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百零七章 发飙的北洋

第一百零七章 发飙的北洋

    第一百零七章发飙的北洋

    @@@

    恼人的冬雨终于逐渐散去,可阳光不仅没带来一丝暖意,反而愈加让人觉得北风凌冽。

    汉口大街上人烟稀少,有钱人大部分躲入了租界,没钱的也去了武昌和汉阳,只因为北面大军已经抵达了汉口东北方的孝感,两地不过才八十多公里的距离,夜深人静时甚至能听到天边滚滚雷声。

    能守住的吗?

    没人有知道。当驻扎在汉阳,很多才加入部队几天的新兵也被坐上火车被送往前线后,担心愈加浓烈,每颗心脏都在等待,等待那声捷报的嘹亮,可它迟迟没有传来。苗洛也重新回到了刘家花园,她已经无法再忍受每天的政治博弈,不想再听到削弱他的话语,所以把保护宋教仁的事情交给了哥哥后,再次回到了这里,似乎只有穿上白大褂的才能找回之前的纯真和安宁。

    “师妹。”

    门外的轻呼打断了她的工作,扭头看去一身渔家儿女打扮的芮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野战医院内,见到她急匆匆拉着说道“师妹,你能带我去见见宋先生吗?”

    “好端端为何要去见宋先生?”苗洛见到芮瑶面色焦急,连忙问道“师姐,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芮瑶说道“今早我刚得到消息,我们在江西和两淮的船全被当地军政fǔ扣了上门讨要也被士兵赶了出来,还有不少兄弟都被拉了壮丁,他们还扣押了很多军务部继续的货物,所以我很担心。”

    苗洛黛眉拧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军政fǔ不是说保护sī产的吗?”

    芮瑶狠狠一跺脚,剧烈的动作让胸口一阵轻颤,看得几个伤兵口舌发燥,她也顾不上失态急道“妹妹有所不知,听说那边要对南京动手了,所以四处征调船只。可你是知道的,我的船都给杨杨秋定下了,这样一来现在很多货物现在都没法运上来,刚才军务部来了个军官要求我们立刻把他们急需的货运上来,现在船都没了该怎么办”

    芮瑶的确是急了,汉口举事第二天长江帮就被军政fǔ分院包下了所有船只,本来这也没什么,因为杨秋是按天付钱的,但随着大战越来越烈,汉口尤其是汉阳所需的物资越来越多,长江帮也逐渐担负起了从上海、江浙甚至湖南、四川采购和运送物资的工作,现在两淮和江西这样一搞,不仅扣船还把买来的物资都扣下了,眼看这边形势危急,军务部催得急躁,万一耽误了大事,她自己命是小,长江帮几万兄弟就真没了活路了。

    苗洛知道长江帮是芮瑶的心尖肉,想了想后也觉得这事恐怕只有宋教仁能解决,只要他发个电报这些地方肯定会放行,所以丢下手中的事情刚准备她带去武昌,就见到大智门方向忽然涌来了几百辆推车,一路走来甚至还能见到沿着车板不停流淌下来的鲜血。怎么了?难道说。

    “不好了,北洋猛攻孝感了”

    随着伤兵大量抵达,一个消息陡然从汉口向四周发散,苗洛最后顾不上芮瑶,干脆让她自己去找苗远后,立刻投入到了救治伤员的工作中。

    孝感前线,一个硕大的观测气球悬浮在天空,下方足足五个炮营90多门德造、日产75毫米野战炮一字排开,每个炮位后都是刚刚送来如小山般的炮弹,数百位炮兵正在加紧擦拭炮弹安装引信,炮手们更是憋足了劲将一枚枚价格不菲的炮弹打出去。炮弹似雨点般沿着孝感正面反复蹂躏着国防军阵地。即便是冬日,炙热和忙碌让很多炮手干脆扒掉了衣服,赤luo着上身来回于炮堆和大炮之间,把这段时间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以每分钟五发的速度狂轰滥炸。

    轰隆隆的排炮在怒火中全速炸开,密密麻麻的烟团从阵地每个角落腾空而起,拒马桩、鹿砦,战壕、掩体、机枪堡所有叫得上号的地方都遭到了覆盖式炮击,飞溅的泥浆裹挟着有毒的黄色硝烟似一阵可怕的龙卷风从孝感卷过,数以百计国防军士兵被生生炸死。

    炮兵阵地旁的小山包上,军官拥簇下的冯国璋一身戎装,双手杵着日式军刀威武而立,浑身上下都透出股慑人霸道的气息,望着火团炽密的敌军阵地,冷冷道“重点炮击机枪堡传令下去,谁第一个突破防线,赏黄金百两升标统那个营先突破,拿下孝感,我随他们处置”

    听到命令,十几位北洋军官杀气腾腾跑向了各自的出击阵地,他们的确是被激怒了要说这辈子他们最难忘的事情,恐怕就是武胜关那一幕,到手的胜利因为大爆炸成了惨胜,铁路被断,士气受挫,带来的两镇三协已经损失了一协还多,虽然夺下卫店杀到了孝感,距离汉口也仅一步之遥他们可不是对面的杂牌军,宫保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被这么白白糟蹋让军官们很羞愧。虽然现在宫保回北京了,可一封封催促电报却让所有人都如坐针毡,所以大伙全都憋了口气,回到阵地后立刻开始鼓动士兵。

    “开炮”

    面对黑潮般涌来的北洋步兵,留在孝感的四个国防军炮营也立刻开始怒吼,虽然只有两个营是相当的75毫米野战炮,但气势上却一点都不比北洋弱,炮弹每次在北洋士兵中间炸开,总能听到惨呼和野兽般的嚎叫,双方就在这种猛烈地对射下展开了惨烈厮杀。

    黄克强在一个厚厚掩体内用炮兵望远镜看着前方,一团团火焰腾起,一道道烟柱散开,双方机枪洒出的火雨交织成古怪的弹道,不断地收割着生命。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走上战场,他从来就不知道原来真正的战争是这样惨烈,是这样一个可怕且壮观的场面,才明白原来自己以前那些所谓武装**其实只是小孩子在过家家,尤其是当见到炮弹中不断有士兵的残躯和断肢扬起,连心都颤抖了起来他真不知道杨秋是如何在武胜关坚守七天的,那么猛烈的炮火换做自己的话恐怕三天都难。

    “快看”

    邓玉麟的大喊声,吓得他猛然打了个冷颤,扭头看去只见到右边六号机枪堡上空腾起了一团火焰,一个最重要的重机枪火力点被北洋炮兵击中了重机枪是能否继续支撑的关键,所以见到北洋炮兵开始逐个点射轰炸机枪堡,大伙心底的阴霾顿时重了不少,副参谋长兼三师师长蔡济民立刻下令组织两挺轻机枪向那边迂回,试图弥补重机枪被炸毁后火力减弱的损失。

    “督军北洋上来了”

    随着耳旁的炮声逐渐稀疏,短促的冲锋号声响起来后北洋步兵开始猛冲,为了确保足够压力,第一波就投入了三个步标,九个步兵营,在大量马克沁重机枪和大炮的掩护下,向国防军正面地图上标注的11、12和13阵地同时发起了进攻。

    尤其是控制四周唯一一个制高点的12阵地所在小土包方向,北洋更是一口气投入了四个营熊秉坤率领的三师二旅正好负责12阵地,眼见足足四个营两千多号北洋兵向自己冲来,狠狠啐了一口拔出了手枪大喊道“给我好好打让这帮北洋狗崽子知道我们的厉害”

    他的呼喊声中,三千支汉阳造猛烈开火,配属二旅的一挺重机枪和两挺麦德森轻机枪更是撒了欢般疯狂扫射,但北洋兵实在是太多了,三挺机枪还是无法彻底压住靠两挺马克沁机枪压阵的北洋四个营。短短几分钟自己的重机枪就在对轰中被打坏,他不得不先找人把重机枪送到后方。

    没了重机枪压阵,阵地内的火力一下子薄弱起来,短短半小时就有三百多士兵被打死,对面的北洋见到重机枪被自己干掉后更加起劲了,一边匍匐前进一边射击,德造老套筒特有的噼啪声逐渐将12阵地覆盖了起来。眼看阵地摇摇玉坠时,两门赶来支援的57毫米山炮被推了上来,见到炮兵熊秉坤激动地连连跺脚示意快点开炮。

    “轰轰。”

    两门架退57毫米山炮狠狠一抖,后座力让轮子狠狠陷入了黄泥中,距离实在是太近,炮弹几乎是刚出炮口就炸开了,三四个北洋兵立即被炸得支离破碎。猛烈地炮火让北洋兵开始移动位子,这样一来就无法继续匍匐,给了二旅将士很好的射击靶子,两挺轻机枪更是不停换位扫射,配合汉阳造将那些北洋兵打得乱了阵型纷纷后撤。

    李纯见到冲锋居然被打了回来,气得拔出军刀狠狠指向了12高地,霎时18门日产75毫米重炮将炮弹全部洒向了12阵地,顷刻间整个阵地就再次被炮弹覆盖了起来。

    “不行、必须立刻支持12阵地要不然第二波就挡不住了”蔡济民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幕后立刻望向了黄克强,这个举动让旁边的宋子清微微一叹,黄克强刚才的一系列举动说明他已经有些无措,这个时候征求他的意见有什么用?难怪杨秋要借此机会拔掉这颗钉子,他在党人心目中的地位实在是太高大了只是要搭上那么多性命,到底值不值呢?如果不是水师已经悄悄答应中立,楚豫三舰终于可以走滠口提供火力支援,恐怕现在就可以宣布输掉这场仗了。

    黄克强目光深处滑过一丝紧张,咬着牙看向了王隆中,这让李书城暗道不好,他清楚这位其实真不太懂军事,可惜那天没拦住他居然答应了统揽孝感战事,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帮衬他说道“督军,湘一协是总预备队,现在才第一天就拉上去,等明天我们就可能没预备队了”

    宋子清走到了前面“没关系,青山成炳荣已经率三旅开始过江了,最迟下午就可以赶来。”

    “三旅过江了?”蔡济民激动地一把拉住他,追问道“水师呢?难道他们没阻拦?”

    宋子清微微一笑“司令已经和萨统制达成了协议,刚才我接到电报,萨统制已经以身体不适为由带所有满族军官回上海了,现在水师由杨敬修统辖,不过我们还没说服他加入**队伍。”

    “哈哈天不亡我也”

    邓玉麟等军官听到这里顿时哈哈大笑,没有了水师,不仅意味着三旅终于可以腾出手来,也意味着北洋即使南下也得不到舰炮的协助。黄克强更是暗暗心惊,没想到杨秋有本事说服萨镇冰,心底更加不满,所以立刻下令湘一协出击,希望能挽回颓势。

    王隆中打仗不怎么样,但不缺胆量,得到命令后立刻带一个标赶往12阵地支持二旅,还把杨秋配属给他的三挺轻机枪也带上了,剩下那个标他却没带走,想留给黄克强做亲卫队以防万一。

    等湘一协一标终于抵达12阵地后,湘军士兵们终于感觉到了不同,刚才在后方观战只觉得热闹、激烈,等走入阵地才知道原来是如此可怕,黄色的烟雾吸上两口就头晕眼花,炮弹爆开后溅起的泥土扑面而来,子弹打在战壕侧壁上溅起无数小小的泥柱,擦过脸颊生疼生疼。

    “***旅长,北洋又来了”

    还不等王隆中和湘军适应,金兆龙一下子跳了起来,因为三师迟迟没能完成整编,为了加强各旅实力,杨秋离开前下令三个敢死队撤编分别加入三个旅。顺着他的手指12阵地内的每个人都倒吸口冷气,被风吹散的烟雾后面出现了居然出现了足足两个标而且还拖来了几门57毫米山炮和数挺马克沁重机枪,明显就是要一鼓作气彻底拿下这里。

    金兆龙喀嚓一下插上刺刀的动作,让阵地内开始弥漫起一股悲壮,士兵们全都插上了刺刀,雪亮的刺刀也似乎给大家打了针兴奋剂,五挺轻机枪率先嘶吼了起来。哒哒的枪声中,北洋兵接二连三倒下,然而这一次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起来都他**给老子起来开枪”

    王隆中最急,为了给黄克强增加功绩,sī心里也有和鄂军别苗头的他压低脑袋,一路叫骂着沿着战壕跑过,一位又一位的湘军在他的呵斥下战战兢兢站起来开始射击,可这些湘军根本就没做好打恶战的准备,好多人打了几枪见到他远去后,又悄悄缩回了脖子。

    十几个北洋兵扛着一挺马克沁机枪硝烟中冲了出来,他们军帽上的金线让熊秉坤顿时暗呼不好,见到他们向湘军方向跑去,立刻大喊提醒王隆中注意,同时组织两挺轻机枪集火打掉它。啾啾的子弹打在这个北洋机枪队脚下溅起无数泥柱,可还是没能阻止他们冲到左侧湘军阵地前300米距离,北洋机枪队借步兵掩护立刻放下机枪,不消片刻暴雨般的子弹就洒在了湘军阵地前。

    “北洋机枪太狠了,队正,再打下去弟兄们都要完蛋了。”

    “就是,他们湖北人不打,凭什么让我们来。”

    第一次面对重机枪的湘军顿时不知所措,吓得脸色苍白趴在战壕内浑身颤抖,从湖南来时鼓舞起的勇气和战斗信心在北洋猛烈地机枪和大炮狂轰下终于撑不住了,几位军官更是纷纷爬到连长旁边要求撤离。

    这位连长是以前是湖南巡城营的一位小军官,与其说是参加**还不如说是被士兵胁迫,反正满鞑子也不是好东西就走一步是一步了,被派往支援鄂军时还觉得能趁机捞一票。

    捞确实是捞到了,全队上下清一色都是被北洋淘汰下来的日本6.5毫米三十式步枪,而且仗还没打每人就拿到了五块大洋,可谁知道打起来会是这个情景啊眼看才上来不到一个时辰自己的连就损失了近百人,再打下去恐怕都要完蛋,所以一听到下面这些军官和士兵劝说撤退,干脆一咬牙下达了撤退命令。

    “不要退,不要退谁敢后退,格杀勿。”

    见到自己部队居然先撤退王隆中气得脸都白了,带着标统连忙冲到那边,还拔出军刀想阻止逃兵,可此时逃兵已经眼红了,见到他们一位满脸麻子的士兵立刻叫嚣起来“去你**,老子可不想死在这里”标统还没说完,一发子弹就射了过来,或许是怎么也没想到会自己士兵打死,这个标统至死都没闭上眼睛。

    千里大堤溃于蚁穴,风雨飘摇的12阵地忽然被四处乱窜的湘军搅的天翻地覆,兵本来就是群胆,湘军乱了后将三旅很多新兵也裹挟了进去。

    “**你妈鄂军兄弟,跟我冲”金兆龙见到湘军溃败,北洋又不停从左翼跳入阵地,气得挺着刺刀就向那边冲去,数百位原来的敢死队士兵见状也跟着他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从望远镜里看到居然是自己依仗的湘军先逃搅乱了阵型,黄克强顿时感觉一阵头晕,要不是一起来的田桐扶住他,说不定就要栽倒了

    冯国璋也看到了12高地的异状,刚要下令再上一个营时,参谋已经一路小跑冲了过来“报告军统,大富水隔蒲方向发现敌军一个协”

    “隔蒲?”冯国璋立刻走到地图前,看到隔蒲的位置后脸色微微一变,张联芬更是急道“军统,这个协插到隔蒲,就一下子把我们和司丞的第四镇隔开了,你说杨秋会不会要动司丞了?”

    “想割断我与司丞的联系?发无线电给司丞,不必管它,全力拿下京山哼看这回杨秋还怎么首尾兼顾。”冯国璋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半响后忽然抬起头,拔出刀指向了12高地“拿下左边这个高地派一个炮营现在就跟上去。告诉秀山,哪怕是他死绝了,也必须保护炮营站稳脚跟清除能看到的所有射击死角最迟明天早上,我要越过孝感”