他就是和李书城一起从北京偷偷跑出的黄郛,分手后他就来到上海,出任了上海都督府参谋长,兼任沪军第二师师长,还和陈其美、蒋志清一起烧香结拜为把兄弟。所以他一说话,曾全德眼睛一下亮了他最现在最清楚权利代表什么,咽咽口水问道:“膺白阿哥,是不是又有什么大动作了?”

    黄郛也不回答他扭头问蒋志清:“黄克强和宋钝初去南京了?”

    蒋志清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说起话来也有板有眼:“被杨秋打出来后在九江待了七八天,南京光复第二天就去了,听说黄一欧还鼓动江苏搞了个入城欢迎仪式。现在上海这边在和谈,估计两人有可能回来的,英士大哥你自己要当心点。”

    “这个小赤佬,自己没本事就吃老子的,也不怕笑话。”听到这里陈其美冷哼一声,黄一欧是黄克强的儿子,做人和本事都比他老子差了几条街难怪他看不顺眼,摆摆手道:“担心什么?难道他黄克强想抢我的都督位子不成?放心,人家眼睛里可看不上一把都督的椅子。”

    黄郛笑笑,他知道陈其美和黄宋二人私怨很重,所以岔开话题问道:“浙江那边怎么样了?”

    “汤寿潜是立宪派的。前几天听说杨秋支援一批武器给浙军后,他就把蒋方震送去了湖北。

    这件事惹得陶焕卿很生气听说正在组织光复会讨论要替换掉浙江都督。娘希匹的!我看他是自己想当都督了。”蒋志清本来说得好好的,但提到陶成章就忍不住骂娘。

    结拜后黄郛就听说了些两人当年的恩怨。蒋志清当初反清搞革命的带路人是徐锡麟,所以他一直拜徐锡麟做大哥,还参加了鉴湖女侠的冲锋敢死队,很是热血!但没想到后来陶成章鼓动徐锡麟造反,后者因为没有准备,被逼只得仓促发动最后被杀,还连累了秋瑾。就连章太炎事后都说徐锡麟之死“实为陶成章之逼”,所以两人结下了很深的梁子,要不是陈其美按住,估计他早就把多次来往沪浙两地的陶成章干掉了。

    蒋志清虽然年轻,但黄郛看出来了,这个人做事果断颇有头脑,还有股狠劲,值得结交。所以走过去拍拍他肩膀:“做大事,就不要多想以前的事情了,总会有办法收拾他的。”

    陈其美最清楚这些事情,何况他和陶成章私怨也很重。当年因为要和帮会拉关系支持革命所以就渐渐学会抽大烟,结果陶成章就跑到日本找孙文当面直接骂自己。现在外面说自己一身杨梅大疮也都出自他那张嘴巴,实在是可恶至极!现在听说他居然想打浙江这个位子,眼睛都红了!要知道自己早就对浙江都督的位子垂涎三尺了,只要拿下这个位子,把江浙合并起来,就可以向像上游三省那样。以浙江上海的富庶,将来谁不要看他的脸色?就连现在如日中天的杨秋都必须客客气气,因为他向洋人买军火武器都要走吴淞口转运。

    “哼!”黄郛听到汤寿潜居然把蒋方震送给杨秋,冷笑道:“浙江也是要动动了!蒋百里这个大嘴巴还是有点真才实学的,现在白白便宜了杨秋!”

    “陶焕卿也不是东西,一天到晚叫嚷北伐,借机搞了个北伐筹款委员会,我看他就是想敛财!”蒋志清气呼呼说道:“现在伍廷芳和唐绍仪都在和谈,没有十天半月谈不出屁来。浙军能打的又都去了南京,李烈钧听说也要回江西了。依我看不如让我找人去干掉陶焕卿,然后英士阿哥你也学杨秋来个【长沙九一四】,以稳定浙江的名义让黄阿哥的二师开路杀回去,我的五团也一起上,实在不行就把湖州帮的弟兄们全部集中起来,就不相信搞不定浙江。”

    曾全德总算是听出了个大概,心头一阵乱跳,浙江啊!要是陈其美真搞下浙江,自己这个位置起码还要升几截,再娶几房姨太太也没问题啊。说不定新政府里面都一.他越想越激动,这个机会肯定要表表忠心,立刻拍胸脯说道:“我没有几位阿哥懂那么多道路,不过我说句话,英士阿哥你要是真想干,兄弟我的警察大队肯定是冲在最前面的。”

    陈其美吸吸鼻子,蒋志清的话很有道理,既然他杨秋能借口焦达峰的事情搞死“谭婆婆”,又以支援革命的名义弄下四川,为何到自己这边就不行了呢?找个人秘密搞死陶成章一.自己也可以追查“凶手”杀回老家浙江去啊!

    他越想越觉得是好机会,激动地慢慢站起来一下子拉掉衬衫领扣,屋子里剩下三双目光全被他吸引。大家正要说话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吓了一跳,连忙朝蒋志清使了个眼色,后者拉开门喊道:“谁啊,不知道都督和参谋长在商量一.祖焘!你什么时候从湖北回来的?”

    蒋志清的惊讶中,陈果夫一身笔挺西装出现在了门口,见到他喊了声:“三阿叔。”

    蒋志清对陈果夫叫他三阿叔不奇怪,他和陈其美、黄郛结拜兄弟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经知道,陈果夫是陈其美的侄子,喊自己三叔也是应该的。他奇怪的是,前不久还听说这小子和南京陆师学校几百号学生一起去了汉口,而且混得还不错,怎么忽然回来了呢?陈其美立刻问道:“祖焘,你怎么一.是不是杨秋他不要你了?跟叔叔说,我这边空位子多了去了,你想做军务部长都可以。”

    陈果夫虽然是陈其美的侄子,可他比这位叔叔人品好多了,笑道:“叔叔`不要说笑了,杨司令和张部长对我很好,侄子现在已经是国防军军务部秘书处干事。”

    “乖乖!这个名头大了!军务部秘书处干事,那不是很忙吗?你怎么还有空回来看你叔叔?”曾全德也认得陈果夫,笑道:“不会是看上哪家小姑娘,又找你叔叔借钱看电影了吧?哈哈一.。”

    年轻的陈果夫脸一红,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偷偷找陈其美借钱就是和南京女校的朋友看电影。可惜后来两人断了,没想都今天又被翻出来当笑话,连忙摆摆手:“曾阿叔不要笑我了,这次我是奉命来上海打前哨的。”

    “打前哨?”陈其美收起笑容,急迫的追问道:“给谁打前哨?”

    陈果夫自豪的一挺胸:“还有谁,当然是我们司令!他已经决定将在两日启程来上海。”

    杨秋要来上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